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流配 ...

  •   五黄六月,火伞高张,本是酷暑难耐,可是长安城内居民,上至王侯公卿,下至贩夫走卒,心中无不寒意绵绵。
      
      蜀王要进京了。
      
      一思及此,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长安城,恐怕要变天。
      
      谁人都知道,当今圣人是如何坐上那个位子的,蜀王年未及笄便被先皇早早赶去封地,也都是因为此。
      
      看来,过了这么多年,圣人终究是忍不住了,蜀王此来恐怕凶多吉少。
      
      毕竟,斩杀一州刺史,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揭过去的。
      
      圣人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抓住了蜀王的马脚,可以说是喜出望外。于是,一封圣旨,一队甲士,便将蜀王披枷带锁拘出王府,一路押解入京。
      
      蜀王一行人入住城西钟阳驿的消息传来,城中议论纷纷,流言四起,都在猜蜀王为什么斩杀蜀州刺史,圣人又将如何处置她。
      
      毕竟,蜀王装疯卖傻这么多年,一直老老实实,努力苟活,应该是个大智若愚的人物,这突然猪油蒙了心,做出这等落人把柄,自绝后路的事,实在是难以置信。
      
      长安西市胡姬酒肆中。
      
      “你等可知为何蜀王要杀那刺史梁才?”衣帽商涨红了脸,醉醺醺地打了一个嗝,胡子拉碴的下巴上还沾着零星的酒渍。
      
      坐在酒肆里的众人具十分好奇,听见衣帽商此言,便都围坐过来,又是倒酒、又是作揖催促衣帽商讲下去。
      
      衣帽商笑嘻嘻地喝了一口胡姬递过来的酒,“那是因为啊,梁才他想娶了蜀王。”
      
      “你这嘴上没把门的,怎敢如此胡说八道编排亲王命官?梁刺史年逾四十,蜀王不过弱冠,且不说两人年纪之差,亲王怎能与朝廷命官婚配,梁刺史莫不是昏了头?”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老丈在蜀王府做仆役,亲耳听见梁刺史说要娶了蜀王,蜀王恼羞成怒才拔剑杀了他的。”
      
      西市商家林立,人来人往,以是消息传播甚快。不到三日,长安城人尽皆知蜀王杀人是刺史梁才调戏在先,蜀王不堪其辱才拔剑伤人的。
      
      如此一来,便是为人臣者不敬在前,蜀王正当防卫在后,其情可悯,其行可原。
      
      但今上却好似并不打算于此事多加追究,在朝会上集议时也只是将此事轻描淡写地遮掩过去,一心只想置蜀王于死地。朝中大臣见此,也只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皇帝御极已有七年,皇位已稳,一个先朝的废太子实在犯不上费什么心力,只要勉强保住蜀王性命便算对先后有个交代。
      
      大梁律令,杀本属府主、刺史、县令、见受业师者犯不义之罪,为十恶之一,按律当斩。但蜀王贵为亲王,理当议亲议贵,予以减刑。
      
      显庆四年七月,经朝廷集议,三司会审,皇帝下敕,蜀王谋杀蜀州刺史梁才,罪犯不义,褫夺封号,流配凉州。
      
      一时之间,长安城内嘘唏一片。
      
      从众星捧月的东宫到偏安一隅的藩王再到一文不名的庶民。
      
      蜀王将一手好牌打成如今这个场面,不得不让人感慨世事无常。
      
      但是蜀王如今的下场却并不在人们的意料之外。
      
      毕竟自古以来,不得帝宠,却身居高位的皇子从未有过什么好下场。
      
      只是,可惜啊。
      
      许多老臣心照不宣。
      
      可惜了这么好的仁君苗子。
      
      “自长安至凉州,近两千里,山高路远,途上颠簸,金枝玉叶,身子娇贵,病死途中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白面银须的贵人坐在堂上,长眸斜睨,眼中精光乍泄,“你说是也不是,吕家二郎?”
      
      吕丰连连称是,背上冷汗涔涔。
      
      “我闻你年幼失怙,由令堂含辛茹苦,抚养长大,如今令堂身染恶疾,久病无医,想必吕二郎心中当十分焦急吧?”
      
      吕丰听及母亲,眼眶一热,已是悲从中来,再听到母亲身染恶疾,七尺男儿几欲垂泪堂前。
      
      “某府上有一良医,乃药王徒孙,我已遣人请令堂过府医治,待你归来,想必令堂定能康健如初。”
      
      吕丰心中大喜,抬首欲谢,只见王仆射眼神如刀,直逼他面门,吕丰大骇,忙低下头去,却听堂上一声嗤笑,心中悲喜羞惭,直欲钻入地下。
      
      “吕二郎,你且放心去。待你归来,某在府中设宴,为你接风洗尘。”
      
      官道上,一辆囚车缓缓行驶着,车辙碾过黄土地,掀起滚滚烟尘,两个差役一左一右骑马护卫。
      
      李麟靠在栏杆上,捏起袖口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抬起头,望向太阳。
      
      烈日当空,毫无遮掩,空气里都是炙热的味道。
      
      她眯起眼,忆起往昔她牵马走在长安城大街上,两道槐树郁郁葱葱,也是这般艳阳高照,却并不觉酷热难耐,只觉得阳光明媚,风光正好。
      
      思及长安,她又长出了一口气,却顿觉口中干涩。
      
      口里实在是太干了,以至于她都感觉不到舌头的存在了。
      
      她舔了舔嘴唇,试图用仅剩的一点唾液润一下它,却越舔越干,唇上干裂开一个一个的口子,血痕斑斑。
      
      她已经半日滴水未进了。
      
      这几日来,这两个差役好似故意为难她似的。每日只会在晚上歇息时给她半壶水喝,又只与她两顿清汤寡水的饭勉强果腹。
      
      连日下来,干渴、饥饿将她折磨的形销骨立,囚衣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生生比她大出一圈去,不像是她穿着衣服,倒像是衣服穿着她。
      
      她低下头,避开刺眼的阳光,昏昏沉沉的想着这一去怕是凶多吉少,日后在泉下遇见阿娘,怕是无法交待。
      
      可是她不后悔。
      
      只要一想起梁才在黑暗中火光映照,明灭扭曲的脸,她就怒从中来。
      
      时值季春,她在蜀王府中设宴款待群臣,蜀州刺史梁才不请自来,带着两队甲士直闯王府说是欲献秦王破阵乐以娱众人。
      
      一派胡言,哪有献舞,只带兵勇,不带乐工的?明显就是来与她使绊子的。
      
      宴乐被扰,她虽恼怒,却自知受制于人,不好撒火,只是笑着命人再置一席。
      
      没想到此獠胆大包天,在席上,借着酒气羞辱于她。直言她夫位久空,欲毛遂自荐,做蜀王入幕之宾。她强压怒火,多年来的隐忍,已让她学会喜怒不形于色。
      
      她不动声色,以政事繁忙为由挡了回去。梁才却又趁着献舞,邀她席上女官共舞,对她的女官拉拉扯扯、搂搂抱抱,极尽侮辱之能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看见女官屡次向她投来求救的目光,她愤然拔剑而起,一脚踹开身前食案,大步流星,一把拉过梁才的衣领,将他掀翻在地,剑指胸口,令其不敢妄动,而后环顾左右,道,“刺史醉了,尔等且送刺史回府歇息。”
      
      “我没醉——”梁才双肘撑在地上,支起上身,一声长叫。
      
      众人皆被他这一声所吸引,向他看去。只见梁才又醉醺醺地打了一个酒嗝,“嗝,大王为何不愿与我结亲?”
      
      梁才醉眼迷离,两颊一片酡红,酒气熏天,嘴角流涎,着实难看。
      
      李麟心下嫌恶不堪,只撇过头,不再看他。
      
      梁才满不在乎地大声笑道:“大王莫不是嫌我官位太低?亦或是嫌我家族势弱?还是……果真如坊间传言……大王更喜欢与女人做那事?”
      
      李麟握着剑的手瞬时捏紧,她难以置信地偏过头,嘴唇紧紧抿着,额上青筋毕露,她死死盯着梁才那张口无遮拦的狗嘴,手上又使了劲,将剑尖又向前送了半寸,划破了梁才的衣襟,好像梁才若再敢吱一声,她就会立马叫他毙命一样。
      
      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梁才却好像无所谓一样,继续色迷迷地笑道:“无妨,大王可以与喜欢的女人一并嫁给我,这样……”
      
      李麟简直气到疯魔,再也听不下去半个字,她额上青筋一跳,手上猛地一送,一剑穿心。
      
      聒噪声戛然而止。
      
      血溅满身,殷红的鲜血沿着手中剑蜿蜒而下,滴滴答答。
      
      李麟恍然,举目四望,只见庭中婢女尖叫奔逃,百官跌坐震悚。
      
      席散,府中长史痛心疾首,说她大意。
      
      “大王,梁才此人好色放浪,志大才疏,又是破落士族出身,怎会官至蜀州刺史?今日他前来闹事,挑拨大王怒火,定是有人从中设计啊,大王!”
      
      李麟接过婢女递过的帕子,擦干手上的水渍。
      
      “我知道。”
      
      “大王!那您……”
      
      “文良,你都听见了吧?”
      
      “大王?”文良喃喃出声,心下了然李麟所指,却不敢答话。
      
      “梁狗奴,调戏我臣下在先,此是罪一。侮辱孤王在后,此是罪二。就算二罪并罚,看在朝廷的面上,孤今晚也能饶他狗命。只是……”
      
      李麟将帕子甩在盥盆中,水花四溅。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觊觎我的伯鸾。”
      
      梁才死后不过三日,京中便传来密旨,命她待罪府中,等候发落。
      
      季春之宴是谁的手笔不言而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李麟看着密旨上的端正小楷,心中居然有一丝解脱的快感。
      
      终于要结束了。
      
      李麟不争气的想着。
      
      皇帝的甲士风雨兼程,不眠不休,不到半月便从长安一路赶到她的家门口。
      
      她在府中设下食案,端坐堂前,延请他们入席。
      
      “卿等鞍马劳顿,我为东道,请诸位吃顿便饭再上路不迟。”
      
      甲士皆汗颜,行礼拜谢。
      
      临行前,长史陆文良在背后叫住她,恭敬拜别。
      
      “大王,此去万险,如若……”
      
      素来严肃端方的长史话语哽咽,几度张口欲言却又被呜咽声梗塞。
      
      甲士在旁催促,时间不等人。长史抬袖抹泪,整顿衣衫,又行了一礼。
      
      “如若大王不幸遇难,臣惟愿您来世莫生帝王家。”
      
      李麟闭上双眼,欲将眼泪逼回眼眶。
      
      苟活十数载,还是文良知我也。

  • 作者有话要说:  唐朝流配之刑,犯人都是徒步走到流配地的,但是我心疼闺女,所以还是给她配了一辆车。骄傲脸。
    另外唐朝称呼亲王都是称大(dai)王,而不是殿下,大家看着可能有些别扭,且多担待一些。
    蜀王设宴款待甲士取材自资治通鉴·隋纪第一。当时看到隋军攻城,陈后主带着妃嫔,欲跳井躲避,与大臣争执许久才终于跳下井,而当时不过十五岁的陈太子却端坐宫中,向攻入宫城的军士道了一句“戎旅在途,不至劳也!”,军士都向他致敬,便觉得这个太子实在是个人物,如果有个不坑的爹并且顺利即位必定能开创一番大业。还是可惜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