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的你》灿烂云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8-12-22 12:08: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往前走出几步到了电梯口,陈庹还没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宋清没跟来,转头去催:“不走?要上班了,快点啊。”
      
      宋清靠在墙上笑了,很享受现在这个状态。
      “慌什么,我马上来。”宋清穿好鞋,追上去和还站在那儿等他的陈庹上了电梯。
      
      大清早的,天都没亮透。
      
      说到底还是正在上学的学生和家长苦,楼栋这个时间要出门的除了他们俩,还有忙着赶时间去上课的学生。
      
      电梯从宋清他们楼层开始,几乎每过两层楼电梯就停一次。停了几次,总共也没进来几拨人,电梯已经差不多满了。
      
      电梯跟着再往下了几层,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站在靠电梯口这面的人,本来刚才也是看着电梯里还有点空间,硬挤上来的,希望能直接到一楼。现在门开了,靠门口的人都快被挤出去了。
      
      站在外面的学生和家长也是经历了好多次这种状况,反正电梯还没超重,没办法大家也都赶着时间,所以抵着电梯门不让关,硬要挤进来。
      
      早晨突然发生的“肉搏抢电梯战”,苦了他们两个先上电梯,早就被挤到了电梯角落里的人。
      
      宋清一开始进电梯就靠在角落,没动过。本来陈庹进来也跟着站在他旁边。停靠次数越多,电梯人跟着也涨,陈庹不知道在哪个混乱的时刻默默往前走了一步,帮宋清挡着挤过来的人。
      
      等宋清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庹已经被前面的人挤得挨着他了,可是陈庹也不借他的力,生扛着,宋清很不爽。
      我又不是玻璃杯,别人挤一挤不小心就能碎,干嘛非要在前面帮我挡着。
      
      宋清不想陈庹像男生对女朋友一样对他,他也不是虚弱的那一挂,所以自己在那里气鼓鼓的。
      
      但是在宋清看到外面为了挤进来在用力推人,陈庹在他前面背对着他,一直站得很直,一点也没往后面退的时候。
      
      宋清站在陈庹后面对着陈庹后脑勺皱眉,看陈庹腮帮子也在用力的样子,肯定是抵不住要挤进来的力气,宋清索性伸出手臂绕着陈庹的腰,一把把陈庹拉到他身上。
      
      本来外面有人一直在试图往里挤,好些前面人的受到的力都必须要他分担,要一直坚持地站在那里就很困难了。
      
      所以他完全没有注意后面的宋清在干嘛,也没有做好站后面的宋清突然发力,把他往后扯的心理准备和身体准备。
      
      一前一后都有人在用力,陈庹稳不住身体,最后光荣的失去了身体的重心,整个人都顺着宋清的手的力气,压到了宋清身上。
      
      宋清嘶了一声,又接着剧烈的干咳了两声,没想到陈庹撞过来的时候给他的重力这么大。
      
      陈庹靠着宋清,被挤得像夹心饼干,能动的空间几乎是只留了能弯手指的宽度,稳不住重心也只有任由宋清握着他的腰不放。
      
      电梯外的学生磨蹭着往电梯里挤了快半分钟都没进来,只好退出去了。
      
      被挤到最里面,陈庹怎么往前用力推都推不动,想往外面挪个0.1步都不可能。
      
      电梯门重新关上了,宋清感觉到陈庹重新用力想往靠门那边动,扶在陈庹腰上的手用了力,捏了一把,示意陈庹别乱挤,就站这儿。
      
      陈庹因为宋清突然加重的动作僵住了没动。
      
      宋清感觉到了陈庹的僵硬,怕陈庹觉得人太多了尴尬,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解释:“一分钟就到了,别担心的,没人在看。”
      
      陈庹轻拍放在他腰上的手:“不。”
      
      谁爱看谁就看,他完全不担心。只是宋清捏着他的腰,现在有点痒。
      
      “其实有人看也不是我的错,没办法。”宋清继续对着陈庹的耳朵吹气。
      
      气都喷到了陈庹耳朵里,腰和耳朵都痒痒的,陈庹无意识的小幅度扭动了一下:“是谁出来太晚,才赶上高峰期了?”
      
      明知故问。
      
      “对不起,是我。那请您原谅我好不好。”
      
      陈庹伸手拍拍放在他腰上的手,示意他别贫嘴了,电梯已经到了。
      
      一堆人从电梯里出来,陈庹才重新得到了活动空间,伸出胳膊钩住了宋清的脖子,报复性的往宋清耳朵里吹气。
      
      宋清挣脱了他手臂的束缚,往前跑了几步,把陈庹甩在了后头。
      
      陈庹也没跑过去追,只是跟着宋清的脚步走。
      
      宋清跑了一段觉得没意思了,站那儿等着陈庹慢条斯理的走过来:“今天一人等一次,公平了吧。”
      
      谁介意了早上等你吗?
      
      陈庹无奈又拿宋清没办法,只有回答一句公平。
      
      出了小区,宋清没忍住,开口问,刚才他们俩姿势是不是太暧昧。
      
      “是,非常暧昧,就是觉得我们两个位置弄反了。”
      
      “……”宋清在说话没皮没脸的陈庹面前,当场手指蜷缩。
      “傻逼,别说了。”宋清握拳抵住陈庹的胸口,抬手锤了一下警告他,让他闭嘴。
      
      “好。”
      
      宋清有种大白天偷情的奇妙感觉,说不出来,刺激。
      
      陈庹越了解宋清,对宋清刷新的认知就越多。
      
      在有的方面容易害羞,非常有同理心,对朋友比想象中还要好。
      
      还有,懒到死。
      
      从认识的时候到现在为止,宋清留给陈庹最大的未解之谜,除了为什么脾气永远这么好之外。
      就是宋清这么懒到多走一步路都不想走路的人,为什么非要去读一个每天都在累死累活训练的专业。
      
      说到懒,宋清最近的代表事件。比如说现在这个小区,离工作单位的单方向距离也就一两个站,要走路也走不了十几分钟吧,可宋清非要拉着陈庹坐轻轨。
      
      “懒死你算了吧,你现在就指着交通工具过日子?”
      
      “这种方便居民的交通工具,不就是拿来为我们提供便利的吗?要好好地利用。”宋清觉得自己很有理。
      
      轻轨就坐两个站,很快就到了,陈庹送宋清到了出站口。
      
      宋清开口让陈庹快去上班,顺便问下午去陈庹家帮忙搬行李的时间。陈庹说完到时候电话联系,就把话题转到了陈曦言身上:“陈曦言给你打过电话没?”
      
      也不怪陈庹现在才问,昨天打完电话之后,陈庹被叫去喝酒,之后又一连串的事情,他脑子里装不下这么多事。
      
      终于在这些事情尘埃落定之后,想起来陈曦言打电话坦白搞出来的破事儿了。
      
      宋清点头:“有啊,昨天还是什么时候来着。给我打电话,说的话也是没东没西的。我感觉他没什么事,就像平时打电话过来无病呻吟想引起我注意那种,就没理他。”宋清接着说,“他还给你打电话了?”
      
      “对,给我打了。他跟你说什么了?”
      
      宋清耸耸肩:“还不就是他总打电话过来,常油嘴滑舌说的那几句。”
      
      “他没说他分手的事?”陈庹问的直接。
      
      “他说他没有了爱情,说完之后我还紧张问了一下。他直接拒绝和我讲话,说我半天放不出个屁,他和你打电话,就挂了。看他满嘴跑火车的样,就知道在开玩笑。”
      
      陈庹站在那儿没说话,用一言难尽、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看着宋清。
      宋清看着陈庹的眼神,楞了一下,马上要掏出手机打电话。按下拨通键前一秒,被拦住了。
      
      “别打电话,让他们自己解决。”
      
      “可是…”总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分手啊,陈曦言是个什么物种的傻逼。
      
      追白月光追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到手了。最后还主动放手?
      
      “等着,看陈曦言打算怎么解决吧。”
      
      “那你要是不让我问陈曦言,我去问问游寒?”宋清不知道怎么处理,小声但是又急躁地想要得到陈庹的同意。
      自从在一起之后,陈庹的性格潜移默化给了宋清影响,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宋清都会去找陈庹支招,直接导致现在极度听陈庹的意见。
      
      “你和人游寒熟吗,你就去联系人家。”
      
      “可是……”
      
      “别可是了,分手是陈曦言一个人说就行的吗?游寒比陈曦言成熟,他们俩会解决好的。你先等着消息,别去联系。”
      
      宋清丧着脸,他们这段苦恋都马上要开花结果了,他怎么能去不在旁边浇浇水,关心一下啊。
      
      “你不是和他挺熟的吗,你去问没有。”
      
      “行了,祖宗。去上班,我也上班去了。”陈庹朝他抬了抬头又挥手示意,走了。
      
      -
      
      一般有什么需要瞒着的事,都不能告诉宋清。一来宋清藏不住事,很容易暴露。二来宋清会担心很多。
      
      知道陈曦言的事情之后,宋清连陈庹要什么时候搬行李都不去管了,一闲下来就想拿着手机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
      
      一拿着手机又会想起陈庹的嘱咐,不拿手机又很心慌。有空就拿着手机,研究陈曦言最近的朋友圈动态。
      
      师傅打字慢,嘱咐他帮忙把案件档案录入系统,他月末检查电子档案卷宗的时候,才发现这天的档案里有不少的错别字。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陈庹打来电话说来他家楼下帮忙搬行李。
      
      一见面宋清就问陈曦言有没有联系,把陈庹乐得不行。
      
      “能不能可怜可怜我,为了和你住一起,搬东西这么辛苦了,你不帮我就算了。你还在我耳边说其他人。”
      
      宋清不想听陈庹闲扯,过去帮忙。
      
      东西搬完,坐上租好的搬家车,陈庹安抚性的拍了宋清:“真的别担心,结果出来了,陈曦言会打电话跟我们说的。”
      
      陈曦言这个藏不住事的,能不能早点打个电话,宋清担心得不行。
      
      陈曦言的事一直压在宋清心里头,等了一周之后,陈曦言终于来电话跟他讲,和好了。
      
      宋清瞬间松了一口气,约着放假回来吃个饭就要挂电话。
      
      “就这几天吧,游寒来学校了。我订好高铁票带他回来找你们玩玩。”
      
      “行。”
      
      游寒来学校找陈曦言和好?
      
      陈庹回来听宋清唾沫横飞的把聊天内容复述了一遍,并没有吃惊,直到听说游寒到学校找陈曦言的时候,才挑了眉。
      
      “他要考博了啊,本来想着是没时间来。没想到游寒还真的这么冲动。”
      
      “爱情嘛,都是盲目的。”宋清像个纸上谈兵的爱情军师。
      
      “你说话怎么这么酸。”
      
      宋清不服气,扑过去压上了陈庹,和他闹。
      
      华灯初上,床上两个人额头上带着一层薄汗,面对面躺着。
      
      宋清开口:“我挺能理解游寒为什么来。”爱情能让人发疯。
      
      “嗯。”陈庹把宋清头发弄乱,帮忙擦了宋清脸上的汗,又伸手把他拉进了怀里。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小的更新一下。
    离一月四号考完结束没多久啦。
    谢谢大家,鞠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