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大宋》捂脸大笑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30 11:28: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管事,前面有个村店,要不要先歇个脚,避避日头?”
      
      听到了车夫发问,韩忠这才睁开了眼,看了眼汗流浃背的众人,颔首道:“歇半个时辰,吃了饭再上路。”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不多时,就到了小店近前。这食肆距离前面小镇不远,店面算得上敞亮。见一大群人到来,店家立刻迎了出来,躬身相请:“这大热的天,赶路不易,客官赶紧进店歇歇脚!小店备着吃食,鱼肉皆有,还有新酒,最是解乏……”
      
      韩忠可没心思听他絮叨,只道:“炒只鸡,弄几碗冷淘,快些着。”
      
      店家闻言大喜,立刻招呼厨娘杀鸡做饭,茶水也摆在了面前。乡下小店,哪有什么像样的茶,韩忠也不挑剔,端起就喝。茶汤寡淡,让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
      
      这次回程,他可是身负重担的。随小主人出门行商,谁料才两三个月,家中的老夫人竟然又请了位“仙长”回来。据家书上所说,那道人不同以往,非但法力高强,还通丹术。老夫人看他施法几次,大是信服,想请那道人开炉,眼瞅着就要服食金丹了!
      
      听闻这消息,小主人又惊又怒,怎奈一时脱不开身,便让他先带人回来,务必要阻止老夫人服丹!
      
      韩忠当然知道此事要紧,可是老夫人脾气执拗,又崇道的很。看信里所说,那道人似乎真有法术,连城东的郭太医也劝不住。他一个下人,要如何才能阻止老夫人服用那些来历不明的“仙丹”呢?
      
      心里愁得厉害,连茶水都泛起苦味儿来。正当此时,门外又响起了店家的招呼声:“啊呀,仙长从哪里来啊,用歇脚还是用饭?赶紧里边请。”
      
      韩忠猛地抬头,向外看去。只见门外,一个少年人正立在路边,大概只有十六七岁,身量不高,戴逍遥巾,着青布道袍,背上一个大大的箱笼,显然是独行赶路。然而就算浑身尘土,衣衫半旧,也掩不住那唇红齿白的上佳样貌,若不是两眼有些无神,称一声“仙童”也不为过。
      
      这卖相,不正是老夫人最喜欢的吗?韩忠心思一动,偷眼打量起来。
      
      这边,甄琼可没心思观察其他食客,好不容易走到个能歇脚的地方,他赶紧卸了背上的箱笼,坐在了一张空桌前。
      
      难得见到这么俊俏的道童,那店家满脸堆笑,介绍道:“鄙店虽小,吃食可齐全着呢。米都是精心舂过的,菜蔬也新鲜,鸡、鱼都肥得很,仙长要吃些什么?”
      
      听他说的一串,甄琼咽了口唾液,问答:“茶怎么卖?”
      
      店家一愣:“只要一文……”
      
      “拿壶茶,多搁些茶叶!”甄琼立刻拍板,摸了一枚钱,放在桌上。开玩笑呢,辛辛苦苦走了一上午,才省下了十文,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花在吃上?
      
      也不管对方古怪的神色,甄琼弯腰解开了行囊,取出了早就备好的干粮。大热天,别的也放不住,都是些饼子酱菜。他还弄了好几个卤鸡蛋,这一上午走的够累的,也吃个垫垫好了。
      
      想着,他捡了个烧饼,从中间分开,先加些酱菜进去,再剥了卤蛋,塞了进去。仔细把卤蛋碾碎,确定分匀了,才狠狠一口咬了上去。好在饼子新鲜,鸡蛋也是他自个卤的,味道倒还不坏。
      
      然而还没嚼上两口,后厨帘子一挑,就见个厨娘端着一大碗鸡肉走了出来。甄琼眼睁睁看着那碗鸡块被摆在了邻桌,热气腾腾,香气逼人,还能隐隐闻到点葱香。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饼子,甄琼默默咽下了嘴里的东西,摘下了箱笼上挂着的竹筒。
      
      筒里盛的是乌梅汤,就剩下一杯的量了,干脆喝完算了。大热的天,吃啥鸡啊?他这冰镇乌梅汤才是消暑利器呢!边自我暗示,甄琼边取下竹杯,按下制冷阀,把乌梅汤倒了进去。摸了摸杯壁,甄琼这才重新捡起饼子,飞快啃了起来。
      
      制冷阀按下,水就会混入硝石里,降温不过是十分钟的事情,吃完饼子就能喝了。等会儿再灌些茶进去,下午赶路还能喝凉茶不是?想到这个,他倒是忘了邻桌的鸡肉,边吃边盯着杯子瞅,眼见里面冒出了丝丝白雾,只觉心情都愉悦了起来。等结了冰晶,才是乌梅汤最好喝的时候。
      
      三两口啃完烧饼,乌梅汤也冰的差不多了,甄琼正要伸手去取,却听旁边板凳发出“嘎吱”一声刺耳响动,就见那桌吃鸡的客人站起身来,快步向这边走来。
      
      ※
      
      果真结冰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韩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那汤水刚倒出来时还是寻常,过不多时竟然冒出了白烟,再细细一看,竟然结了冰晶!这可是三伏天啊,他何曾见过如此神奇的道术?!
      
      心思急转,韩忠面上立时堆起了笑容,对一脸疑惑,抬头望来的少年道:“老朽也是路过此地,恰逢仙长,实在幸甚。不知仙长可否赏光,一同用个饭?”
      
      说着,他使了个眼色,手下立刻端起了桌上那盘鸡,乖巧立在一旁。
      
      虽然饼子都啃完了,但是鸡肉在眼前,挤挤还是能再吃点的。甄琼咽了口唾沫,客气道:“老丈请坐。”
      
      韩忠立刻坐了下来,那盘炒鸡也放在了两人正中。见那道童直勾勾的眼神,韩忠微微一笑,又吩咐了声:“再让店家上两个菜,都要鱼、肉都要。”
      
      说罢,他又友善的伸出手:“道长不必客气,动筷,动筷。”
      
      这么殷切的邀请,也没法拒绝啊。甄琼立刻夹了块肉塞进了嘴里,唔,是小公鸡,烹饪虽然一般,但是胜在肉嫩油肥,让吃了好几天素的甄道长眼睛都亮了起来。
      
      狼吞虎咽嚼光了鸡肉,他又拿起了杯子,吸溜了口冰镇乌梅汤,又凉又甜,别提多爽了!
      
      放下杯子,甄琼后知后觉的发现对面人没有动筷,只是死死盯着他,像要在他脸上看出朵花儿来。再怎么迟钝,他也觉出不对,狐疑道:“老丈怎么不吃?”
      
      从那竹制的杯子上收回目光,韩忠心底暗叹,果真没看错。那杯中的乌梅汤被喝了一口后,上面浮着的冰就更明显了。真结冰了,可是这道童面上怎么完全看不出炫耀神色?到底是此术不值一提,还是他在故弄玄虚?
      
      没把心中所想表露在外,韩忠只是笑着道:“老朽观仙长气度非凡,不知是在何处修行呢?”
      
      “哦,我正准备前往长春观,投奔一位师叔。”都吃了人家的,甄琼自然老实作答。
      
      韩忠却露出了些讶然神色:“可是白玉山上的长春观?此山在安阳附近,老朽正是安阳人啊!”
      
      长春观也是老夫人常去的道观,可孝敬了不少钱呢。观里道人也炼丹,好在都是些益气养生的丹药,也请郭太医瞧过,并无大碍。若这道童真是长春观的人,也能多信两分。
      
      听他如此说,甄琼扭头瞧了瞧食肆外停着的车队,面上的笑容也亲切了几分:“果真是巧。”
      
      这车队不会都是面前这人的吧?要是能套套近乎,搭个车就好了!
      
      身为韩氏商行的大总管,行走了半辈子江湖,韩忠哪能看不出这小家伙心里在想什么,抚须笑道:“相逢便是缘分啊!若是仙长不嫌弃,可与老朽同行,也有个照应。”
      
      甄琼顿时大喜,连道:“不嫌弃,不嫌弃。”
      
      有这么答话的吗?韩忠嘴角抽了抽,维持住了面上笑容,信口道:“说来吾家老夫人,也是长春观的香客呢,供奉十数年了,极是心诚。这长春观最善丹法,不知仙长是否也习金丹大道?”
      
      听他这么说,甄琼哼了声:“金丹哪是大道,怕不是要吃死人。我学的可是造化大道,专研金石!”
      
      金丹不就是金石药吗?被这话弄得有点晕,韩忠还是听明白的一点,这道童不喜金丹术!如此一来,岂不是劝老夫人的最佳人选?
      
      他立刻恭维道:“仙长所言甚是!说来羞愧,吾家老夫人前些日子遇上了个野道人,被骗着要服丹,着实让人放心不下。不知仙长可否随老朽回府,劝上一劝……”
      
      啊?甄琼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送鸡肉、搭便车是因为这个。爱磕金丹的脑子都不大灵光,有啥好说的?还不如早点到长春观炼丹呢!可是要跟这老头一路走,省钱不说,肯定还能蹭吃蹭喝,又让他有些舍不得。
      
      见面前小道士面露犹疑之色,韩忠赶忙补了句:“若仙长肯去,老朽必奉上厚礼……”
      
      钱!甄琼眼睛都亮了:“举手之劳罢了,我定然好好劝劝老夫人!”
      
      肯去就好。韩忠也呵呵笑了起来:“那就有劳仙长了。”
      
      甭管他能不能劝动老夫人,只这一手点水成冰的妙法,就足以让老夫人信他。只要能拖上几天,等到小主人归来就好办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甄道长守则:威武铁定曲,富贵随便淫
    首日二更结束,刚开连载,暂定上午11:30更新吧。喜欢的别忘了加个收藏哦~
    还有谢谢大家的投喂和营养液,想了想这本就不列名单了,窝努力更新,以身为报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