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月芽 ...

  •   第二天一早,镯儿照旧做好了豆腐,绕街售卖了一圈,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去到江向歌家找他。刚敲了两下门,就见一名妇女面色不善的拉开门。
      
      这是江向歌的母亲江余氏,是个不太容易相处的女人,爱财又计较,村里人一般不愿与她有过多相处。镯儿倒也不怵,脆生生的打了个招呼:“江婶!”
      
      江余氏点点头,还不等她说话,从她身后挤出来一个汉子,黝黑的皮肤,壮实的身子,一见到镯儿就笑开:“啊呀,是镯儿?”
      
      镯儿歪着头看了这人一会儿,才认出来这人是谁,这人叫大江,是江向歌的兄长,因为他一直在城里做生意,逢年过节才回来一次,镯儿有些记不得他的长相了。
      
      镯儿也不怕生,也和他打了个招呼:“大江哥哥!”
      
      大江一双鼠眼在镯儿身上滴溜溜转了几圈,满脸堆笑:“镯儿都长成这么大的姑娘了?真是女大十八变,进来坐坐吧。”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捉镯儿的手腕,镯儿被大江扯进院子,踉跄了两下,站定后这才得空讲话:“我来找二江。”
      
      “找他做什么?”大江看着镯儿,眼中有许多小心思,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但他面上笑得十分和善:“镯儿吃不吃糖?大江哥去给你拿。”
      
      镯儿摇摇头,虽然大江表面上十足的笑脸,但镯儿不知怎么有些应付不来这样的热情,记忆中在小时候江向歌还被大江欺负过,所以镯儿并不太愿意亲近这人。
      
      大江黏着镯儿问东问西,不时拍拍镯儿的头、肩膀,江余氏站在一旁瞧着,面上表情捉摸不定,似乎有些思虑。
      
      镯儿答了一句还有一句,正被缠的没办法,眼见着大江的手就要伸向镯儿脸蛋,竟然作势要捏,这时从小屋走出来一人。
      
      江家一直是有两间屋子的,一间主屋,一间储物用的小屋,江向歌从来都是住在那件小屋里,镯儿一直与奶奶同住,所以并不理解江向歌为什么要和双亲分开睡。她曾问过江向歌原因,江向歌却只笑不语。
      
      从小屋里走出来的人只能是江向歌,他一眼见到院子中的景象,突然挂上一个十分灿烂的笑,扬声喊到:“大哥!”
      
      大江动作顿住,侧头去看江向歌,面上闪过一丝厌恶。
      
      江向歌快步走到大江身边,不由分说双臂张开搂住大江:“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大江被江向歌搂在怀里,浑身的不自在:“你放开我!”
      
      江向歌一连串的问:“大哥回家怎么不提前告知弟弟一声?回来了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这次打算在家住多久?我与母亲都很想念你。”
      
      大江皱着眉去推江向歌,反感之情溢于言表,一旁冷眼看了许久的江余氏这时才开了口:“二江,别像个小孩子一样胡闹。你哥哥刚回家,让他歇会。”
      
      江向歌闻言,这才松开搂住大江的手,转身去拉镯儿:“我和镯儿今天出去一下。”
      
      他一边说一边握住镯儿手臂向外走,根本没留给大江和江余氏讲话的余地。镯儿被他一路拉出了门,小跑着才能跟上江向歌的步伐,连着拐了两个弯,江向歌这才停下。
      
      江向歌轻轻松开镯儿手腕,镯儿仰着脖子看着江向歌。
      
      她不明白江向歌为什么要这么做,江母和大江明显都十分不喜欢江向歌,而江向歌每次面对他们的时候都是热情至极的模样,疯狂的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
      
      江向歌低头,就看到镯儿仰着头不解的看着自己,他伸出手戳了一下镯儿眉心:“想什么呢?”
      
      镯儿问出不解:“为什么你在婶婶和大江哥面前,都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
      
      江向歌忍不住笑起来:“傻镯儿,有空再和你解释这个。现在,”他指了指日头:“我们要去找那个阿娇娘了。”
      
      镯儿这才想起正事,两人在江家耽误了一些功夫,紧赶慢赶到了阿娇娘家,已经是红绸拉起,一整片的喜庆。
      
      阿娇娘嫁的人是个落榜书生,文绉绉的样子,肩不能提手不能挑,还没有什么钱。镯儿不太明白阿娇娘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男人,在小村里,大家都认为能耕田种地,力壮如牛的男人才是值得嫁的男人。
      
      不过这下可乐坏了阿娇娘家里,她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农,阿娇娘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儿,疼得不行。两相协商后,书生倒插门入赘,阿娇娘留在家里,也算是两全其美。
      
      镯儿认得阿娇娘,还是因为阿娇娘总在镯儿这里买豆腐吃,一来二去的两人也就成了好友。
      
      门堂洞开,来来往往的人都带着喜气,阿娇娘的爹娘站在正门口接待,镯儿和江向歌走过去,说了一些讨喜的吉利话,把两口子逗的笑呵呵的。
      
      有几个平日里眼熟镯儿的小姑娘此时也都凑过来一起讲话,这都是平日里和阿娇娘玩的不错的小姐妹。
      
      她们认识镯儿,却不认识江向歌,见江向歌一直呆在镯儿身边,和镯儿有说有笑,心里也大概有了一些猜测。
      
      小村子里的人没几个懂得那些谈话之术,向来都是有话直问,有一人指了指江向歌:“镯儿,这是谁?”
      
      虽然是发问,却笑吟吟端着手,一副已经知道回答的样子。
      
      镯儿回头看了一眼江向歌,他正笑着看这一群聚在一起的小姑娘,镯儿为姑娘们介绍道:“他叫江向歌,是我的朋友。”
      
      “朋友”二字一出口,竟带出了一片嘻嘻笑声,姑娘们捂着嘴偷笑,眼神在镯儿和江向歌身上乱瞟,再彼此之间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得更欢了。
      
      镯儿被笑得头皮发麻,也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
      
      再聊了一聊,就到了阿娇娘成亲的吉时,大堂里安静下来。
      
      唢呐锣鼓齐奏喜乐,燃烛点灯,炮仗三尺,红碎满天。
      
      一身红服的阿娇娘被其乳母牵着手走来,另一侧穿着喜服的新郎官也踏步而来,镯儿踮着脚看,长相还算周正,就是太过文弱了一些,让人觉得不愧是个书生。
      
      村里人结婚,一向都是热闹为主,聚齐一堂人欢欢喜喜的也就足够了。镯儿从没见过这般阵仗大的婚,高堂前有人朗声念了进堂词,再念拜堂词。一对新人拜了天地再拜高堂。
      
      阿娇娘平日里也是个活泼的女子,就算隔着红布头帘,镯儿也能感受到阿娇娘此时的温婉贤淑。
      
      最后一拜是夫妻二人两两相对,遥遥作揖。
      
      镯儿不知怎么,突然回头看了看江向歌。
      
      江向歌恰巧也在低头看镯儿,对上镯儿的视线,好看的眼弯起,盛了许多笑意。
      
      他本是站在镯儿身后侧,此时微微上前了一步,站到镯儿身侧,手背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微微碰了碰镯儿手背,又轻轻离开。
      
      待到礼成,新娘去往洞房,宾客全数去到正厅吃席,那几个小姐妹已经找了个正中的桌子,正招呼镯儿和江向歌过去。
      
      两人入了坐,阿娇娘双亲站在最前面讲了一通话,无非是感谢众人今日能来,客套话讲了一车,这才有人陆续开始传菜。
      
      镯儿同桌子的人除了几个小姐妹,还有几位不认识的中年人,个个都是穿着绸布衣裳,看起来很有钱的模样。
      
      有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干瘦男人冷哼一声:“女子上席?真是笑话。你们不懂规矩,主人家莫非也不懂吗?”说着扬声招呼:“主人家何在?”
      
      但大厅嘈杂,除了同桌的几人并没有旁人听到他喊话。
      
      村里人当真没讲究过这么多,女子干起农活来比男子还不遑多让,再加上镯儿岁数还小,并没有谁特意规定过,此时这男子一说,“不懂规矩”几字异常刺耳,镯儿连同同桌的其他女孩一起,羞愧的低下了头。
      
      镯儿身侧江向歌袖子微微一动,似乎要起身,坐在镯儿另一侧的的女孩儿却“啪”地把手里的筷子放下,冷哼一声:“也不知到底是谁没有规矩,人家大婚的时候,招呼主人家,人家正忙着呢,你见不到?”
      
      那干瘦男人被抢白的面红耳赤:“你这小丫头片子,别拿无知当有理!”
      
      江向歌咳了一声,笑着看向那男人,慢条斯理的用手把玩着两根筷子:“这桌上的女孩个个儿一天能爬两座山头,砍几十斤的柴,春种秋收样样在行,依在下看,她们并不比在座一些男子差,上席吃顿饭,并不过分。”
      
      男人没想到会有男子帮这些女人讲话,更是说不出什么来。
      
      他其实说的并没什么错,他是大县城来的,自然不能忍受女子这般,此时被那女孩和江向歌拿话堵得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好像反而他才是做错的那一个。
      
      好在同行的其他人纷纷打着圆场:“唐兄,算了算了。”那唐姓男子这才借着台阶下来。
      
      镯儿心头一暖,她抬头看了江向歌一眼,江向歌偷偷对镯儿眨了眨眼。
      
      镯儿又去看身侧的那个女孩儿,那女孩儿也正在看镯儿,镯儿小声赞道:“你好像女侠啊。”
      
      那女孩嘻嘻一笑,镯儿之前也和她有过几次照面,此时却怎么都想不出这女孩儿的名字,只觉得就在口边,却怎么都念不出来。
      
      那女孩儿仿佛看出镯儿在犹豫什么,一笑:“镯儿,叫我月芽儿就好,月亮的月,豆芽的芽。”
      
      两位女孩儿就这么成了朋友,月芽侧头看了一眼江向歌,对镯儿夸道:“这才是真正的爷们。”
      
      两人正说着,这边的菜已经布的差不多了,整个大堂弥散的都是饭菜香味,香又不腻,味浓却不呛。
      
      镯儿从早晨就一直在忙碌,更是坐在这里闻了许久饭香,此时早就已经饿了,等到主人家招呼大家吃饭,镯儿本欲伸筷,却想到方才那干瘦男人的说教,也不好先动筷子。
      
      江向歌看出镯儿犹豫,挽了下袖子,伸长了手臂,为镯儿捞了一筷酱牛肉回来,他对镯儿和月芽笑了笑:“你俩莫急着谈话,先吃了再说。”
      
      又微微凑近了镯儿,与镯儿咬耳朵:“你多吃些,你吃的少,别人吃的就多,可莫便宜了别人。”
      
      镯儿偷笑着点点头,一边把自己面前的酱肉夹起,喂入口中。
      

  • 作者有话要说:  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哦哦哦哦哦哦肉肉肉肉肉肉肉哦哦哦哦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