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归家 ...

  •   粟老爷就将陈向北的简单情况介绍了一下。粟锦儿低着头靠近粟老爷的耳边说道:“爹,你哪里找的冤大头,他该不会被你骗了吧,我的名声都那样了,他都愿意。”
      
      言外之意,不言而明,定是看上他们粟家泼天的富贵了。
      
      粟老爷拉下了脸,低语道:“不要这么说,这个愿意入赘,还是个读书人,是个秀才。”
      
      “入赘?”
      
      粟锦儿再次抬眼望了望陈向北,上门女婿在大夏可是为人所不耻,但凡男人要点脸面都不愿的,就更不要说是个有功名在身的男人了。
      
      “嗯,入赘,婚书上有言明了,白纸黑字写的分明。”粟老爷见粟锦儿怀疑再次强调了一下,只声音压得很低,唯有他们父女可以听见。
      
      粟锦儿倒是也没有急到现在就去看婚书,只是心里对陈向北的印象又差上几分。想着早些寻个理由将他给打发了,一个人乐的清净。
      
      陈向北这边见粟锦儿没有接话,他也不好开口。只刚刚微微瞧见了粟锦儿的手,如削葱根一般,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之人。不由得想到他阿娘那一双布满老茧的手,心里泛起一丝酸楚,这一次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第一次离开阿娘分开这么久,虽说才短短几日间却已开始想家了,想阿娘了。如今短时间内他也不得还家,他还要留在粟家,这样才有钱财供养阿娘,还有大哥考学。
      
      陈向北已经想好了,即便粟锦儿当真是个脾气不好的丑八怪他也不走,脾气不好他就多让让不与她争执便是,至于丑八怪,他长得也就这样,看习惯也就一样。他一下子就说服了自己。
      
      两人各怀心思,都不言语。粟老爷倒是十分开心。女儿归家,女婿也甚得他心,眼瞅着他六十大寿也要到了,大婚之事一直都在紧锣密鼓的操办着,所有的事情都朝好的方向发展。
      
      一路上倒也顺利,不多时就再次回到了粟家。
      
      不同于陈向北来的时候只有吴叔来迎,粟锦儿归家,那一家老老小小,府上丫鬟婆子都倾巢出动,齐齐整整的站在门口等着。
      
      “二娘,三娘!”
      
      马车刚停,还未陈向北反应过来,粟锦儿已然翻身下车,朝两位妇人走去。
      
      粟老爷有一妻两妾,粟锦儿乃是粟老爷正妻所出,只可惜她娘走的早,在她一岁的时候就没了。粟锦儿一直都是粟老爷的两位妾室抚养着,与她们感情甚是亲厚。
      
      而粟锦儿口中二娘三娘想来也就是粟老爷的两位妾室了。
      
      陈向北下车看见两位妇人,一胖一瘦此刻早已来到粟锦儿的身边,一人拉着她的一只手。
      
      陈向北站的远并未靠近,听着话,也知晓那个胖妇人乃是粟锦儿二娘,瘦的自然就是她的三娘。
      
      看的出来三人感情极好,两个妇人竟也抹了泪,粟锦儿似乎与她们说了什么,那两人时不时地朝着这边看来。
      
      “无事无事,锦姐儿既是回来,咱就不走了,以后就在二娘边待着,二娘与你做衣裳。”
      
      胖二娘体态丰腴,成富贵之相,精于刺绣,粟家的绣坊都是她在打理,算是粟老爷的左膀右臂。
      
      “是啊,锦姐儿快些进去吧,外间日头高,晒着了就不好了。”
      
      瘦三娘虽身材纤细,看似弱不经风却实实在在是个练家子出身,早些年陪着粟老爷走南闯北,也遇到些匪寇,因她在身边,粟老爷方才安然无恙。两人均无所出,一直待粟锦儿如亲生女儿一般。
      
      当然她们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若是粟老爷撒手人寰,粟锦儿也不在了。她们也会被粟家族人赶出门前一无所有。而粟锦儿毕竟是两人亲手带大,感情自是不同。三人说罢话,粟锦儿便随众人一同进屋了。
      
      陈向北自然也只能跟着进去,跟着跟着就不能跟了,他一个外男总不能和内眷进内宅吧。
      
      好在粟老爷是个体恤的主,没让他一人落单,命吴叔安置好他。
      
      “陈公子你也瞧见咱家小姐了吧,我与你说咱家小姐可是十里八乡顶好的人,是那李探花不识货白糟践咱家小姐。”
      
      吴叔忿忿不平道。
      
      陈向北不搭话,只默默地走在吴叔跟前。
      
      “陈公子,外头传闻不足为信,等你与我家小姐成婚之后就知晓了。”吴叔领着陈向北走进了北屋,又强调了下。
      
      北屋位于粟家老宅东北角,三室一厅,厨房在外头。以前是粟澍也就是粟锦儿她哥居室。
      
      前几年粟澍因落马不治身亡,北屋就一直闲置下来。
      
      如今将陈向北安置进来,足见粟老爷已经当他是自家人了。
      
      “陈公子你姑且住下,等你与小姐完婚后,老爷会给你们另外安排宅院,你与小姐可以一道去选选。”
      
      陈向北这人打小就随遇而安,以前农忙的时候,田埂上他也睡过,大夏天,蚊虫乱飞汗流浃背的,他都睡得香甜。现今这般好的条件他自然是住的。送走了吴叔也谢绝了给他安排的婢子,他一个人就呼呼的睡去,太累了。
      
      过了几日,陈向北便觉无聊,这里不似乡间他有很多小伙伴可以玩耍,也无熟人可以唠嗑,更没有亲人相伴,最关键的他太闲了,整天无所事事的。
      
      终于今日粟老爷差吴叔来请他,陈向北自然是跟随了。
      
      “陈公子,这次我们老爷领你去商会走走,顺带去绣坊接小姐回来。”
      
      “又接?”
      
      陈向北打小就在乡间长大,那里的女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手,有的甚至比男人都能干。很少要人去接的,想来也是与乡间不同。去接人他到也无所谓,也就多走几步路罢了。
      
      “小姐今日去试嫁衣了,老爷也与你定了一身,过几日便要成婚,若是不合适还能改改。”
      
      如此说来还有他的事情,陈向北就更不敢推辞了。
      
      粟老爷已经在大堂等他了,此番粟老爷是领着他去粟家商行见诸位掌柜,算是认识一下。
      
      前几日粟老爷就已经知会了诸位掌柜今日要领人来见,各大掌柜倒也配合,早早的来到粟家,在外地来不了的也派了代表来。
      
      正值晌午十分,粟老爷命诸位掌柜吃完午饭再行商议。陈向北自然一同落座。随后丫鬟们端了水上来。
      
      陈向北原当这水是喝的,加之又有些口渴自然一股脑的喝了下去,其他掌柜瞧见一脸诧异。粟老爷当做没看见一样也喝了下去。掌柜们见状也纷纷效仿喝了下去。后来陈向北经历的事情多了方知晓这水原不是喝的只是用来漱口。
      
      用完午膳,粟老爷便将陈向北正式介绍给了大家,这算是打个招呼。
      
      “小婿若是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周全之处还望诸位大掌柜提点一二。”
      
      陈向北也在此时站起身来与众人回礼。大掌柜们本就在粟家手下讨生活哪有不应之理。
      
      寒暄了一番,送走各大掌柜,陈向北就与粟老爷等人去绣坊试衣。
      
      粟锦儿早早就已经试过了嫁衣,彼时正随二娘去了里间。
      
      “刘夫人,你再给瞧瞧锦姐儿到底怎么啦,月信一直都正常……”
      
      原是寻人来看女儿家的病来。这女子看病从来都是隐晦,尤其又是妇科。刘夫人乃是二娘手帕交,精于妇科。京都好多女儿家都是她给瞧好的。
      
      粟锦儿与李鲸落成婚三载一直未孕,在这期间粟锦儿也是瞧了不少大夫,喝了不少偏方,一直未有喜信。
      
      刘夫人她也不是第一次来瞧,以前也瞧过。这次她本不想来的,二娘心急她也不好浮了她意。
      
      刘夫人给粟锦儿好生检查了一番,又问了一些,脉象也看了一番,摇了摇头。
      
      “锦姐儿我瞧着身子没问题,按理说早该生养了。”
      
      得了,与上次结论一样。
      
      “可没问题,怎么三年都不曾生养这……”二娘越发着急,就怕没问题,若是有问题还能对症下药,这没问题该如何是好。
      
      “阿姐,生养之事,也非女子一人所能,也是需阴阳和谐才可。我看问题不在锦姐儿多半在李大人身上。”
      
      刘夫人收拾了一下又道:“若是李大人也无事,那也只能说明锦姐儿与他本就无男儿女缘。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孙家的事情你也知晓吧。两人和离之后自行婚嫁,如今不是都生养了嘛。”
      
      “说是这么说,就怕,唉!”
      
      “二娘,不能生便不能生就是的了,再不济到时过继一个便是。”
      
      “那怎么行,锦姐儿你还年轻可不能耽误了。改日我再去寻寻其他人,再问问还是要自个生养才行,过继的哪能有自己生养的亲呢。”
      
      “二娘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敢情我与你不亲呀。”说着粟锦儿就头靠在二娘的肩上咯咯的笑了。
      
      二娘越发的着急了:“锦姐儿你当然不一样了,你当时那么小,才这么点大可怜见的。”
      
      二娘与三娘都是粟夫人亲自选的,是粟夫人的陪嫁丫鬟。粟夫人一直带病,想着粟老爷家里外头都需要个女人帮衬,还有她也预料到她时日不多,再为粟老爷选了两门妾室之后,孩子安顿好便去了。至于为何是两个,怕也是粟夫人为了制衡吧。
      
      当时粟锦儿刚刚一岁,确切的说也才九个月。二娘和三娘那时也在粟夫人灵前发了毒誓,恐两人生养之后有了外心,约定两人都不要孩子,一心抚养粟夫人留下的两个孩子。
      
      “二娘,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孩子这个事情强求不来的。”
      
      粟锦儿微微有些失落,长叹一口气道。
      
      “二夫人,小姐,老爷领人过来,你看还要避讳一下,带小姐先走。”
      
      彼时刘夫人已经离开了,二娘也准备带粟锦儿离开。
      
      “二娘,你先走吧,我就留在这里看看吧,就看一会儿。”粟锦儿说着就躲到了屏风之后。
      
      “锦姐儿,这是换衣的地方,待会儿陈公子要来换衣,你若在这里被发现了传出去了,这名声可就坏了。”
      
      粟锦儿推着二娘笑道:“哈哈哈二娘你越来越逗了,我的名声哈哈哈。你且去吧,我一会就来。”
      
      

  • 作者有话要说:  粟家小姐你怎么能偷看人换衣?嘤嘤嘤人家就是要看看,不行嘛,反正早晚都是我的。
    呜呜呜,厉害!
    小天使们晚上好哇,今天的更新完毕了,没有收藏的可以顺手收藏下哦,本文日更,每天同一时间准时更新,不见不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