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为五斗米折腰的老爷子 ...

  •   车近了,大概看段文宣孤身一人也不像是逃难的饥民,所以车到后面也减速了下来。
      
      “怎么了?”一个中年人从车头那儿探出脑袋,眯着眼打量段文宣。
      
      “我是要去离渝水洲最近的礼阳市那儿,半路出了点岔子,这会儿实在走不动了,就想叫人捎我一程。不知道师父您这儿是去哪里,要是方便的话带我一段路,到了礼阳那儿我一定谢谢您了。”
      
      中年人缩回了脑袋,大概车里还有人。
      
      过了会儿,中年人下车拉开了车门,“我们刚好也去礼阳市,那就上来吧。”
      
      段文宣赶紧道谢,一弯腰坐进去他就发现里面果然还有人,看着是个年轻人,戴着眼镜,看着挺儒雅的。
      
      这位应该是正主了。
      
      看了段文宣,两人相互介绍了下,段文宣才知道这年轻人叫居扬荣,家里是做洋行的。早年去了外面求学,现在看国家内战争频发,民生凋零。他有心报国,所以回到礼阳市来开办工厂,打算实业救国。
      
      段文宣好歹经过信息大爆炸时代的熏陶,实际操作可能不行,但嘴炮还是能吹的。一路交谈,居扬荣倒是很欣赏段文宣,认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还邀请段文宣去他家里做客。
      
      不过段文宣借故拒绝了,他有自己的事要做,对拯救这个世界不感兴趣。
      
      一个多小时候,礼阳市就到了。
      
      礼阳市外头拉了警卫队的防线,进出都要检查,不过居扬荣家在礼阳市很有牌面,直接被放行了。
      
      段文宣不用问也知道怎么回事,之前从南面逃出来的难民何止数百万。刚开始这个世界的政府机构也没想到灾民会扩散那么多,所以也下达了一些救灾政策,还把部分人口用铁皮火车运送分散到渝水洲,打算把灾民消化掉。
      
      但现在战争频发,政府机构也是摇摇欲坠,底下人办事不利,救灾物资一拖再拖,最后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第一批人分到渝水洲之后,渝水洲一共12个县市也出现了粮价快速上涨等问题。没办法了,后面的灾民真不能再进来了,不然整个渝水洲都要被拖垮了。
      
      在外面拉了防线,也是为了防止发生事端。
      
      进了礼阳市,段文宣这才看到了一些热闹的景象,街道上人气也多了起来。不过街角不少地方都躺着一个个难民,不少小孩更是穿的破破烂烂跪在那儿,身前则放了一个破碗。
      
      跟居扬荣告辞,段文宣找人问了下,直接找了家当铺。
      
      之前跟夏家三兄弟在一起呆了点时间,段文宣也有点了解这个世界。从目前看来,它有点像是汉明国时期的民初时间点,只是这里的地名、人物以及以前的国家历史之类全部都跟玄蓝星对不上。
      
      当铺的柜台很高,段文宣算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柜台口那儿,一个年老的掌柜探出头,眼神看着精明锐利。
      
      没什么犹豫,段文宣拿出了两块手表还有一个八音盒,这是他从玄蓝星带过来的,能支撑他渡过这段时间就好。另外,段文宣怀里还带了两块金砖,这是他在金店买的。
      
      手表还有八音盒依照现代的工艺来说,做的都十分精致,又是死当,所以典当了之后价格不低。
      
      当铺掌柜大概把段文宣当成了家道中落的公子少爷,这种人家里一般还有不少好东西,所以临走还笑着喊了声道,“这位少爷,我们这儿童叟无欺,您下次还有好东西就拿我们这儿来。我们是要赚点,但也不让您吃亏。”
      
      “行。”段文宣也应的痛快,活脱脱一个崽卖爷田不心疼的模样。
      
      出了当铺,段文宣就找了牙行打算在礼阳市买个小房子。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牙行能做中间人有个保障,比段文宣自己找方便的多。
      
      仔细打听,这才找了个有口皆碑的中年人做牙子,段文宣还把居扬荣抬出了下。居家在礼阳市是地头蛇,在这儿混的,不是脑子昏头了肯定也不会轻易得罪居家。
      
      那牙子看段文宣谈吐不俗,说起居扬荣没半点心虚,加上段文宣中间费用也给的地道,当下也用了心。
      
      当天晚上,牙子就带段文宣去看了一个宅子。两进两出,原来的主人是做绸缎生意的,结果外出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兵荒马乱的事儿,当家的带人出去买货结果全死了,钱财也被抢了个干净。家里人撑不起来,没半年就到了卖房卖田产的地界。
      
      宅子地段不错,加上这家人没男丁了,现在就剩下一个本家有点傻兮兮的侄儿跟孤儿寡母,这牙子压价压的狠。最后段文宣把带来的两块金砖用上,房子就过了契。
      
      支付了牙子的费用,段文宣那家人傻侄儿懵懵懂懂,寡母哭哭啼啼,怀里七八岁的女娃流着鼻涕什么也不知道忍不住下意识眉头一皱。
      
      问了他们一下,那寡母叫梅秀,现在四十五了,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之前她丈夫带了本家的堂兄弟还有几个伙计外出买货,死光了之后,原来家里的东西就被一些伙计搬空了。死了伙计的家人也来闹,让他们不得安生。好不容易舍光了钱财全部打发了,身上也实在没一点余财了,只能卖房子。
      
      段文宣想了下,问梅秀会不会做饭,要是愿意,让他们三个人就搬去下房那儿去。梅秀平时给他做点饭,傻侄子倒是听话也能做点事,平时就打扫打扫。
      
      管住管吃,但月钱不多。
      
      虽然梅秀卖房子得了两块金砖,不过说真的,就他们孤儿寡母无处可去的样子,外面又兵荒马乱的,能不能花的出去都要看天数。
      
      一听这事儿,梅秀没没主见不代表傻,留下来是最好的选择了,她现在带着一个傻的一个小的,就凭借两块金砖能过好?所以没半点犹豫,立马千恩万谢。擦干净了眼泪,招呼了傻侄儿一声,把东西都搬去下房了。
      
      段文宣这才有空把屋子上上下下查了下,里面家具什么早搬空了,到处空荡荡的,后面还得采办一些。不过今天也晚了,段文宣二话不说就在房间那儿打开了门回到了汉明国。
      
      一夜好眠。
      
      第二天,吃过了早餐的段文宣准备了不少大米蔬菜肉食之类的再次回到礼阳市。天色还早,又过了些时候,梅秀小心翼翼端了点稀薄的粥水来。
      
      段文宣也不喝,直接指着放在他房中的七八袋十斤重的大米,还有一些鸡蛋鱼鸭腌肉之类的说道:“让傻小子过来把这些搬到厨房,以后就用这些做饭。之后做饭的米菜采办,我会给你钱的。”
      
      另外段文宣也嘱咐她,除了一日三餐外,平时管束好傻小子跟她女儿,不要到他这儿来。而且他有自己的事要做,有些事不要多看不要多听更不要多说,做不到就自己离开。
      
      梅秀连连点头,她现在没什么盼头,就想把女儿拉扯大,然后给她寻个好人家。除此之外,她只剩下看到这些吃的而露出的欣喜神色,自从家里出事,她也大半年没吃一口好的了。不过就算之前,她也过的节俭。鱼鸭肉,不到节日或是来客,平时也很少吃。
      
      叫来那个傻小子把这些抬到厨房,脑子不好使,倒是有把力气。之后,段文宣又找了昨天的牙子,帮他去二手市场掏了点家具过来。
      
      真是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段文宣看着顺带赠送的花瓶跟一些古画,真的是啧啧称奇。这些东西拿到汉明国去,虽然在历史上找不到对应的历史痕迹,但它们还是古董啊。
      
      另外就是那套二手家具,上好的紫檀木,原主人卖的也不便宜。但原主人是基于礼阳市的物价而言的,这要是把它们拉到汉明国去,卖出去的价格能让原主人心梗了。
      
      三天后。
      
      段文宣在礼阳市算是扎下了跟,两个世界来来回回,段文宣在汉明国的家里放了不少的玉器花瓶之类的古董,拿出去拍卖搞不好都是天价。
      
      不过段文宣也不缺钱,对钱财他的欲望不大。
      
      他自己稳定之后,段文宣这才有了点底气,找人写了个招工启事。很简单,启事上说段文宣打算给自己找了两个保镖,通过他考核的不仅每个月给5块银元,每人每个月还额外给肉五斤米十斤。
      
      段文宣打听过礼阳市的工资,五块银元绝对是个高额工资了,大部分的政府人员一个月还只有两到三块银元,更别说他还额外给肉跟米。
      
      这相当于月月能吃到肉啊,什么人家啊月月吃肉。
      
      这么高额的工资,来面试的人趋之若鹜。
      
      可惜人多,大部分都不符合段文宣的要求,显然是打算来骗吃骗喝的。一直到招聘的第二天下午,一个穿着黑色破旧袄衣,头发有些乱糟糟的老人走了进来。
      
      一看到段文宣,老人就眼睛一亮,脚步都快了点,“我看到了招聘告示,不知道主家是哪位?”
      
      段文宣正无聊,结果抬头一看,见这老人满头杂乱银发,皮肤耷拉满是风霜的褶皱,顿时一叹。
      
      这几天不少人打算浑水摸鱼,还有一些女子带着孩子上门来的,说给她的孩子一个机会什么的,段文宣也是头疼不已。
      
      他到也不生气,这乱世,大家都是在求活而已。不过他也不能开救济的口子,不然他的门外天天都会有乞丐上门来。
      
      “我是主家,不过老人家……”
      
      一听段文宣‘不过’,老人就急的赶紧上前,反手一掌按在木桌上,再一用力,竟然把木桌脚活生生给掰断了!
      
      “主家,给老朽一个机会。老朽姓汤,名叫汤天禄,原来家在葆义县,这次遭了灾出来,好不容易到了这礼阳市,已经死了两个儿子,一个儿媳妇,唯一的孙女也在逃荒路上被挤散了,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还有一个老婆子跟儿子现在得了伤寒请不起大夫,我实在没办法了,主家,你就可怜可怜我。”说完,汤天禄就跪了下去。
      
      段文宣去扶他,结果汤天禄竟然力气特别大,双手如同一双铁臂死死按着段文宣,愣是让他扶不起来。
      
      “主家,老朽在葆义县习家传的汤氏八卦掌,在老家那儿有几分名气。如今虽然气血衰退,但也到了发力于内的暗劲一途。只要没有枪械之下,老朽一人足够对付十数人。”
      
      之前听到夏氏兄弟说修习棍法,段文宣就有过猜测,所以这次他才会大张旗鼓找保镖。
      
      武术——段文宣是真相信有这个东西存在的。
      
      现在好像钓了一个真正的高手?
      
      这还有什么犹豫的,段文宣当即道:“好,汤师父可以留下,只是这汤氏八卦掌我可以学吗?”
      
      汤天禄一听段文宣的话,一瞬有些挣扎跟恍惚,但下一刻就不敢再犹豫,立马点头,“可以,只要主家想学,老朽不遗余力教授也绝不藏私。”
      
      这是一个被五斗米压及枪械压弯了腰,折断了脊梁的即将要淘汰在世界新格局下的武者。
      
      “好。”段文宣反倒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