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一章
      
      承天二十年五月十八日,宜嫁娶,出行,开光,订盟。
      丑时三刻熟睡的弋未央就被流暖叫了起来。
      “二小姐,二小姐,起来了。”弋未央慢慢嗯了一声,慢慢坐起来,”再有两刻钟全福夫人就要到了,文嬷嬷派人传话说大小姐已经起身了,准备妥当后就要前 往您这添妆了。”
      听到这,弋未央猛地想起来自己今天要嫁人了。
      她拿起自己昨晚放在床头的素白色中衣,流暖见状忙道“二小姐,今日您成婚,不能再穿素色了,今日就让流暖给二小姐更衣吧。”说着,拿起红色中衣。
      “无碍,流暖你先去帮我打盆水吧,衣服我自己来。”
      “是,二小姐。”
      弋未央慢吞吞穿上红色中衣,坐到梳妆镜前,此时的流暖和流染已经帮她准备好了温水以及汗巾,帮她净面。
      待她略梳洗好之后,外面响起敲门声:“二小姐,全福夫人到了。”
      “流染,快去请进来。”
      “是,二小姐。”
      流染走到门前,拉开屋门,恭敬地迎了全福夫人进门。
      “老奴参见二小姐。”全福夫人恭敬的请礼。
      “夫人不必多礼,倒是劳烦夫人了。”
      “二小姐哪里的话,能伺候二小姐是老奴的荣幸。”说着又请了一次礼,“二小姐可是准备好了,那老奴就给二小姐上妆了。”
      “多谢全福夫人了。”
      “二小姐客气了。”
      说话间全福夫人便走到了弋未央身前,开始帮助弋未央上妆。
      “年轻的底子是真好,二小姐,那老奴就不给您化浓妆了。”
      “也好,反正我素日里也不施粉黛。”
      全福夫人上好妆后,首先给弋未央戴上了九翚四凤凤冠,而后帮助弋未央穿上内廷司加班加点制作的嫁衣,此嫁衣肩领饰以如意纹,边缘施金纹,腰胯处有凤凰两条相对,下饰红纹鹌鹑等禽鸟,加以金绣荷花牡丹等花,色彩丰富而分明,繁杂而不杂乱。穿戴好后,再戴上霞帔,宽三尺二分,长五尺七寸,上绣蹙金绣云霞凤纹,绕过脖颈披挂在胸前,下端垂有镶金玉石。
      过程中弋未央一言不发,没有丝毫表情,仿佛嫁的不是她一样。
      穿戴好后,全福夫人拿出婚鞋,以红绸做鞋面,上绣双凤牡丹,鞋底面绣双喜字样,全福夫人说“二小姐,穿上这鞋,便不能随意走动了。”
      弋未央点点头。
      正穿着,敲门声响起,“二小姐,大小姐到了。”
      “流染,快请姐姐进来。”
      “是,二小姐。”
      
      此时的东宫里,太子千陌红冠红袍穿戴完整,袍上的蟒蛇纹与麒麟纹无不彰显着他的地位。而东宫里已是一片红色。
      “太子殿下,该去章华宫里了,皇上与皇后娘娘、德妃娘娘已经动身出发了。”
      “好吧,君墨君安,走了。”
      到了章华宫,皇上与皇后德妃已经坐稳,千陌进去,而后跪拜三人。对皇上皇后行完三跪九叩之礼后,接着对德妃行二跪六叩后方起身。
      “太子今日成婚后便另立府邸了是大人了,以后要更加沉稳才是。”皇后率先开口。
      “谢皇后娘娘提点,千陌知道了,日后定当会注意言行举止的。”千陌拱手道。
      “太子啊,朕倒是希望你早日为皇家开枝散叶啊。”皇上笑着开口。
      “儿臣会的,请父皇放心。”
      “时候也不早了,太子快去接弋家的姑娘吧,别误了吉时。”皇后开口了。
      “太子殿下,预备的红绸围六十四台彩轿已经在宫外了,内务总管率领属官一百八十人以及护军参领率护军二百人都已经准备好了。”皇上身边的太监高公公开口了。
      “父皇母后母妃,那儿臣就出宫了。”千陌又一拱手。
      
      弋府,弋长乐身后跟着文嬷嬷和思悠,三人径直走进来,来到弋未央身前。
      “未央,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按理新娘子穿戴整齐后应把母亲请进来,可是母亲早逝,文嬷嬷作为从小伺候母亲的人,与你我情谊也深厚,且从小看你我长大,今日就让文嬷嬷代替母亲送你出嫁吧。”
      “姐姐,这桩婚姻婚约...”还未说完,弋长乐便使了个眼色,弋未央见状立刻说“我想和姐姐聊两句私话,你们都先下去吧。”
      “姐妹情深,老奴也真是羡慕呢。”说完全福夫人欠身请礼,退出去了。
      “未央,你要知道,圣命不可违,圣旨已下,你怎么能违背何况父亲在朝中身居高位,你自小就通透,你肯定明白皇上的意思。”弋长乐说着坐到了弋未央身边。
      “其实我不明白,是既然父亲已经伴君侧,为何还要我进宫嫁给太子,这样权利岂不是都落到弋家手里了吗?这究竟是什么意图呢?”
      “我也不看不懂皇帝的意图,但是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懂与不懂你都只能接受了。旁人都羡我们弋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我却知道这一入宫门深似海,圣命难为,圣意难测啊。如若我这身子骨争气,道也能替你去了,可我们都身在这局中,都是身不由己啊。”弋长乐拽过弋未央的手,轻轻拍了拍。
      “姐姐,我明白。但是母亲不在,父亲又是长伴君侧,未央有的,只有姐姐你了。何况姐姐你身体不好,我进宫以后...”弋未央从小性子刚强,可此时心中竟然酸涩起来,眼角竟也有些微微泛红。
      “我何尝不是只有你呢。未央,别哭,不论怎么说,这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你要好好行完才是。”说着摸了摸弋未央的脸颊,“何况师兄来信时说了,师父明日便出关,出关之后便来这鎏金城接我去玉衡山,你大可不必担心。”
      “姐姐...”弋未央话还未说完,门外便响起“大小姐,二小姐,宫里的催妆礼到了。”
      “好了,我的好妹妹,姐姐知道你舍不得,但是姐姐也同时相信你能在东宫安然无恙,或许,等时机到了,你便可以解脱了。”弋长乐按了按弋未央的手,又看了看她妆发无恙,朗声道“知道了,进来吧。”
      人都进来后,弋长乐对思悠说“思悠,嫁妆可以起轿了。”
      “是,大小姐,奴婢这就去安排。”
      弋未央敛起了脸上的情绪,端坐好,等待全福夫人进来扶她出门。
      一步一小心踩着红绸走出内室,看见厅堂里站着师兄顾笙寒。
      “师兄?你怎么来了?”弋未央说着眉眼间终于有了些喜气。
      “师父还在闭关,他老人家不能到场,我这个做师兄的总得到场吧,何况新娘子出嫁都得由府中男儿背进喜轿,你们家没有男丁,做师兄的只能勉为其难的扛你进轿子了。”顾笙寒笑着走上前。
      “哪有那么些个规矩,再说,姐姐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呢。”弋未央虽是言语别扭,但脸上却有掩饰不住的高兴。
      “师兄说不让我告诉你,要给你一个惊喜,我怎能拂了师兄的好意?”弋长乐笑着拍了拍弋未央的手,“何况这样娘家人一个都不少,师兄你说对不对。”
      “就是,小师妹,你看长乐多明事理,你再看看你,你怎么能嫁的出去?”
      “不嫁你,你放心。”说着弋未央做了个鬼脸。
      “好啦,时候不早了,让师兄背你出去吧。”弋长乐出来打圆场,师兄和长乐一见面,就能小吵起来。
      “二小姐,老奴替您最后梳下头发吧。”文嬷嬷说。
      “嗯,文嬷嬷,我不在这府中,你要好好照顾姐姐。”
      “二小姐放心吧,老奴会的。”说着文嬷嬷接过全福夫人递来的梳子。开始替弋未央最后一遍梳头。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文嬷嬷细细的梳着,边梳嘴里还念念有词。
      在场的众人都耐心等待她梳完,梳完后,全福夫人帮弋未央盖上红盖头,顾笙寒来到弋未央面前俯身,弋长乐牵起弋未央的手,将她安安稳稳扶上顾笙寒的背,顾笙寒背好弋未央站起,弋长乐对流暖和流染说“以后,照顾好你们家小姐,在宫里不比得这里,你们要小心谨慎,万不可出任何差错。”
      “是,大小姐,奴婢们会照顾好二小姐的。”二人纷纷应下。
      “师兄,走吧。”
      
      顾笙寒背着弋未央出了屋门,走过前院,来到府门口。
      府门口站着弋将军,弋汀,正在与太子谈话。见新娘出来了,二人拱手,太子千陌离开翻身上马,而弋汀则快步上前把弋未央从顾笙寒背上接下来,扶着她坐上喜轿。
      “小师妹,要是以后受了委屈找师兄,师兄给你出气,甭管是谁,都不可以欺负你。”在轿子中的弋未央突然听到了顾笙寒的话。
      弋未央笑了“知道了师兄,你不编排我了,我还挺感动的。快回去陪我姐姐吧。”
      “师兄把你送进宫里,你别管了,好生坐着吧,你姐姐进不去宫里,嘱咐我一定要看你好好的才能回去。另外这个给你,这是师父所知道的鎏国的朝堂,师父说让我把这个给你,说你肯定会用到的。”
      “多谢师父也多谢师兄了,平白有个护卫也是未央之福。”
      “贫嘴,别说了,要起轿了。”
      弋未央抿嘴一笑。
      只听一声“起轿”,六十四名内监抬起喜轿,灯笼一百单八,火炬七十二前导,新郎骑马在前,奴婢随从出府门随其后,前列仪仗,内务总管率其他内监后列仪仗,环绕喜轿,护军参领则率护军前后护导。
      就这样穿越了熙熙攘攘的大街。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用的也不熟练,怎么发也发不出去,希望大家喜欢呢谢谢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