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向白月光求爱》与孟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21 02:13: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活菩萨 ...

  •   来的这人是位慈眉善目的青年修士,相貌清秀,眼中含着淡淡的笑,让人一见便觉亲切无比,心生好感。
      
      闻瑕迩打量了这人几眼,待看清对方的长相后立刻坐直了身,拉起一旁的迟毓往后退。
      
      “迟毓,你看见方才进来的那个人了吗?”闻瑕迩问道。
      
      迟毓惨白着一张小脸道:“我看见了。”
      
      闻瑕迩拉着迟毓蹲了下来,正色道:“你听好了,下面那人是禹泽山的‘活菩萨’成恕心,出了名的心善耳根子软。你若是今次能将他打动,他必定会把你带回禹泽山修道的。”
      
      “小迩哥哥你不是有相好的在禹泽山吗,我们为什么还要去打动这个成恕心。”迟毓小声的说道。
      
      闻瑕迩含在嘴中的话被迟毓给噎住,他清咳了一声,“你年纪太小了不懂……我们做大人的凡事都要有两手准备,我那相好若是眼下在外游历不在禹泽山那我们这一趟岂不是白跑了?既然成恕心出现了,你不如顺道就跟着他一起回禹泽山。”
      
      迟毓沉默良久,问道:“那我应该如何打动这位成前辈?”
      
      闻瑕迩盯着迟毓看了看,突然伸手开始扒对方的衣服。
      
      “成师叔您总算回来了。”禹泽山的一众弟子们起身迎了上去。
      
      成恕心扫了一眼众人,和颜悦色的问道:“弟子们可都到齐了?”
      
      “全都在这,一个没少。”
      
      “那便好。”成恕心长舒了口气,“我方才追击迟圩至城外,本想速战速决捉了他回禹泽山,但他似不愿与我多作纠缠。一早便在城外的树林画好了传送的符阵,等我到时已不见他的踪影。”
      
      “那师叔您没受伤吧?迟圩这魔头所用的符阵实在太过诡异,阴险毒辣的程度简直和当年的冥丘少……”有人说到一半噤了声。
      
      成恕心问道:“你是想说冥丘少君闻瑕迩?”
      
      那弟子自知失言,不敢再答话。
      
      成恕心笑了笑,“近些年修仙界中的确有关于迟圩与当年的冥丘少君闻瑕迩相似的传言,想必你也是听了这些传言才会这般想的吧。”
      
      成恕心此话一出便替那弟子缓解了尴尬,那弟子也不是个蠢的,立刻顺着竿往下爬,猛点头。
      
      成恕心道:“迟圩既已离开,我们在此处也不便多留,回禹泽山复……”
      
      “成前辈!”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孩突然从二楼上飞窜了出来,抱住了成恕心的腿。
      
      众人大惊齐齐拔出了剑,成恕心见了向他们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弟子们这才收好了剑,将目光又重新落到突然出现的男孩身上。
      
      男孩穿着一件黑不溜秋的破烂衣衫,头发乱糟糟的还有些湿润,他此时跪在地上身体紧挨着成恕,成恕心那白色的下摆立刻被蹭上了一大坨黑色的印迹。
      
      “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如此莽撞?”有人斥责道。
      
      迟毓抱着成恕的腿不理对方,一个劲的喊,“成前辈成前辈……”
      
      成恕心顿了顿,弯腰将男孩从地上扶起后轻声问,“你可是遇上了什么难处?”
      
      “成仙师!还请您救救我这弟弟吧……”
      
      闻瑕迩扶着楼梯的把手,缓慢的往下走着。
      
      他脚步虚浮,身形单薄,唇和脸都白如纸,仿佛重病之人,让人见了很难不生出几分恻隐之心。
      
      成恕心向一旁的弟子使了个眼色,那弟子见了连忙上前将闻瑕迩扶了过来。
      
      闻瑕迩被人扶到一张凳子上坐下,重重的咳了几声。
      
      成恕心温声道:“小公子你若是遇上了什么难处需要帮忙但说无妨,我等乃是禹泽山的弟子。”
      
      闻瑕迩以手掩面又狠狠地咳了几声,斜眼朝着对面的迟毓使了使眼色。
      
      迟毓立刻心领神会,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哽咽着道:“成前辈……我的父母皆被迟圩所杀,如今只剩下我和哥哥二人相依为命。哥哥本就体弱,因为父母的离世悲痛成疾,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知禹泽山是仙门,成前辈是好人……还请成前辈收我和哥哥入禹泽山门,让我们能好好修炼,终有一日能替惨死的父母报仇雪恨。”
      
      闻瑕迩见迟毓将他交代的话声情并茂一字不落的对成恕全都讲了出来,心里的石头落了大半。
      
      他轻咳了一声,气若游丝的道:“成仙师……我自知时日无多不敢奢求拜入仙门,但我弟弟还年幼,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若是找不到人照拂他,我又怎能安心的见底下的双亲咳……都说成仙师菩萨心肠,还请仙师您收下我这可怜的幼弟吧。”
      
      “小……哥哥。”迟毓望着闻瑕迩,泪花在眼眶打转。
      
      “这迟圩真是个畜生!”
      
      “没错,我们禹泽山迟早有一天要除了这祸患!”
      
      成恕心叹了口气,替迟毓理了理脏乱的头发,“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少岁了?”
      
      迟毓答:“我叫……小毓,今年十一岁。”
      
      成恕心道:“小毓,你可是真心想拜入禹泽山修道,即便日后不能替父母报仇你也不后悔?”
      
      “不后悔。”迟毓道:“只要能入禹泽山修行,不管往后如何我都不会后悔的。”
      
      闻瑕迩听后在心中满意的点点头,以他对成恕心的认知,迟毓拜入禹泽山应当是十拿九稳了。
      
      片刻后,只听成恕心轻声对迟毓道:“既然你已想清楚,那我便带你回禹泽山,只盼你日后莫要因今日的选择后悔。”
      
      迟毓对着成恕心磕了一个头,“我不会后悔的!多谢成前辈成全。”
      
      闻瑕迩也跟着道:“多谢成仙师。”
      
      成恕将迟毓从地上扶了起来,温和的笑道:“你弟弟既已选择和我回禹泽山,你这个做哥哥的可愿意与他一道?”
      
      “我哥哥他愿意的。”迟毓接过了话。
      
      闻瑕迩掩袖咳了咳,“若是能到禹泽山这样的仙门我自是求之不得的,只是我这一身病骨唉……”
      
      “这位小公子你莫要自怨自艾,我们禹泽山乃是集世间万千福灵之气的洞天福地,你若是能在山上待个五六载,说不定身上的病便不药而愈了!”
      
      “不错。”成恕心点了点头,“留小公子一人在这儿,想来你弟弟也是不放心的。”
      
      闻瑕迩垂下了头,若有所思。
      
      眼下这情况若他执意推脱,怕是会引人生疑,他如今除了云顾真的事也没什么要紧的事要做,陪着迟毓去一趟禹泽山倒也不打紧。
      
      于是他颔首道:“那便多谢成仙师了。”
      
      “举手之劳罢了。”成恕心和善的笑道:“还未曾请教小公子的名讳,不知小公子你叫什么名字?”
      
      迟毓闻言立刻张了嘴,看起来像是要替闻瑕迩回答,闻瑕迩似有若无的扫了迟毓一眼,迟毓立刻抿紧了自己的嘴不发出声音。
      
      闻瑕迩咳了几声,随即露出一个苍白的笑,“我名唤……思君。”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君茕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