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出了电梯,任沉浮领著黥武到自己住处,正在客厅看电视的螣邪见到堂弟来了,立刻欣喜起身。

      “你要的衣服。”黥武将装著些衣物的运动提袋,递给走至面前的螣邪。

      螣邪接过袋子随意朝后头沙发一丢,手搭向黥武肩头便喋喋不休说起话来,过一会才注意到屋子主人正站一旁笑看他们,“啊啊!抱歉、抱歉!见到小鲸鱼太开心了,差点把你忘了,你们这么刚好一起来啊。”

      “刚才正好在楼下遇到黥武少爷……”任沉浮也不在意被忽视这事,见著黥武规规矩矩站著,他赶紧招呼说:“黥武少爷,随便坐没关系。”

      黥武说声谢谢便坐下,螣邪也跟著坐上另一侧的长沙发上,堂兄弟俩人一个坐姿端正,另一位简直当自己家,一坐下便抬起腿放桌上,黥武眉头皱了下伸手轻拍螣邪大腿。

      “任大叔不介意!”螣邪丝毫没有想把脚放下来的念头,身子放松的整个靠在椅背上。

      “你怎么叫任秘书大叔?”黥武对这称呼显然很不认同。

      “任大叔不会介意的!”螣邪摇了摇手指又说。

      “这里不是你家,你应该客气点。”

      “OK,小鲸鱼,你可以不要这么正经吗本大爷可是有当家庭清洁工。”

      “你借住任秘书家,那是你应该做的。”

      任沉浮对两位个性全然不同的孩子之间,那有趣的相处模式感到好笑,可又不好意思在他们面前笑出声,只能暗地偷笑。

      他藉口下去附近超商买东西,让年轻人们好好聊聊,毕竟他一个大人杵在那也是没意思。

      “......所以你之后要怎么办”黥武见任沉浮离开,俊秀面容泛著担忧问著。

      螣邪放下脚将身子横躺在沙发上,无视堂弟正对他那忘形举动传来斥责目光,他一手支著下巴缓缓回,“……有经纪公司想找我签约。”

      “你答应了吗”

      “还没。”螣邪轻蹙著眉,对这事有些犹豫难定。

      黥武沉稳黑眸瞅著面前苦恼的堂兄说:“螣邪,不管你决定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螣邪吁了口气坐起身子,狭眸盯著桌面一会才开口,“小鲸鱼,我就这样不继承家业离家,结果重担都落在你身上,本大爷真的是……”

      “爸妈不在后,都是伯伯婶婶们照顾我,自小时候我便决定长大后一定要在集团做事帮忙,这不是重担。”黥武语气平静却坚定无比,“你就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

      “本大爷有时候觉得你才是哥哥啊!”螣邪怔了会随后满脸感动的抱向黥武,眼泪差点要留下来。

      推著螣邪身子,黥武淡道:“你太夸张了……有空还是常回家吧,大家都很想你。”

      “老爸不想看到我。”

      “大伯怎么可能不想看到你……还有赦生,你不想看见他吗”

      螣邪放开黥武,神色有些别扭与落寞,“也要看他想不想理本大爷……”他默了会,想起什么说:“鲸鱼,你可别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借住,尤其是老太婆!”

      “知道了。”黥武无奈睨了螣邪一眼。

      任沉浮瞧了眼超商墙上时钟一眼,他在店内多逛好一阵子,才提著买好的东西走出去,走回住处大楼路上,他想起那两位少爷要好的情景,他不由得怀念还没出社会前,和家人们相处的日子。

      外地工作多年的日子,每天相处最长的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而是同事们,虽是自己所选的道路,但有时仍不免感到寂寞。

      “任……”

      背后的叫唤很熟悉,任沉浮转身过去,面前女人是他刚分手的女友,他面容浮上讶,“妳……”

      话还没完,那女人便向前抱住他,恳求著说,“任,我们和好好不好?”

      任沉浮没推开那背叛自己的女人,他身躯不动略微无奈说:“我们说清楚了,你不是选择那个人了”

      “我只是……我只是一时糊涂,我没真心喜欢他的。”

      轻叹了口气,任沉浮盯著那泫然欲泣的小脸不语。

      这段关系变成如此,他本身也是有很大一部分责任,至始至终心内都住著永远不可能的别人,当发现被背叛,他反而松了口气结束这段感情,想及此,卑劣的人是他自己。

      “我们不可能的。”任沉浮轻轻推开怀中的娇小女人。

      “任,我真的喜欢你,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

      “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

      “任……”

      女人紧揪著任沉浮的手臂不放,苦苦哀求著复合,他苦恼著要如何脱身,身后忽地冒出一道上扬的男性嗓音。

      “我就想,怎么你买个东西买那么久……”螣邪慢慢走向他们,双手接过任沉浮手上的东西,瞥了眼购物袋里面,“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你啊,任。”

      任

      任沉浮迅速转过面容盯著螣邪看,表情有些莫名,紧抓著他的女人也满脸纳闷。

      螣邪将那袋东西换单手提著,高大身躯走近女人,狭长红眸居高临下睨著她,“这就是你前女友啊?任?”

      那语气亲昵温柔的叫唤,令任沉浮微张著嘴反应不过来,那孩子有些粗鲁的推开女人纤细身子,笑容满面说:“任,你挑女人的眼光真是差啊。”

      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的女人,听见这番话愣了会,随即反应过来上前怒道:“你、你是谁啊!什么意思!”

      螣邪倾身将面容靠的女人极近,双唇轻扬,“意思是,你这张脸还比不上本大爷好看,少在大庭广众下纠缠人了。”

      盯著那张俊美笑颜有些失神,女人回过神气极怒骂,“你说什么!任!这是你朋友吗!哪里来的小孩!怎么这么没礼貌!”

      “呃……这……”任沉浮视线在俩人间移来移去,一向在工作场合上能言善道的他,此时却说不出话来。

      “我跟任,可不是朋友喔……”螣邪伸手揽住任沉浮肩膀,对他暗示性的眨了下眼,在他根本还没意会过来时,吻住他的双唇。

      盯著那张邪魅俊容靠近自己又远离,任沉浮这辈子第一次呆愣不动如同石像般,耳边似乎传来女人不敢置信的惊骂声,接著那孩子又回了些什么话,那俩人吵了好一会,女人气愤地离开了。

      “喂,任大叔!你没事吧”恢复平常语调的螣邪,朝任沉浮面前挥挥手。

      “你、我……呃……”任沉浮回过神,见著前女友的背影怔了会,随后看向面前那狂傲的孩子说不出话。

      似乎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惊悚事,螣邪用打量目光盯著女人越来越小的背影,“其实大叔你前女友长的还不错啦……”

      “不是......螣邪少爷你……”任沉浮总是儒雅微笑的面容微僵著。

      “本大爷这招很好用,之前也跟我朋友们这么用过。”完全没发觉任沉浮被自己行为惊吓到的螣邪,拍了拍眼前男人的肩头,一脸你不用感谢我的说道。

      好不容易回复镇定的任沉浮问,“呃……少爷你怎么在这里?”

      “鲸鱼那乖小孩说要赶学校报告先回家,我送他去附近捷运站,谁知道回来就看见这精彩的一幕……这偷吃还来求复合太没格调啦!本大爷之前……”

      任沉浮盯著螣邪眉飞色舞的说著话,顿时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好像应该谢谢那孩子又好像哪里不对,思绪很是复杂。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