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13 ...


  •   上了车,任沉浮打了好几通电话给螣邪但都没回应,又打给那人可能会联系的家人朋友们,但没有人知道人上哪去了。

      思索著那孩子平时会去的地方后,任沉浮决定先回家一趟碰碰运气,这急急忙忙到家也是没找到人,他赶紧离开家中又回到车上。

      到了螣邪平常爱去的酒吧或夜店还是都找不到人,但他不太意外,螣邪说过开心时才喝酒,因为喝不醉的人,不开心喝酒也没意义。

      任沉浮握著方向盘停在路边,他吁了口气,疲倦见著来来回回的行车灯光,在夜晚像一道道城市中的人造流星。

      山区上几台车停在看台停车场边,螣邪待在抢来的助理车上,一手倚著额际靠在车窗边静静注视外头,山脚下城市的灯火在夜中璀璨,与那『妖诞』主唱黑衣争吵的画面在脑中浮现。

      艺人休息室内,他与黑衣早已冷言恶语好一会,他最后讽道:『你们那破乐团能出道,家里资助不少吧?』

      那人笑看他眼露鄙夷说:『呵,总比你为了能出道抛下自己的乐团好。』

      一刹那理智崩溃,他们在助理阻止下才没打起来,他愤慨的抢了助理车钥匙,什么都不管的便走了。

      那个混帐什么都不懂就说出那样的话来……

      那时他与共创乐团的好友们合租著破旧公寓,过著晚上兼职驻唱白天打工的日子,生活肯定不富裕,可大伙在一起为了梦想而努力的感觉那么快乐,但最后他却被背叛、被抛下了……

      想到那些过往时光,螣邪重重捶了车门一下,伸手掩住了脸。

      被关成静音的手机被丢在后座,那萤幕暗了又亮起好几次,显示好几通未接来电。

      在外头待到尽兴的时间,螣邪回到家,实在找不到人的任沉浮早坐在客厅等著他。

      任沉浮脸上有著倦态,听见开门声响,他抬脸见著走进来的螣邪,双眸透著责备,螣邪闪避开他的目光,越过他便要回自己房间。

      “与别家艺人争吵、擅自离开不录节目得罪制作方、抢走助理的车……将惹来的麻烦丢给公司的大家处理后,现在连个解释也不给吗?“任沉浮站起身缓缓说著,脸上没有平常的笑意。

      螣邪顿下脚步,背对著任沉浮回:“要解释什么?看他不顺眼所以吵架,心情不好不想录了,不行吗。“

      “是因为你以前乐团的事吗?“任沉浮回到家时又在联络助理,问清楚当时的状况,知道他们吵架的一些对话。

      “不甘你的事!你只是经纪人而已,本大爷的事不用你管!“螣邪倏地转过身大声怒吼,话一出口便后悔的闭上嘴,可早就来不及。

      任沉浮瞅了面前人一会,露出往常那般微笑,有礼却充满距离,“我知道了……明天的通告我会先全部回绝,你就先好好休息,螣邪少爷。“

      “任大……!“螣邪上前一步想唤人,可任沉浮极快的回了房间。

      可恶!他暗骂了声,心烦意乱的耙乱浏海。

      要是任大叔不想做了,想离职怎么办?

      那个人会愿意从集团秘书变成自己的经纪人是因为九祸的要求……

      心内莫名一紧,是从未有过的酸涩。

      螣邪一整夜睡不安眠,清晨阳光打亮昏暗的卧室,听见房外大门开启的声响,他立即出了房间,对正在穿鞋的男人急喊:“任大叔,你要去哪?“

      任沉浮穿的如往常工作一般西装革履,他转头对螣邪笑著说:“工作。娱乐版今天很热闹都是你的新闻,我必须回公司处理,还得像那个节目组致歉……很忙。“

      那人脸上在笑,螣邪却感背脊发凉。那个大叔绝对非常生气……

      “今天麻烦请你好好乖乖待在家。“任沉浮一字一字加重语气说完后,关上门离开。

      忙碌一整天,任沉浮没回到家,却是到了那间音乐餐厅。

      餐厅才正要开门,任沉浮是第一个客人,服务生上前要带位,他挥了挥手示意不用,看著在吧台内忙活的人,“不好意思,我有事情想找那位先生。“

      服务生朝里头大喊,“魔刺儿!有人找你!“

      吧台内满脸穿环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疑惑的打量了任沉浮一会,印象中他可没认识看来这么彬彬有礼年纪又较大的人,“你是?“

      舞台上歌手唱著轻快乐曲,台下餐桌上的客人用餐说笑很是热闹,任沉浮坐在吧台最角落的位置,魔刺儿坐在他身旁。

      “……我们都很爱音乐,可是大家的资质不一样,你懂我的意思吗“魔刺儿手中拿著啤酒,对眼前任沉浮说:“虽然很不想承认,我们在怎么样就是那点能耐,可是螣邪不是,他应该要在更大的舞台上唱歌的,可是那时候那间经纪公司只想签螣邪一人,看不上我们,螣邪那家伙……“

      “因为他是绝对不会抛下朋友不管的人,所以他肯定不答应,你们为了让他能跟经纪公司签约,才向他说要解散乐团,然后你们大吵一架之后就没联络了,对吧“和眼前打扮夸张的年轻人聊了一会,任沉浮立刻猜测出当年螣邪和他们吵架的原因。

      都被说重的魔刺儿面露诧异及崇拜,“大叔,你真是厉害啊,什么都说对!怪不得能当那爱惹事的小子经纪人!“

      又被叫大叔啊……任沉浮有点无奈,又心想果然是螣邪的好友。

      魔刺儿将手中的啤酒喝完,又和眼前的年长的男人聊了会,“……螣邪走后,我们也解散乐团,后来大家各自做各自的工作,去年有认识的长辈资助,我和我哥蟠凶开了这间餐厅。“他环看著四周,这里除了是和蟠凶的心血,也是怀念青春年少时音乐梦的产物。

      “这餐厅很好。“

      谈了谈,不打扰他们还要工作的任沉浮离开那里,他明白螣邪当初的心情,一定认为被好朋友们抛下,曾经一起有的理念梦想化成了灰,可知道事实后,这一切都只是来自好友们的好意,即便这样的处理方式不是最恰当的。

      那孩子看来狂妄任性,却是会将伤口深藏起来,在当作伤已痊愈的过日子,这几年肯定都没忘记这件事。

      任沉浮停下脚步,转身注视著餐厅,心里有些打算。

      螣邪瞧了瞧身旁在开车的人,有些局促不安。

      这阵子任沉浮除了那日明显生气外,之后都表现的一如往常,今日还说要一起到餐厅吃饭,他对那天的话感到愧疚,但想道歉却拉不下脸,也只能表现跟往常一样。

      车子停好后,两人走到餐厅门口,螣邪盯著上面挂的牌子挑了下眉,“任大叔,今天公休。“

      任沉浮没回话,看了他一眼迳自打开大门,螣邪虽纳闷但也跟上去,里头昏暗只有吧台开了灯,有两个年轻男人早就在等他们。

      见著吧台内那熟识的两人,螣邪惊愣喊:“蟠凶?魔刺儿?“

      从那时吵架后没连系已经过了三年,再见到他们有埋怨、有愤怒但更多却是想念。

      他们相视无语有些尴尬,蟠凶赶紧开口,“先坐先坐,你这小子还是喜欢喝威士忌对吧?我有煮点菜,不介意一起吃吧?“

      螣邪被这情况惊住了而说不出话,任沉浮拍了拍他肩头,“好朋友这么久没见面,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要回去再打电话给我,我在过来接你。“

      “任大叔!“螣邪急唤,任沉浮给了他一个笑便踏出餐厅,他面对老朋友们,犹豫了会还是上前坐下。

      任沉浮在附近简餐店吃了顿晚饭,待了两小时多的时间手机都未响起,有些担心螣邪的情况,他离开简餐店走向音乐餐厅,在外头隔著门窗往内看。

      吧台内的三人谈笑风生,那孩子脸上有股如释重负的喜悦。

      看来他得再多逛一会了。

      离螣邪打电话来说要回去的时间过了半小时,在停车场等待的任沉浮靠著车站著,他看了看手上的手表。

      “任大叔!“

      任沉浮还没反应过来,螣邪已经用力的抱住他,他挑著眉纳闷开口,“螣邪少爷……?“

      “谢谢……还有,对不起。“螣邪轻轻说著。

      任沉浮脸上掠过讶异后,随即是欣慰的笑容。

      过了几天,想感谢任沉浮的螣邪做了几道菜,还买了价值不斐的高级酒。

      “还真是怀念……“盯著桌上的菜肴和酒,任沉浮想到那时候螣邪借住自己家的日子。

      “虽然很久没煮了,不过本大爷的手艺不会变的!“螣邪端上最后一道菜,脸上很是得意。

      两人吃吃喝喝说笑到了深夜,任沉浮不胜酒力直接睡倒了。

      “任大叔,你酒量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酒量好的螣邪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你以前怎么跟老太婆一起去应酬的……“螣邪边扶著人回房边碎念著,那靠在身上的男人,传来了如沐浴乳般的清香,他心神蓦地一荡。

      该死,他在想什么?

      螣邪摇了摇头赶紧将人放在床上,他正要转身离开,视线却停在那张醺红的脸移不开眼,一回神,他已经吻上熟睡的人。

      他慌地起身,那喝许多酒都未见变色的脸瞬间大红,他逃难般的离开任沉浮房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