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家疯人院》卞九欢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23 21:52: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深海明珠2 ...

  •   
      沈扶苏想了想,觉得人不能太过分。
      
      按照骗子的惯例,只骗百分之十的定金,骗多了要天打雷劈的。
      
      于是,他在看到那行数字之后,很平静地退回给了对方百分之十的定金。
      
      店家:【尺寸挺好的,不用买香水了。】
      
      然后他就拉黑了那家伙,顺便清除了这个账号所有的消息。
      
      作为暗网上最厉害的骗子之一,沈扶苏很清楚自己树敌不少,但是他有自己的自信,只要他自己不犯错,任是谁也别想找到他的门前来。
      
      他在现实生活中是个没什么力量感的军校辍学生,可是一旦进入网络,他能从每一条细小的蛛丝马迹延伸到对方最致命的秘密心脏,甚至能篡改军方数据库,掌握导弹发射,甚至连帝国首相的厕所都能监视。
      
      但是那些行当过于危险,他还要养娃,付不起那些代价。
      
      沈扶苏头一遭觉得骗人还挺好玩的。
      
      这家伙大概刚忙着量尺寸,抬头一看发现对方竟然给他打了钱,而且账户忽然蒸发——大概很绝望吧。
      
      沈扶苏骗了这么多人,可是这么让他快乐的这家伙还是头一个。
      
      他都不敢想象,一个有原则、没感情的冷面杀手,在电脑前头自己专注量尺寸,等着给喜欢的人买香水的小样子。
      
      妈的傻逼起来都好可爱哦。
      
      沈扶苏甚至想见见这位刺客了。
      
      沈扶苏合上电脑,取了钱,确保对方无论用任何方式都找不到他的信息之后,走到阿澄屋子门口,说道:“走吧,带你出去吃饭。”
      
      沈澄立刻跳了起来,光着脚抱着他的小熊冲出了屋子,大眼睛里满是期待的光芒,问道:“我们去吃肉肉吗?”
      
      沈扶苏无奈地蹲了下来,拍拍他的腿,说道:“抬脚。”
      
      沈澄很听话地抬起一只脚,很勉强地维持着平衡,有点呆地站着。
      
      沈扶苏给他冰凉的脚丫套上绣着小鹿的毛线袜子,说道:“说了多少次,不许光着脚在地上走,怎么就是记不住?”
      
      沈澄有点怕的缩了缩脚,两只脚丫挤在一起,背着手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他一紧张就喜欢左脚踩右脚,仿佛脚丫都是愧疚的一部分,很委屈的样子。
      
      沈澄眼巴巴地看着给他穿袜子的沈扶苏,小声问道:“那还能吃肉肉吗?”
      
      沈扶苏哭笑不得,只好哄他道:“吃!”
      
      这小东西除了吃还能记住什么。
      
      沈澄一听还能吃肉,这才高兴起来,沈扶苏刚给他穿好袜子他就在屋子里一阵蹦跳,立刻穿了自己的外套飞奔到门口去,眼巴巴地等着沈扶苏带他出门吃肉。
      
      沈扶苏看了一眼逐渐黑下来的屋子,拉着沈澄出了门,走上了荒凉的大街。
      
      这一代的治安并不好,于此相对房价也会低很多。
      
      帝国在二十年前的灾难过后实行计划经济,各地物资都很紧缺,大部分情况下就算是有钱都买不到食物。
      
      不过这两年好多了,货币流通虽然被禁止了,但是以物易物还是能换到东西的。
      
      沈扶苏从黑网上骗到的钱是不能直接用的,他得先买可以用货币买的东西,然后在换成需要的东西。
      
      现在由于物资紧缺,食物都是分配品,国家禁止货币买卖,沈扶苏拿了钱,大多是换成一些药品,然后去和缺药的人交换食物。
      
      可是今天偏偏运气不好,他走了好几家屠户,都不缺药,导致他一块肉也没有换到。
      
      外面的天很冷,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沈澄的脸埋在他的黄色小格子围巾里,耳朵冻得红红的,还是固执地说:“要吃肉肉。”
      
      沈扶苏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关门的各大分配地点,无奈地拉住沈澄的手,问道:“不吃肉肉行不行?”
      
      沈澄嘟着嘴,不高兴地说道:“要吃肉肉。”
      
      还偏偏犟上了。
      
      极端秩序下的治安往往混乱,沈扶苏已经能看到房顶上来来往往的刺客了,他很清楚这些杀手的目标不是他自己,但是留在这里的危险还是很大。
      
      沈扶苏开始和固执的沈澄商量:“今天没有肉肉卖了,哥哥回去给你煮粥喝,还买了小苹果给你切着吃,好不好?”他说着,晃了晃手里丰收的袋子,征求着弟弟的意见。
      
      沈澄非但没有买账,反而站在路灯下面大叫一声:“我要吃肉肉!”
      
      沈扶苏立刻捂住了他的嘴。
      
      天已经完全黯了下来。
      
      果然,沈澄这声吼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只听见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救命!有人在吗,救命!!”
      
      沈扶苏一把拉过沈澄的手,压低了声音道:“快走,我们回家。”
      
      沈澄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死活站在原地不肯走,不仅不走,还一把甩开了沈扶苏的手,抱着膝盖蹲在了地上生闷气。
      
      他也不吭声,就闷声蹲在地上,沈扶苏就知道他不高兴了。
      
      沈扶苏不是圣人。
      
      他很清楚,这个时间段,如果有人被追杀,那对方多半是有枪的。
      
      就算是他想帮忙,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声尖叫响过之后就再无声息,应该是对方已经开枪了,枪上带着□□,连枪声都听不到。
      
      一个猫一般矫健灵活的身影从房顶一闪而过,消失了。
      
      沈扶苏知道这里越来越不安全,可是沈澄就赖在地上不走了,他不能给智力障碍的弟弟解释什么叫做暗杀,只能好言好语地哄他道:“哥哥带你去找肉肉好不好?”
      
      沈澄这才乖乖听话,牵着哥哥的手,小尾巴似的跟在后头,眼睛亮晶晶地全是期待。
      
      沈扶苏当了多年骗子,骗过很多无比精明的商人,都毫不愧疚,可是每次哄弟弟,就满心都是负罪感。
      
      他拉着沈澄还没来得及走两步,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喊:“卡斯?”
      
      沈扶苏身子一僵。
      
      不会吧,命这么糗,这种时候还能遇到大学同学。
      
      以沈扶苏的身份,他再优秀,也不陪进入帝国最著名的军校求学。
      
      可是他不甘心。
      
      于是他伪造了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父亲的名字给自己命名,改了个不伦不类的的“卡斯卡·佐罗”的假名,一度混进帝国最上流的学院。
      
      可惜天不如人愿,他还是被赶了出来。
      
      沈扶苏停下了脚步,看向身后从黑暗中走来的人。
      
      来人显然在打量自己,他走进了,沈扶苏竟然半晌没认出他来。
      
      对方身材高大,一双绿色的眼睛极为迷人,脸上带着点茫然的困惑,等沈扶苏回过头来,他这才放心地露出了笑容,高兴地说道:“真的是你啊!”
      
      沈扶苏瞅了半晌,直到他从怀里摸出个笨笨的黑框眼镜来戴上,这才认出来他。
      
      他大学时的学长,那帮家世显赫的富贵子弟之一,尤利西斯·斐尔。
      
      他的姓氏十分显赫,以至于很多人都不敢提起。
      
      不过他本人倒是个十足的书呆子,大学四年带着个笨重的黑框眼镜,四处奔波上各种课,人很和蔼热心,就是有点书呆子特有的迟钝。
      
      总而言之,是个可爱又愚钝的家伙。
      
      他大学四年一直带着那笨笨的眼镜,沈扶苏从来都没有发现,他竟然有一双早这么美丽的深绿色眼睛。
      
      他急忙对着沈扶苏伸出手,高兴地说道:“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在这里迷路了……”
      
      沈扶苏有点诧异:“迷路了?”
      
      尤利西斯点点头,茫然地说道:“对啊,我有夜盲症,一到晚上就看不清。刚才还有个人惨叫,我估计这片儿治安不是太好,可是我打了死胡同,绕进来就出不去了……”
      
      沈扶苏说道:“你是想打车吧?我带你去吧。”
      
      尤利西斯慌忙点头,救星似的抓住了他,得救似的说道:“好啊。”
      
      沈扶苏虽然给他带路,头皮却是一阵发麻。
      
      他希望尤利西斯不要提起他退学的事情。
      
      当初他的假身份暴露,大学的校长爱惜他的能力,给了他一个选择。
      
      要么主动退学,大学对外宣称他被人挖走,有了大好前程;要么被学校开除,身败名裂,那个他亲手造出来的幻影,彻底破灭无形。
      
      沈扶苏选择了主动退学。
      
      他是个骗子。
      
      骗子要始终如一。
      
      然而,虽然他这样自我安慰,他自己心里却清楚地很。
      
      他不想承认,自己是如此憎恨自己,以至于迷醉于伪装成别人。
      
      然而,尤利西斯却偏偏不识相地问道:“对啦,你被挖走以后去哪里了,怎么都不和我们说一声,你也太无情了吧?”
      
      沈扶苏正愁想不出回答,忽然有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他可算是有了逃脱的理由,慌忙道:“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好像是指甲挠墙的声音?”
      
      尤利西斯愚钝的脸上浮现出呆呆的神情来,他侧耳听了听,茫然摇了摇头。
      
      沈扶苏说道:“那应该是我听错了。”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两个人面前的路口。
      
      沈扶苏说道:“到了,你快走吧,这片不好打车。”
      
      尤利西斯犹自热切地问他道:“那你住在哪里呀?我下次还来见你吧,好久不见了,我们聚聚。”
      
      沈扶苏本来想拒绝,可是这位学长是出了名的固执,他又不想把他带到自己破旧的家里去,只好说道:“那我们约个地点下周再见吧。”
      
      他想了想,和尤利西斯约了时间和地点,目送着他上了车,这才转身离去。
      
      他走出去老远,尤利西斯还热切地跟他挥手:“那周末见啊!我们去吃你喜欢吃的菜!”
      
      沈扶苏无奈地笑着回身和他挥手:“好!”
      
      尤利西斯站在路边,目送着他消失在视线的尽头,这才打开车门,上了车。
      
      车的后座一片黑暗。
      
      司机回头问道:“先生,去哪里?”
      
      尤利西斯沉默地摘下了笨重的黑框眼镜,在黑暗的车厢里露出那双宝石般美丽的绿色眼睛来。
      
      那双宛如装着毒酒的翡翠杯,阴暗的同时却闪烁着。
      
      尤利西斯从容地戴上了白色的手套,西装袖子里滑出了冰冷的手|枪。
      
      金属的锋芒隐藏于黑暗,冷厉的色泽沉溺于死寂。
      
      尤利西斯无比熟练地在黑暗的地带安装上了消声器,脸上应和的笑意消失不见,冷酷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一直向前开。”
      
      司机不解地问道:“开到哪里呢?”
      
      尤利西斯说道:“向着前面,慢点开。”
      
      枪|口抵在驾驶员的后座上,尤利西斯熟练地找到了对方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然后,无声地上了膛。
      
      不能让人看见他来过这里。
      
      但是……那个人除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