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不要乱吃东西(3) ...

  •   车停之后,乘客们争先恐后的下车。
      
      白夙仍旧走在最后,下车时,身上的隐遁之术倒是没有解除。
      
      站台是单独的维度,而上车之后又是另一个,但下车并不是。大概是从进入车厢的一瞬间,就已经进入系统分配好的游戏场。
      
      那还搞什么列车,直接去不行吗?!难道是为了仪式感?
      
      不明所以的踩上坚实的地面,耳畔响起此起彼伏的提示音。
      
      掏出手机,只见末日游戏app自动退回上级页面,一个提示蹦了出来:【末日导航系统诚挚为您服务,No80027号末日为C级末日,存在主线任务,任务内容请乘客们自行搜索,祝乘客朋友们旅途愉快。】
      
      身边一片鬼哭狼嚎。
      
      “卧槽,竟然是C级!”
      “什么?C级啥意思啊……”
      
      白夙默默的后退,以防止崩溃大哭的人把鼻涕眼泪蹭到她身上。
      
      她没撞到任何东西,身后的列车早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C级啊,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消息。”
      
      白夙有事先做过功课。
      
      有人猜想,末日游戏里的每一局游戏,都存在于真实存在的平行世界之中,只是这些世界正在灭亡边缘,或者干脆已经没救了。
      
      所以会有濒死的世界意志去其他世界求援,也就有了末日游戏。
      
      这也是玄门中人敢投身其中的原因,毕竟《末日游戏》这个app本身,不管怎么观测,都品不出半点邪气来。
      
      虽然游戏本身邪的要命。
      
      白夙则更悲观一些,她认为,只是有幕后黑手在用小恩小惠吸引新鲜血肉罢了。
      
      末日副本被分为ABCD四个等级,这是app会告诉你的。
      
      一个车厢对应一个副本,D级最简单,A级最难,游戏等级根据车厢内乘客的平均实力来决定,这是老手总结的经验。
      
      一个车厢内少说六七十人,不过……
      
      白夙看了一圈周围,明显没那么多。
      
      列车每一节车厢共有四扇门,这一次,只有从同一扇门下车的乘客,才会凑在一起。
      
      跟白夙在同一扇门下车的,包括她在内,一共18人。
      
      这18人里,有五个在鬼哭狼嚎,五个一脸懵逼。
      
      懵逼的这五个人,在听过科普,知道自己上了怎样一艘贼船,以及C级游戏的平均生还率为27%之后,也开始鬼哭狼嚎。
      
      新人浓度有点高。
      
      做科普的是孟君寻,他焦头烂额,应接不暇。
      
      而另外的六个看着还算淡定的老手,都一言不发,根本没再这儿跟新人浪费时间,三三两两的走了。
      
      白夙默默的站在人群最边缘,她不着急走,一心二用,听着孟君寻的科普,同时观察起四周环境。
      
      说来也巧,他们这撮人下车的地方是个破旧的轻轨站。
      
      站台被高架桥支起来,车站两旁的玻璃不少都破裂了,上下扶梯也都停着,缝隙中堆积满了灰尘,明显废弃已久。
      
      窗外的天际一片灰暗,似乎是凌晨,又可能是傍晚,天际的一侧有一半隐没在地平线下的太阳,另一半则有刚刚升出地平线的上弦月。
      
      其下则是荒凉的一片死城。
      
      很现代化,但不见人烟,也没有灯光。
      
      看了一圈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孟君寻的科普也仍旧停留在她事先了解过的内容,白夙开始不耐烦了。
      
      不会吧,如今这些门派如此无私,真就把已知情报都po到网上,以至于进入游戏的年轻弟子,都没比她情报多?
      
      于是又一次点开末日游戏app。
      
      进入副本之后,app页面锁死,退不出去,也无法进入商城。
      
      这也就意味着,就算有信号或者连了蓝牙,也没法用手机跟其他人联络,也无法因地制宜的用刚拿到的积分兑换道具。
      
      只有辅助页面和导航页面还能用。
      
      辅助页面就一记事本,而导航页面则是一则地图。
      
      白夙心算了一下地图上的比例尺,发现这一局游戏的范围,竟然有整整一座省会级别的城市那么大。
      
      她咬了咬唇。
      
      能不能跟其他车门下来的旅行者们汇合她不关心,问题在于,这么大范围,怕不是要跑断腿!
      
      可怜她还穿着小皮鞋……
      
      而孟君寻的科普终于说了一句有营养的:“大家别惊慌,并不是说没完成主线任务就是死路一条了,而是会无法离开,被留在任务世界。”
      
      他这么说完,在场新人们的情绪……并没因此安定下来。
      
      被留在末日世界,兴许还不如痛快死了呢!
      
      白夙倒是眼前一亮,小声嘀咕:“如果是在平行世界,是不是我身上的诅咒,就会失效了?”
      
      她之所以一心想着要得道飞升,为的就是摆脱诅咒!
      
      格亚一桶冷水泼过来:“你该知道你是如何活下来的,如果诅咒就这么粗暴的被隔绝解除掉,你还能这样活着吗?”
      
      也对哦如果进入其他位面就能隔绝诅咒,那她当时在车站通过闸机之后就该变成一具尸体了。
      也可能只有半具。
      
      白夙一阵后怕,眼圈儿都红了。
      
      等回过神来,就见孟君寻化身幼儿园老师,手把手教学仍在继续:“一定要善用导航页上的搜索功能,有的时候有奇效。”
      
      大部分新人都同时掏出手机开始戳屏幕。
      
      一瞬间成为正常轻轨站该有的样子。
      
      一个带眼镜的小姑娘,好学生似的举手问:“那我直接问任务目标行吗?”
      
      孟君寻还没说话,有个中年人就不屑地抢话:“系统给的是提示,不是答案,怎么可能直接就告诉你任务目标?这么容易,那干脆直接给你积分算了!”
      
      十足的领导腔。
      
      与此同时,白夙的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
      
      白夙硬着头皮将手机屏幕举到众人面前:“我搜出来了。”
      
      地图上散布着零星的小光点,至少几百个。
      
      “这么多?”眼镜妹惊掉了眼镜。
      
      “还真是!我死马当活马医,搜了一下主线任务目标,也是满屏幕光点!”另一个新人兴奋的声音都颤了。
      
      任务目标多于人数,说明不存在竞争关系。
      
      众人一阵欢呼雀跃。
      
      任务目标再多,这座轻轨站里也不可能有,大部队开始往扶梯方向移动——
      所有人都下意识忽略了还有安全通道。
      
      楼梯间没窗户没灯光,只有阴森森的安全指示牌照亮一小块角落,太吓人了。
      
      白夙看了一眼楼梯间,决定随大流,安静的走在部队最后。
      
      刚走没两步,突然之间大地震颤,虽然振幅不强烈,却激起了许多灰尘。
      
      白夙抬手遮住口鼻,紧闭双眼,在震荡势头稍减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鬼哭狼嚎。
      
      “卧槽,这什么东西?” 
      “别推我,让开,让开点!”
      
      前边乱成一锅粥,走在最后的白夙不幸被本身意图善后,所以走在靠后位置的孟君寻撞了一下。
      
      孟君寻背着牛仔布的登山包,粗粝的布料擦过细嫩的皮肤,白夙的额头瞬间红了一小片。
      
      她的眼圈儿也控制不住的又红了。还好格亚冰冷的手指立刻抚上了她的额头,才忍住了哭。
      
      等烟尘散去,那些冲在最前边的游客也连滚带爬的回到车站之后,白夙才从人群的缝隙中,看到脏兮兮的扶梯缝隙中,探出了无数长发,细长坚韧幽黑,飘荡着要将靠近的人抓住,硬生生拖进缝隙中去。
      
      先前明明没有的!
      
      地震之前没被人能看到扶梯口,不可能全员皆瞎。
      
      这些头发,分明都是地震之后长出来的。
      
      冲在最前头的两个游客,都被这些头发缠住了脚踝。
      
      其中一个是精瘦的男青年,碰巧他穿着在大腿位置带横拉链的牛仔裤,机智的将一条裤腿连同靴子留在扶梯上,这才全身而退。
      
      另一个被缠住的是先前一口领导腔的中年人,他穿是一身运动装,不幸的是,黑发就缠在他裤脚跟运动鞋之间的缝隙里。
      
      铁丝一样的头发死死缠在他脚腕上,越是挣扎,这些头发就缠的越紧,铁丝一样勒进皮肉,伤口瞬间就涌出了鲜血。
      
      中年人疼的站不稳,死死拽着身后的另外两个乘客,怕自己被拖下去之后,整个人都被切碎。
      
      大部分旅行者慌忙后退,也有试图救人的,从背包里掏出多功能刀,可那些头发韧的很,割的速度完全没有新生长缠上去的快,反倒是这人的手指也被割开好几个口子,只能狼狈的退回来。
      
      一筹莫展之际,眼镜妹突然回头看向孟君寻:“你不是说,自己是什么玄门中人吗?你不会驱鬼?能不能救他?”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着孟君寻。
      
      孟君寻犹豫着:“不行,我虽然是玄门修士,但我的道术在进入游戏场之后,似乎时效了……”
      
      可光是这样说,明显没法平息新人们的七嘴八舌,都觉着他是有本事不愿意用。
      
      “随便讲解两句,卖个人情谁不会啊,真到需要出力的时候就不动了,真自私!”不知道人群里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孟君寻脸色很难看,他咬牙,从包里扯出一张符咒丢过去。
      
      带着朱砂字迹的黄纸落在扶梯上,也瞬间被钢丝一样的黑发切碎。
      
      符咒没起到镇压作用,反而让那些黑发被激怒似的飞速生长,来势汹汹,不仅要将中年男人拖下去,还长了眼睛似的要去缠被中年人抓着的另外两人。
      
      其中一个姑娘见状,惊叫一声,狠狠踹了中年人一脚,另一人也是拼命掰开了他的手。
      
      中年人惨叫着被黑发拖到扶梯上,立刻被缠线团一样裹紧,下一秒,就被绞成了肉沫。
      
      只有一颗头还完整,骨碌碌的一路滚下去,到了乘客们想去而去不了的一层,然后又骨碌碌的一路滚到了墙角后头,留下一串血污。

  • 作者有话要说:  游戏正式开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