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白菁菁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缓刑两年执行。不是因为他是从犯、是男人,而是为他当时怀有两个月的身孕。
      
      和白菁菁的侥幸不同,姚俊、赵焕两人犯罪时均已成年,又是社会闲散人员,判罚地自然更重。姚俊的父母及时疏通关系,篡改了女儿的年龄,这才从轻处罚。
      
      再说白菁菁也不能算是走运,因为生产时的意外,父女双亡,没来得及服刑。
      
      陆语有些怀疑姚俊的说法。
      
      “白菁菁是死于难产,周洁当初已经失踪半年不说,他如何能在白菁菁生产时动手脚——”
      
      陆语突然停住了。
      
      周洁也曾是十二中的学生,不过入学一年后就退学去读了卫校。他在卫校混得很开,交了个家里有些背景的女友。陆语和周洁在十二中就不大对付,周洁一直被打压着,总算有机会出口恶气——这也是陆语教训他的原因。
      
      “你总算想起来了?”
      
      显然姚俊认为周洁利用职业的掩护报了仇。
      
      “可能性太小了。”陆语摇摇头,可想到周洁睚眦必报的性子,又有些动摇。
      
      “如果周洁后来去做了护士,那周家人为什么一口咬定他失踪了。”
      
      当姚俊说周洁回来的时候,他更多的是不相信,毕竟他失踪十年了。
      
      姚俊面露不屑:“周家早当这个儿子死了,趁机捞一笔罢了。”
      
      “若真是周洁,警方怎么会突然怀疑他。还有你,你当初心有不甘,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
      
      这也是陆语认为她另有阴谋的原因,姚俊早在几年前就服完刑了。
      
      按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案件的追诉期已经过了。事发时陆语高二,如今他硕士毕业、将要成为一名军医。可一旦姚俊将此时揭露出去,陆语的政、审必然过不了。是以他在被姚俊骚扰了半个月后,决定见她一面。
      
      “赵焕本来还有两年也该放出来了,她托人给我带信,希望出来后我能帮衬一二。我寻思着怎么也算是‘共患难’过的姐们儿,给找个工作倒没什么问题,就去探了回监。可她却只求我一件事——就是调查白菁菁的死因。”
      
      姚俊脸色有些不好看,她现在后悔了:如若她没有管这等闲事,就不会被拖下水。不、不对,周洁也不会放过她的。
      
      “我家有些关系,这么一查才发现出不对来。按照白父的说法,白菁菁的怀相很好,怎么会突然...再说医疗事故记录上,助产护士那一栏写的是‘邹捷’。邹捷!这不就是周洁么!”姚俊感到深深的寒意。
      
      “如果说这件事是巧合!赵焕的死,我决不相信是意外!”
      
      陆语一惊,抬头见姚俊面露恐惧,像是亲眼见到了赵焕的尸体一般。
      
      “赵焕她?!”
      
      “上个月她假释出狱,我们去看了白菁菁的墓——毕竟也算是赵焕的夫儿了。”姚俊从口袋中摸出一盒廉价烟,拆开后像十年前那样将第一根抽出来,递给陆语。见陆语摇头拒绝,她冷笑了声,自顾自点了吸了几口,才继续讲道:“因为赵家人已经搬走,赵焕暂时住在我那里。从那天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她变得——”
      
      姚俊顿了顿,像是在思考措辞。
      
      “什么?”时间久到陆语忍不住问了句。
      
      “变得、很奇怪。”姚俊狠狠吸了口烟。
      
      “她变得疑神疑鬼,总说有人在看她。走在路上,又说有人在跟踪她。甚至到了我家——”
      
      姚俊拿着烟的手颤了下。
      
      “她说感觉镜子里有人。”
      
      陆语一时无言。
      
      姚俊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继续说:“我原先认为她是被关傻了。那牢里真不是人待的,活得像头牲畜!”
      
      “罪有应得。”
      
      姚俊笑了笑:“小语,我好歹算是敢做敢当。你不会到今天还相信,刘轩当年什么也没做吧?”
      
      陆语脸色一黯,十年后的他自然不会像当初那么天真。
      
      “后来呢?”
      
      姚俊也没打算在这个关头跟他纠缠刘轩的事,反正自有报应会找上她。
      
      “我说这话你大概觉得我疯了,可这是赵焕亲口说的。“姚俊努力镇静下来,但声音还是止不住颤抖:“当年我们...弄错人了。那人,他不是周洁。”
      
      “......”
      
      陆语睁大眼睛:“什么意思?”
      
      。。。
      
      夜晚有些凉,风灌进来让宋长郡打了个冷颤。
      
      “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陆语将车窗摁上了。
      
      “嗯...陆语哥哥。”
      
      “说。”
      
      “那个姚俊是谁啊?”见陆语刀子一样眼神扫过来,宋长郡忙解释了句:“刚刚给叔叔打电话不小心看到了。”
      
      “不关你事。”
      
      陆语没打算将她牵扯进来。赵焕失踪了,姚俊却一口咬定她死了。究竟是周洁的报复,还是姚俊设的圈套想引诱他和刘轩钻进来?
      
      “哦....”可她真想知道啊,抓耳挠腮。很担心他的安全。
      
      “如果你敢问我爸——”陆语淡淡道。
      
      “不敢!”宋长郡干脆利落答道。
      
      陆语哼了一声,他好歹也曾是不良少年。虽然现在洗心革面了,威胁人的本事却没忘掉。想到刚刚的事,他有些心烦。更多的还是后悔。这件事,他要负一半责。
      
      顺手从车上摸出一包烟,但看到一旁熊孩子亮晶晶的眼神,陆语又无奈地将烟扔回去了。
      
      “陆语哥哥,我可以做你的保镖,保护你的安全。”
      
      陆语看傻子的眼神。
      
      “别看我瘦,我身手好啊!我从小就是体育委员!”
      
      “心领了。”陆语单手摸摸宋长郡的炸毛:“到了,上楼慢点。”
      
      “明天?”
      
      “今晚的习题册不能落下,明天我检查。”
      
      “好嘞!”
      
      宋长郡觉得自己有些受虐倾向了,突如其来的欣喜是怎么回事儿?
      
      她急吼吼地冲上四楼,决定奋战到两点学习学习!
      
      可一打开门,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郡郡?”宋父首先发现了她,他面容疲倦,眼眶红红的似有泪痕。
      
      “你怎么出去了?”
      
      额...我是才回来好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解释一下为什么断更了,因为写灵异把我自己吓到了。
    咱还是走温情路线,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