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不要乱吃东西(4) ...

  •   从活人到碎尸,只用了几秒钟。
      
      等反应过来,哭声夹杂着呕吐声。
      
      白夙见到扶梯上的惨状尚且能忍耐,但眼见着新人们吐成一片,只觉一阵头皮发麻,下意识就要去抓手臂。
      
      格亚在身后握住她的手腕,制止她因为洁癖引发的无意识自残行为。
      
      他的契约者娇气得很,之后疼劲儿上来,肯定要哭鼻子。
      
      白夙被一只比寻常人温度高很多的手控制住动作,很快回过神来,扫了一眼周围,担心自己的状态引人注意。
      
      这担心很多余,她方才的失态在一众旅行者中太不起眼了。
      有的人颤抖着掏出手机去狂点屏幕,还有连字都没法好好输入,对着导航app狂喊“放我回去”的。
      
      App的反应当然是没有反应。
      
      刚进游戏就被这样刺激,算是废了。
      
      白夙决定自己去做点事,走之前,还向孟君寻投去爱莫能助的同情目光——
      她能预见到,接下来矛头肯定要指向这个滥好人。
      
      果然在走出去没几步之后,她就听到了“杀人凶手!”,“没真本事的神棍”之类的话。
      
      这事儿,白夙帮不上忙也不想帮。
      
      白夙要去的是楼梯。
      
      方才大地震颤过后,窗外天空逐渐从一片雾蒙蒙的灰暗,变成了沉重无光的暗夜。
      
      夜晚来的骤然,只是头顶的日光灯在天黑的同时发出了微弱的光,才让人很难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件事。
      
      明明外头都没有灯光,偏偏车站里来了能源,奇怪的很。
      
      更奇怪的就是逃生通道里的指示牌,那玩意儿先前也亮着。
      
      随着白夙“噔噔蹬”的皮鞋声,壁灯不时亮起,投下惨白的光亮。
      
      车站的一层楼,比平常居民楼的两层都高,中间至少得拐四个弯。
      
      白夙才跑过两个弯,一个急刹车停下脚步,手指下意识的掰开了手提箱上的扣环。
      
      “再等等。”身后格亚出声。
      
      白夙“嗯”了一声,没开箱子。
      
      不能反应过度。
      
      就这么面对着看似空无一物的墙角占了一会儿,惨白破落的墙壁上,色彩逐渐扭曲。
      
      “真是扫兴……”
      一个阴气森森的声音凭空传来。
      
      旋涡状的扭曲有了轮廓。
      
      最先从墙中挤出来的是巨大骷髅头的前脸,米白色的骨骼反着光,两个比寻常人头颅还大的眼窝是看不到底的黑。
      
      骷髅头上坐着个很妖娆的女人,皮肤比冷光灯下的墙皮还惨白,虽然面容看起来艳丽,可眼窝深而黑,就跟她当成坐骑的巨大骷髅不相上下,唇上的红浓艳的不自然,深浅不均,犹如凝固的鲜血。
      
      “只有一个小姑娘胆子够大么?真无趣。”声音很妩媚,带着不屑掩饰的恶意和轻蔑,似乎意兴阑珊。
      
      白夙觉着这女鬼脑子不大好。
      
      这是胆大么?扶梯不能走,可不就得走逃生通道。
      也就是头上灯光闪烁,阴森了点而已。
      
      能沟通的鬼魂少见,白夙打算珍惜,她忽略对方逻辑上的问题积极沟通:“能放我过去吗?”
      
      “不能。”
      女鬼这样说着,还往前凑了凑。
      
      她黑色的长发原本还掩藏在墙壁内,此刻拖出来一截,就看到浓密的黑发中缠着许多人头,多半已经成了白骨,少部分半腐烂,还有半截没露出脸来,略带地中海的新鲜后脑勺。
      
      大概是刚才死的那个中年人。
      
      白夙瞬间小脸煞白,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全是白骨也就算了,半腐烂的人头也太恶心了!
      
      白夙强忍着转头就跑的冲动问:“不让就不让,您能吧人头收回去么?”
      
      女鬼看着女孩儿泫然欲泣的模样,会错了意,果真退后了一点点。
      
      当然,只是一点,大多数已经化成白骨的骷髅还在。
      
      但只要没有恶心吧啦的粘液,对白夙就没有威慑力了,她见这女鬼还挺好说话,得寸进尺的凑近,拽了拽女鬼裙子上姑且干净的一角:“能不能求您放我直接通过楼梯,或者更干脆点,直接通过这局游戏?”
      
      女鬼:“滚。”
      
      白夙心内闪过一丝失望,原来女鬼的好商量不是怜香惜玉啊。
      
      那就不浪费时间了,说滚就滚,绝不拖延。
      
      反正她走过这些地方之后,基本可以确定,这鬼魂身上的戾气只存在于很小范围,她是属于地缚灵那一类,活动范围就是所有的楼梯,扶梯也包括在内。
      
      电梯不清楚,但在轿厢内遇险不好应对,她不打算尝试。
      
      既然如此,就好说了,叫大伙儿一起凿墙系绳子,不走楼梯就行呗!
      
      女鬼见她走的干脆,一瞬间很是尴尬。
      
      “等等!”
      
      白夙回头,不解的看着女鬼。
      
      女鬼咬牙切齿:“虽然此路不通,但离开也没那么难,永昼是活人苟延残喘的孤岛,永夜是鬼魂肆意杀戮的狩猎场,而这里,是昼夜交替之处。”
      
      “谢谢。”得到了提示的白夙依然很有礼貌。
      
      昼夜交替之处不是一条线,是一个会变动的区域,白昼时鬼魂力量薄弱,所以扶梯上没有黑发,而一旦入夜,就会冒出来杀人取乐。
      
      “格亚,以你的经验来看,为了乐趣而杀人和狩猎,对鬼魂来说是一回事吗?”
      
      “对于我来说没有区别,但我又不是鬼魂。”格亚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
      
      线索还是模棱两可,但白夙总觉着,楼梯间的女鬼似乎在刻意放水,似乎很期待旅行者们离开车站,进行下一步行动似的。
      
      这点小小的疑虑被她暂时存在心底,上楼时遇到想起来楼梯间碰运气的其他人,很无私的分享了情报。
      
      她认为,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是耐心等待,反正迟早会再变回无害的白昼状态,到时候他们就能顺利出去了。
      
      但很显然,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
      
      任务目标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相比于跟鬼魂共处一间车站,花费些力气就能提早离开似乎是很划算的事。
      
      再说了,万一鬼魂骗人,白天也能行动呢?
      
      于是行动派们选择凿墙。
      
      可巧车站的储物间里用来搞维修的工具应有尽有,一时间热火朝天,爆土扬灰。
      
      孟君寻劝阻过,可没什么用,他如今威信全无,不被人刻意针对就不错了。
      
      白夙看到这一幕,心说滥好人果然还是滥好人,刚吃了瘪还扑上去。
      
      她基本已经可以预见,如果自己去劝众人等待,一定就会面临问题:
      白昼会在什么时候来?
      白天就真的安全吗?
      一旦她推测出的答案跟现实相悖,就会面临跟孟君寻一样的处境。
      
      算了,还是憋在心里吧。
      
      格亚冷眼看到契约者神情的微妙变化,猜出了她的心思。
      
      “你总是想太多,社恐是会加重的。”
      
      白夙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使魔说的很对。
      
      “你说的很对,但我就这样,改不了也没打算改。”
      
      格亚一挑眉:“没关系,你的任性在我看来都是优点。”
      
      白夙脸颊一红:“闭嘴!”
      
      使魔当然不会违背主人的命令,于是格亚闭嘴了。
      
      白夙觉着自己在热火朝天的工地现场显得格外多余,转头去了休息室。
      
      刚坐下没几分钟,就听到有脚步声,从休息间两侧的门同时传来。
      
      一抬头,两边门同时被推开,各进来两个人,都是大概二十岁上下的男人,流里流气,故意挽袖子撩衣服的,露出不明所以的纹身。
      
      打头的那个染着刺眼的黄发,对着白夙吹了一声口哨。
      
      教科书般的地痞流氓。
      同时也是教科书般的炮灰。
      
      白夙瞥了混混头子一眼:“有事?”
      
      黄毛咧嘴笑了,指了指白夙精致小巧的手提箱:“箱子给我们,我们就放过你,反正最多就是点吃的用的,否则真惹哥几个不高兴,动起手来不小心撕坏了你的衣服,说不定要擦枪走火。”
      
      白夙嫌恶的皱眉。
      
      另外几个小流氓都跟着哄笑起来,似乎觉着自家大哥这段子说的还挺有水平。
      
      白夙不说话,只是将原本始终拎在手里的箱子放到旁边座位上,似乎很委屈的说了一句:“自己没准备,却要打劫别人?”
      
      “知道怕就交出来,别废话!”
      
      混混头子伸手就要拉扯白夙,但白夙只是很优雅的站起来。
      
      动作不算快,却是刚好躲开了他的手。
      
      白夙一脸的委屈:“打劫打到我这,你们可真是……找错人了!”
      
      话音刚落,她一个蹬地,就如同根本没有体重似的,一脚飞踢正中混混头子的眉心,这一下又准又狠,他立时眼前发黑,竟是“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等白夙落地,皮鞋方跟正好踩在他的手背上。
      
      白夙原本是想耍个帅,奈何落地突然觉着脚下东西柔软,在其余几个混混还带着呆滞的注视下猛地跳开。
      
      眼见着大哥被瞬间打晕,手指惨遭鞋跟碾来碾去都没醒,怕是已经没气了,这几个小混混才意识到,他们似乎是踢到了铁板。
      
      几人对视一眼,转头要逃,可不知为何,他们先前刚刚亲手关上的,休息室的门锁全都坏了,不论如何都拧不开。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夙:欺负我的人,都要倒霉的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