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苏含被面前的人吓了一跳,不敢去看他,往下缩了缩身子,想从他手臂下方的空处钻出去,却又被他一把揽住了腰。
      
      女孩的骨架子很小,吊带睡裙勾勒出她陡峭性感的锁骨,裙摆泡沫般往下散开,腰际处精巧地收紧,掐出少女的玲珑曲线。
      微湿的长发搭在她的颈窝后背,纤瘦的蝴蝶骨翩翩欲飞,一双大眼像小鹿的眼睛,黑而明亮。
      
      她身上香香的,裹着刚从浴室走出的氤氲水汽,以及沐浴露甜甜的牛奶香味。
      
      他身材高大强健,夜晚的不安全感加强了他眉眼轮廓的侵略性,没有留给她任何反抗的余力,几乎把她整个儿圈在了怀里。
      
      宽大的手隔着睡衣薄薄的料子握在她的腰上,那人掌心炽热,力度强势,她惊得险些低呼出声,双唇刚启,便被他用食指轻轻抵住:
      
      女孩双唇柔软,像一枚滑溜溜的果冻,而他的手指却有常年做机械锻炼和把控车柄留下的薄茧,微微粗粝,有种别样的触感。
      
      “嘘——”
      纪澜生极轻地说,吹出的气息洒落在女孩的脸上,惹得她往后缩了缩脖子。
      
      女孩胆胆颤颤的,如同受了惊的小兔子,怯弱却惹人怜爱,让人只想不管不顾地拽进怀里,好好哄着疼爱着。
      
      纪澜生不由唇边一弯。
      
      “……你你你想干吗?”苏含被他吓得连说话都磕磕巴巴的。
      
      他双眸微眯,直直地看着她,低头靠近她的脸,气息近在咫尺,故意地撩拨:
      “你说我想干吗?嗯?”
      “你和我哥在酒店房间里做什么了?”
      
      苏含:“……”她也不知道啊QAQ
      
      见女孩不回答,纪澜生沉了沉脸:“说话。”
      
      她越是不语,他便越是逼近,几乎整个人都要压上来,她身高才到他胸膛的位置,视线落在他说话时上下滚动的喉结上,闻见他身体阳光般干净的味道。
      
      她从小到大有个怪毛病,只要着急起来,说话会自然而然会带了几丝软软的哭腔,加之两人现在亲密的姿势,像整个人蜷在他怀里哀求一样。
      
      女孩双手抵着他胸膛,防止他再靠近,低着头,整张脸都滚烫滚烫的,明明是在抗拒,低软的音色听着却有种欲迎还拒的娇柔:
      “关你什么事呀?”
      
      纪澜生挑了挑眉:“我女朋友的事我没资格过问?”
      
      她低声嘟哝道:“不是分手了么。”半会儿,她又小小声地反驳,“再说了,那也根本算不上是……”
      
      也算不上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关系吧。
      
      “没牵过手,也没接过吻……”她的声音更低了,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明明不是那样的意思,却有些心跳加速。
      
      “牵手?”
      纪澜生低低地回味这两个字,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原本挡在女孩腰间的手向下滑过她纤细如葱的手腕,而后牵住了那只软绵绵的小手。
      “比如这样?”
      
      苏含:“…………”
      
      月色顺着窗际淌进屋里,光线很暗,屋内的陈设都只能隐隐看见一个暧昧不清的轮廓。
      
      纪澜生瞥见他们的影子被月光拉得斜长,一高一低,一长一短,亲密无间地交织在一起,居然也破天荒地觉得有些脸热。
      
      他的嗓音噙着不意察觉的微哑和克制:
      “我后悔了,我决定重新追你。”
      
      苏含仰头望他,冲他眨眨眼,十分真诚:
      “可是,我最近不需要做自行车队的专访了呀。”
      
      纪澜生:“……”卧槽。
      难道他在她心里就只有做专访的时候才有用?
      眼神要不要那么真诚,语气要不要那么坦然,他不要面子的吗?
      
      他盯她半会儿,用力吸了吸两颊,神色阴鸷,开口问:
      “你喜欢我哥?”
      
      苏含愣了几秒,眸子无辜而清澈:“怎么样才算喜欢?”
      
      “你想和他牵手接吻?”纪澜生问。
      
      苏含摇摇头:“没有呀。”
      “那就是不喜欢我哥。”纪澜生笃定地替她答了。
      “……哦。”
      
      纪澜生更加确认,今晚餐桌上那些事,八成是纪堇年那个老东西自己臆想出来唬他的。
      
      得到官方回答的纪澜生心里非常满意,目光落在自己牵着女孩的手上,唇边重新扬起弧度:
      “呵,我就知道你比较喜欢我。”
      
      苏含:“……”什么逻辑。
      
      许是两人靠得太近,连带卧室的空间也让人感觉窄小。即便开了空调,也仍旧难挡夏夜的高温,细汗浅浅地沁了出来,濡湿了他握着她的手。
      
      苏含不自在地想把手抽出来,逃开他圈箍的领地:
      “我要睡觉了,你出去……”
      
      她趁他不注意,右脚往旁侧一跨,滴溜地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正想撒腿跑开,脚下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踉跄摔下。
      
      “啊——”她低呼。
      
      纪澜生反应过来去拉她,两人不受控制地朝后倒在了大床上。
      
      纱窗被风吹得飞旋飘扬,像蝴蝶轻薄的翅膀,拂过女孩惊愣的脸蛋。
      
      面前黑影沉沉压下。
      
      苏含只觉得大脑“哐当”一下,陷入了一瞬间的空白。
      再反应过来时,她已经仰倒在床上,身下是软绵绵的被子,两边耳旁撑着男生紧实而充盈着力量感的手臂,以及他微促的呼吸声。
      
      夜风撩起女孩的睡裙,露出她纤长细腻的双腿,以及白色的小内裤边缘。
      
      她呆愣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双颊飞快涨成了番茄色。
      
      “我——”
      纪澜生仓皇失措地移开视线,胸腔中有些什么在猛地捶动。
      
      女孩毫无防备地仰躺着,受了惊的大眼一直盯着他,嘴唇也微微颤抖着。
      
      他正想从她身上爬起,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上楼的脚步声,很快便朝房间位置走来,而后敲响。
      
      “含含,你怎么啦?”
      沈宁听到苏含摔倒时的低呼,便担心过来询问。
      
      “是阿姨,怎么办?”
      
      两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门把便被外面的人慢慢转动。
      
      严丝合缝的门被推开一道间隙,外厅的灯光撕裂黑暗,照了进来——
      
      “把眼睛闭上,别出声。”
      
      情急之下,纪澜生往旁边翻了个身,扯过被子,连带苏含一道卷起,整个人藏进了被子里。
      
      她面朝门口侧卧,而他藏在她身后的被子里,客房是单人床,两人在床上的位置十分拥挤,他又生得高大,被迫躬身蜷曲,一只手环在她的腰上,胸膛紧贴她吊带裙后光洁的裸背,半张脸埋在了她的后颈窝处。
      
      男生呼吸一起一伏,火一样舔上她的肌肤,烫的她几乎要喊出声。
      
      苏含拉起被子遮住自己半张脸,以防沈宁看出什么端倪,闭着眼睛装睡。
      
      “含含都睡了呀。”
      沈宁进来看了几眼,便又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刚刚是我听错了?”
      
      房间门被重新合上,苏含长长地松了口气。
      
      “纪澜生?”
      她没办法转身,只能低声喊他的名字。
      
      女孩的腰又细又软,仿佛一握就碎,月光悄然洒进来,脊背那片肌肤紧致而光滑,泛着晶莹的润泽。
      
      纪澜生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沉着脸。
      
      黑眸里,分明强压着燥乱而汹涌的情绪。
      
      他看了女孩很久,那凶狼一样的眼神,让苏含觉得他可能下一秒就会扑上来把她吃掉。
      
      “纪澜生?”
      见他不动,她又低低唤了声。
      
      女孩的声音娇软,在夜里如同棉絮一般,随风闯入,丝丝入扣地缠住人心。
      
      纪澜生重重地吸进一口气,眼底的墨色又深了一度。
      他用指腹抚上女孩因唤他名字而微启的唇瓣,而后俯身,咬住她小巧的下巴。
      
      有种示威宣告的意味:
      
      “你记着,你是我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屋的年年:你当我是死的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