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大宋》捂脸大笑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02 11:29: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有求于人,自然要好生伺候。不过好在,这位甄道长并不难应付,只要餐餐有肉,出入有车就能心满意足。因而韩忠也不耽搁,命令车队紧赶慢赶,转日就到了韩府。
      
      韩氏乃是安阳大族,世代为官。如今族中最有名的便是韩琦韩相公,两朝执宰,出将入相,可是与范文正公(范仲淹)齐名的贤臣,在安阳的地位自不用提。韩氏向来聚族而居,百来口子弟同居共财,衣食均等,韩相公更是嫁孤女十余人,养育诸侄比于己子。这么一大家子,任凭宰相的俸禄如何丰厚,也是养不起的。因而韩氏也要择选弟子,代为经营族中产业。
      
      只是上代,主持韩氏商行的并非大宗之人,而是早早分门别居的韩氏旁枝。这一支庶出子孙因居住在河西,谓之“西韩”,早年便以经商为业。到了上代家主韩玉时,更是手腕高超,极善生财之道,被韩相公看重,以偏房疏宗的身份入主了韩氏大宗的买卖。
      
      韩玉也不负族老和相爷的重托,每年经手钱财不知凡几,却从不贪占,使得韩氏商行扩大翻数倍,有了一眼望不到边的良田豪宅。去年韩玉突然病逝,家业传到了其子韩邈手中,商行却不能如此。韩邈如今不过二十几许,想要掌控偌大韩氏基业,族里岂会同意?顿时冒出了不少叔伯兄弟,想要掺上一手。
      
      为了巩固地位,重新掌控商行,韩邈这一年来始终奔波在外。然而父母身故,弟弟出门求学,韩邈又尚未娶妻。家中独居的老祖母难免寂寞,就把心思放在了求神拜佛上面。若是寻常宫观也就罢了,碰上野道妖僧,骗财还是小事,伤了身可就要命了。
      
      因此,韩邈对这事看的极重,领命归来的韩忠哪敢掉以轻心?一下马车,就小心翼翼的请仙长入内。
      
      虽然不是嫡宗,但是西韩毕竟数代经商,攒下来不少家业。这宅邸极为宽绰,依山傍水,景色秀丽,更在院中挖了湖泊,立了假山,夏日炎炎,荷花满园,说不出的清幽怡人。然而如此别致的院落,放在甄琼面前也是百搭,根本没兴趣观赏美景,他一心只想赶紧完成任务,好拿了赏钱跑长春观报道去。
      
      跟这位甄道长同行两日,韩忠早就把他的性子摸的七七八八,好说歹说,才劝人先去洗漱更衣。安排好了“仙长”,又打听清楚了那野道人的消息,韩忠这才入了后宅,拜见老夫人。
      
      韩老夫人就跟平常一样,在内堂念经拜神,一屋子烟云缭绕,不理俗世的模样。好在老人总是惦念儿孙,听到大管家求见,立刻招他入内。
      
      “邈儿可回来了?人在何处?”刚一见面,韩老夫人就急急问道。
      
      见老夫人气色不坏,韩忠也略略放下心,禀道:“郎君还在京兆府,怕是半月后才能回返。这是郎君孝敬老夫人的辽参,最是补益,也让老奴先带回来了。”
      
      说着,他双手奉上了个雕工精美的木匣。这年头辽参贵比黄金,只看匣子长度,就知是好物。
      
      然而韩老夫人哪有心情看这个?挥手让大丫鬟接了匣子,她自顾道:“陕西路那等地界,你们这些老人去不就行了,哪用邈儿亲去?下次可不能再犯险了……”
      
      这次韩邈去的,正是位于陕西道的保定军榷场,位于大宋和西夏的交界处,乃是两国通商要所。只是两国数十年战乱,边榷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反复不知到少次。前几年重新开放,战火也从未断绝。面对连韩琦韩相公都无法击败的西夏蛮夷,老夫人岂能心安?孙儿执意要去,还迟迟不归,她都快心急如焚了!
      
      前往边榷这事,可不仅仅是为了收拢老主人留下的产业,更有蒙蔽意图不轨之人的深意。韩忠不好明说,只能唯唯称是,一副附耳听训的模样。
      
      等老夫人好不容易说累了,他赶忙道:“老奴这次归来,路上恰逢一位道长,年岁不大,却精通法术。老奴便将他请了回来……”
      
      一听说有道长,韩老夫人果真来了兴趣,赶忙道:“既有仙长,还不快快有请!”
      
      见老夫人上心,韩忠立刻让人请甄道长过来。不多时,打扮一新的甄琼就到了堂前。原本的青袍已换成了羽衣,轻薄飘逸,无风自动,还有丝绦束腰,簪冠束发,一张小脸洗的白净,愈显的眸黑唇红,风姿出尘。
      
      韩老夫人已到耳顺之年,最爱这种样貌的孩儿,不由喜道:“哪里来的仙童?当真是好样貌!”
      
      来宋朝后平白矮了半尺,瘦了两圈的甄道长,听到“仙童”二字就觉得不爽。但是瞧在人家送来的,看起来就很贵的衣衫上,好歹憋住了,端端正正给老夫人行了个礼:“小道见过老夫人。”
      
      见他如此乖巧,韩老夫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好好,仙童快坐。不知仙童在何处修行啊?”
      
      “当不得仙童。小道姓甄名琼,老夫人唤我名姓便好。”先纠正了一下,甄琼才道,“这次是去长春观,有位师叔在观中任职,家师让我去长长见识。”
      
      一听是长春观的,韩老夫人眼睛一亮:“长春观的丹药很是灵验啊,甄道长也修金丹大道吗?”
      
      “金丹算什么……”
      
      甄琼刚要开口灌输正确理念,谁料门外忽有小厮通禀:“老夫人,杨仙长求见。”
      
      一听潜心炼丹的杨仙长竟然出关了,韩老夫人忍不住站起身来,连声道:“快!快请仙长!”
      
      话说到一半被人打断,来人架子看起来还比自己大不少,甄琼不由皱眉,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霞帔紫褐,法袍黄冠的中年道士大步走了进来。其人身材高瘦,一张长脸,又有美髯,加之华服映衬,还真有些飘然仙气。
      
      像是没看到旁人,那道人冲韩老夫人打了个稽首,笑吟吟道:“今日天公作美,竟然成丹。贫道特来向老夫人贺喜。”
      
      韩老夫人等仙丹有些时日了,哪想到今天忽的听说成丹,喜的不由上前两步:“当真?可是延寿丹?”
      
      “长生大药须得九转,哪是须臾就能成的?不过这小还丹亦有清心爽神之功,苦夏服之,最是养人。”杨道人把手一翻,一颗红色丹丸凭空出现在掌中,光滑圆润,隐有金芒,卖相着实不差。
      
      糟了!立在一旁的韩忠惊出了身冷汗。这妖道果真狡猾,怕是听说自己请来了仙长,掐着时间出来献丹。老夫人等了这么久,肯定大喜过望,要是吃了,那还了得?!
      
      刚想出言劝阻,就见一旁坐着的甄琼拍案而起,怒斥道:“什么九转、还丹,简直是谋财害命!你还敢自称道士?”
      
      这话引得满堂皆惊,韩老夫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那小还丹是当接还是不当接。她哪会想到,这位仙童一般的小道长,竟然会直斥金丹作伪,还有谋财害命之嫌!
      
      倒是杨道人面不改色,悠然捋了捋长须:“这位小友何必危言耸听?金丹之术自前汉起,传承千载,多少大德服药后长生久视,位列仙班。只是世人皆愚,只知有丹,不知服丹之法,这才闹出乱子。贫道这丹法,可是传自孙真人一脉,最是安稳,哪会伤人?”
      
      唐时的孙思邈孙真人的大名,可是妇孺皆知。见仙长如此气定神闲,韩老夫人赶忙打了个圆场:“甄道长刚到,未曾见杨仙长炼丹施法,怕是误会了……”
      
      甄琼嗤笑:“误会什么?他炼丹不用铅、汞吗?”
      
      杨道人也是老江湖,一听这话,立刻哈哈一笑:“真汞、真铅何其难得,无知小辈自然不懂金丹大道之妙。我这丹可是用的“砂化为金”的妙法,水火相济,金归于丹,方能成药!”
      
      听他吹牛,甄琼只“哦”了声:“那还是用了铅、汞了?食铅伤肝肾,食汞乱神智,都是大毒之物,吃多了总是要腹痛心悸、失眠头痛的。若是过量,还有暴死之虞。不信查查服丹者的齿列,若是出现蓝黑细线,便是中毒已深的征兆。”
      
      韩老夫人是听儿孙们说过金丹伤身的话,但是从未有人说的这么清楚明白,连齿列生线这样的话也能说出,真不似作伪啊!心头一惊,她伸出的手就缩了回来。想要求长生的,都是怕死之人,这么可怖的中毒征兆,自然不敢尝试。
      
      见韩老夫人退却,杨道人的面色沉了下来:“小友可是习的内丹法?所谓丹毒,不过是太阴、太阳的药性未曾交融,术法不精,才会害人性命。汝等不潜心钻研,反倒舍大道,入歧途,还想来误了旁人长生吗?!”
      
      “内丹?”甄琼不屑的摇了摇头,“我习的可是造化大道,炼丹只为引,提纯外物,衍化新品,乃是研究自然之法,可不是用来吃的。”
      
      造化大道是什么玩意?杨道人眉头都皱了起来,这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若是个修内丹符箓的,贬斥外丹是常有的事;同修金丹的,也不过是借机打压自己,想要捞钱。但是炼丹不为服用,是什么套路?这不是掀桌子、砸饭碗吗?
      
      不过被逼到这份上,他也不可能就此退缩。冷哼一声,杨道人高高抬起了下巴:“你这小儿端是无知!贫道不同你争辩,既然自持本领,何不与贫道斗法,看看到底是谁法力更胜一筹?”
      
      他早就打听过了,这西韩乃是商贾之家,有钱无势,最是敛财的好去处。现在又只有个耳根软的老妇人独居在家,不趁此机会大捞特捞,还放过不成?这小子也不知是何来历,只能先斗上一斗了!
      
      听那骗子邀战,甄琼都气笑了。这十来年丹道是白学的吗,还有啥把戏能唬住他?别说有赏金,就算没有,这种贱人也要揍了再说!
      
      长袖一撸,他呲出了两排小白牙:“来呀!还怕了你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甄道长:呵呵,没见过送上门让打脸的!
    宋代的确是金丹术衰微的时候,主要是唐代吃死的人太多了,自宋以后,内丹符箓派就成了道法主流了。不过咱们甄道长不怕这个,信科学,不瞎吃,炼丹术还是大大有用的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