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镯儿 ...

  •   被水浸过一夜的黄豆粒粒涨软,被和着水倒入老旧的石磨中。
      
      石磨把手处有根绳子,末端拴着一头瘦弱的毛驴,驴子不安分的踏了踏蹄子,一下一下的打着响鼻,似乎有些急了。
      
      石磨一旁的地面上摆了一个小凳,有个少女正踮着脚站在小凳上,手里举着足有半身高的木桶,正在用手将桶里剩下的黄豆尽数拨到石磨中。
      
      装满黄豆的桶不算轻巧,少女单手托举的还算很稳,她一边儿不紧不慢的用手将桶中剩下的豆子拨拉到石磨中心,一边儿竟然对毛驴嘻嘻笑起来:“别急别急。”
      
      待到黄豆尽数倒入磨中,少女从小凳上跳下来,先扬起手拍打了一下毛驴,又把桶放到一旁,最后快步到毛驴身旁,和那毛驴一起推起磨来。
      
      米黄的豆渣掺着醇白的豆汁一起从石磨口流出,落到事先准备好的大盆中,石磨吱呀的响了许久,才将所有豆子都碾的细碎。
      
      少女额上有些细汗,只来得及用袖子一抹。她喊停了毛驴,自己却不能停,扎了个结实的步子半蹲在大盆前,双手伸到桶底,轻喝一声,一个发力,将有十足重量的盆稳稳举起,捧在怀中,向屋内走去。
      
      老旧的木门被少女用肩膀撞开,屋内有人听见了声音,咳嗽了两声,叫道:“镯儿。”
      
      被唤作镯儿的少女将大盆放在厨房,快步跑到里屋,简单的木床摆在小房间的角落,床上面垫了几层已经泛黄的被褥,被角的针线有些松散了,露出里面稀松的棉花。
      
      被褥之上躺了一名老妇,肌肤干枯,面容蜡黄,不似健康之色,老妇又咳嗽了两声,镯儿为老妇扯了扯被子:“奶奶,天还早着,你再睡会儿,我去做豆腐。”
      
      老妇点点头,伸出手拍了拍镯儿的手:“好孩子,苦了你了。”
      
      镯儿不在意的摇摇头,又蹦跳着回到厨房,灶台上的大锅已经被撑好了几层过滤用的白布,镯儿用大木勺把豆渣和汤水一起舀到白布上,豆汁和豆渣被滤开,待到全部滤好,扯下白布,锅里荡着细腻的豆汁。
      
      镯儿在灶台下生好火,不一会儿锅就热了,先煮了豆浆,舀出来一半,把剩下的一半煮沸起后倒入调好的石膏水,扣上锅盖,又把火扑的小了一些,现在只等豆浆凝固成型。
      
      趁着这等待的功夫,镯儿又开始研究起了过滤出来的豆渣,她思索了一下,把豆渣中残余的水分倒掉,打进去了一些鸡蛋,又取了一些面粉与盐倒进去,抽出长筷子,踮着脚用力的搅,别看镯儿个头不高,力气却是十足的大。
      
      嫩黄的鸡蛋与面粉包裹在豆渣上,松散的豆渣变得粘稠,镯儿手有些酸,便停下来歇歇,打开锅盖看了一眼,豆腐还没有完全成型,但已有一些结成块的微微露出了头角。
      
      拿大勺子取了一勺倒入碗中,豆腐还嫩着,看起来就滑溜溜的,镯儿在里面滴了两滴酱油,又剁了一些小葱花、蒜和红椒块,最后淋上自家熬的酱汁,就成了一碗香喷喷的豆腐脑。
      
      镯儿捧着碗吃了两口,稍微有了些饱腹的感觉就停下了筷子,把剩下的一大半放在一旁,是留给奶奶的。锅里的豆腐也差不多好了,镯儿把火灭掉,用锅盖焖了一会儿后才掀起,瞬间浓郁的豆腐香气扑鼻而来,一整块儿白静静躺在豆浆汁水中。
      
      镯儿小心翼翼地把豆腐取出,压出豆腐中的多余水分,又拿着小刀把划成小块,把切好的取出来放在卖豆腐的木板上。
      
      镯儿所在的小村偏爱老豆腐的人比较多,所以镯儿只用石膏水做老豆腐,刀切入到豆腐中,是微带着一些韧性的手感,十分筋道。
      
      把豆腐板盖上一层薄布后搬到屋外,小院角落有一个木推车,是镯儿平日里卖豆腐所用,上面摆好了豆腐,下面还空了个位置,是留给装豆浆的木桶。
      
      镯儿推着车,轻车熟路的出了院子,别看镯儿忙活了许久,这时天才算大亮。镯儿在的村子并不大,路都是泥泞颠簸的,镯儿挑着最平整的路走,不多时就到了第一户人家门口。门是开的,远远地看见有一个老翁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两个小碗,镯儿见了他,声音欢快的叫了一句:“陆爷爷!”
      
      老翁乐呵呵的迎过来,和镯儿寒暄了两句,镯儿给他的两个碗分别盛上一块儿豆腐和一碗豆浆,老翁闻着空气中的豆子香,夸道:“还是镯儿做的豆腐最对老头子胃口,好吃,别人家做不来的。”
      
      老翁取出荷包里摸出六个铜板,递给镯儿,镯儿看着那铜板,却不肯收:“豆浆、豆腐各两文,一共四文钱。”
      
      老翁把手中的六个铜板扔在镯儿推车案板上:“好孩子,你拿着,爷爷听说了你家里的情况,别和爷爷推脱。”
      
      镯儿爹好赌,常在外面输钱,那些被欠债的人就会寻到家里来。昨天又来了一被欠了钱的人在镯儿家好一通大闹,想来是被老翁知道了。
      
      镯儿家里只有一个生病的奶奶,母亲气不过镯儿爹不争气,在镯儿小时候离家走了,还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
      
      镯儿家中没有男子,家境又实在贫困,镯儿也是实在无法,小小年纪就担起了一个家,每日抛头露面做些小生意,邻里也都知道镯儿家里情况,总是能帮衬就帮衬着一些。
      
      镯儿执意不肯收,老翁又坚持着让镯儿拿,僵持不下中,镯儿实在无法,便又拿了一块儿豆腐,递给老翁。
      
      老翁也不推脱,摇头叹息着收下,镯儿这才收下那两枚多出来的铜板。
      
      拜别了陆爷爷,镯儿又沿着街卖了一圈儿豆腐,大家都知道了镯儿这时会来,有需要的就打开门找镯儿要一块儿豆腐。看来昨日那一场闹剧村里许多人都知道了,他们看着镯儿的眼神都带着许多可怜,镯儿硬着头皮卖光了豆腐,豆浆倒还剩了一点,不足一份,不好再卖,镯儿打算拿回去留给祖母喝。
      
      回家的路就没那么讲究了,豆腐已经卖光,不怕颠簸,镯儿便抄了近路回去,正推着车用力,拐了个弯,眼前却出现一名男子。
      
      男子穿着一身长袍,脊背挺得很直,与这小村的气质格格不入,正背对着镯儿踱着步子。
      
      镯儿惊喜,一连串的喊他:“江向歌!二江!”
      
      被唤作江向歌的男子回身,他面容并不出挑,但那一双眼却很有看头,有些微微地上调,让人忍不住想望。江向歌声音透着笑:“我还道你今天不走这条路,等了你好半天了。”
      
      镯儿推着车走到他身边,空出一只手扯他袖子,一连串的问:“你这次去城里卖山货,卖得好不好?我听说京城里来了一些富商,你赚了不少吧?”
      
      江向歌接过镯儿手里的推车帮她推着,一一回答了她的问话。俩人一起在路上慢悠悠地走。入了秋的天凉风习习,再无夏季那般粘腻,镯儿好奇的问了江向歌一些城里的趣事,江向歌也为镯儿一一解答。
      
      江向歌在江家排名老二,所以大家都喊他二江,他比镯儿大了四五岁的年龄,算是从小看着镯儿长大的。
      
      村里人都知道江向歌并不是江父江母所出,而是京城里有什么人在逃亡时把孩子与几两银子硬塞给他们的,也正是因为不是亲生,所以江父江母并不疼爱江向歌。江向歌从小就端着一副架子,偏偏只和镯儿玩的到一处。
      
      江向歌一路帮镯儿把车推到镯儿家,回家的时候,奶奶起床了,正吃着那碗豆腐脑,见到江向歌,都笑眯眯的招呼他:“二江来啦。”
      
      江向歌和这位长辈寒暄了几句,镯儿打了水洗了大盆和木桶,站在江向歌身边,用胳臂肘碰了碰江向歌:“你中午在这里吃吧,我给你做油炸豆渣丸子。”
      
      江向歌点点头,镯儿便去厨房准备,听到身后奶奶笑着道:“我们镯儿真会疼人,二江准备什么时候让镯儿过门?”
      
      江向歌带笑的声音:“快了,快了。”
      
      自从镯儿记事,村里的长辈便都时不时的在拿镯儿与江向歌取乐,镯儿与江向歌早都习以为常,碰到这种,只嗯嗯应付,尤其镯儿并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也就当个乐趣儿,左耳听,右耳就冒了。
      
      镯儿去了厨房,早上搅拌好的豆渣已经没了多少水分,正是下锅的好时候,镯儿把豆渣捏成一个一个小丸子,正忙碌着,厨房门口人影一闪,是江向歌进了来。
      
      江向歌净了手,也帮镯儿捏起了丸子,他掌握不好力道,捏的不圆,与镯儿捏的圆溜溜的丸子比起来格外显眼。
      
      镯儿抽空用手背擦了擦额上的细汗,江向歌侧头看了镯儿一眼,少女额上被她自己抹了几道白色,倒是很像个小老虎。他忍不住扑哧一笑,镯儿抬头看他,不知道江向歌在笑什么。
      
      江向歌从胸襟处取出一块手帕,沾了些水,去擦镯儿额角,帕子温凉的触在镯儿额头,江向歌离得很近,呼吸吹拂在镯儿发根,动作轻柔的为镯儿擦沾上去的面粉。
      
      镯儿突然想起来什么:“明日隔壁村的阿娇娘嫁人,邀请我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江向歌替镯儿擦净了面粉,收起帕子,又揣回胸前:“好啊。”
      
      镯儿道:“那你今晚早睡,我明早去找你,我们一起去。”
      
      江向歌点点头:“好。”
      
      待到丸子捏的差不多,镯儿在锅中倒入茶油,淡黄的油一冒烟,就将丸子下进去,因为搅了鸡蛋,素色的丸子被炸至金黄,香气也逐渐飘散了出来。
      
      镯儿用长筷夹了一颗,吹了吹热气,咬了一小口尝味,入口是烫人的热,但等到热气散开,便能品味到鸡蛋与豆子的味道,面粉软软的裹在丸子中,豆渣松松的在口中被抿开,倒有一些入口即化的感觉。
      
      江向歌看镯儿吃的香,伸手点了下镯儿眉心:“我也要吃。”
      
      镯儿把手中剩下的半块丸子递到江向歌手中,看江向歌吃后也露出满意神色,忍不住心中得意。
      
      这一抹得意偏偏被江向歌看在眼里,他看着镯儿眉飞色舞,少女平凡的五官在此刻异常生动,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镯儿脸蛋:“真是个巧手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做豆腐的情节有些多~!实在是没有控制住!
    本文小甜饼,轻松快乐不费脑子,如果喜欢各位老爷请点个收藏~~

    本文将在周四从27章倒v,看过的众位老爷请勿重复购买,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晋江文学城千字三分超便宜!!!(破音)
    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入v的一天呀~~~
    超级感谢各位看官不嫌弃的的一路陪伴QAQ,十分感激又感动,心里暖暖的。
    我会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故事给大家看!也请大家继续多多支持!
    (……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给大家表演一个疯狂鞠躬吧)
    顺便为下一本古言求一下预售~~
    【【《这个世界想让我死》】】
    文案一:
    丫鬟们:“你想死!”
    小厮们:“你想死!”
    元米:“?”
    小道士:“不她不想。”
    文案二(正经版):
    元米的人生三大问: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她脑中空空,并无记忆,周围伺候的小丫鬟都说:她这是因为不小心跌倒,大石头撞到了脑子,一时迷糊了。
    小丫鬟们笑得阴森森,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元米塞东西,什么红枣鸡丝羹、牡丹花胭脂、镶了金边的汤婆子、滑溜溜地锦缎被子……
    元米心中既欢喜又感动,刚伸出手想去接。
    那个从元米甫一睁眼便跟在她身边的神神叨叨的小道士,冷静的道:“粥和胭脂里里有断肠草,汤婆子中有焚骨绵,被褥的下面放了一把银针。”
    元米:“……”
    小道士板着一张十足清秀的脸:“他们都想让你死,唯独我想让你活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