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所以气氛为什么这么尴尬?
      
      宋长郡见父母、姐姐姐夫都坐在客厅,似乎在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决定学习双胞胎——有事儿先躲。
      
      她轻手轻脚换了拖鞋,默默地走回卧室。
      
      不过她多虑了,目前也没有人想跟她搭话。
      
      路过姐夫许心悦的时候,宋长郡发现他头发很乱,显然是哭过的——说不定还跟大姐打了一架,肯定是单方面家暴!不然大姐脸上怎么像是被猫挠的?
      
      宋江看了眼晚归的次女,没说什么。
      
      “心悦,这事是我们宋家对不起你。可现在既然已经有了孩子,你——”
      
      “是啊心悦!你再给霖霖一次机会!”
      
      宋父急得去拍打长女:“霖霖,你快跟心悦认个错!”
      
      白天他刚陪着女婿去军医院做了检查,没有意外的话,许心悦肚子里正怀着宋家的长孙女。当然也可能是个男孩,不过这种可能性被宋父忽略了。
      
      许心悦冷笑了一声。
      
      他们谈恋爱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宋长霖的风言风语,那时候爱得盲目,别人的话是定然不信的。婚后她还算老实,被他发现了几回亲密的短信,解释都还合理。可自备孕以来,他少给了她几回,想着节制一下,对孩子好。这么一计划,便发觉有些不对了。
      
      宋长霖以前对那事儿很热衷,可现在到了他的受孕期、他想她做的时候,她却总是推脱太累。
      
      是太累,累到别人床上去了吧!
      
      许心悦想到自己对这场婚姻的付出,心如刀绞。自己看错了人,不该嫁给凤凰女!!
      
      宋长霖一直沉默着,并不反驳、也不解释。
      
      宋江忽然站起来,甩了长女一个巴掌。
      
      “老宋!!你干什么呀!”宋父惊呼一声,忙冲上去将女儿护住,心疼地查看她的脸。
      
      “心悦,是我教女无方。让你受委屈了。”宋江指着长女说:“今天你不好好跟心悦认个错,你就给我滚出去。我宋江再也不认你这个女儿!”
      
      宋江认为,女人花心些没什么,她也在外面有过人。但她错就错在让自己的男人发现了、还是以最愚蠢的方式被抓包。
      
      “妈,我对心悦早就没感情了。”
      
      “你——!”宋江被气个半仰。
      
      宋父惊慌不已:“霖霖你乱说什么呀!心悦还怀着你的孩子呢!”
      
      宋长霖看着自己的夫郎,心中发苦。
      
      “心悦,这次是我不对。可是你呢,你给过我尊重吗?”
      
      许心悦抬起头瞪着她:“你甚么意思?”
      
      “我堂堂一个女人,在你朋友面前,被呼来唤去的。是,你家条件好。我们小家,也是你补贴的多。可是我是吃软饭的吗?!”宋长霖说着怒吼起来:“你怎么跟你朋友说的?我考上研究生是走了你!家!后!门!”
      
      “我告诉你许心悦!我是凭我自己本事考上的。当初复试我去光华参加了调剂,我被录取了。为了在实验室照顾你,我选择了复明。可你却跟别人说...”宋长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她忍了太久了,不想再忍下去。
      
      “我是跟别人上床了,那你呢?刘师妹对你频频示好,你没感觉吗?你跟那些女人眉来眼去的时候,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还有这孩子,你吃了那么多种药都没怀上,怎么你出国一趟就怀上了?!”
      
      宋父哭道:“霖霖!你作孽啊!这是你的骨肉啊!”
      
      许心悦慢慢被寒意包围,他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曾经多么期待过这个孩子,它的母亲却在怀疑它的身世。
      
      “那人是谁?”
      
      “什么?”宋长霖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问那个贱人是谁!!!”许心悦崩溃了,他尖叫起来。
      
      “心悦!心悦!你可不能急啊,当心孩子!”宋父忙扶助他。
      
      许心悦靠在宋父怀里,哭喊道:“宋长霖我恨你!”
      
      。。。。
      
      宋长郡姐弟三人在卧室里,都没心思学习。
      
      “二姐,你进来的时候听大人说什么了?”宋长瑶贴着门偷听了一会儿,忍不住小声问道。他是最不希望大姐离婚的人。
      
      “?”
      
      宋长郡枕着双手仰面躺在床上。乍一下没回过神,她对家里爆发的战争一无所知,她是在为陆语担忧。
      
      宋长瑶翻了个白眼,他这个二姐,木头一个。
      
      “大姐和姐夫吵了一晚上了。”宋长亭推了一下黑框眼镜,显然这次不同以往,性质比较严重,以至于让她从学习中分心。
      
      “话说回来,二姐你这么晚去哪儿了?”
      
      宋长郡并不打算把陆语的事儿告诉她的大嘴巴弟弟。
      
      “图书馆。”随口把应付陆叔的借口又用了一回。
      
      “他们这次怎么吵这么严重?”
      
      毕竟还在妻主的母家,姐夫竟敢如此做派?
      
      “大姐她...在外边有人了。跟小三看电影,票根被姐夫发现了。”宋长瑶不明白,姐夫才貌双全、还有钱。大姐怎么这么贪心?
      
      不过大姐对他一直偏爱,是以他说不出大姐的不好。
      
      宋长亭翻着册子对答案,冷淡地接了一句:“要不是姐夫一直怀不上孩子,大姐也不会在外面找人。”
      
      宋长郡有些困惑这话会从小妹口中说出来,毕竟姐夫在他们三个里,最上心小妹了——虽然瑶瑶一直主动讨好他来着。
      
      “宋长亭你说的是人话么!”宋长瑶怒了,他最讨厌这个双生姐姐这番卫道士作态。
      
      “我说错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你!”
      
      “.......”
      
      宋长郡一直觉得小妹脑子比她好使,现在看来,大概是读书读傻了。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咱家是有皇位要继承不成?”
      
      “那可说不定。”宋长亭面露微笑:“爸说我们家是晋宣宗的直系后代。”
      
      宋长亭瞪着她:“随便一个姓宋的都能跟晋宣宗攀上关系!”
      
      宋长郡心里突得一跳,莫名想到了朱太女宋长骏,还有早上镜子里那莫名其妙的——不敢想下去!
      
      等等!早上她借用大姐房间的卫生间来着,似乎不小心把脏衣篮打翻了。好像看到一张电影票?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的主旨是家长里短!嗯,没错!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