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忆长安(上) ...

  •   “胡人生的贱婢也敢来弘文馆读书?真叫人笑话!”
      
      苏鸿被推了一个踉跄,跌出门外。
      
      王兴武叉腰踩在门槛上,气焰嚣张,一双大耳朵招摇地晃着:“不过一个五品郎将的庶女,居然也敢来我大梁的弘文馆念书,当真是不要面皮!快些滚出去,莫要再来了!”
      
      苏鸿被他这一下推得险些跌倒在地,幸好被身后跟着的小厮扶住才稳住了身形。刚站住脚,又听见王兴武对她冷言恶语、极尽嘲讽,她也并不生气,只是不卑不亢地拱手一礼道:“圣人早就有敕,京中文武职事五品以上子女皆可听于馆内读书,某既是定远将军之女,又为何不能来弘文馆读书?难道王郎的话比圣人的话还要大吗?”
      
      此语诛心,弘文馆位于门下省中,来往俱是朝廷官吏,若是让哪位路过的给事中听见这句话,禀报上去,王兴武全族都要治一个大不敬之罪。
      
      王兴武自然知晓其中关窍,急得涨红了脸,连忙撇清自己:“休要胡说,圣人敕令中明明说了是子女有书性且爱学书者才可入馆学习,你父亲一个军汉,只晓得舞刀弄枪,你又怎会有书性?快些滚开!今日太子殿下还要来视学,你这·贱·婢·休要在此胡搅蛮缠,脏了太子殿下的眼睛!”
      
      说着,王兴武便张牙舞爪地向苏鸿推去。
      
      “我看是你脏了孤的眼睛!”
      
      一道清脆的童声响起,王兴武心头一颤,刚要回头,却被一道鞭影抽在脸上,鞭子凌厉,瞬时便抽出一道血痕,鼓囊在王兴武脸上,好似一条歪七扭八的蜈蚣。
      
      王兴武疼的捂脸大叫,转身欲骂,却见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女童头戴平巾帻,身着紫袍衫,腰缠宝细起梁带,脚蹬乌皮六合靴,正抻着鞭子望向他。
      
      一双墨眸冷森森的,好像两口幽井,深不可测又寒气逼人。
      
      而她身后乌泱泱跪了一地的人。
      
      王兴武顿时反应过来,赶忙跪趴在地,高呼道:“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李麟冷哼一声,伸手将皮鞭扔给后面的侍卫,负着手走到王兴武跟前,“免了吧,若这馆中都是你这样仗势欺人的鼠辈,孤怕是连明年都活不到!活活让你们给气死了!”
      
      院中众人高声道殿下息怒。
      
      李麟闭了眼,兀自散了散火气后方无奈道:“卿等都起来吧。”
      
      王兴武擦了擦冷汗,刚想随众人起身,却听头上李麟道:“你便不要起来了,丢人现眼!”
      
      王兴武连忙趴下,不敢再起身。
      
      李麟招了招手,身后侍卫中便走出一人拱手站在她身后,“殿下有何吩咐?”
      
      李麟左手指了指趴在她脚边的王兴武,“这是何人?”
      
      “回殿下,此乃尚书省王仆射之次子王兴武。”
      
      “哦,原来是王二郎。久仰,久仰。”
      
      王兴武一听太子在说他,心上一喜。
      
      想他王家是开国元勋,要不是他父亲当年劝高祖起事,又奉上家财给高祖作军资,她李家怎会有今日的风光。如今他父亲贵为宰相,朝中三品大员,就是天子都要礼敬三分,又何况是一东宫储君呢?看来这太子当是会顾及他的家世,只要他假意逢迎,便不会再为难他。
      
      王兴武拿定主意,抬头谄媚笑道:“岂敢,岂敢。都是皇上恩德。”
      
      李麟见状皱眉怒道:“你当我是夸你?!蠢·货!”
      
      她拂袖转身,“左右!将这厮拿下,送回王公府上!告诉他,王郎好涵养,我弘文馆教不了他,叫他另寻别处吧!”
      
      左右武士沉声应和,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将王兴武擒出门外。王兴武一路高呼,求李麟饶恕,李麟充耳不闻,正要踱步离去,却看见弘文馆门外站着一白衣女子,长的好像……
      
      李麟心头瞬时一紧,停下脚步,转身向那女子道:“你,过来。”
      
      苏鸿左右望了一下,见并没有人,疑惑道:“殿下可是在叫我?”
      
      李麟招了招手,“对,就是你,过来。”
      
      苏鸿俯身一礼,迈步走了过来,低着头看着李麟的靴子,不敢抬头。
      
      李麟看不清她的脸,有些着急,说道:“你抬起头来,给我瞧瞧你的脸。”
      
      苏鸿有些惊诧,却不敢违背,只好顺从地抬起头来。
      
      四目相接。
      
      李麟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伸手欲抓苏鸿的手,却又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伸到半截又尴尬地把手收了回来,放在腰间细带上。
      
      “我……我们是不是在何处见过?”李麟侧过眼神,不敢直视苏鸿,长睫低垂,边说边时不时错过眼珠,偷偷打量苏鸿。
      
      苏鸿更觉奇怪,却不敢有疑,只继续回道:“我与殿下从未见过。”
      
      从未见过?怎会……
      
      既是从未见过,李麟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是谁家的娘子?”
      
      “奴叫苏鸿,是定远将军苏定忠之女,在家行一。”
      
      “苏定忠?那左骁卫大将军苏定国与你是何关系?”
      
      “回殿下,苏将军是奴伯父。”
      
      伯父?
      
      李麟闻此笑意更深,抬眼看了看天,心想时辰不早,是时候开始视学了,便顾自熟络地牵起苏鸿的手,往学馆走去,“甚好。既是苏将军子侄,不如今日就劳娘子陪我一同视学如何?”
      
      苏鸿被皇太子突如其来的邀约吓得有些懵,跟在李麟身后,久久没有回话,直到李麟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才将手收回来行礼道:“诺。”
      
      一日下来,宾主尽欢。
      
      苏鸿同众人跪别李麟,带着仆从回到府中,用过晚饭后,便向父亲的厢房走去请安,没想到刚进屋跪安,就听见苏定忠叹道:“免了,以后你不必再来请安了。”
      
      苏鸿心里一紧,难道主母又说了什么,使父亲厌恶于她,竟再也不想见她了吗?
      
      苏鸿心头大乱,攥了攥拳,勉强稳住阵脚后镇静叩头道:“儿请大人安。儿惶恐,不知儿犯了什么错,大人竟不愿再让儿来请安?”
      
      苏定国抓起案上的笺纸甩到苏鸿面前,“你自己瞧瞧,我竟不知我儿这般大的能耐,居然能叫太子殿下亲自将你过继给苏将军为嫡女。”
      
      苏鸿闻言一惊,捡起笺纸定睛细瞧,居然是伯父写与父亲的,说是太子殿下已将她赐予他的正妻为女,今夜便要将她带回府上抚养。
      
      苏鸿简直难以置信,拿起笺纸,“父亲,这……”
      
      苏定忠扶额叹息,“也罢,这也是你的运道。林氏骄横,自从你母亲去后,你在府上多受委屈,我也护你不得,如今阿兄将你要了去,也不失为一桩好事。快些回去命人收拾细软,阿兄的人已在厅堂候着了,马上就要宵禁了,莫要让人等急了。”
      
      苏鸿还欲再说些什么,苏定忠却走向寝床欲要就寝,明显不愿再谈。无奈,苏鸿只好就此叩头,拜别父亲。出了寝房,她望着满天繁星,突然想起李麟含笑而望的脸。
      
      “我听闻你在家中总受委屈,不如……”
      
      李麟笑着,眉眼弯弯,一双墨眸在阳光的映射下波光粼粼,好似冬日暖阳下的曲江池水。
      
      “来我东宫可好?”
      
      李麟候在甘露殿外,等待皇帝的召见。更深露重,初秋的夜晚已经有些寒凉,她素来贪凉,今日视学只穿了一身袍衫,现下竟有些冷了。她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甘露殿,向守在殿门的公公问道:“高公公,阿耶还不能见我吗?”
      
      高顺躬身道:“回殿下,大家说了,今日与晋王品评字帖,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
      
      李麟搓了搓手,“可五兄进去都有一个时辰了,就算是三幅字帖也该品评完了啊。”
      
      高顺闻言,拱了拱手,道:“今时不同往日,听说晋王今日得的字帖出自王右军之手,圣人素来喜欢他的书法,品评的久一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李麟呵了一口气在手上,“也罢,那我再等一等。”
      
      一刻钟过去,李麟的耳根已冻得通红,正等的不耐烦时,只听殿中传来一声清咳,“门外可是麟儿?”
      
      李麟连忙整肃衣衫,恭敬道:“正是儿,儿来向阿耶回禀今日视学之事。”
      
      “进来吧。”
      
      李麟推门入殿,殿中香雾缭绕,暖意融融,她拍了拍衣衫,除去寒意。正瞧见一锦衣公子跪坐在圣人案旁,便笑着喊了声五兄,而后跪到殿中道:“儿代阿耶视学归来,特来禀报。”
      
      李俊民抬了抬手,“免了,麟儿起身说话。”
      
      “是。”
      
      李麟起身,跪坐在殿中。
      
      李俊民侧身看着李凯,道:“今日便看到这,你先下去,将字帖好生收了,改日再来耶耶这里一同品评。”
      
      李凯爽朗笑道:“儿知道了。”而后便卷了字帖退出殿中。
      
      李俊民含笑看着李凯的背影,见李凯已退了出去,脸便瞬时一沉,拍案吼道:“我儿今日好生威风!”
      
      李麟被吓了一哆嗦,连忙跪倒在地,“儿惶恐,儿不敢。”
      
      “不敢?!”
      
      李俊民站起身,快步走到李麟身前,俯身怒道:“鞭子都抽到人脸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李麟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为了王兴武一事,圣人才大发雷霆,她争辩道:“阿耶请听儿一言,并非儿跋扈,而是那王兴武欺侮同门馆生在前,儿看不过眼才责打于他……”
      
      “那你也可以让侍卫去做啊!堂堂国本,竟然鞭挞臣子,你叫满朝文武怎么想?叫天下百姓怎么想?”
      
      “儿只是一时情急……”
      
      “一时情急便可以不顾太子威仪?日后你若登基,岂不是要翻了天!乱了我宗庙社稷!”
      
      “儿……”
      
      “不必多言,自己滚去宗庙思过,什么时候朕让你出来,你再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一想到殿下操着一口萝莉音骂人,我就萌出一脸血,我怕不是个变态。
    ps:唐代称父母为大人。父亲可以称呼为阿耶或阿爷,也可以简单称作父亲。母亲则称为阿娘,或母亲。“儿”为女性自称。
    3.9.2019 更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