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家疯人院》卞九欢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23 21:53: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深海明珠4 ...

  •   一无所有的骗子站在碎了的镜子前,穿上价格高昂的黑色大衣,正低头带他那枚价值连城的钻表。
      
      现在天然钻石绝迹很久了,这只表至少有百年的历史了,沈扶苏饿肚子的时候一度想把这块表换出去,可是以现在国家紧货币的速度,很快他就什么都买不到了。
      
      沈扶苏穿着得体之后看了一眼暗网,他的自动搜索系统替他找到一条合适的应聘消息,有关于那所海下监狱深海一号的建设,现在正在招人。
      
      深海一号是一所海下监狱,也是帝国守卫最严备的疯人院。
      
      沈扶苏嗤笑了一声,合上了电脑。
      
      他曾经参与深海一号的建设,当年水下建筑的压力就是由他解决的,他曾经是帝国最优秀的工程师之一,可是现在他却要做修缮工人的危险工作来获取工资。
      
      他还要养娃,不去。
      
      沈扶苏临出发前,走到沈澄屋子里去,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说道:“哥哥要出发了,好歹和我说一声再见吧?”
      
      沈澄蹲在墙角,闷闷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埋头抱着膝盖。
      
      自从那次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跟沈扶苏生闷气。
      
      他们两个是混血,但是明显弟弟身上父亲的血统更明显一点,他有立体的五官,才十四岁就已经长得很高了,一双美丽的蓝色眼睛里汪着委屈的眼泪,让沈扶苏看了很不忍心。
      
      沈扶苏说道:“哥哥不是都给你吃肉肉了吗?你这个小东西,吃肉的时候顾着高兴,吃完就翻脸不认人。”
      
      沈澄依旧不和他说话,抱着膝盖坐在屋子的角落里,鼓着腮帮子不吭声。
      
      沈扶苏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肉肉吃,听话。”
      
      他说完,转身就走了。
      
      身后响起沈澄委屈的声音:“你答应了的。”
      
      “你答应了永远不会骗我的。”
      
      沈扶苏的身子僵了一下,他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出门去了。
      
      沈扶苏一到餐厅门口就看见了坐在里面的尤利西斯,那家伙到得很早,正焦躁地坐在餐桌前等着他。
      
      他穿得很正式,比沈扶苏想象得还要正式得多,他那身修剪得体的西装让沈扶苏怀疑他不是来随便吃个晚餐,是来什么高级地点面试的。
      
      尤利西斯身材很好,一头褐色带金的短发让他看起来像只温顺的大型犬,周边好几个女人都都对他频送秋波,但是这家伙明显迟钝得可以,坐在那里只是不断看表。
      
      沈扶苏走到了他面前坐下,问道:“我们吃什么?”
      
      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尤利西斯,这家伙又带着那笨重的眼镜,看起来有点傻气。
      
      沈扶苏说道:“你的眼睛很漂亮,不戴眼镜会更好看。”
      
      对面的尤利西斯明显一愣,他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厚重的眼镜,有点怀疑地问道:“真的吗?”
      
      沈扶苏不由得笑了:“你还真是迟钝得可以啊,对自己的惊人魅力竟然一点都不知晓。”
      
      尤利西斯有点高兴。
      
      他甚至不敢太高兴。
      
      他很清楚卡斯有多傲慢,他极少称赞别人,而这次他竟然头一次夸了自己,尤利西斯甚至不敢高兴地太早,以至于最后发现这是个拙劣的玩笑。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雀跃。
      
      卡斯觉得他的眼睛很漂亮哎……
      
      他正在出神,对面的沈扶苏忽然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菜单,无奈地说道:“抱歉,我马上回来。”
      
      尤利西斯杀手的直觉一瞬间警钟长鸣,他很怕卡斯就这么走了,然后再也不回来。
      
      沈扶苏站在餐厅的窗前,接了电话,无奈地说道:“你不能乖乖在家吗?”
      
      电话那头的沈澄在哭,生气地说道:“你骗我!你说你要回来给我带肉肉吃的。”
      
      沈扶苏扶住了发痛的头,这孩子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十分钟就会回家,可是没等到他,就哭了。
      
      沈扶苏只好柔声哄弟弟道:“我没有骗你,我很快就回家了,等我好不好?”
      
      沈澄哭得都哽咽了:“不好!你不要我了!”
      
      沈扶苏说道:“不会呀,怎么会不要你呢,哥哥最喜欢阿澄了,阿澄听话好不好?”
      
      智力障碍的孩子心智永远无法成熟,停在最让人头疼的年纪,撒娇耍赖渴望被人爱,永远无法满足。
      
      尤利西斯的听力很好。
      
      即便是沈扶苏走得很远,他也能清楚地听见他说了什么。
      
      他刚因为沈扶苏夸了他一句而忍不住高兴,然而这种兴奋很快就被泼了一盆冷水,让他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他听得见他说的每一句话,用那种甜得发腻的声音,和情人一遍遍确认忠心,用柔软的声音呼唤着对方的名字,他听得无比清楚。
      
      阿澄。
      
      尤利西斯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
      
      这时,沈扶苏挂了电话,走了回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继续点菜。
      
      尤利西斯沉默不语,内心却在挣扎煎熬。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傲慢让他甚至想,他不要喜欢卡斯了,他喜欢卡斯本身就是对自己的羞辱,他甚至想直接起身离去,再也不见到他。
      
      可是他做不到。
      
      他是如此贪恋和卡斯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以至于他宁愿自己沉浸在对他无法遏制的杀人冲动里煎熬,他也要假装微笑着坐在这里。
      
      沈扶苏点完菜,问服务生道:“请问可以快一点吗?”
      
      尤利西斯佯装不知,用他熟练的愚钝的表情问道:“急着去做什么事吗?”
      
      沈扶苏匆匆点头,随口应付道:“家里有点急事。”
      
      尤利西斯在心里冷笑,是急着回去和情人私会吧。
      
      一分钟都等不及了呢。
      
      尤利西斯并不反驳,他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和沈扶苏说话。
      
      这场约会很奇怪。
      
      骗子头一遭说了实话,杀手表面平静,内心的嫉妒却不断膨胀,噬咬着他仅存的理智。
      
      他试图不去在意,可是他做不到。
      
      坐在另一头的沈扶苏沉默地听着尤利西斯的话,脸上的笑越来越挂不住。
      
      妈的,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什么叫“我们最近在忙一个量子项目,不过你现在这么忙,肯定没办法抽身参加吧?”或是“最近大学新捐了一个新设备,不过这种东西,入不了你这个大忙人的眼吧?”
      
      ???
      
      这家伙到底明里暗里想要讽刺什么?
      
      可把沈扶苏气坏了。
      
      沈扶苏扶着头,他也不知道尤利西斯针锋相对到底想干什么,只好讨好地说道:“我还挺感兴趣的。”
      
      尤利西斯仿佛身上有刺,立刻冷笑道:“是吗?你能抽出时间吗?家里的事情就够让你忙了吧?”
      
      沈扶苏:……
      
      他算是明白了,尤利西斯那儿是请他来吃饭的,他就是想炫耀一下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好打当年对手的脸。
      
      说什么“你走了之后我们的实验项目进展顺利,就算是没有你我们也做得很好,可惜你被项目挖走了,不然就可以一起看成果了”或者是“不过你这么忙的人还要兼顾家庭,你倒是很孝顺嘛”。
      
      ……
      
      他讽刺的语气都快溢出来了。
      
      这次是真的眼睛都绿了。
      
      沈扶苏不再回答他,默默低头吃饭,现在的餐厅大多被禁了,这里又贵的要死,不吃白不吃。
      
      尤利西斯那边还在滔滔不绝地说话,沈扶苏转过头,对路过的服务生说道:“帮我打包一份,谢谢。”
      
      尤利西斯猛地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的动作太大,险些掀翻了桌子,旁边好几桌都回过头来看他。
      
      他死死盯着沈扶苏,说道:“不许带,吃就在这吃,吃饱了再走。”
      
      沈扶苏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沈扶苏只好和他解释:“我家里……”
      
      尤利西斯冷笑一声:“家里?你和我一起吃顿饭这么难吗?还得时时刻刻想着家里的那位,你够用心啊。”
      
      沈扶苏:……
      
      这人有病吧。
      
      沈扶苏对服务生说道:“没事了,谢谢。”
      
      他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尤利西斯,无奈地说道:“你先坐下,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对不起,我和你道歉,可以了吗?”
      
      尤利西斯本来想说不可以,可是他说不出口。
      
      他只好难过地说:“好。”
      
      沈扶苏闷头继续吃饭,一心等着这次晚餐早点结束,以后天涯各一方,谁也别来膈应谁。
      
      尤利西斯又说:“那你吃饭的时候不许想家里。”
      
      沈扶苏:……
      
      妈的神经病。
      
      沈扶苏本来想直接掀桌子走了,可是他一抬头,发现尤利西斯正用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仿佛他说了这么多讨人厌的话,自己倒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沈扶苏哭笑不得,只好说道:“行,我答应你,现在可以吃饭了吗?”
      
      尤利西斯这才坐下。
      
      他这一闹,沈扶苏饭都吃不下了。
      
      他本来很喜欢尤利西斯,他觉得那家伙很可爱,可是这家伙自打上学的时候开始就不喜欢自己,一碰到他就跟身上长了刺儿似的到处扎人,比如他和别的同学一起走,尤利西斯非得过来把别人烦走了才罢休,导致沈扶苏的组队每次都被他搅黄。
      
      说真的,沈扶苏就是死活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尤利西斯,让他如此记恨自己,毕了业也不罢休。
      
      沈扶苏好不容易熬到晚餐结束。
      
      尤利西斯自从闹了那一次,骤然安静下去,一声也不吭了。
      
      沈扶苏见他饭吃得差不多了,找服务员要了一支笔,在餐巾上面潦草写了个号码,放在桌子上,说道:“以后有事找我。”
      
      他说完,直接站起身,连告别也没有就转身离去,在前台结了账,就此离去。
      
      尤利西斯愣住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哀求卡斯不要走,可是他的嗓子发不出声音。
      
      他匆忙站起了身,一把抓住了那个写着号码的餐巾,追了出去,一把抓住了沈扶苏的胳膊,急道:“卡斯……”
      
      沈扶苏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讽刺。
      
      他曾经迫切地想成为那群贵公子之中的一员,可是事实证实,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做不到。
      
      即便是他被学校开除了,辍学都一年多了,尤利西斯还要上赶着来向他炫耀。
      
      沈扶苏皱眉问道:“还有事吗?”
      
      尤利西斯愣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惹了卡斯生气,但是他现在来不及想。
      
      他缩回了手,说道:“好,那我给你打电话。”
      
      沈扶苏点点头,说道:“好,再见。”
      
      尤利西斯虽然要到了他的告别,可是心里依旧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
      
      他眼睁睁看着沈扶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不由得死死攥紧了手里写着号码的餐巾。
      
      不,他不能坐视卡斯再一次这么离开了。
      
      尤其是在知道他有多么迫切回到他情人身边之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