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成婚 ...

  •   二娘退出之后,粟锦儿便一直躲在屏风之后。
      
      少顷。
      
      陈向北便推门而入,手里拿着喜服准备换上。
      
      陈向北长得高大,剑眉星目,就是皮肤黝黑。乍一看模样普通,这若是仔细看 ,慢慢看当真是越看越耐看。
      
      那日在马车上粟锦儿是隔着帷帽瞧他自然没有这一次看的清楚。
      
      陈向北不知这里有人,自然也就无所顾忌的脱衣换衣。
      
      瘦!太瘦了!简直就是除了骨头就是皮!不好看,估计摸起来还硌得慌。粟锦儿疑惑了,他怎么可以这么瘦呢?
      
      她的手死死的扒着屏风,牙齿咬着嘴唇,透过一小缝斜着身子看着,一时间重力失衡竟是连人带屏风都跌了过去。
      
      动静如此之大,陈向北自然是反应过来,赶忙套上喜服,披上衣裳,走了过来查看。
      
      外头粟老爷等人也听到了动静:“陈公子,没事吧。”吴叔发问道。
      
      陈向北看了看躺在地上,揉着脚踝的一个背对着他的粉衣女子,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让我爹他们进来。”
      
      粟锦儿低声语。
      
      “啊!”
      
      陈向北这才猜到这躺在地上之人可能是粟锦儿。
      
      “陈公子,可要人帮忙?”
      
      门外的人见陈向北久久不得应声,便越发着急催促道。
      
      陈向北看了一眼粟锦儿,朝门外喊去:“无事,方才有只猫撞到屏风已经跑了。”
      
      就这样陈向北打发了来人,走了过去准备扶粟锦儿起身,却不料她已经自己爬起来,只还背对他声音冷淡的说道:“转过身去,不准偷看。”
      
      陈向北忙配合的转过身去,粟锦儿一瞧他如此听话,当然借着机会便溜之大吉了。
      
      等到陈向北反应过来她再无踪影了,陈向北只得摇了摇头,想着他进来之前绣坊里的人都说里间无人,粟家小姐怎会在此。
      
      幸而只有他们两人也未有出格之事发生,此事便揭过不表。只陈向北对这位粟家小姐愈发的好奇了。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般一晃而过,转眼间就到了大喜之日。
      
      今日本是粟老爷六十寿辰,李家却选在今日大婚且还给粟家下了请帖,用粟老爷的话来说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于是乎来而不往非礼也,粟老爷也选在今天招婿入赘,也给李家下了请帖。
      
      粟家和李家不一样。李家虽说是书香门第,却也家道中落,李鲸落纵然有功名在身,全凭俸禄养家,日子自然是不能与粟家相提并论。
      
      大夏虽然重农抑商,却不似前朝商户地位那般低人一等。
      
      粟老爷又是一个乐善好施之人,当年大夏闹饥荒,粟家二百一十六家粮行开仓赈灾的情景轰动一时,先前承光帝下江南还特意去粟家织造厂视察,并给与了高度评价。
      
      此番粟老爷招婿是有意要压李家一头,自然是广发喜帖,呼朋唤友。那边李家也不想让,也是大办。两家亲友又多有重叠,李家和粟家都不好开罪,好些人家都兵分两路,各自赴宴。
      
      成婚是个体力活,即便陈向北身强力壮也累的够呛。
      
      今日凌晨他便早早的起身,与吴叔等人各种里里外外的忙碌。
      
      等到良辰吉时,陈向北便于粟锦儿拜堂成亲。若是礼成,他与粟锦儿便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粟家的新姑爷,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暂时供养母亲,帮扶兄长了。
      
      然而事情进展的并不是那么顺利。
      
      就在两人礼成之际出幺蛾子了。
      
      这次来砸场子的倒不是李家的人,而是粟家本家的人。
      
      至于为何要来砸场子呢?这就要从粟老爷的身世说起了。
      
      粟老爷的父亲生有三子两女,两女外嫁来往甚少。粟老爷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虽是一母所出,然粟母在生粟老爷的时候难产,从来不喜老大,对粟老爷甚为苛责,从而导致他们兄弟感情也是极为一般。
      
      粟家老家是绩溪,绩溪男儿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就会出来跑堂当学徒讨生活,粟家自然也不例外。
      
      粟家三兄弟是一道出来的,粟家老二老三因有母亲提点,早得商机发家致富,而当时粟老爷则还是一贫如洗的小学徒。可人生就是这么有意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粟老爷也等到了他的时机,一发不可收拾,生意越做越大,就有了如今的粟家。
      
      而他的两个弟弟运气就没有这么好,这几年光景更是惨淡,尤其是他二弟生了一个不孝子嗜赌成性,现今早就债台高筑。这些年粟老爷跟在后头给擦了不少屁股,可惜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在赌。
      
      粟老爷现今已经六十了,再难有子嗣,长子早逝,如今只有一女便是粟锦儿。若是粟锦儿不在了,这偌大的家业自然就会落到粟家二房和三房之中。
      
      原本粟锦儿作为出嫁女也无继承权,奈何她被休了,如今再婚不是出嫁而是招婿,这意义就不同了。
      
      粟家二房与三房如何不急,眼瞅着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送人了,他们自然不肯。
      
      于是就在礼成之际来砸场子了。
      
      陈向北瞧见二叔与三叔了,不说这两人和粟老爷长得还挺像的,只是瞧着这两人来者不善,脸色挺难看的。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招个外人来掌家?”
      
      粟二叔语带责备,说的时候八字须还抖了抖,站在他身后的年轻人一脸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想必就是他那个好赌的儿子,身边的三叔也帮腔道:“是啊,都不知道那里来的野小子就招回来,大哥你怕是老糊涂了。”
      
      粟老爷见此情景,自然是气的脸色铁青,震怒不语。
      
      陈向北见状,心里也是一阵不安,眼看着就要成事,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就难说了,陈向北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两位老爷这是来吃酒的吧,来来来请上座,新人还在行礼,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喜婆见状不好忙上前打圆场。
      
      “新人?都嫁过一次还新人,我看也就大哥纵的性子才把锦姐儿养成这般性子。这都被送去修贞堂了,若是我女儿我早打死了。”
      
      粟二叔这话里话外满是鄙夷了,那边粟老爷已然心急,就要上手。
      
      “二叔……”
      
      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还拖了长长的尾音,陈向北听出来与那日在换衣间摔到女子的声音一模一样,他果然猜的没错,乃是粟家小姐。
      
      “二叔你这是要来搞事情啊,你想好了?”
      
      “怎么,锦姐儿你是在修贞堂待的时间不够长呀!”二叔一脸蔑视的瞧着粟锦儿,分明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大哥,你看看锦姐儿都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这样目无尊长。”二叔说着就扬手朝粟锦儿扇去,“今日我这个做二叔的就帮你教教她规矩。”
      
      粟锦儿并没有躲,当然巴掌也没有落到她的脸上,而是被陈向北截下了。
      
      陈向北几乎是本能就捏住了二叔的手腕让他不得动弹。
      
      他们这种土里刨食的庄稼汉有的就是力气,两个手指那么随意一捏就连最是滑溜的黄鳝都动不了,就更不用说这粟二叔了。
      
      “二叔,锦娘与我已经过了婚书,府衙留印。如今她是我夫人,若是她做的有什么不妥之处,你与我说便是。若是这般动手怕是过了。”陈向北的声音低沉,他最是看不起动手打女人的男人。在他们乡下只有无能的男人才会打女人。
      
      “过了婚书!?”
      
      陈向北没有理会粟二叔的问话,直接松开手顺势推了一下他,然后一把将粟锦儿护在身后,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这都被满堂宾客看在眼里,此时陈向北身着大红喜服,白玉簪发,高大魁梧的他直接就站在粟锦儿的跟前,挡住了粟二叔。
      
      粟锦儿身着绿衣喜服,以扇遮面,也感受到了陈向北的气势,觉得这人还挺男人的。
      
      粟二叔方才不察,踉跄了一下,险些倒地。
      
      “早就过了婚书,老二你和老三什么性子我岂会不知。实话告诉你,族谱我已经寻人都上过了。今日是锦儿大喜之日图个喜庆,你和老三今日若是来吃酒的那便留下,方才发生的事情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若是不然……”粟老爷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二哥,我突然想起来家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一步。”粟三叔一见形势不对,直接溜之大吉。
      
      粟二叔见如今大局已定他也无力回天,想着来日方才,以后有的是机会。
      
      “大哥真的是好眼光,找了一个好女婿,还蛮有骨气的!”
      
      “爹,他有骨气,有骨气的男人会入赘,妹夫你可是上了我们粟家族谱的人了。你家老祖宗要是知道了棺材板怕是都捂不住了吧。就你还秀才呢!我看你的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
      
      说话的是粟二叔那个好赌的儿子粟豹,人称豹哥。
      
      面对如此讥讽,陈向北倒是淡定的人,丝毫没打击到他。
      
      陈向北家贫,小的时候爹又去的早,全仰仗着他娘一个人养家,一个女子养大两个小子还要供养一个儿子读书怎么办到的。
      
      自然是面子里子都不要了,大冬天没农活忙了就领着他去讨饭,他什么人没有见过,什么难听的话没有听过。光是活下去有饭吃已经让他疲于奔命了。今日豹哥所说的话,对于他而言也就是挠挠痒罢了。
      
      “都要吃饭呀。”
      
      半晌。
      
      陈向北才发话。
      
      豹哥更是不屑了,语带挑衅道:“吃饭,我看你是吃软饭吧。”
      
      “嗯,大夫说我肠胃不好,适合吃软饭。”
      
      “你你你……”
      
      豹哥直接被堵的无语。
      
      而在一旁的粟锦儿听到这话也是惊呆,这人丝毫不掩饰的啊,看来是真的看上他们家的富贵。
      
      豹哥还想上前理论被粟二叔强拉了下来:“罢了,既然今日是锦姐儿大喜之日,那我这个做二叔就在这里祝你与夫君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粟二叔说话的时候把“早生贵子”四个字说的特别大声,随后朝着粟老爷意味深长的一笑便扬长而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成婚还被砸场,小北哥没关系,肠胃不好的我,一切都可以搞定,哈哈哈。
    本文日更,每天同一时间准时更新,不见不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