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夏绵能约的人并不多,今天约的这位是她从小到大唯一能放心的朋友了。她今天就是有很重要的事找他商量。
      
      这是最近很火的一家火锅店,店内天天爆满,她是提前很久才订到的位置。幸好她来得早,服务生帮她选了一处相对僻静的位置。
      
      这位置是情侣卡座,高高的沙发椅背能隔开前后人的视线,若是说话声音不大,别人也是难听清的。
      
      “亲爱的,你来的好早。”来人是个混血帅哥,立体五官,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像是会勾人一样。
      一进门就勾起了好多双眼睛,就连高高的椅背都阻挡不了火热的视线。
      
      “你就不能带上墨镜和口罩再进来?”夏绵看着周围的一双双眼睛,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这人怎么就不知道低调为何物呢。
      她着实不想被迫成为焦点,尤其是极其重要事情的时候,恨不得出去买个口罩把他脸蒙起来。
      
      “天气这么热,何必委屈自己。”那人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我是来吃火锅的,戴口罩怎么吃。”
      
      “低调些会热死吗?”夏绵腹诽,但也没再说什么。
      
      “算了算了,快来尝尝你最爱的火锅。”夏绵把筷子递给他,已经放弃跟他讲道理了,“这里很难订的,幸亏你半个月前就说要回来,不然根本订不到。”
      
      “我在网上看到过这家,据说超级好吃。但,怎么是鸳鸯锅?”帅哥坐下后,不解地盯着那一半的乳白色的汤汁“你不是说吃火锅就要麻辣的?怎么点清汤了?”
      
      虽然他是这么说,可却没见他停下筷子,转眼间一盘子手切羊肉分别进了两个锅底。
      
      “景书,我暂时不能吃辣了。”夏绵放在膝盖上,已经握成拳的手,慢慢松开了。他是景书,她最好的朋友啊,是可以把所有秘密都说给他听的人啊。
      
      “不能吃?”景书修长的手指和辣锅里的一根苕粉作斗争,“拉倒!你满嘴是水泡的时候,也没见你少吃。”
      
      因为工作关系,景书常年在美国,他们并不经常见面。但他每三四个月就要回到这里的分公司视察,顺便……吃火锅。
      
      “这次不一样。”夏绵放下筷子,咬着嘴唇,“我怀孕了。”
      
      啪嗒。
      
      景书的筷子掉了,一根进了锅里,一根掉在理石桌面后滚到地上。
      
      “你说你怎么了?”一双桃花眼惊到要掉下。
      
      “小点声。”夏绵抽了纸巾给他擦掉手上沾到的油,小声嘟囔,“别让人听到了。”
      
      “解释!”景书那流连花丛的桃花眼此刻成了两只泛蓝的探照灯,深邃还可怕,“不说清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就是……”夏绵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把那件事说了。
      
      听完,景书气得连饭都吃不下,恨铁不成钢地戳着夏绵的脑门,“你是不是傻,蠢死你算了。”
      “就你家的那些人,你理他们做什么!”
      “你说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对对对,我笨,我傻,我没脑子,我这不是来找你商量么。”夏绵讨好地给他重新递上筷子。
      
      “你想生下孩子?”不然还能跟他商量?早就自己处理掉,瞒天过海,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他。
      
      “好歹是条命啊。”夏绵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堕胎对身体不好,你说对吧。”
      
      “你!”景书还想摔筷子,可看到她那要哭不哭的眼,气又不打一处来,“你就吃定我拿你没辙是吧。”
      就是没辙啊,从认识那天就这样了。他当她是亲妹妹,凡事都由着她。
      
      “帮帮忙嘛,你可是宝宝干爹啊。”夏绵不是个会撒娇的,从来不懂得讨好谁。不然在家时,也不会那么难熬了。而她生平最敢表现软弱,最能放下心防,就是在景书面前了。
      “你不会舍得你干儿子或干女儿就这么没了吧。”
      
      景书既然知道她的想法,也就不会逼迫她做什么。她想留下,他帮忙就是了。再说,当个干爹,也是不错的。到时候抱回老宅,就当亲的养着好了。
      
      夏绵看到他多云转晴的脸,赶紧夹了一块涮好的羊肉,“来,您老最爱的羊肉。”
      
      因为景书只吃辣,所以夏绵的筷子上沾了红油。
      景书叫来服务生把夏绵的筷子换了,“沾到辣汤的筷子,怎么能给我家孩子用。”
      
      接下来就像从没提过这事一般,两个人该吃吃,该喝喝。肉足饭饱后,景书开车把夏绵送回去,一个人回到酒店。
      
      而一路上,他们都处在心情愉悦中,聊着最近几个月遇上的事,谁也没注意后面有辆一直跟着他们的车。
      
      靳祁扬从公司洗手间看到她是化了淡妆离开后,拿着车钥匙便跟了过去。
      
      夏绵和那人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时,他一个人在马路对面,一直看着里面。
      
      看着他们的熟稔,亲昵,甚至打情骂俏。又亲眼看着夏绵坐进那人的车回家。而那男的,只送到小区外就离开了。
      
      他站在楼下,等着夏绵卧室灯亮起,才开车从狭窄的街道驶离。
      
      ·
      
      靳祁扬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消毒水味道,眉头紧皱:“你怎么又来了。”
      
      “我今天两台手术,下班才看到你发信息了。”
      靳楚扬刚从客房的浴室里出来,身上虽裹着浴巾,可头发还滴着水。
      
      “别滴在地毯上。”靳祁扬扯开领带,直接仰在沙发上,整个人处在一种疲惫状态。
      
      “你今天找我,是不是为了那个女的?”靳楚扬习惯他哥的冷淡,主动坐到对面,边擦边问:
      “哥,你心情不好。”
      虽说他哥一年365天会笑的日子用手指头都能数过来,可也不至于阴郁成这样。活像放高利贷的,收不回钱了。
      
      “她好像有男朋友了。”靳祁扬的声音极度低沉。
      
      “不可能吧,千霖查的那份资料我看了,那姑娘和你一样母胎solo。”靳楚扬和路千霖性子相似,最能玩到一起。他哥让查的事,早就备了一份给他看了。
      
      “我今天看到了。”靳祁扬茫然地看着墙上的画,“她和一个男的在吃火锅,很开心。”
      
      话语中不经意流露的委屈,他自己全然无察,可靳楚扬发觉了。
      但他哥这种毫无经验的冰块人,会在短时间动心?如果是真的,或许也不错。
      “哥,你喜欢上那姑娘了?”小心翼翼地试探。
      
      “她有我的孩子。”靳祁扬僵硬地看着自己弟弟,一字一句地强调。
      貌似不想多言语,突然站起来,准备回房间。
      
      而靳楚扬不死心地有问了一句:“就只是这样?”
      “为了孩子去接受孩子妈?”
      
      前面的人挺住脚步,扭头瞥了一眼,好像在说:不然呢?
      
      # #
      
      靳祁扬夜里睡不着,一大早就被扔在客厅的电话铃声吵醒。
      
      “什么事?”睡不够的人心情都是烦躁的。
      
      “哥,我刚刚看到你家姑娘和别的男人跑了。”靳楚扬今天值班,早早就到医院了。下楼找产科主任会诊时,刚好看到夏绵和一个男人在产科外面排队。
      
      悄悄看去,这姑娘比照片漂亮多了,难怪他哥把持不住了。可那男的实在碍眼,他未来嫂子,怎能被人觊觎。
      
      “说人话。”靳祁扬头晕得很,若不是他在说夏绵,早就扔了电话了。
      
      “就是那个夏绵和一个男人来我们医院了,正在妇产科。”
      
      “不关我事。”昨天和野男人吃饭,今天一块去医院,她就这么迫不及待!
      靳祁扬原本烦躁的心,更躁了。
      
      他这话让外人听了,意思就是他不在乎。可靳楚扬听了,自动转化成醋意和嫉妒。
      
      自认为是在情场无往不利的人,再下了一剂猛药,想逼电话那头的人承认:“哥,你就不怕有人想给你孩子当爹?又或者不让你当爹?”
      
      “你给我盯好了,我现在过去。”
      
      听着电话断掉,靳楚扬笑得爽快,他那个无欲无求的哥哥终于拾起了人间的七情六欲。
      
      未来,应该很精彩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困哦,今天的粗粗来了。
    请叫我:粗长君。
    景小书:别怕,跟哥回家,哥帮你养着。
    靳·大醋桶·扬:麻烦你离我女人和娃远一点,最好见面就能主动圆润地走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