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二章
      
      如果谈到太子与太子妃,整个鎏国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二十年前的天和八年,发生了著名的“丙申国难”。天和八年,玺国兵临城下,大将军即皇帝的胞弟千余瑱奋勇抗敌,于天和九年在京郊与玺国大军恶战一场,歼灭玺国来犯大军同时自己也与其同归于尽。而皇帝千余琛早带领护卫以及后宫妃嫔南下。在战乱中,六皇子出生于田间小路,遂德妃将其取名为千陌。国难后,除了早夭的大皇子以外的二三四五皇子全部死于逃亡途中。皇帝回京,改国号为承天,承天元年,未满一岁的六皇子在众多参本中被封太子。随后又有皇子相继出生,而七皇子早夭,现在京城中就剩下太子千陌、八皇子千阳九皇子千陵。
      而太子妃,是弋府二小姐。弋府人丁单薄,只有两个女儿,听闻弋夫人生下二位女儿后归西,而弋府大小姐自幼身体不适,因此弋二小姐是弋府的掌府人。而弋二小姐除此之外在京城的名号也是响当当。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武功也榜上有名,但是没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而前一阵子京城的圣苍节弋二小姐也一举夺得头筹,因此京城有诗云:“期年黔首盼圣苍,谁料及笄露锋芒。响彻京城谁不知,弋家有女唤未央。”
      
      弋未央此时坐在轿子里,脸上笑意全无,她从未见过太子,亦如太子从未见过她一样。她轻叹一声,早知不在圣苍节上大显身手了。本是路过,听闻有一幅画需要赋诗,她一时玩心大起,没想到却得了头筹。后来才知道,这是圣苍节的活动,即平民百姓不用科举,也可以入朝为官的节日活动。而皇上知道夺得头筹的是弋家女儿后,便一道圣旨赐婚,二人就这么联了姻。
      想着想着,她又想到了父亲弋汀。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弋汀本是兵部尚书,丙申国难时,他丝毫不退,坚守京城,国难之后,皇上封赏弋汀为御前将军,时伴君侧。
      想到皇帝她又不由得一阵叹气,她没看懂皇上的意图,这让她倒是有些为难。思来想去,她觉得自己对朝堂知之甚少,还是等进了宫再说吧。
      她突然想起师父给她的信,急忙拿起看了。
      
      到了宫门外,仪仗停止,众人下马步入宫门。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了。弋未央在流暖以及流染的搀扶下下了轿,走到太子旁。太子准备牵过弋未央的手准备进章华宫。
      弋未央感觉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她刚想要挣脱,但是却被拽的紧紧的,她当下明白,随着千陌的步伐一起走了起来。
      弋未央任由千陌把自己领进宫中,到了正中央,千陌跪下,弋未央接着跪下。
      二人听内监指挥完成了行礼,伴随着“礼成”两个字,弋未央只听千陌说“君墨君安,把太子妃送到东宫去。”
      “是,太子殿下。”
      就这样,弋未央又上了轿。来到了东宫。
      等到一切都安顿好,弋未央坐到了喜床上。
      这里很安静,听不见外面的吵闹的声音。她静静坐着,等待时间的流逝,盘算着怎么和千陌谈谈。
      
      吱呀一声,弋未央听见门开了,脚步声由远及近过来了。然后便毫无动静。
      良久,弋未央也没见太子来掀盖头,便自己取了下来。随后,她见到了千陌。
      不得不说千陌是个美男子,他五官立体,棱角分明,英俊中透露着慵懒,慵懒中夹杂着潇洒,看起来倒不像宫中长大的,倒像一个执剑天涯的江湖中人。千陌斜斜地坐在榻上,嘴角一挑:“看够本太子了没有?太子妃这么迫不及待吗,都不用本太子亲自动手,就掀了盖头?”
      弋未央很冷静地说“太子殿下,这桩婚事你不情我不愿,我们何必在这虚与委蛇呢?我们痛快一些,有话直接说。”
      “在鎏国,你是第一个,”说着,千陌欺身到弋未央身边,“敢与本太子这么说话的人。”
      “荣幸之极。”弋未央波澜不惊。
      碰了个软钉子,千陌也不恼。他皱了皱眉,“既然荣幸之极,那此刻良辰美景,洞房花烛,是不是你我应该发生点什么?”说着开始解自己的绶带。
      弋未央起身道“请太子殿下放尊重些。你我都知道这一场婚姻疑点诸多...”
      “疑点诸多和我也没关系,我只要知道,现在,此刻,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太子妃,我为何不可与你共度良宵?”
      “不如这样,太子殿下,你我做个交易怎么样?”弋未央改变了思路。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做交易呢?”
      “我助你扳倒八皇子,届时你放我离开,如何啊?”
      “话凭空讲,我又怎么能相信你?”
      “据我所知,目前朝堂上对你威胁最大的就是八皇子。”
      “这你还用说?”
      “虽说你本身立场不愿结党营私,但是八皇子却在朝中有一批忠实的拥护者。”弋未央笃定地说。
      “自古王朝衰败大多源于党争。”
      “老皇帝却想让你和八皇子相互制衡。近来八皇子一派声势压过了太子,所以...”
      “你接着说。”千陌纵然明白但仍想接着听听弋未央怎么说的。
      “太子殿下明显听懂了我的话,为何还要我接着说呢?”弋未央浅浅一笑。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
      “太子的一些事迹,我也有所耳闻,八皇子的做派我也是稍微了解。我师出玉衡山世亭公子,不知这个能否成为太子相信我的筹码?”
      “世亭公子大名鼎鼎,怎会教出你这样的顽徒?”千陌轻笑。
      “太子殿下你除了我,目前别无选择,你一人胜算不大,但你我二人,肯定成事。”
      “好。君子一言。”千陌点了点头。
      “驷马难追。”弋未央接上了下句。
      “不过你既然嫁进我东宫,便是我东宫的一份子了,东宫的人和事,你自是可以随意调配。”说完走出内室。
      弋未央松了一口气,这关总算是过去了。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吧。
      
      第二天天微亮,弋未央就醒了,她坐起身,准备下床唤流暖。
      她走出内室发现千陌并不在外室,她皱了皱眉,听见了外面舞剑的声音。
      “什么时候这么不机警了呢”弋未央自言自语,而后打开门,看到千陌在院子里翻飞着。
      千陌一身雪白中衣,墨般长发随着身形飞舞。他的舞剑潇洒自如,行云流水,伴着微白的天空,似云卷云舒。弋未央就这么倚在门口看着。
      千陌则是透过剑上的影子看到了晨起的弋未央,于昨日不同,她不施粉黛,倚门侧目,秀发如瀑,衬的肤色越发白皙,眉眼间透出沉着与冷静,这让千陌一个恍神,随即脚步慢了一下,接着就传来弋未央的噗嗤一笑。
      千陌停下手中的剑,转身面向她,“你笑什么?”
      “无事,你接着舞就是。”
      “今日要朝服行礼,一会我让人把朝服递进来,穿戴整齐后进宫用早膳。”说完转身离开了院子,
      应下之后,弋未央唤了流暖流染,帮她梳妆。
      
      梳妆好弋未央随着千陌出了东宫,前往御天殿叩拜皇上。
      千陌和弋未央三跪九叩后起身,皇上问:“太子妃昨日在宫中歇的怎样?”
      “回皇上的话...”
      “哎,这就见外了,叫父皇吧。”
      “是,父皇,儿臣昨日休息的甚好,太子殿下也十分体贴儿臣,何况东宫设施齐全,比弋府好上许多。”弋未央浅笑回答。
      “哈哈哈哈,那就好,朕还怕你不习惯,朕怎么向你父亲交代。”
      “既然已经嫁给太子殿下,那便是出嫁从夫了,父皇快别取笑儿臣了。”弋未央一边看着千陌一边说了出来。
      “好好好,朕不知你喜欢什么,便叫内廷司随意弄了些女孩子用的小玩意,高公公,呈上来。”
      “多谢父皇厚爱。”弋未央一拜。
      只见高公公端了一个箱子,递了过来,弋未央让流暖接下收好。
      “你们女孩子的小玩意,朕不懂,随意几个小东西,算不上厚爱。你们呢,就抓紧时间赶紧给大鎏开枝散叶就行。”皇上挥挥手说到。
      “父皇可别再打趣阿央了,孩子嘛,顺其自然,我们会尽力的。”千陌开口道。
      听到“阿央”两个字弋未央不禁打了一个小寒颤,真受不了。
      “好好好,不说了,朕不说了。还有,你大婚,朕准你三日不早朝。”
      “是父皇,儿臣总想着可以偷会懒呢,可多谢父皇了。”
      “对了,父皇,这是儿臣准备给您的礼物,礼物略薄,万望父皇不嫌弃就好。”弋未央说着,让流染拿出一个盒子。“父皇,里面是玉衡山的千年灵芝,保健养身倒是极好的。”
      “你有这份心意,朕也是高兴的。时候不早了,那朕不多留你们了,去给皇后和你母妃请安去吧。”
      “那儿臣先告退了。”
      “去吧去吧。”
      “是,父皇。”二人跪拜后离开了。
      出了御天殿,千陌对着弋未央说“你自己说的出嫁从夫,怎么昨晚不从了我。”
      弋未央没理他,仍旧跟在他身边走。
      “哎,你为何不承认了呢,刚说的话就不认了。”
      “太子殿下,我们有约定的,请遵守您的约定好吗?”
      “没趣。”
      

  •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发文都得重新打开才能更新 不开心 一会还有一章 希望大家喜欢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