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顶楼的工作量确实比秘书处大了不少,每个人都会加班。但夏绵发现不加班的只有她自己。这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就主动去找了程齐。
      
      “程特助,我手上的工作结束了。”夏绵站在程齐桌子前。
      
      “今天很顺啊。”忙碌的程齐分了点精力,抬头夸了一句。
      “还有事?”半天程齐再次抬头,看到夏绵仍然现在那里,一直盯着他。
      
      “我在等你分配新工作。”
      夏绵有种错觉,自己不是来做助理的,是来当老佛爷的。每天定量工作,正点下班。上班还能蹭老板的车,午餐晚饭还能蹭饭,这哪是来分担顶楼繁重的,分明是来顶楼享福。
      
      新工作?谁敢!
      程齐已经被正式通知了夏绵的身体状况,下令他不许毫无人性地压榨孕妇。不然,非洲美洲大洋洲任他选一个。他还想多点时间盯着他家瑶瑶,哪能去触良心缺失的老板的霉头。
      
      “刚刚靳总说要去顾氏,这是资料,你先回去看看。”程齐随手抽出一个文件夹,递过去,打发了她,“顾氏的信息我发到你邮件了。”
      “回去自己那坐着看,我这忙着呢。”
      
      夏绵觉得自己是被撵回去的,不过好在拿到了工作,不用当个混吃等死的闲人了。
      她这种“养尊处优”的状态也就是在顶楼这样只有男员工的地方才不被嫉妒,若是换回秘书处,那满屋子的嫉妒心加仇视眼就能把她活剥了。
      
      夏绵边走边翻着文件夹,里面夹着一张说明,记录着合同的要点,注意事项,甚至连以往类似合作的年份和项目编号都有据可查。
      “这个程特助,还真是个细心的人。”她莞尔,莫瑶瑶的眼光着实不错。
      
      夏绵低头走路,没看到靳祁扬正挡在路中。当她碰到前方的温暖布料时,才抬头看到。
      “靳总怎么站在这里?”
      
      “待会儿要去顾氏,程齐通知你了吧。”靳祁扬不会告诉她,是因为在办公室里没看到她人,所以才出来瞧一眼。
      
      夏绵举着手里的文件夹,微微一笑,“已经拿到了。”
      
      顾氏的合作是早就定好的,但过程还是要走,所以到会场时,只能让夏绵上台了。
      
      从顾氏离开,夏绵坐在车上终于松了口气。
      
      “今天表现不错。”靳祁扬由衷夸了一句,看到她深深呼气,特别想伸手摸摸她的头顶。好在他自控力强,不然今后就难用同样借口把人带出来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跟着出来洽谈了,但这是第一次由她上去演讲,还是在拿到文件三个小时内。
      
      “都是程特助资料给的详细,准备充足而已。”夏绵其实很紧张,但还是谦虚地没有随便领功。她只是照本宣科,充其量就是上抬练练胆色而已。
      
      然而夏绵虚心的实话,引起某人的小心眼。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夸赞程齐的话了,靳祁扬突然觉得刺耳心塞。
      
      “你很欣赏他?”声音不如刚刚那样温和了,只是夏绵正低头看着自己刚刚上台前写的东西,完全没注意到。
      
      “工作细心,待人诚挚,很好的人吧。”关键还是闺蜜男朋友,自然要帮着在闺蜜哥哥面前美言几句了。
      
      谁让自古妹控多呢,眼前这个万一也是呢。
      
      “靳总,您怎么了?”
      
      他不会真是吧。她就赞了两句话,脸就黑了?
      
      夏绵在心里为莫瑶瑶程齐点了根很粗很粗的蜡。摊上这样的哥哥,只能祝福程特助顺利过五关斩六将……哥了。
      
      “没什么,先送你回家。”
      
      “靳总,不用了。”夏绵合上资料,“我和同学约好了。”
      
      “嗯。”和谁?那天的那个男的?
      
      开车的张奕听这“嗯”就知道大少爷他很不爽,可这位夏助理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急得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都紧了。
      
      “夏助理,那你要去哪里见同学,我顺路送你过去。”张奕没忍住开了口,就差问夏绵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了。
      
      “不用啦,直接回公司就行。”
      
      ……张奕毕竟只是司机,不好问得太直接。侧头看着靳祁扬正生闷气一般扭头,只得叹气。
      
      他愁,这么矜持的大少爷,何时才能追到夏助理啊。
      
      一路上靳祁扬都绷着脸,下车时也没等人,直接走向电梯口。
      
      “额,我先走了,张哥明天见。”夏绵也发现靳祁扬不高兴,可她一个职员而已管不太多,只要做好本职工作,老板的心情,不在她的关注范围。
      
      夏绵很快跟上靳祁扬的步伐,一起走进电梯。
      
      靳祁扬看着夏绵跟上来,又伸手按下顶楼的数字,心情似乎比刚刚好了那么一点。
      
      原来他还是第一位的。
      
      “不是要去约会?”约会也只能排第二。
      
      有约和约会,好像不一样吧。夏绵抬眼看看他,有收回视线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指了指表盘的指针:“没到下班时间,我还有写工作要做。”
      
      靳祁扬舌头抵着上颚,看着前面婀娜的身姿,不自禁问:“约在哪里?”
      
      “嗯?”夏绵双手抱着文件,侧头看他,“您说什么?”
      
      她确实没听清,刚刚脑袋里正盘算一会儿要做的事。
      
      靳祁扬撩起眼,盯着她。
      
      那深邃眼底的暗光让夏绵心惊,觉得自己做做了什么无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靳总……?”夏绵微信声响起,不过因为是工作时间,她没有看。
      
      “怎么不看电话。”
      
      又是这眼神,夏绵这次聪明地低头不看了。
      
      然而这样的低头,在某人心里就像心虚一样。
      
      电梯门开了后,大步流星地走出去,沿路上的花叶都像被风扫过一样,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夏绵,怎么了?”程齐听着沉重脚步声,就知道他家上司极度不爽。
      
      夏绵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老板心海底针,她还是回去工作为妙。
      
      办公室落地钟的刚好走到6,随之而来的便是6下敲钟声。
      
      因为是周五,大家已经把手里工作完成了,周末双休不用加班,都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要去哪里放松。
      
      换工作两周了,夏绵虽然常常陪着外出,但和新同事也熟悉不少。有人提议夏绵加入,毕竟他们也不去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是找地方吃吃饭,聊聊天,到点了就回家。
      
      “下周可以嘛。”夏绵表示第一次被邀约就不去,不太好意思,“今晚是上周约好的,我下周一定把时间留出来。”
      
      因为是刚刚才告知的,同事们也理解人家会有安排,大家便约好了下周末顶层聚餐的活动后,纷纷下班。
      
      夏绵和人约的是七点在隔壁街的火锅店,时间还早,就没有急着下楼,而是去洗手间梳理。
      
      因为怀孕,她没有在脸上化浓妆,只淡淡的擦了一点提亮肤色的隔离,又涂了孕妇可用的唇膏。整个人看上去粉粉嫩嫩,完全不见苍白起色。
      
      不得不承认,最近她一直陪着老板外出,几乎是一天两顿在外面吃。而靳祁扬的饮食上十分讲究,每天荤素搭配,口味适宜。才不到半月,她都觉得自己圆了一圈。
      
      好在她之前太瘦了,医生说她有些营养不良,这么一补倒是把稀缺的那几样都补上来了。最近连贫血的老毛病都没再犯过。
      
      看着镜中的自己,夏绵冲着镜子满意地笑了,应该会越来越好的。
      
      只是她的笑容在推开洗手间门后,略略僵住了。
      “你还没走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您的短短来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