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2内含微微蝶月 ...


  •   因为双方工作忙碌,任沉浮隔了几个月,夏天都成冬日才安排好友人与赦生一起见面吃个饭。

      螣邪本来也想一起来,但是不巧今天有安排通告,有助理跟著那螣大少爷,任经纪难得可以放风一天。

      任沉浮将车停好在餐厅附设的停车场,一旁赦生虽没什么表情但眼神明显期待,他见状不禁微笑,但又有些不安赦生见到友人不悦的机会可能较大。

      晚上才营业,酒吧形态的餐厅每个时段会请驻唱歌手演唱,虽是音乐餐厅可餐点不马虎,在网上评价很好,是任沉浮那位女友人挑选的,他和赦生下了车一起进去里头。

      工业风装潢加上昏暗灯光很有气氛,周四夜晚却座无虚席,此时台上已经有歌手在演唱了,服务生领著他们到订好的位置上。

      “嗯?“见到已经在位置上的一男一女,赦生蹙著眉既困惑又有些反感,他看向身旁的任沉浮。

      “我想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在你亲戚的婚礼上,有时候缘分很奇妙,其实……“任沉浮还没解释完,位上的女人便起身走近赦生。

      女人秀美的面容带股英气,俐落的酒红短发令她有些雌雄莫辨,她穿著红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看来成熟优雅,她笑盈盈对赦生说:“小美人,我们又碰面了。“

      小时因长相偏秀气总被误认为女孩,长大后也总有些不识相的家伙会以这点来调侃,赦生便厌恶被这样开玩笑,而这女人也是不识相的家伙之一,他盯著女人,无太大起伏的精致面容沉了好几分。

      几个月前,到日本去参加亲戚婚礼时,这女人正好是宾客之一,宴会上正好遇见,没想到这女人一上前便是小美人的叫,这就算了,还有个男人冒出来发神经……

      “啊月仔――!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调戏别的男人?你可是有夫之妇!“那男人立刻起身扑向女人。

      女人灵巧闪开,一手挡著男人的脸,“我们可还没办婚礼,不算结婚。“

      男人有不输女人的姣好俊容,将一头浅金长发绑成马尾,穿著跟女人一样色系的衣服,他握住女人的手神情满是委屈,“明明是刚好有小月你说先不办,不然我多想请一千桌告诉全世界你是我老婆!“他又看向任沉浮,“小任,你怎么不说是跟这个小白脸吃饭?“

      小白脸?赦生这下脸色更差,任沉浮见著他笑脸也有些僵。

      “自己媳妇脸还敢说人小白脸?“女人睨了男人一眼,嘴边那抹笑很坏心。

      “啊月仔,你怎么能说你亲爱的老公是媳妇脸!“

      “嗯?不是吗“

      赦生盯著那不识相的女人跟发神经的男人一转身便想走,任沉浮赶紧喊,“赦生少爷,他们就是『蝶月』……“

      赦生顿下脚步。

      “应该说这位才是『蝶月』,我的大学同学和多年朋友……蝴蝶君。“任沉浮见著赦生慢慢转过身,比著男人介绍著。

      像听见什么天方夜谭般,赦生死死盯著男人看,眸内满满不敢置信。

      任沉浮尽量保持微笑,他又比向女人,“这也是我的大学同学和多年朋友……公孙月,他们是夫妻。“

      赦生傻了。

      驻唱歌手换了首摇滚快歌,餐厅内顿时热闹喧腾,四人好不容易坐下来好好用餐,那夫妻两人照样闹螣,赦生像小孩子发现圣诞老公公是假的般,处于怀疑人生的状态很失神,不想相信那媳妇脸的男人,是敬仰很久的摄影奇才。

      “公孙月是设计师,蝴蝶君其实主攻金融,摄影是副业,两人一起了间工作室……“ 任沉浮努力聊些事,好缓和赦生和友人间的关系。

      推开蝴蝶君靠过来的脸,公孙月颇有兴致的打量赦生,“你很喜欢『蝶月』吗“

      正在埋头苦吃好忘记打击的赦生瞥了眼公孙月,默不作声继续吃。

      笑看那寡言淡漠的大男孩,公孙月挑了挑眉,“虽然蝴蝶君媳妇脸、心胸狭小、爱钱如命,不过他的摄影技术可是没话说,如果你对摄影这块很有兴趣……“

      “啊月仔,虽然我很爱你,但我不准你喊我媳妇脸!还有不准在我面前笑的这么美给别的男人看!“满嘴饭菜的蝴蝶君抗议。

      拿著盘子挡在两人间的公孙月说:“你的饭粒喷到我脸上了。“

      “啊月仔,你怎么可以拿盘子挡住我们两人间的红线“

      “你可以先将饭吞进去在说话吗“

      吁了很长口气的赦生默默看向一边,视线在瞥向舞台时停了下来,有些讶异开口,“蟠凶“

      “害羞什么!快唱一首啊!“

      “快上去唱一首!“

      似乎是被熟客拱上台的男人剃著光头穿著庞克,粗旷脸上几乎都是刺青,拿著麦克风笑得有点腼腆,吧台内,另名男人清秀脸上穿满了环,插著腰看著台上大笑。

      『Westlife』的『My Love』音乐响起,光头男人开始跟唱,低沉有力的嗓音不算特别出众但也别有味道。

      任沉浮跟著赦生视线看过去,这首歌他似乎在哪听谁唱过……

      『好,本大爷唱我最喜欢的歌给你听!』

      记忆中,那孩子站在阳台,用著手机播放音乐,轻闭著眼唱著这首歌给他听。

      “你认识他吗“他问著赦生。

      “螣邪的朋友,以前一起玩乐团。“赦生高中时期与兄长同校,自然常遇到螣邪那群朋友,印象中他们那伙人感情很好,但是现在螣邪好像没在跟他们联络,不知道怎么了。

      任沉浮想起那个夜晚,在雨中失意的螣邪。

      他正想开口再问些什么,桌上手机震动著,拿起来一看是助理打来的,餐厅内太过吵杂,他不好意思地向赦生他们表示要到外头讲电话。

      “任经纪,不好了,螣邪跟『妖诞』的乐团主唱吵起来后,不录节目就走了!“助理声音很焦急。

      “走了?去哪里?“任沉浮皱紧眉头,怎么他人不在就又出事了。

      妖诞的主唱,邪尊集团妖后的儿子黑衣,螣邪与他原本高中时期就不合,在赦生与他妹妹有点误会后,那两人梁子结更深了。

      怎么会碰面呢?这娱乐圈好小啊……

      “不知道啊!怎么办啊,任经纪!“助理似乎快急哭了,“他也不接电话,抢了我的车钥匙就走了……任经纪,我车刚买啊!“

      “我会想办法找到人,节目那边你先好好处理,别得罪人家了……“

      安置好助理情绪,任沉浮挂断电话神色很苦恼,他拍了拍额头叹了大气后,迅速步回餐厅内,跟赦生他们说有急事要先走。

      “不好意思,赦生少爷就麻烦你们一下了!“拿起外套,任沉浮急急忙忙走向门口,在踏出店门前把帐结掉后便火速离开。

      “任大哥……“赦生起身喊著但人却早不见,他坐下见著对面的夫妻俩人似乎很无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