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餐桌上的五个人各据一角,对面而坐,心怀鬼胎,神色各异。
      
      苏含想死。
      纪澜生想爆炸。
      纪堇年没事人一样拿起碗边的筷子,夹了只大虾,慢条斯理地剥着壳,神情平静,无波无澜。
      
      苏含:“……”
      不是,说好的酒吧王子呢……
      莫名出现在人家饭桌上怎么回事啊……
      
      纪家两老一时陷入沉默,看看自己的大儿子,又看看自己小儿子,最后目光落在心肝宝贝苏含小公主身上。
      
      纪老爷子拉着老婆小小声耳语:“老沈,你说现在是怎么个局势啊?”
      
      老沈年轻时也是个大美人,男人为她争风吃醋的事情看的多了,对这种情形见怪不怪,一眼明了。
      她瞥自己老伴一眼,让他噤声:“别吵,年轻人的事情你少掺和。”
      
      单纯萌蠢的纪老爷子:“……”
      
      老沈清了清喉咙,打破餐桌尴尬肃静的局面:
      “含含,这是你纪哥哥,纪堇年。”
      
      苏含:“……”
      她小心翼翼地抬眸看面前的男人。
      
      那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眼角眉梢的神色都淡淡的,手里正一只接一只地剥着大虾。
      他将剥好的虾肉装了满满一碗,推到她面前:
      
      “都是你爱吃的,多吃点。”
      
      苏含:“……”
      
      纪澜生眼睁睁看着亲哥对自己朝思暮想的姑娘如此亲昵关怀,按耐不住了,长眉一挑:
      “纪堇年,你什么情况?”
      “她是我女朋友你不知道?”
      
      纪堇年一声轻呵: “据我所知已经分手了,请你在女朋友的修饰上加个‘前’字。”
      话音一转,又道:
      “或者改口喊嫂子也行。”
      
      纪澜生一口气堵着胸口差点没被噎死:
      “纪堇年你这个老东西,你他妈——”
      
      纪堇年眉头一皱:“好好说话,扯咱亲妈进来做什么?”
      
      纪澜生:“……”
      亲妈老沈:“……”
      装死的苏含:“……”
      
      卧槽,他哥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
      禁欲三十二年不近女色,居然一直是扮猪吃老虎的假象,十年磨一剑,就守着这一天撬他墙角???
      
      纪澜生当场托马斯全旋式爆炸: “纪堇年你居然老牛吃嫩草——!”
      
      纪堇年放下手里的筷子,淡然地抽出纸巾擦了擦手,从裤袋掏出一个小小的蓝本子,笔直滑过纪澜生的眼皮底,在苏含面前停下:
      “你的学生证。昨晚落在酒店房间了。”
      
      苏含:“……”
      纪澜生:“卧槽?!你们去酒店做什么?!”
      
      纪堇年微微一笑:“不可描述。”
      纪澜生:“…………”
      苏含:“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见苏含慌张解释,纪堇年眸光一沉,神色受伤,眼底染上了几分被始乱终弃的凄凉:
      “不是说好的睡了不会跑,会对我负责么?”
      
      苏含:“……”
      纪澜生:“……”
      
      不明真相的吃瓜众老纪:“不是,我没太搞明白,小含之前不是澜生女朋友吗,这会儿怎么又和堇年走一块儿去了?”
      
      已经把局势摸得一清二楚的隔壁吃瓜众老沈,用胳膊肘嫌弃地捅了捅自己老伴,压低声道:“这有什么关系吗?反正最后小含都还是咱纪家的媳妇儿,还是咱们的心肝儿宝贝,这波不亏啊!”
      
      恍然大悟的老纪:“老沈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受到表扬的老沈扬起额角:“那是!”
      
      纪堇年、纪澜生:“……”
      爸,妈,你们三观好像歪掉了。
      
      纪老爷子心花怒放地拍了拍自己心爱的苏含小公主肩膀,手指挨个从儿子脸上戳过去,笑容慈爱宛如太阳:
      “那啥,小含啊,你也不用太有压力。你就瞅瞅他俩谁比较帅,随手领一个走就是了,反正儿子吗,迟早都是泼出去的水啦。”
      
      苏含:“……”
      纪叔叔,你这个想法很可怕。
      
      整顿晚饭山珍海味,只是气氛吃得让人消化不良。
      
      原本苏含打算吃完饭赶紧逃亡,结果被沈宁一直抓着唠嗑,老人家嘘寒问暖的,她也不好意思推辞。
      
      纪堇年坐在她沙发左侧,长腿随意交叠,手里握着电视遥控器,漫不经心地调台。
      
      晚了一步的纪澜生只能隔着自己亲妈坐在右侧,双手托着脸,气鼓鼓的,一直瞪着苏含瞧。
      
      苏含被他盯得有点毛骨悚然,欲哭无泪地一直往沈宁身后缩。
      
      察觉到苏含的不自在,沈宁一巴掌拍在纪澜生头上:“你老盯着女孩子看做什么,有没有礼貌?”
      
      纪澜生揉了揉被拍痛的脑袋,皱眉:“老沈,你今晚怎么不去跳广场舞了?”
      
      “含含来了我当然要陪含含了,跳舞什么时候都能跳。”沈宁温柔地看向苏含,“是不是啊,含含?”
      
      纪澜生看着几乎想把自己缩成一团儿躲进沙发缝隙里的女孩,轻哼了声。又对亲妈说:“可我刚刚看老纪已经出门了啊,你就不怕广场上其他的妖艳大妈跟你抢老公?”
      
      “什么——?!”沈宁一下子跳起来,“这个死老纪居然背着我偷偷去跳舞,皮痒了是不是——”
      
      于是老沈脚踩风火轮似地追了出去。
      
      很好,调虎离山计成功。
      
      苏含身边的沙发位子空了。
      纪澜生抬起屁股,往她身边一坐,双手抱在身前,整个人懒洋洋的,有种兴师问罪的气势。
      
      苏含忐忑起身:“我我我我我作业还没写完,先回学校了——”
      
      “坐下。”
      左右两侧的男声同时响起。
      
      苏含很没骨气地腿一软,又摔回了沙发里。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左手边的纪堇年,他脸上的神情依然寡淡平静,电视五颜六色的画面反射进他漆黑的瞳仁里,让人难以捉摸。
      而右手边的纪澜生,从刚刚开始就绷着一张臭脸,一语不发,仿佛在暗暗较劲,眉心皱得几乎能把蚊子夹死。
      
      苏含正襟端坐在两人中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QAQ
      
      手机“叮”地推送进来一条好友申请。
      沈宁通过她手机号码搜索加了她微信。
      
      苏含决定低头专心玩手机,点了通过。
      很快,沈宁拉了个小群。
      
      “老沈”修改群名为“纪家欢乐群”。
      然后发了个中老年人专用的色彩缤纷表情包,大写的“晚上好!”。
      
      一二三四五……群里五个人。
      苏含突然又有种不祥的预感。
      
      纪澜生摸出手机,垂眸瞄了屏幕一眼,点进右上角,看见苏含的微信头像,哼了哼:
      “在法国的时候不是跟我说不玩微信么?”
      苏含:“……”
      
      微信界面又推送进来一条好友添加申请。
      纪堇年通过群内加了苏含微信。
      
      纪澜生看着他哥的操作,突然心情好了点,他不也跟他一样没苏含微信么,还说什么嫂子,八成是纪堇年这个老东西得了老年痴呆症了。
      
      纪澜生也通过群内申请去加苏含微信,眼尾一扫苏含,命令式的语气:
      “还不通过?”
      
      苏含内心是抗拒的:“我……回学校再通过行么?”
      
      “现在通过!”
      左右两道男音又异口同声。
      
      苏含:“……”QAQ
      
      纪澜生索性一把夺过她手机,戳了同意键:
      “先通过我的!”
      
      苏含:“……”
      
      然后三个人又坐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静默无声地看起了电视。
      
      晚间黄金八点档,正上演着一出你爱她他爱她她爱他他依然爱着她的狗血大剧场。
      
      电视剧里的男主A嗷的一声泪出痛肠,一把抱住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家出走的女主角,开启了嘤嘤嘤模式: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你昨天还说人家是你的小可爱!你怎么忍心就这样离我而去!”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大门哐一声被推开,另一个男主B气势汹汹地出现了,大步上前,握住女主角的肩膀,双眼通红:
      “告诉他!你爱的是我!我们昨晚在床榻上抵死缠绵,你说你是爱我的!你忘了吗!”
      
      男主A泪崩决堤,鬼哭狼嚎:
      “我和他,你只能选择一个!”
      
      小白花女主角崩溃了,歇斯底里起来:
      “嘤嘤嘤好难选,你们为什么要逼我,你们是想逼死我吗,我贪得无厌,想要你们全部啊啊啊啊啊……”
      
      “卧槽!”
      纪澜生霍地站起,气到想砸电视机:
      “这什么破电视剧,哪家电视台拍的?!”
      
      纪堇年皱眉,一通电话打给刘明:
      “帮我查下XX台那部XX电视剧,把它版权买下来,禁播——要是对方不肯卖?那就把那家电视台也一起买下来。”
      
      苏含:“……”心好累。人生好灰暗。生活为什么如此的艰难。
      
      三人在沙发无声僵持到11点,学校门禁时间已过,纪老爷子和沈宁跳完广场舞春风满面地回来了。
      
      沈宁让家里阿姨收拾出客房,让苏含留下来住一晚,明天再送她回学校。
      
      被精神折磨一整天的苏含已经没力气想东向西了,见沈宁回来,如临大赦般躲到她老人家身后,一溜烟钻进了二楼房间,合上门,得救地舒出一口气。
      
      洗完澡,苏含刚关上灯准备睡觉,却隐约见阳台一道漆黑的影跳过围栏,跃了进来。
      
      落地窗被推开,窗帘被夜风吹得风帆一样飘扬。
      
      她来不及惊叫,便被纪澜生捂住嘴巴堵进了角落。
      
      夜很黑,他的双眸却如星明亮,直勾勾地盯着她,危险而锐利,又带着一丝痞痞的玩味:
      
      “小番薯,我们聊聊呗。”
      
      

  • 作者有话要说:  苏含:你再叫我一声番薯试试?
    兰兰:番薯番薯番薯番薯……(无限循环)
    小小含(呜哇一下哭出声,抱住年年大腿):纪哥哥,澜生他欺负我!!!!
    兰兰:你再去找我哥告状试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