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七章 这样的生活 ...

  •   从杨果第一脚踏进门槛的样子她的姑妈和姑爸就看出了侄女婚姻的不幸。李洋看见她憔悴的样子忍不住一阵断肠似的痛苦。姑妈一下子把侄女揽在怀里,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了。“怎么?我亲爱的女儿,你女婿对你不好吗?”他的姑爸也问:“难道你们之间发生了甚么事吗?”李洋也气得说:“是不是那家伙欺负你了?”杨果泪眼看着他们。“你们甚么都别说。我很好,既然是爸爸给我安排的婚姻前程我没有什么话说。姑妈,你以后对爸爸也不要大声嚷嚷!这样我爸会生气的。他生活也不容易。妈妈死得早,他一个人把我抚养大也操了很多心,费了很大辛苦。我是一个女孩儿家,不能让他幸福地生活还有什么脸面责怪爸爸呢?”姑妈听了说:“我的女儿一定有什么委屈说不出来。我知道这门亲事是你爸爸定的,你不敢抱怨他,我敢说他。就是错了也可以离婚,也不能一辈子受这窝囊气。杨果,你说,你女婿到底对你怎么样?那一家人对你好吗?”她姑爸忽然想起什么事来也说:“我认识金凤的男人。是个好人。绝对对杨果不会怎么样。至于金凤刁钻,虎毒不食子她也不会咋样?要不,就是小宝有甚么事吧?”“要是杨果的婚姻很幸福,她今天能是这个样子吗?”李洋说。“一定是小宝那家伙欺负了她!我去找他。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以我的眼光看他根本就不配做杨果的丈夫,这样已经是癞□□吃上了天鹅肉,居然不知珍惜,竟敢欺负她,真是老虎吃了豹子胆!看我怎么收拾他!”说完就要走,杨果急忙拉住他道:“你们都别急嘛?我刚才不是说了,我很好,我的公公婆婆对我都很好!小宝也没有欺负我。你这会去他也不在家。”“不在家,不在家他到什么地方去了?”李洋奇怪地看着她问。“他舅舅领着他去西安了。”“去西安干什么去了?”杨果突然笑着说:“大该是做甚么生意吧。别说这些了。姑妈,我肚子饿了,赶快做饭吧。”她姑妈听了笑道:“可不,这会光顾说话把正事都忘了。好吧,我立刻给你做饭,你先回您房间歇歇。”说着就下厨房去了。姑妈对杨果就像对自己亲闺女一样从不懈怠。杨果刚一走,李洋就跟着出去了。
      姑妈在厨房做菜姑爸当然要帮忙了。他一边坐在灶前生火一边问:“老婆,我想,咱们侄女的婚姻一定有问题。你瞧,她刚才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么隐瞒着我们?”“我想,也是。”老婆说。“你瞧,她脸色多难看。不光是难看,好像还哭过。可是,她为什么要哭呢?年轻人刚刚结婚,十还未满,都喜得像喝了蜜似的,这孩子真的会有甚么事呢?老头子,这几天就让李洋多陪陪她。地里的活咱们多干些。哎吆,我可怜的女儿!我兄弟难道是个死人也不管管,这个孩子太可怜了!要是她母亲在绝不是这个样子。”李洋来到杨果的屋里就急忙帮她打扫收拾。又是扫地又是擦桌,整理她的梳妆台,把镜子擦得干干净净。杨果把被褥拿出去晾晒到院里。不一会儿就打扫完了。听见姑妈喊叫,他两就过去吃饭。
      晚上,李洋睡在自己屋里心里很不安。他想:自己姐姐的婚姻一定很不幸。今天下午爸妈地里干活去了,他和杨果在家里待着,看见她一个下午很少说话。像有甚么心事似的。根本不像以前那样活泼开朗。手里拿着一本书好像心不在焉。说话是他问一句,她答一句。很少开玩笑。他不明白杨果为什么忽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真的很烦躁。在屋里走来走去。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让她把心里的事痛痛快快地说出来。他正打算偷偷到她窗前看看她究竟在做甚么,只见他爸妈也进去了。姑妈、姑爸只是在屋里坐了一会安慰安慰她。他们问:“果儿,我看你这次来和以往都不同,是不是有甚么心事就对我们说出来。这样,你心里也好受一点,只别憋在心里。要不,就是我们老了,管不了你们的事,说了没用,不如不说。要是这样,我的儿,你心里就更难受!”只见杨果笑着说:“姑妈、姑爸,不是的,我没事。在地里干了活很累还来看我,快回去歇着吧。”两位老人疑惑地从她屋里走出来。杨果送到门口把门关好上了床。躺在床上。她想起自己的爸爸竟然为了自己的幸福不顾死活把她往火坑里推,可见亲生父亲还不如一个亲戚。想到小宝的行为和他的病,以后的生活更加痛苦,更加艰难,母亲死得早,爸爸不听她的话,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想到这些她的眼泪就不由得哗哗地流下来了。她哭得很伤心。后来几乎放出声来。她正伤心,忽然听见窗外也有人抽泣也在哭,她问:“谁?”“还能有谁,是我!”她知道是李洋。“您在外面干什么?”“不干什么,想知道您在干什么?还说没事,没事,为什么哭得这样伤心?既然有事为什么不能对我说?难道我是外人吗?我不值得您说,是吗?我早就把您当成我最亲爱的人。今后您走到哪里我都会跟到哪里,您死了我都要跟着您陪葬!可是,您现在还一直把我当外人,我心里能好受吗?我真的就不值得您信赖吗?要不,就是我没本事,您看不起我,不如人家小宝。人家有钱,不愁吃不愁穿。”只见杨果哭的更伤心了。“李洋,您真的要气死我!我今天遭的罪是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罪!只有我一个人承受才能让大家过安稳的日子。我是哑巴吃黄连,您知道吗?李洋,您如果能理解我的这一番苦心就什么也别问了,我什么也不会回答您!也不想让您知道这些。您赶快走吧!”“我为什么要走?”李洋哭着说。“您都这样了我能走吗?您哭得这样伤心我能睡着觉吗?您的哭声就是一把尖刀不时地在剜我的心!现在您还是把我当成了外人?今晚我就是不走!杨果!赶快把门打开,我要进去!”“您不能进来。我不能对您说这些。李洋,請您饶恕我吧!这是上帝降罪给我,只能让我一人来承受!”“那么,我也不能让您一个人受这样的罪。我们俩现在是什么关系你心里很明白。虽然您没有嫁给我但我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你是我的人!你是我亲爱的妻子!只是没有举行结婚仪式、领结婚证罢了。所以我要关心您、爱护您!所以,您一定要开门。要不,我就喊爸妈了,让我们都来劝劝您。杨果,您太痛苦了,就让我们帮帮您吧!”“千万别这样。”杨果说。“这件事可不能让他老人家知道。他们知道会生气的。好吧,我让您进来,”杨果没办法只好开了门。
      原来,杨果早就从她同伴小猪嘴里知道她爸爸和金凤来来往往的事。李洋进来以后她把这些情况原原本本地对他说了。这时,她才哭着说:“我爸爸也很冤枉。他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女儿推进了火坑。但这件不光彩的事我能对人说吗?今天,我只对你一个人说,千万别让姑妈知道,也别对任何一个人说。”李洋听了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这件事我只能忍着。”杨果说。“老人做错了事造成的罪孽我们不应该承担吗?我也听说爸爸和我婆婆在一快的时候又说有笑,日子过得很快乐。我感到很欣慰。她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爸爸还能吃上热饭。被褥和衣服也有人拆洗,连我的房子也经常打扫。这样,爸爸的生活也不孤单、寂寞。虽然事情做得有点出轨让大家耻笑,但也是件好事。今后,如果能让我的痛苦给老人的生活换来幸福和快乐我愿意这样做。这有甚么不好呢?这难道不也是在老人面前尽孝吗?当我看到老人不可怜,有人侍候,我会忘掉自己的痛苦而感到幸福。李洋,我也希望您也能牺牲自己的一些幸福让生我养我们的老人快乐起来。我也曾想过让爸爸给他另找一个女人,但家里穷,没人嫁他。我觉得爸爸心里一定很苦恼。自从我和小宝提亲他俩才开始来往。爸爸很喜欢,如果我和小宝没有这段姻缘,我婆婆肯定不会爱他,我爸爸也就享受不到这样的幸福。如果我和小宝离了婚,爸爸的日子又变得很可怜,这样我能安心吗?做为儿女不能让自己的老人在世上生活得幸福、快乐,那还叫人吗?至于那些虐待老人,不履行自己的赡养义务的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李洋听了这一段发自肺腑的话也非常佩服杨果的一片孝心。他流着眼泪问:“那么,为了您爸爸,您打算和小宝那个笨蛋过一辈子吗?难道这也是一种孝顺吗?”“是的。如果他的病大有好转。”“他的病!他有什么病?”李洋惊叫起来。杨果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对他说这个。她婆婆要她保密,她也愿意替她保密。可是今天她说露了嘴。她很后悔。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得急忙改正。“没病。小宝,他很好。真的!我刚才说错了!”杨果很慌张。这样的表情李洋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杨果!您在撒谎!您在骗人!”李洋哭了。“他有病!他一定有病!而且是让您很伤心的病!就因为这个病你才哭得很伤心!就是因为这个病你的日子过得很痛苦!您在欺骗我!杨果,您老实说,他究竟得了甚么病?”“小宝,什么病也没有。他身体很好,我没有欺骗您!我为什么要欺骗您呢?”杨果的谎话已经没有用了。“不!”李洋还会相信她吗?“您刚才说了,您是不愿意对我说。杨果,我一定要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您快说出来!我求您啦!”杨果也知道他的犟脾气。这件事也瞒不过他去,便对他说了。李洋一听便哭得更伤心了。“杨果,您真是太傻了!”他满脸都流着泪。“世界上再没有您这样傻的人了!如果你那男人没有那种病,身体很健康,虽然是个大笨蛋为了老人的幸福我还可以原谅您!可是小宝居然是那个样子您还留恋他干什么?世上还有您这样的傻子吗?难道您就这样放弃自己的青春和幸福吗?”“不是这样的。”杨果说。“我对他们一家承诺:在一百日内如果小宝的病大有好转我还可以和她儿子维持夫妻关系。如果还是以前的老样子那就离婚。李洋,我并没有傻到你说的那种程度。他舅舅现在领他到西安看病去了,是的,我刚才是欺骗了您,这是不想让您和二位老人知道这件事。如果说了你们会更伤心的。”
      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不过,杨果和李洋都很伤心。眼泪还在不停的往下滴。他觉得杨果太可怜了。自己亲爱的人太傻了。他得想办法救救她,可自己一时又想不出好的办法来。这时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他忽然“哇!”地哭起来说:“杨果,我不忍心看你这样痛苦的活着!我们逃走把!我们到城里打工也一样能生活!我们会找到自己的幸福!”这时杨果急忙捂住他的嘴说:“亲爱的,千万别这么想。咱们走了我们的老人怎么办?他们需要我们照顾。这样做他们会更加伤心!世人也会骂我们。我们不能只顾自己的幸福而不顾他们。这样做太慌堂了。我看还是这样先忍着点。”李洋听了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看看时间不早李洋正打算离开,只听杨果小声说:“不想走,就歇这儿吧。”李洋这时才恍然大悟,心想:杨果这时正需要温暖,正需要安慰,自己怎么能丢下她不管呢便拉了一床被子,把枕头放好,也不脱衣服抱着她说:“快睡吧,眼睛都哭肿了,我看您明天如何见人呢。”杨果也看了他一眼说:“还说人哩!瞧瞧您自己吧!”俩人您看看我,我看看您,都笑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