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啊,一起撸团子!》云弎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17 23:17: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启元三十年(冬)。
      
      寒风凛冽,万物萧瑟,刺骨的冷意直往人骨头缝里钻。
      
      京城罕见地接连落了十来日大雪。
      
      皇宫内外行人都行色匆匆,尤其是宫里的太监宫女们,脸色紧绷带着不正常的苍白,平日里闲时还能私下八卦唠叨几句,但如今都绷紧了皮子,祈祷他们头顶上的天虚惊一场,平安无事。
      
      这个天不是老天爷,是大宣国的皇帝陛下,是全天下百姓的天!
      
      这一场大雪不仅压垮了城外平民百姓不牢固的房屋,同样压在了朝野上下文武百官走夫贩卒的心里。
      
      他们伟大英明的皇帝陛下连日轴转处理雪灾,好几日没睡好觉,若照着以往陛下正值壮年,高大英武的身体,是万万不会出事的。
      
      然而谁也没料到,平日威势极重极得百官和百姓爱重尊敬的陛下竟然悄无声息突然病倒了。
      
      这一场病来势汹汹,比外面落着的雪还令人忧心。
      
      启元帝自年少登基便励精图治,为着朝野天下劳心劳力,文武百官黎明百姓谁人不对他尊敬有加,敬之爱之?
      
      自启元帝登基几十年来,功绩不知凡几,天下太平安康,百姓吃得饱穿得暖,连着上天也施了恩德,风调雨顺的,百姓都说正是因为当今天子乃是真正为百姓着想的真龙天子方才如有天助。
      
      只可惜的是当今陛下自先皇后去后,至今后宫空悬,无论是嫔妃还是继皇后都无一人。
      
      满朝上下操碎了心,忧心陛下孤苦一人,他们倒也不说传承的事,诺大的皇室宗亲自是不缺皇家血脉。
      
      而英明的皇帝陛下早有先见之明挑了一宗室,安亲王一脉的嫡次子放到身边教养,俨然是当成接班人培养了。
      
      只是众臣们不忍陛下平日辛苦,身边没个解语花的,日子过得跟苦行僧似的。
      
      现如今想这些已是无用,陛下昏迷多日生死不知,谁也不敢大声说话,唯恐惊扰了谁。
      
      “安公公,陛下醒了吗?”
      
      年有五十的老太监操碎了心,自小看着陛下长大,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安公公看着皇上比亲弟弟还亲,他这几日愁白了头发,都要抓秃了。
      
      如果老天开眼,将他这条没用的老命收去了也好,换让陛下平安醒来。
      
      他眉头的褶子印很深,往日里打理得发光的银白色拂尘似乎也落了灰,黯淡无光。
      
      “大臣们可还在等着?”
      
      “是,跪在地上磕头呢,奴才瞧着几个年纪大的大人们都快撑不住了,奴才人小地位轻,也劝不动,安公公您可得劝着些,别等陛下醒了,满朝上下都病了无人可用怎么是好?”
      
      安公公闻言点头,眉头皱得更紧了,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人老了老了,经不起打击,陛下您可得争点气!
      
      寒冷的雪花随着殿外人的走进,隐隐约约飘进了一些,即使殿内炭火不断,一些跪在最前头年纪大了头发花白的老臣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安公公哎哟一声,忙关上了大门,吩咐身后的小太监将热乎乎的姜汤送上。
      
      “各位大人们这是何苦呢?如今陛下病着,最是需要你们这些朝野栋梁主持大局的时候,再把自己给折腾病了可如何是好?”
      
      “老奴知道大人们的好心,只要心诚,满天神佛,老天爷是会庇佑咱们陛下的,都放下心儿,早点回去,别跪在这里,陛下知道了得多心疼?”
      
      安公公挨个儿的将这些朝廷中梁砥柱扶起来,旁边的小太监再奉上热乎乎的姜汤。
      
      若说皇上刚刚登基的那几年朝堂上还四分五裂,什么牛鬼蛇神都有,但自从陛下当政后,一面儿铁血手腕清理朝堂,另一面儿又广纳贤才善施政策。
      
      直至如今的朝堂已经是皇上的一言之堂,手握实权的官员不是祖传的保皇派就是被皇帝一手扶持起来的有才之士,也因此朝堂上下分外和谐,纵使有那么几只蚂蚱也安安分分的,不敢蹦跶。
      
      和启元帝差不多年纪,科举被他一路提拔上来,现如今四十来岁已经操劳得两鬓发白的内阁大臣王良眼睛发红,坐在靠背椅上。
      
      “安公公,您也别说好话骗我们,老实告诉我等,陛下到底如何了?”
      
      “在座的几位大人都是跟着陛下一路走来的,咱们一心只盼着陛下万岁万万岁,您不透露个风声是要急死个人?若万一有个什么的……”
      
      “是啊,安公公,陛下无缘无故整整昏迷了快七天,连云游回来的天云大师都说了,陛下若是七天不醒,怕是魂归天外……”
      
      “我等自是不信那和尚胡言乱语,但现在……”
      
      几个大臣围着老公公,吵闹一团。
      
      “肃静。各位稍安勿躁,切勿乱了手脚。安公公,你且安排好皇宫内务,照顾好陛下,旁的无需管。”
      
      一道清雅如玉的声音响起,急得团团转的众臣顿时安静了下,纷纷看向最上首那位温润儒雅的中年男子。
      
      明明也是年近半百的年纪,却依然风华犹在,正是年轻时候的京城第一公子,也是当今陛下的嫡亲大舅哥。
      
      聂珏道:“至于我等也不可慌乱,以免给小人作乱的机会。王大人和李将军务必安排好京城协防,将西大营的军队调进成来,与大内侍卫内外合一,以防突发情况。”
      
      儒雅男子游刃有余地安排好事务,紧张一团的众官员顿时找到了主心骨,有条不紊起来。
      
      只边上一紫袍青年男子目光微暗,袖中拳头紧握。
      
      ——
      
      翌日下午申时,漫天大雪伴着冰雹,天色沉得仿佛能塌下来,站在屋外冷意能刮进人的骨缝里。
      
      街上无一行人,百官众臣聚在议事殿。
      
      据云天大师所说,皇上能不能熬过来看今天下午了,也幸好陛下安排好了继承人,安世子是个聪慧端方的,定能不负陛下所望。
      
      又有聂国公聂大人在一旁看着,朝野上下还算安稳,未出乱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议事殿安静得吓人。
      
      ——
      
      “皇上——驾崩!”
      
      紧张不安的气氛中,太监尖利悲怆的声音骤然响起,许多人一个不防腿软滑倒在地。
      
      ——
      
      殿门大开,呼呼的寒风吹进大殿内,雪落了一地。
      
      呼啦啦的人群往外涌去,身穿朝服的文武百官按品级依次排好站立。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雪还在下,殿外满地伏跪的大臣,不到片刻各个成了雪人,不知是冻得还是哭得,全都瑟瑟发抖,像一群失去了头领,挣扎在冰天雪地中的崽子。
      
      平日里满腹经纶,官威甚重,仪表堂堂的臣子们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眼泪落在脸上立马冻为碎冰。
      
      这一日,天塌了。
      
      朝野上下晕的晕病的病,京师上下戒严,风雨欲来。
      
      翌日,京城内的各寺庙宫观的钟声如敲进人心,一下一下敲了三万下,敲得人心散碎。
      
      京城一片惨白。
      
      聂国公府也紧跟着挂出了白帆,闭门不出。
      
      两鬓花白的老太太独自坐在屋内发着痴,边上靠着把雕花拐杖。
      
      她一听这钟声,身体轻轻颤了颤,思及早逝没福气的女儿,浑浊的双眼染上泪意。
      
      “天家儿,天家婿,走好啊!” 苍老干哑的声音不知是叹息还是缅怀。
      
      年纪大了老太太双手不受控制地哆嗦发抖,任由泪水流满苍老的脸庞,手上沉香佛珠赚得飞快,嘴里念念有词,仔细一听,念的佛家往生咒。
      
      “南无阿弥多婆夜 哆他伽多 ……”
      
      ——
      
      “《史记·启元帝》:启元三十年冬(十二月二十九日申时),帝崩于乾坤宫,享年四十六年。”
      
      “《启元野史》:千古大帝启元帝一生沉迷权势,缘何到死身边都无一红颜?位高权重却孤苦一生?传闻启元帝有一元后……”
      
      “后世八卦论坛:论古往今来最优秀的男子启元大帝为何到死的都是处男?”
      
      “这样的男人不知道会爱上谁啊,江山与美人会选谁?只要想想少女心就要炸裂了!”
      
      “楼上的,启元帝同人小说欢迎入坑……”
      
      “噫,这次女主穿成谁鸭?不会又是被穿烂了的皇后吧?”
      
      “同人作者们还是放过我家皇帝陛下吧,抱走我男神不约,我男神才不会爱上什么妖艳贱货!”
      
      ……
      
      ——
      
      聂国公府一片喜气洋洋,红灯笼挂得满府都是,热热闹闹的人来人往。
      
      后院里朝向最好的一座院子里,花团锦簇,装修摆设无一不精无一不美。
      
      这明显是国公府里最宠爱的贵女闺房。
      
      聂珑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周围吵吵闹闹的,分外扰人,以为午休时孩子们又调皮来闹她了,她懒得睁开眼睛,随意挥了挥手,嗓音慵懒轻斥道:“都乖点,别吵!”
      
      “小姐,您醒啦?”
      
      一道陌生惊喜地中年女子声音传进耳朵里,聂珑眼皮子一跳,睁开了眼睛。
      
      中年妇女身着深兰色细棉长衣,面色和蔼慈爱,她移开视线往边上一扫,愣住了。
      
      不仅仅是这妇人陌生,连屋子的摆设,和几个十来岁的年轻姑娘也让她感到陌生。
      
      这类似于电视剧里古香古色的场景不是她闲来午后做的一个梦?
      
      妇人不给她机会,见自家小姐脸色不好,忙拿起一块带着药香的清帕在她鼻下晃过,聂珑顿时精神一震。
      
      于嬷嬷连忙喊了边上忙活的几个小丫头,“快快快,小姐这会儿有精神了,去喊喜娘来,再通知夫人和芸娘子,天色不早了,也该上妆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求收藏鸭!
    古言同类型《反派长媳(穿书)》,感兴趣可以去作者专栏收藏下哦!
    虞怜长得那叫一个楚楚可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既美又娇!
    从小凭着这幅相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长辈对她期许偏爱,同龄姐妹对她恨得咬牙切齿。
    人人都说她定能嫁个金龟婿。
    可惜她马上要嫁进注定领便当的家族了!
    她公爹将来要带头造反,她相公更是主角逆袭路上的终极大BOSS——注定被掀翻!
    她年幼的小叔子将来是话本里的极品炮灰纨绔公子哥儿,小姑子头顶恶毒女配光环。
    虞怜:……
    所以这碗便当饭是吃还是不吃?
    公爹(慈爱):好好跟着笙儿过日子,若是欺负你了立马跟爹说,看我不打断那臭小子的腿!
    相公(脸红):娘子,我会好好对你的。
    小叔、小姑子(兴奋):嫂嫂,求抱抱!我会很乖哒!
    虞怜(认命):……还是吃了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