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任沉浮答应了螣邪的请求,但没想让那孩子刻苦的睡在沙发上,他拿了张薄床垫铺在卧房地上,打算把床让出去自己睡地面,但没想到那看来狂妄乖张的孩子,对长辈间的礼节很重视,虽然用的字眼都不是挺好听。

      “本大爷睡地上就好了,我看任秘书你年纪也不小了,睡太硬伤到筋骨怎么办?”

      在螣邪坚持下,任沉浮只好睡上自己的单人床上,委屈那孩子睡地板了。

      “任秘书。”

      “嗯?怎么了?”熄灯没多久,便传来那孩子的叫唤,才刚闭眼的任沉浮睁眼回著。

      房内静了会,螣邪声音缓缓传来,“……你被朋友背叛过吗?”

      “不算有。”任沉浮轻闭上眼眸回著,他一向作息规律,通常这时间早就入睡了。

      螣邪侧躺著身子,手里抓玩著那人替他准备的薄被,红眸低垂没再说话。

      “早点睡吧,你应该很累了。”任沉浮向来是个好听众,也不急著催人说心里话。

      就在他快入睡之祭,螣邪那略微上扬的嗓音又传来。

      “任秘书,你睡了吗?”

      “……嗯?”睡意渐浓的任沉浮勉强应著。

      “你就当本大爷说梦话,听听就好。”

      “嗯,好……”

      “我和一起组乐团的朋友吵架了……”

      任沉浮将身子转向螣邪那侧,好听清楚些。

      “他们说要解散乐团……”

      所以才会自己一个人失意的坐在那淋雨吗?任沉浮静静的听。

      “我不懂,明明当初说好要一起追求梦想……”那声音微带愤慨但更多的是失落难过。

      任沉浮微微睁开眼,昏暗中,依稀见地上螣邪背对著自己,他思付会慢慢开口,“少爷,人生很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遇到的问题也都不一样,有些人现在陪你肩并肩一同走著,但是难免会遇到岔路或目标不一样……我们不如抱著祝福的心跟他们道别。”他顿了下,“我想你应该与乐团的朋友很要好,不要因为这种事情打坏感情……你如果年纪再大些,会发现很难再遇见那么知心的好友了……”

      没得到任何回应,过了会他以为螣邪睡著时,那孩子突地问,“任秘书,你几岁了?”

      “二十九……怎么了”

      “说话跟大叔一样,以后叫你任大叔好了。”

      “……少爷开心就好。”任沉浮笑了笑不排斥这称呼。他想起第一次与那孩子碰面的情形,也是叫著他大叔,不过那么久的事情,本人应该也是忘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闲话,螣邪没一会便入睡,任沉浮听见那平稳的呼吸声,嘴角轻扬也慢慢睡著了。

      银锽集团一向待员工不薄福利极佳,连员工餐厅水准都可比拟饭店,午饭时间,餐厅内人声鼎沸,集团领导人与他们的得力爱将们,和某位高层坐在靠窗座位上。

      众秘书与特助们用完餐不得闲,他们面色肃穆眼神专心,听著他们两位老板争论要事。

      人人都知银锽集团总裁有两位,便是银锽朱武和他妻子九祸。

      “很抱歉……我这次反对你的提议。”朱武身穿暗红西装,伟岸身躯前倾,一脸正色注视对面九祸。

      “那你说我们要怎么解决”穿著火红套装的九祸双手环胸,靠著椅背交叠起双脚,狭长美眸微眯。

      跟著九祸多年的特助五色妖姬,画著艳妆的眸子眯了眯,娇笑道:“不如我们大家投票决定吧。”

      “等等……”朱武特助兼他表弟的伏婴师提出异议,“表哥与表嫂团队的人数一样,投票也是没有结果,我们需要别人。”

      众人同意的点点头后,将视线移往坐在最前头的某位高层。

      身为集团总经理兼朱武大伯的补剑缺,从美味餐点中抬起脸来,蓄著络腮胡的面容横眉竖眼著,岁数已大但仍中气十足气冲冲说:“你阿嬷勒!你们些死兔崽子!有时间在那边投票员工旅游要去哪里,还不如赶快找人接我位置,让我这老人退休。”

      一群人闻言笑的无法自己。

      “还笑,老子棺材都进一半,还要被你们这样折腾!”

      “狼叔别这样说嘛!”

      “对啊,你还很年轻!”

      “公司不能没有你啊!”

      补剑缺长一附凶恶脸嘴上又不留情,可是非常照顾后辈又做人大方,公司一群人很喜欢他这上司。

      在九祸团队做事的任沉浮,见补剑缺那气呼呼的模样,总觉得与那孩子有几分相似,真不愧是一家人。

      眼眸转向上司九祸,那看来比实际岁数年轻好几岁的面容,正对著她丈夫笑著,夫妻四目相交间是旁人难以进入的恩爱。

      他注视著他们淡淡微笑,眸内掠过难以被察觉的怅然,他歛下眼,当初拼命进来集团做事,只不过想待在那人身边。

      碰触不及,能默默关注也好。

      他又想起那孩子,思索著应该把螣邪行踪告诉九祸与朱武,天下父母心,强势如他们,一颗心仍是悬著孩子们。

      可想到那孩子执拗著不愿被知道的面容,又想到自己承诺过不告知,他便打消念头,不过心里总是过意不去,面对那夫妻俩有些心虚啊……

      这三天任沉浮屋内可真是干净了,螣邪虽有些任性又我行我素但说到做到,不过让老板的孩子做清扫这种事总感到不恰当,他一开始本也阻止过,可那孩子很坚持。

      想到以前见到那孩子,谈吐行为总带点骄纵,现在虽然还有些年轻小伙子的毛躁,不过比起以前已稳重许多,果然出来独立生活就会成长。

      “任秘书。”

      加完班刚下班的任沉浮,正要开启住处大楼铁门时被叫住,他停下动作转身一看,黑发青年站在面前,手上拿著运动提袋。

      “黥武少爷。”

      “任秘书你好。”

      在任沉浮印象中,那孩子的堂弟一向少言却非常有礼,也没有年轻人的浮躁,很是稳重,“你来拿衣服给螣邪少爷吗”昨晚螣邪有跟他提过。

      黥武点点头,任沉浮开启铁门招呼著他上楼,两人一同坐著往五楼的电梯。

      “对不起,麻烦你照顾螣邪了。”高了任沉浮一些的黥武面带歉色。

      “这小事而已,不用太介意。”任沉浮瞅著面前俊秀青年,想著那孩子也是差不多高,现在年轻人发育可都真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