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普普通通老武师 ...

  •   汤天禄有真本事,段文宣当场就跟汤天禄立了契,然后拿出五块银元放到汤天禄手中。
      
      这老人捏着五块银元,手抖着又要给段文宣跪下。
      
      “不用这样,我有用到你的地方,但不会让你动不动给我下跪。”
      
      汤天禄擦着眼泪,满脸欣喜又一副谨慎小心的模样。比起夏氏三兄弟的品性,段文宣这会儿到更相信这个老人。
      
      毕竟夏氏三兄弟是被形式所困,但汤天禄不一样。
      
      这个老人从前应该傲气过,但现在他已经是个折断了傲骨没了尊严的老人了。有些无形的坚定的信念之类的东西,一旦彻底被打碎过,再拼起来就难了。
      
      当下,汤天禄拿了钱就跟段文宣告罪,他还要去赶紧救治自己的儿子。段文宣有心看看汤天禄的实际近况,也就跟他一起去了。
      
      一路上,段文宣一番询问也知道了汤天禄沦落至此的原因。
      
      汤家原先在葆义县也十分有名气,汤天禄还年轻的时候,家里做的走镖的生意。等汤天禄人到中年,一身八卦掌大成已至暗劲随心的时候,洋枪洋炮出现了。
      
      所以说,汤天禄是生不逢时。
      
      当时走镖的生意愈发艰难,毕竟没什么人愿意学武了。辛苦十年,普通人手拿一把枪械就能让你乖乖投降,学武又有什么用?
      
      走镖生意做不下去,幸好当时汤天禄的父亲活着,人还活泛,当时就遣散了门人改做了茶馆,生意到是红火。
      
      结果半年前,葆义县当时来了军队,一位兵总听说了汤天禄的本事,就想让他去教一些士兵拳脚功夫。谁知道汤天禄死犟,认为汤氏掌法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直接否决了,拒绝的话那是半点婉转都没有。
      
      那位兵总有一股悍匪气,当时就火了,索性纵容士兵打砸抢了汤氏的茶馆,混乱中还把汤天禄的大儿子意外开枪打死了。
      
      之后军队离开葆义县,没多久葆义县也乱了起来,不断涌来难民生意也做不下去。汤天禄就叫家人收拾东西,本来是打算避一避,过些时日就回来。
      
      谁知道越走越难。
      
      他们出去避难本来还有些食物,身上钱财也多有富余。但一路难民越多,饿疯了的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活生生看见了哪家有粮不肯‘借’,半夜意外叫人放火烧死了之后,汤天禄只能把粮食陆陆续续拿出去。
      
      后面天气骤然寒冷,半路小儿子又生病,到处兵荒马乱中找不到大夫,最终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就没了,后来孙女又走散了。稍微运气好点,好歹是跑进了礼阳市,但也到了要乞讨的地步。
      
      汤天禄年纪大了,找不到工作,现在是在帮人扛包赚点钱财。
      
      不过别看他是武者,骤然爆发降服十来个人不是问题,可这是骤然发力并不能持久。他这个年纪,本来就气血匮乏,加上这段时间本来就疲惫异常。扛东西挣钱,还真比不过那些身强力壮没学过武的年轻人。
      
      所以他挣的这点钱,也就勉强有口吃的饿不死。
      
      汤天禄一路唏嘘,言语中十分愧疚痛苦。
      
      很快,段文宣就看到了汤家目前居住的地方。礼阳市的房子他们是租不起的,所以他们一家人跟所有乞丐一样蜷缩在一家不知道什么菩萨的庙里。
      
      庙里有庙祝,人还不错。庙后面有些破烂的地方,答应让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有个落脚的地方。
      
      汤天禄一家人挤在一个墙角,他二儿子脸颊消瘦蜡黄,也就有个睁开眼的力气。旁边则是汤天禄的老妻,也是病了。这会儿照顾他们的是一个脸色同样蜡黄的中年女人,看样子是汤天禄二儿子的妻子。
      
      这功夫,段文宣看到另外有个头上包着蓝色脏头巾的女人进来,她手里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略微一瞥汤天禄,眼中有着一丝恨意。
      
      “爷爷。”那个小男孩声音细小,但对汤天禄还是很亲近,直接跑了上来抱腿。
      
      那女人到也不阻拦小男孩亲近汤天禄,顺势也松开了手,只是一转身,她就哭了起来。
      
      她是汤天禄大儿子的妻子,自从她丈夫死后,她跟汤天禄的老妻就视汤天禄为仇寇,认为不是他的固执,她们的丈夫跟儿子也就不会死。
      
      汤天禄是真被熬光了所有傲气,当下小心看了段文宣一眼,看他面色正常,这才立马拿出五块银元递给高卓玉。
      
      之前开茶馆的时候,主要经营的人就是汤天禄的大儿子跟他的妻子高卓玉,汤天禄则一心沉在练武中。小儿子没结婚就死了,二儿媳生性胆小,他的老婆现在病的只剩下一口气,家里钱财能好好管理的也就剩下高卓玉了。
      
      高卓玉不是个恶人,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
      
      她心里埋怨汤天禄,可一路来,她也从没想过离开,更从来没当着孩子讲过怨恨之言,这段时间更是做些洗衣服的零活买药照顾婆婆,也是尽心尽力了。
      
      这会儿接了银元,面色流露几分诧异。
      
      汤天禄满脸风霜,耷拉着的眼皮的眼睛中有些小心跟后悔,“我寻了个活计,就是这位东家,他想学武,以后每月五块银元外加五斤肉十斤米,咱们有救了。”
      
      高卓玉狠狠一擦眼泪,扭头把钱收好,粗声道:“早这样不就好了,非得你儿子要死光了,娘也要没了才后悔!”
      
      汤天禄叫儿媳妇骂的呐呐不敢开口。
      
      撇开汤天禄,高卓玉这才转身拉着她孩子一起给段文宣下跪,“别的也不说了,咱们一家算是东家你救的,给了我孩子一个活命的机会,以后一定记住这份恩情。”
      
      段文宣拉着人起来。
      
      这事儿算是定下了,正如段文宣说的,他不止要学武,以后说不得还要借用汤天禄的身体回到玄蓝星做点事。
      
      他是‘买命’,那就不会吝啬钱财。
      
      所以当下段文宣直接就带着汤家人去找了个房子租着,一口气半年房租加上大夫、药材、衣服被褥米粮,段文宣在一天之类全给汤天禄置办齐全了。
      
      汤天禄开始还推脱,后来也不说了。
      
      毕竟人老成精,他也看出来了,段文宣可能不止是单纯让他教授武艺,以后说不定是要他豁出命的。不过汤天禄也没觉得不值得,他本来就老的没几年好活了,现在这种粮食贵如黄金的时候还有人愿意供他一家人吃喝,就是为了他的命?
      
      那真是太值当了。
      
      今天段文宣活他全家,有朝一日就是让他去送死,汤天禄也打定注意绝不后悔。
      
      又过两天。
      
      汤天禄好好收拾了,换了衣服又吃饱喝足,身上的气势就渐渐回来了。
      
      这会儿他一身黑色斜襟的袄子,脚上是干净利索的布鞋,原先满头凌乱的银发整齐的梳在脑后,人一下就精神了。之前气血亏损,蜡黄的脸皮贴着下颌骨,但因为眼睛有神,反而让他看上去多了点鹰隼般的凶狠。
      
      “汤师父,我租了个车,外头有不少的难民,我之前在那儿遇到过几个人,说好了以后会找他们。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所以得劳烦汤师父跟我去一趟。”
      
      “什么劳烦不劳烦,东家请。”
      
      汤天禄收敛了气势,就跟个老管家一样跟在段文宣身边。
      
      一路而行,两个多小时后,段文宣就看到了隐隐约约搭建的各种杂乱无章的帐篷之类的防寒建筑物。
      
      很快,车按照段文宣指示的停了下来。
      
      这边一有动静,不用下车,段文宣就看到原本那些饿的死气沉沉,就好像逗留人间鬼一样的难民勉强浮现几分神采。之前也有这样的车来,一般都是来买人的。
      
      买人好啊,有人买,说明有活下去的机会。
      
      汤天禄心有余悸,要不是段文宣,他们一家人又能好到哪里去。过几天还要下雪,一场雪下来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司机跟汤天禄护着,段文宣按照记忆去了夏氏兄弟的帐篷那儿。
      
      看到段文宣,夏文武先是一愣,他刚要手一伸去拉段文宣,旁边的汤天禄立即半个身子上前,目光毫不退让同夏文武对视。
      
      夏文武心里一突,立即压下全部心思,“段少爷,您之前去哪里了!我们找不到您,以为出事了,文杰哥还跟人打了一架,头都打破了。”
      
      当时段文宣不见,他们以为是有人想‘染指’段文宣,暗中把他绑了。
      
      “我就是自己回家了。”
      
      潜意思就是段文宣根本不相信他们三兄弟。
      
      夏文武不傻,他绝口不再提这茬,而是喜道:“那…那段少爷现在的意思是?”
      
      “带你们进礼阳市,以后我会开个茶馆,你们三兄弟就来帮我的忙。”
      
      “行,行,行,没问题!”夏文武满脸喜色。
      
      倒是夏文学一会儿从帐篷钻出来,有些怨怼的看了段文宣一眼,呢喃道:“你为什么不早点来,妹子在两天前没了,都怪你!”
      
      之前夏文杰的妹妹就剩下一口气,两天前人到底没留住。
      
      他们是堂兄弟妹,感情深厚。
      
      夏文学才骂完,扶着夏老爹出来的夏文武面露凶狠,竟然一巴掌就凶狠的朝夏文学甩了过去。
      
      “道歉!给段少爷道歉!”夏文武这会儿就像是一头饿到极点的狼,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吃的。就是亲兄弟,他现在都敢下的去手!
      
      “文学,道歉!”跑过来的夏文杰也是面色一变。他还真受伤了,额头上结了好大一块血痂。
      
      段文宣从夏氏三兄弟面前看过,只要他们没法突然暴起打死他,那他的机会就来了。到时候拉回汉明国,一个个都是死寂状态,他又不怕的。
      
      夏文学怪罪段文宣之后也立即后悔了,这会儿红肿着脸,甚至嘴角有些血丝,但还是道了歉。
      
      段文宣当下也算是接受了歉意,立刻让他们把贵重的收拾,坐车回礼阳市。至于别的破布破棉袄的,就都不要了。
      
      段文宣带着夏氏的人一走,他们的帐篷、破棉袄自然有人去抢。
      
      车上,段文宣拿出了一些准备的吃的,夏氏兄弟几个狼吞虎咽跟疯狗一样,几个大男人,甚至吃到最后眼睛血红状若疯魔。
      
      后来饱的食物都顶到了嗓子眼,夏氏兄弟跟夏老爹、夏老娘还有夏文杰的妻子都还捏着吃的不断往嘴巴里塞,甚至还悄悄拿了一些塞到怀里。
      
      只有饿过,饿到快死了的人才知道,食物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