《来啊,一起撸团子!》云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5 18:05: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不多时,一位华衣貌美妇人快步走进来,身后还呼啦啦带了一圈儿人。
      
      居于夫人右手边的中年女子,见到聂珑眼前一亮。
      
      妇人走到聂珑旁边,拉着她的手道:“宝儿,身子感觉如何?可有不适的地方?”
      
      她叹了口气,“娘也舍不得你,人都说一进宫门深似海,嫁进去了后,娘要想再见你一面也不容易,也还好,当今陛下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登基以来又后宫空悬,你这一进去就是皇后,也无人敢欺你。”
      
      聂珑已经怔愣在原处。
      
      她一只手任由妇人拉着,微微垂下头,旁人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实则聂珑的满腹心神已经不知飞往何处了。
      
      从见到这妇人起,脑海里忽然席卷来一大片的记忆,这么一股庞大的画面在她脑海里冲撞安家,聂珑抬起手,按了按太阳穴。
      
      妇人见她脸色苍白,又忧心忡忡,伸了只手用手背在她额头碰了碰,所幸并无发烧迹象,她松了口气又转头吩咐嬷嬷:“华姑姑,你赶紧去拿颗清心丸来,给姐儿服用。”
      
      聂珑还在消化这些匪夷所思的记忆,任由她们动作,聂珑的奶娘于嬷嬷接过药丸,又倒了杯水,伺候着小姐服下。
      
      在这之后那叫芸娘子的中年女子站在一旁,从旁指点另一位老夫人帮着聂珑梳妆贴面挽发琯发。
      
      之所以叫那女子中年女子,是这女子已是徐娘半老年纪,却梳着闺阁少女家的头发,瞧着竟也丝毫不违和,且她妆容精致淡雅,对妆容打扮颇有见地。
      
      那慈眉善目的老夫人在她指点下,手指灵活地给聂珑傅面,完了之后再在两腮处擦上胭脂,手指轻轻匀开。
      
      芸娘子指点道:“重了重了,再擦掉点色儿,可以敷粉了,咱珑姐儿皮肤水灵白皙,弄轻薄些便可。”
      
      上了个飞霞妆,再之后又是描眉又是贴花钿,聂珑就坐在原处任他们摆弄,许是平日珑姐儿便是这样的性子,又临出嫁难免多几分惆怅,倒无人怀疑什么。
      
      那动手的老夫人是杨伯侯府的老侯爷的夫人,五角俱全是个福气顶好的十全老太太,芸娘子虽一手化妆功夫好,但她既未嫁人膝下也无子女,在大喜日子自然不能给新娘上妆,倒是可以指点一二。
      
      京城这片儿的贵女们出嫁惯爱请她上门帮着指点妆容,比常人化的要漂亮许多。
      
      如今多的是盲婚哑嫁,门当户对的,双方父母点头了,再请官媒走一趟,若是两家都同意了,交换庚帖信物,便可婚嫁。
      
      可谁不想打一见面就让夫君喜欢上自己?
      
      芸娘子一手化妆术出神入化,眼光毒辣,能轻易将三分颜色打扮成□□分,若有八分颜色又可化成十分国色。
      
      又若像聂国公府珑姐儿这般国色天香的娇美人,只瞧满屋子目瞪口呆的丫鬟婆子们就知道了。
      
      杨老夫人递了口脂片儿,“珑姐儿抿抿口唇便可。”
      
      聂珑下意识接过,对着模糊的黄铜镜子,朱赤色的口脂片儿放在两片唇之间,轻轻抿了抿,再放开。
      
      朱赤色的口脂印在樱桃唇上,中间晕开殷红的色彩,正如了那句“朱唇一点桃花殷。”
      
      铜镜里的人儿影影绰绰,瞧不真切,但越是这样朦胧,越是神秘引人向往。
      
      佳人坐在铜镜前,身姿笔挺纤细,印在铜镜里的轮廓柔和娇美,如同那画中娇,端的是姿色天然,端丽冠绝。
      
      聂珑看得眼睛发直,原来她穿了古装是这般模样?
      
      脑海里两份不同记忆不同人生的经历相互交织,相似的面容相貌,聂珑有一瞬间的恍惚。
      
      究竟是现代世界里做着平淡简单的幼儿教师是真的她,还是古代世界里的闺阁贵女,即将嫁入宫廷成为全国最尊贵的女人才是她?
      
      哪个是黄粱一梦?
      
      她头发披散,尚未绾发,已是极美,芸娘子是个好颜色的,激动得脸颊泛红,连忙唤了杨老夫给新嫁娘子梳头绾发。
      
      杨老夫人乐呵呵一笑,拿着木梳,捧了散落及腰的长发,满脸惊叹,“珑姐儿这头长发长得极好,养得也好,老身从未见过这般柔顺黑亮的头发,似这般颜色,也只有天家人才有福气娶着了。”
      
      芸娘子连连点头,聂珑亲娘聂夫人更是笑得牙不见眼,眼里全是疼爱和骄傲。
      
      老夫人将头发收拢在一边,一手捧着,一手拿着梳子梳,嘴里念念道:“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一头长发挽起,聂夫人亲自打开首饰盒,为女儿插上发簪,这还不算完,旁边丫鬟捧着托盘,上面放着个重达五公斤的九龙九凤凤冠,另一边又捧着身绣着百鸟朝凤云纹的大红色嫁衣。
      
      等聂珑被丫鬟婆子们带进去里间倒腾了一番,再出来时已初见尊贵无匹,绝代风华的国母风范。
      
      除了扶着聂珑出来的聂夫人这个亲娘,其余众人不由得弯了弯腰,不敢多看。
      
      老夫人笑道:“娘娘日后自是福气无边,老身今日有幸为娘娘梳妆,倒是沾了娘娘福气了。”
      
      这番折腾后,已是过去了两个时辰,天色大亮。
      
      隐隐约约的炮竹声传进后院,一路清晰。
      
      不多时,敲锣打鼓声也逐渐响起,喜娘一脚踏进来,掐着腰捏着帕子满脸喜色,“哎呦喂,娘娘可是弄好了?宫里的接亲队伍来了!”
      
      “此时出了午门,再转两条街便到咱这儿了,打头儿的太监公公叫咱准备好了,别耽误了吉时。”
      
      “大哥儿呢?快让大哥儿准备好,娘娘出门少不得他背着上花轿。”
      
      聂夫人站出来,嘴里也噙着抹笑,“晓得了,您先等着,一会儿时辰到了珏哥儿便来,不会耽误时辰。”
      
      其他人见状也知道母女俩是要说些体己话了,都纷纷有眼色地退开。
      
      聂夫人美丽依旧的脸立马落下泪花,连忙拿起帕子拭泪,嗓音依稀带着点不舍的哭腔。
      
      聂珑乖巧地偎依在她怀里,任由这位“娘亲”发泄一腔母爱。
      
      “宝儿,娘的宝儿啊,今日嫁进宫里日后要想出趟门子也不容易,若是想娘亲了尽可让人传了旨意,娘亲去宫里看你。”
      
      她双手紧紧拉着女儿手,殷殷嘱咐道:“虽说陛下忙着前朝,后宫至今无人,你嫁过去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皇家到底是皇家,日后若是陛下后宫添了人,你也别伤心别慌了手脚,谁也越不过你去,娘亲瞧着陛下性子是个好的,若你不犯错,该是不会宠妾灭妻的。”
      
      聂夫人见女儿懵懵懂懂的样子,更加忧心。
      
      “咱们家在皇家面前算不得什么,可是若你受了什么委屈也别忍着,写信回来告诉爹爹娘亲,你大哥如今也进了官场,日后也是你的一份助力。”
      
      说到这里妇人十分懊恼惆怅,叹息道:“若不是……若不是当年你祖父糊涂,如今又怎么会叫你嫁进了宫里……你表哥……罢了罢了,事已至此莫要说这些了,叫陛下听见也不好。”
      
      她将一份名单票据递过去,塞女儿怀里。
      
      “宝儿,你且安心进宫,你爹爹在宫里给你安排了人手,要什么尽管使唤就成。”
      
      ……
      
      聂珑被蒙上了红盖头,身上带着松木清香的男人蹲下来将她背起,男人背脊挺拔身量高大,有些清瘦,稍稍硌人骨,聂珑难得起了一丝好奇心。
      
      她试探道:“大哥……”
      
      男人轻轻应了一声,“宝儿乖。”
      
      “我与陛下从小一块儿长大,他答应了我要好好照顾你,宝儿放心,大哥永远在。”
      
      温润的嗓音说话声不疾不徐如同温热的清泉,一点一点地流淌在心间,自带安抚人心的魔力。
      
      聂珑不知哪根脑神经被拨动了下,抑住攀在男人脖子上轻颤的双手,一时间脑内两股记忆融为一体,这一刻聂珑彻底成了聂珑,聂国公府嫡系行二的娇小姐。
      
      为表爱重珍贵之意,聂国公给女儿娶名字时随了兄弟辈排玉字,取名珑,“珑”字意为珍贵宝玉,及笄后便因此取了字“宝玉”,小名宝儿。
      
      聂珑上头一个大哥,聂珏,也是身下正背着她出嫁的男子,
      
      还有个现年七岁的幼弟,名聂琥,那小家伙舍不得姐姐出嫁,以为阿姐要被人抢走了,任旁人如何解释也不听,坚定认为有坏人要抢他姐姐,昨晚哭闹了大半宿,如今睡着还没起来。
      
      聂珑思及记忆里温润可靠的大哥,以及这份沉甸甸的爱妹之心,缓缓启唇轻声道:“谢谢……大哥。”
      
      “嗯,乖。”
      
      聂珏背着妹妹,脚步走得很慢,从后院到前门的路似乎很短,可再慢也到了尽头。
      
      垮了火盆儿踢了轿,在即将把背上的人儿放进花轿时。
      
      突然,一道男童哭声响起——
      
      “哇……姐姐,阿姐!坏人要抢走姐姐了,大哥你快背着阿姐跑啊!”
      
      聂珏:……
      
      聂珑:……
      
      男孩儿像颗小炮弹似的冲了过来,身后跟着丫鬟婆子怎么也拦不住,跑得气喘吁吁的。
      
      聂琥一把抱住大哥的大腿,险些将兄长姐姐二人给撞摔了。
      
      男孩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抹在青竹般儒雅的男人身上,仰着头,葡萄似的水灵大眼里还含着泡泪花要掉不掉的。
      
      聂珑被男人背着,盖头下的眼睛正好和仰头看她的男孩撞上,聂珑眨了眨眼睛,男孩含着泪嘴巴张得大大的,傻愣愣惊叹,“阿,阿姐好漂亮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漂亮的人都在玩微博,作者随大流开了个微博,欢迎来勾搭催更,微博名:作者云弎
    本章随机红包掉落~~
    【注:梳头歌摘自网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