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向白月光求爱》与孟生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15:10: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禹泽 ...

  •   嘈杂的集市中,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街道两旁汇聚着各式各样的摊贩,正扯着嗓子热情的向路人吆喝他们贩卖的东西。
      
      在一路过往的行人中,一位站在典籍摊前,打着绛色竹骨伞的少年则显得尤为醒目。
      
      眼下虽是晴日,但日头却还没炽热到需要遮阳的地步,况且打着伞的人还是一位男子,来往人的视线便不由得在对方身上多停留了几眼。
      
      “公子可算是找对地方了,放眼整个修仙界的辛秘典籍,就数我这儿最齐全了!”摊主兴致勃勃的说道。
      
      闻瑕迩一手打着伞,一手快速的翻着从摊子上拿起的典籍,看完后将典籍重重的一合,问摊主,“这典籍是从哪儿传出来的的?”
      
      摊主伸长脖子瞧了瞧那典籍的封皮,笑道:“公子好眼力,这本起死回生大阵乃是这段时间修仙界卖的最红火的典籍了!据说这阵法是从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冥丘小魔头迟圩手上传出来的,效用可想而知啊!”
      
      “起死回生大阵?”闻瑕迩捏紧了手中的伞柄,咬牙道:“这阵法分明叫生魂引!”
      
      “生魂引?”摊主搔了搔额头,脸上的笑意渐褪,“公子,您到底是来买典籍的还是来砸场子的?您要是不买就烦劳您赶快离开,别挡着我做生意了,我们小本买卖可经不起您这么折腾。”
      
      闻瑕迩闻言不怒反笑,一掌拍在摊子上,“你连这阵法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写的都不知道,还敢堂而皇之地拿出来卖,你就不怕创这阵法的人找上门砸了你这摊子吗。”
      
      摊主脸色一变,“我看你年纪轻,言辞激进就不和你计较了!你且看好了——”
      
      他拿出一本记录着生魂引阵法的典籍,指了指封皮上右下角的几个小字,“写这阵法的人是小魔头迟圩,把这阵法宣扬出来贩卖的也是迟圩,你对这阵法有什么不满意去找迟圩说去,别杵在这儿扰我生意!”
      
      他说完,又理直气壮的补了一句,“更何况卖这起死回生大阵的大阵不止我一家,不说整个修仙界了,放眼这条街,少说也有二三十个摊子在卖!我还不信你这少年人有能耐将我们这些摊子全都给砸了。”
      
      闻瑕迩被摊贩振振有词的模样气的瞪圆了眼,刚要开口争辩几句便被人拉住了衣袖,“小迩哥哥,我买好了。”
      
      迟毓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脸上的血迹和污迹也已洗净,背上背着个大包裹,此刻正仰着脖子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大的不走,又来了个小的,我今日真是时运不济啊。”摊主哼哼唧唧的道。
      
      闻瑕迩冷笑了一声,朝迟毓伸出手,“迟毓,把你的灵石袋子给我。”
      
      迟毓哦了一声,从袖子里翻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布袋子后问,“小迩哥哥你是想买什么东西吗?”
      
      闻瑕迩睥了一眼摊主,意味不明的道:“没错。我要把这条街的典籍全部买下来,然后……丢到外面的河里喂鱼。”
      
      摊主一愣,“公子您是在开玩笑吧……”
      
      “谁有闲心和你说笑。”闻瑕迩朝迟毓勾了勾手,“迟毓,快点把你的灵石袋子给……”
      
      “小迩哥哥这是我最后一袋灵石了,咱们的钱要花在刀刃上。”迟毓不知何时跑出了十几丈开外的地方,对闻瑕迩说道。
      
      说完后又勒紧了背上的包裹,掉头就跑。
      
      闻瑕迩在原地迟疑了一下,立刻跟着追了过去。
      
      “公子这典籍您还买吗!”摊主在闻瑕迩身后高声喊道。
      
      闻瑕迩打着伞头也不回,身形迅速的消失在转角处。
      
      夜半时分,皎月初上。
      
      闻瑕迩躺在客栈的床榻上假寐,屋内一片漆黑,外室的方向间或的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闻瑕迩睁开了眼,下榻将一旁的蜡烛点燃,提着烛台往外室的方向走去。
      
      “迟毓,你在做什么?”闻瑕迩看清站在案桌旁的人后问道。
      
      迟毓背对着他飞快的抬手抹了两下脸,转过身来道:“今天是云哥哥的头七,我在给他上香。”
      
      闻瑕迩将烛台往上移了移,便见一个灵位被摆在了桌子上,灵位前还放着香炉,此刻正燃着香。
      
      闻瑕迩问:“你白日一个人逛了许久,就是为了给云顾真打造这灵位?”
      
      迟毓点头,“在阴川的林子里给云哥哥立的衣冠冢不好,我怕他不能顺利的投胎往生。”
      
      闻瑕迩走上前,将烛台放在了桌子上。
      
      微小的火光照不到这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但眼下却将云顾真的灵位印的异常清晰。
      
      “你替云顾真铸了这灵位,他会顺利往生的。”闻瑕迩道。
      
      “真的吗?”
      
      闻瑕迩说是,以防迟毓在这件事上钻牛角尖,想了想又道:“你看我,死了之后没人给我立碑造位还不是照样活过来了?”
      
      “怎么会。”迟毓不信,“小迩哥哥你人这么好,怎么可能没人给你立碑。”
      
      闻瑕迩不甚在意的打了个哈欠,“也许有吧。”
      
      “肯定有!”迟毓一本正经的道:“如果真的没有,我现在就去找最好的灵位铺子给小迩哥哥打造一块。”
      
      闻瑕迩伸手弹了一下迟毓的额头,“瞎说什么呢,我活的好好的没事要你立什么牌位。”
      
      迟毓吃痛捂住额头,“我忘了。”
      
      “小孩子家家的上完香了就赶紧睡觉。”闻瑕迩朝内室走去,走之前还嘱咐了一句,“睡之前记得吃药。”
      
      “我知道了小迩哥哥。”迟毓回道。
      
      翌日——
      
      迟毓起了个早,天刚亮就把闻瑕迩叫了起来,拉着对方和他一起去客栈的厅堂吃早饭。
      
      闻瑕迩和迟毓坐在客栈二楼的厅堂,桌子上摆着五六碟精致的点心,迟毓吃的合不拢嘴,闻瑕迩则兴致缺缺的动了几筷子便没了动静。
      
      他太困了,大清早就被迟毓这小崽子叫起来,根本没有吃东西的心情,只想睡觉。
      
      于是他把身体斜倚在一旁的朱红漆柱子上,阖着眼补觉。
      
      迟毓含着嘴里的东西头也不抬的发问,“小迩哥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禹泽山啊……”
      
      闻瑕迩闭着眼有气无力的回答:“再过一日就能到禹泽山的山脚了。”
      
      迟毓听了一顿,“那我得赶快吃完,争取半日就到达禹泽山。”他说完吃东西的速度便更快了起来。
      
      闻瑕迩没说话,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客栈的大门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之,五六个身着白衣的修士便从门口疾步走了进来,他们来到一张桌前坐下,其中一人将剑往桌子上用力一放,“那小魔头简直太猖狂了!”
      
      闻瑕迩因这一声喊从睡意中惊醒,迷糊的问迟毓,“出什么事了?”
      
      迟毓喝完碗里的粥,道:“下面来人了。”
      
      闻瑕迩烦闷的拿起面前的茶一饮而尽,茶水入喉,意识总算清醒了些。
      
      “也不知道师叔一个人去追击迟圩怎么样了。”楼下的一群白衣修士中有人说道。
      
      “迟圩诡计多端,师叔心善,与迟圩单打独斗我也有些担心。”
      
      “不如我们前去支援师叔?”
      
      “不可,师叔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他既说了让我们在客栈等他,他便一定会回来找我们。”
      
      这几人谈话的声音不大,但眼下时间还早,客栈里的客人除了他们便只有楼上的闻瑕迩和迟毓,还有有几个扫地抹桌的店小二,所以他们交谈的内容,一字不落的全进了闻瑕迩和迟毓的耳中。
      
      闻瑕迩听到迟圩这名字,眉眼间的神色动了动,他倾身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往下扫了一眼,这一看便来了精神。
      
      “小迩哥哥我们快走吧。”迟毓不知何时来到了闻瑕迩身后,语气略带急切。
      
      “走什么走,快看下面。”闻瑕迩把迟毓拉到了栏杆前,“看,你想拜的禹泽山就在下面。”
      
      身穿霜色衣袍,手持兰息长剑,放眼整个修仙界,除了禹泽山的人外还有谁敢这么穿。
      
      迟毓看后面露难色,“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是想去禹泽山当仙修吗,下面的人可都是禹泽山的弟子。”
      
      迟毓沉吟了片刻,道:“小迩哥哥我们还是走吧,别留在这里了。我们直接去禹泽山也是一样的。”
      
      闻瑕迩侧头看了一眼迟毓,拿不准对方为什么突然转变态度。
      
      思索一番后,忽然话锋一转道:“迟毓我问你,若是有人将你辛辛苦苦耗费了一番心血做出来的东西一声不吭的偷走拿出去卖,并且篡改了你做出来这东西的名字,还对外说这东西是他做的,你当如何?”
      
      迟毓一脸茫然,像是没料到对方会突然有此一问,他缓了一下回道:“自然……自然是要将偷我东西那人找出来,让他给我道歉把东西还给我。”
      
      闻瑕迩笑了笑,视线落到客栈的大门处,“你说的没错。”
      
      他不仅要把迟圩找出来给他道歉,还要让对方在他手上尝尽他阵符的滋味才能以泄心头之怨。
      
      “这迟圩近年来所做的恶事,竟是比当年的闻旸也不遑多让啊。”沉寂了许久的禹泽山弟子中,突然有人出声道。
      
      这话一出,立刻有人低声斥责道:“无端的,提一个死了二十多年的魔头做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你既说闻旸已死了二十多年,我提一句又有什么打紧。”那人反驳道:“如今的迟圩行事乖张,恶名远扬,我看他就是和当年的闻瑕迩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另一人皱了皱眉,“你莫要再多说了,师叔如今去追击迟圩行踪不明,大家都很担心。你还特意提起当年的冥丘少君闻瑕迩,这不是扰乱众师兄弟的心神吗?”
      
      “我……”
      
      闻瑕迩手撑着脸大半个身子贴在栏杆上,时间久了困意又开始溢了出来,盯着大门的视线变得有些涣散。
      
      “小迩哥哥,下面的人好像在说你。”迟毓提议道:“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去禹泽山吧。”
      
      闻瑕迩面不改色的道:“别急,再等一下。”
      
      迟毓咬了咬唇,面色发白,正要再劝闻瑕迩,客栈便来了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