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于择道 ...

  •   崇祯年间。
      京城。
      于择道今天并不怎么高兴。
      于择道的目标是武状元。他练武十三载,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到了殿试的环节。这本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可是他的仆人却在此时生病了。任凭谁遇到这样的事都高兴不起来。
      于择道正在一家很大的药铺里抓药。
      于择道的药需要碾碎,切细,时间比较长。于择道于是站在那里等着。
      药铺的小伙计趁着这个间隙,跟他唠嗑着:“公子看样子不像本地的。公子是哪儿的人?”于择道说道:“浙江。”小伙计说道:“最近这里有很多武举来应试的,看相公的样子,想必也是其中之一吧。”于择道说道:“不错,我的确是来应试的。”小伙计哈哈一笑,说道:“想必带着家眷吧。难道是尊夫人生病,来给你的夫人抓药吗?”于择道说道:“不,我就带了一个伙伴。是来给他抓药的。”小伙计说道:“现在这个病可流行了。一定要注意好啊。”于择道说道:“让你抓药就好好抓药,罗哩罗嗦的做什么?”店小二尴尬的笑了两声,说道:“原来你不喜欢聊天啊。抱歉了。”于是不再说话。
      抓完药,刚出药铺,就听边上有人说道:“公子,不过来算一卦吗?”
      药铺在大街的前排,这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在药铺的大门口坐着一个算命先生。这句话就是那个算命先生说的。
      于择道停下脚步,说道:“叫我?”算命先生招了招手,点点头。于择道走了过去,却没有说话。
      边上路人甲说道:“你说你是神算,给他算一卦。”路人乙说道:“这位先生真的是神算。我见过。他说王志留半年内溺水而亡,不要去河边,结果王志留不听,真的掉河里淹死了。”众人你一句我一句,都在称赞算命先生是神算,算的准确无疑。
      于择道说道:“命运在自己手里。我不相信这个。”算命先生说道:“不要说的这么绝对。我给你算一下,不准不要钱。”于择道说道:“你说。”算命先生说道:“你是浙江人。”于择道说道:“不错。”算命先生说道:“你是武举人,来京城是参加殿试的。”于择道点点头。算命先生说道:“你的仆人生病了,你是来给他抓药的?”于择道说道:“你说对了。”
      旁边的人又谈论了起来。路人乙说道:“你看吧。我都说这位先生是神算了。”路人甲说道:“别插嘴,听神算说什么。”
      于择道看着算命先生,转头看了看药铺,说道:“你的耳朵很灵敏啊。里面的话居然都被你听到了。”算命先生说道:“我是算出来的。你的仆人虽然生病了,却并没有什么大碍。反而是你,印堂发黑,必有灾祸。这个灾祸很大,会危及性命。不如你给我十两银子,我略施法术,给你消灾解难,你看怎么样?”于择道说道:“随你怎么说吧。如果命是天注定的,又怎么可能是你能更改的?你如果不是上天注定的,岂不是正好说明你算的不准吗?”算卦的说道:“你不听我的话,三日之内灾害就来了。不要为了一点小钱而害了性命。”
      路人丙说道:“先生是神算,怎么可能算错呢。”路人甲说道:“你快磕个头,给先生赔个不是。让先生帮你解了这个灾难。”路人乙说道:“就先生这本领,算是半个神仙,怎么不能给你改命?”
      于择道哈哈大笑,声振屋瓦。众人听到他的笑声,纷纷闭口不言。于择道说道:“我们的命运在自己手里,有岂是你说几句就改变的?别说你是个半仙,即便你是真的神仙,那又如何?我一直认为,算命是这个世界上非常蠢的事情之一。”算命先生说道:“小伙子,人命可不是儿戏。你这样说话,到时候后悔可就晚了。”于择道冷笑两声,不再理他,拂袖而去。
      看着于择道大步而去,算命先生说道:“年轻人不知道好歹。我看他祸事临近,想要救他,他却不领情。”路人甲说道:“先生,他真的在三日之内有性命之忧?”算命先生说道:“我算的一向很准。”路人丙说道:“先生先别理他,你看给我算算我的前程。”算命先生说道:“伸出手来,让我看看。”路人丙伸出手去。
      于择道回到客栈,侍从见他脸有异色,于是问道:“少爷,你的脸色不好看。遇到什么事了?”于择道说道:“我遇到个算命的。”侍从说道:“这也没什么啊。”于择道说道:“我见他脸有杀气,恐怕会做出什么事来。我们这两天要小心提防。”侍从说道:“难道他敢杀人不成?”于择道说道:“谁知道呢。”
      第一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第二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第三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晚上,于择道躺在那里,心道:“难道我的感觉是错误的?他只是嘴上说说?”忽然听窗边发出一串的笛声,侍从喊道:“蛇,好多蛇。”于择道长剑在手,一跃而起。
      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毒蛇爬了过来。于择道长剑挥出,剑光闪动,将蛇斩成两截。蛇变成两截后,扭曲几下,随即变成白纸。于择道冷笑道:“雕虫小技,不过尔尔。”话语声中,笛声又起,一堆毒蛇从窗口爬进。于择道挥动长剑,继续将毒蛇斩成两截。毫无意外,这些毒蛇纷纷变成了白纸。
      于择道摘下挂在墙上的长剑,丢给侍从,说道:“这里太狭小,功夫施展不开。你好好保护好自己。我去会他一会。”侍从点点头,说道:“去吧。”于择道推开后窗,翻身跳了出去。
      这个客栈属于二进院,后面还有个院子。于择道的房间在二楼,他翻身而下,来到了后院。
      在后院,站着一个童子。这个童子发肤犹如白纸,衣服犹如白纸,拿着一把白色的虫笛。
      于择道长剑在手,对他冷目而视。童子似乎没想到于择道会下来,那像白纸一样的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于择道手中长剑转动,正要挥下。白衣童子忽然将手中的长笛丢了出去。于择道闪避之时,白衣童子转身狂奔。
      仿佛间,似乎有道光闪了闪,于择道突然不见了,又突然出现在白衣童子前面,背对着白衣童子。白衣童子跑了两步,来到于择道面前,停在那里不动了。
      于择道转过身来,缓缓的将长剑入鞘。继而吹了口气。白衣童子就像被撕碎的纸一样,化成一片一片的,飞散而去。
      于择道回到房间的时候,他的侍从正紧张的盯着窗口。
      于择道倒了一杯茶,说道:“你先睡吧。”侍从说道:“少爷,你不睡吗?”于择道说道:“不,我看看这个家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侍从似乎知道他说的是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躺了下去。
      喝了几杯茶,听到外面有响声,于择道知道敌人已经来了。手中刚刚抓住长剑,后窗咔嚓一声,被震飞。于择道挥剑将迎面而来的窗扇斩成两半,敌人的招式已经迎面袭来。于择道闪身避开,他身后的桌子却遭了秧,被一下击碎。
      于择道站在床前,身前剑光纵横。他身前树枝飞舞,却再也难攻进一点。看着眼前像蛇一样灵动的树枝,于择道心道:“树妖,还是树怪?”沉思过后,看了看身后的侍从。
      碎片纷飞当中,于择道的侍从刚刚躺下,立刻被惊醒。现在他正拿着剑,紧张的看着于择道。
      于择道说道:“这个东西,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长剑挥动,两下逼开树枝,双腿弯曲,一下从窗口冲了出去。
      外面的墙上,站着一个树人。这个树人伸长手臂,正在往客栈里攻去。于择道的速度很快,一下就到了树人身前,长剑抡圆,直劈而下。树人的反映也不慢,手臂前举,变成了一个盾牌,挡下了这一招。
      于择道一击不成,立即后退。树人的双手如影随形,不等于择道落地,已经攻了过来。于择道身在空中,长剑连挥,将攻过来的树枝斩断。树人的攻势却源源不断。
      仅仅是一招之间,攻守逆转,于择道攻势变成了守势。可他并不慌忙,剑光颤抖之间,剑气围绕着四周转动。
      即便是如此,树人的攻势仍旧凌厉快速,一点都没变缓。于择道四周树枝乱飞,不一会落下了厚厚的一层。
      这些落下的树枝忽然直立起来,从四面八方向于择道飞去。于择道没料到,这些树枝居然会自己活动,略感诧异,随即镇定。
      剑光闪动,形成一个光球,将于择道保护在里面。树枝虽然从四方飞来,仍旧被削断。只是这次被削断,下次飞来的时候,数量多增加一倍而已。
      于择道一个疏忽,一根牙签般大小的树枝,突破了他的防御,刺进了他的左肩。于择道略微迟疑,又有两根树枝插入了他的左肩。
      于择道冷笑一声,将鲜血抹在了长剑之上,长剑立刻剑身发红,像烧红的铁块一样。周围的树枝遇到长剑,纷纷烧了起来。于择道长剑一轮,周围的树枝纷纷落下,不再飞起。
      树人趁此机会,一脚踹来。于择道将剑竖在身前,树人一下踢在长剑上,右脚虽然一分为二,于择道仍旧被踹飞,掉到了墙下面。
      树人的腿慢慢复原,然后跳了下去。这一脚并不轻,于择道掉下墙后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滚,说不出的难受。他拄着长剑,勉强站起。树人已经跳下,一拳打来。于择道一个翻身,躲在了墙的另一面。
      砰的一声,墙壁被击穿了一个洞。于择道躲在一边,没有被击中。砰砰,又是两声响,于择道的两边被打破了两个洞,树人的双手从洞口伸出,快速的缩回。
      于择道感觉树人就在墙后面,而树人手臂缩回的瞬间,正是个机会。他忽然转身,长剑对着墙壁,直劈而下。这一剑凝聚了于择道的全身力道,威力非同一般。墙壁立刻被劈开了一道缝。同时,咔嚓一声,墙对面传来木头被劈开的声音。
      周围的空气突然安静,于择道等了一会,不见动静,连忙翻过墙壁。在墙壁的另一面,是一个木人,已经被劈成了两半。于择道大怒,长剑乱挥,将木人劈成数段,然后一脚踢飞。
      侍从再见到于择道的时候,于择道疲惫不堪,下摆被撕下,包扎在了左肩上,身上更是有点点血迹。
      侍从说道:“少爷,我去拿金创药。”于择道将歪倒的凳子扶正,坐在那里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包扎好了。”
      侍从点点头,下来将椅子摆正。桌子被打碎,茶碗也跟着倒霉,侍从想要倒杯茶都不行。于择道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敲门声。于择道摆摆手,侍从连忙过去打开门。敲门的居然是店小二。
      侍从说道:“什么事?”店小二看了看里面,里面一片狼藉。店小二问道:“发生了什么?”于择道说道:“有人想杀我,不过没得逞。”店小二哦了一声,说道:“这些都不要紧,可是你们弄坏了东西要赔。”于择道说道:“放心吧,绝对会陪给你的。”店小二瞪了他一眼,说道:“记住你了,不怕你跑了。”于择道说道:“我们不是那种人。”店小二说道:“你是哪种人,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告诉你,别再弄坏东西了。”于择道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店小二转身离去。
      店小二走后,侍从看了看于择道,说道:“少爷,还睡吗?”于择道说道:“别睡了,跟我一起等着敌人吧。不知道这家伙还会弄几波过来。”侍从点点头,坐在了他身边。
      侍从刚坐下没多久,外面传来一声巨响,整个客栈都能感到震动。于择道听到这个声音,于择道向外面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没看到什么。于择道叹道:“好大的家伙。我们出去看看,这是什么东西。”两人一前一后,从后窗跳了出去。
      当时天色乌黑,于择道看不清什么东西,勉强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黑影的头上,眼睛犹如灯泡一样,闪闪发光。
      黑影距离两人很远,发出一声大吼。于择道感到劲风扑面,连忙喊道:“闪开。”两人闪在一边,叮的一声,一个巨大的铁箭插在了附近的墙上。
      看到这小手臂粗的铁箭,于择道说道:“你还是躲在一边吧。”话语声中,另一支铁箭破空而来。于择道一闪而过,转身向黑影出奔去。天虽然很黑于择道跑的极快,黑影连续射出十几支箭,一支都没射中。转眼之间,来到了黑影下面,于择道挥剑刺出,叮的一声,火星四射,他面前居然是个铁人。
      铁人身高十几米,高高的站在那里,于择道在他身边,还不到他的膝盖。
      铁人吼了一声,抬起脚来,一脚踩下。于择道一个翻身,躲了过去,挥剑又刺。每一次,只刺出几点火星,几道浅浅的划痕。
      于择道心道:“这样,即便是把他的脚砍下来,又能怎么样呢?他还是能动,不如砍他的头。”一边躲避铁人的攻击,一边寻找机会,却不再挥剑。
      铁人踩了几脚,并没有踩中于择道。于择道却在此时发现铁人一个缺点。这个铁人虽然高大,刀枪不入,然而因为太过巨大,动作不那么灵敏。于择道转身腾挪,尽可应付。
      铁人踩了两下没踩中,抽出后背的大刀,一刀砍下。这刀,足有五六米。于择道虽然避过,仍旧被刀气扫中,顿时全身就像被小针扎了一下,说不出的疼痛。
      于择道顾不得疼痛,趁着大刀没有抬起来的时候,翻身上了刀背。铁人将刀用力的挥动,想要把于择道甩下来。甩了两下,于择道没有下来,而是借力跳到了铁人的肩膀上。长剑挥动,向铁人的颈项刺下,长剑划过的地方,立刻出现了一道划痕。于择道心中大喜,每次都往这个地方刺去。
      铁人忽然挥拳,向自己的头顶打来,于择道翻身避过。这一拳打在了铁人自己的头上,发出了当的一声巨响,于择道的被震的耳朵嗡嗡作响。他顾不了捂耳朵,对着之前的地方连续的刺去。或许是由于力道太过巨大,咔嚓一声,他的长剑断成了两截。
      于择道暗叫不妙,急运内力,将剑气凝聚成剑尖。连挥几下,划痕都没有。于择道暗叫大意,顺着铁人的后背滑下,再想方法。
      他刚滑到地面,就看到侍从躲在一堆木柴后面跳出来,往这里跑来。于择道连忙摆手,示意他不要跑过来。侍从却并不理会,跑到近处,喊道:“少爷,剑。”说完,将长剑扔了过来。
      原来,侍从躲在下面,于择道在上面做什么,他看的清清楚楚。他知道于择道的兵器断了,连忙跑过来送兵器。
      于择道将剑接过,说道:“快走,这里危险。”侍从自然明白,自己在这里只有添乱的份,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标,连忙跑开。
      铁人趁于择道分心之际,伸手向于择道抓来。于择道略微低头,闪身滑到了一遍。他趁机看了一眼那堆木柴。
      铁人抓了几次,却一直抓不到于择道。于择道简直比在水里的鱼更灵活。铁人怒了,不再抓他,伸脚踩了下来。于择道似乎正是要他这样,两个转身已经到了木柴边上。
      铁人看都没看,一脚踩去。这一脚,自然没踩中于择道,却踩到了木柴上。这些木柴都是一些圆木,原本就不稳固,铁人这一脚,更是弄的四下乱飞。
      于择道似乎并不意外,先到铁人身前,连挥两剑,砍在铁人的脚关节上,然后一下冲到了铁人身后。
      铁人连忙转身,或许转身的时候有点急,上身居然不稳,双脚落地的时候,又踩到了木柴上,立刻四脚朝天,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于择道似乎早就料到铁人会这样,纵身跳起,长剑对着铁人的颈项直劈而下。这一剑,凝聚着于择道全身的力气,又是劈在了之前的划痕上,铁头像皮球一样,滚了出去,于择道的长剑却叮的一声,又断成了数段。无头铁人在那里胡乱的挥动着手臂,不一会,砰的一声,倒了下来。
      于择道连翻几个跟头,跳的远远的,注视着铁人。铁人并没有动静。于择道小心翼翼的走近,踹了铁人几脚,铁人毫无动静。于择道长长的吁了口气,带着侍从回到了客栈。
      于择道坐在凳子上,等了一夜,再也没有怪物前来。他的侍从蹲在那里,早就睡着了。奇怪的是,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众人居然各自睡觉,并没有影响到其他客人。
      天明之后,后院的铁人自然被发现了。于择道坐在客栈之中,只听一个人说道:“昨天发什么了什么?这里怎么成这样了?”另一个人说道:“这不是神庙前的铁人吗?怎么到了这里?”
      听到众人这么说,于择道连忙来到了后院。后院一片凌乱,躺在那里的铁人只有常人大小,在不远处的树人,更是只有一尺多长。
      不管怎么说,自己把这里弄乱的,自然要赔偿了。于择道找到老板,拿出银子来赔偿了这里的损失,然后提着铁头而去。
      算命先生仍旧在那里给人家算命,砰的一声,一颗铁头从天而降,落在算命先生的桌子上,把众人吓了一跳。紧接着,于择道也从房顶跳了下来,落在算命先生的桌子前。算命先生想都没想,转身就跑。
      于择道喝道:“奸贼,哪里走?”算命先生跑了两步,忽然消失了。于择道心道:“隐身?雕虫小技。”拿起桌子上的毛笔,就向算命先生消失的地方跑去,跑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好像在听什么。
      众人都好奇的围了过去,于择道将手中的毛笔甩出,然后,听到一人发出唉呀的声音。于择道向发生处一脚踹去,算命先生立刻出现在众人面前,只不过是翻滚着的。
      于择道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算命先生目露凶光,犹如恶般的看着他。于择道说道:“你为了证明自己算卦有多灵,居然施展妖术想要害我?在你眼里,人命算什么?”众人好奇,问于择道什么事。于择道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众人说道:“杀了他,杀了他。”于择道叹道:“我们没权利动用私刑。我们应该把他交给官府。”
      于择道是武举人,官府很重视这件事情。没过多久,就把算命先生所做的事查清,依法把他给斩了。
      城墙下面,在一个天机神算的幌子下,聚集了不少人。
      于择道跟他的侍从正要出城,看到这里,勒马停了下。侍从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那里,问道:“为什么这么多人相信算卦的呢?”于择道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走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