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聂小倩(下) ...

  •   燕赤侠说道:“什么都别说了,做个了断吧。”不知道为什么,柳碎并没回答燕赤霞的话而是说:“燕大侠,如果我送给你你梦寐以求的北斗玄光剑。再加上六十万两黄金,以及天下道祖之称号。你愿不愿意站在我这边。”燕赤霞冷冷的说:“我凭什么相信你?”柳碎随手一挥,燕赤霞面前已经多了把剑。宁采臣就在他身后,看了看,剑上发出不同寻常的光芒。宁采臣知道这是把宝剑。
      燕赤霞似乎很在意这把剑。他慢慢的伸出发抖的手,将剑提了起来。宁采臣奇怪:“他为何这样?”燕赤霞终于说道:“好吧,我现在和你一条线。”柳碎说:“看到没有,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价值。每件事情都有一个价格。这是六十万两的金票,拿好了。”燕赤霞慢慢移动了脚步。宁采臣并不希望他投靠柳碎,可他只是不希望而已,燕赤霞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宁采臣对燕赤霞说:“不要过去,燕大侠。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燕赤霞回过头来看了看宁采臣,说:“我想的很清楚了。”说完仍旧转身,慢慢走了过去
      杨追吼着说:“不要听他胡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不错,可是每个人的价值,是由他对这个世界做了多少贡献决定的。而不是做了多少损害这个世界的事情。”宁采臣也觉得这话有理,但宁采臣却没有想到。杨追的声音虽然很大,燕赤霞似乎没听见,仍旧走了过去。他静静的说:“这里的人都是你杀的吗?”柳碎微笑着说:“不错,这些废物只配给我当傀儡。你问这个做什么?”燕赤霞说:“没什么,我只不过好奇问一下。有些事情总是要弄明白才行。那这些人你都弄到哪儿去了?”柳碎说道:“这些你不必知道。”燕赤霞就不再过问,接过金票,站到了柳碎的身后。宁采臣叹息着,心中只是想:“他为什么这样呢?看他不像这样的人啊!”
      燕赤侠说:“想让我跟着你,你总要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现在正是时候了。”杨追不等他说完,手中的树枝变成木棍,长棍直取柳碎。燕南归长刀挥动,紧随而上。宁采臣什么都不能做,只好站得远远的以免给他们添麻烦,聂小倩当然面色凝重的在宁采臣身边。宁采臣不懂功夫的好坏,他只觉得杨追的武功很高。当宁采臣喊了声“好”而给他助威的时候,杨追正好被柳碎一拳打飞很远。如果不是半空被燕南归接住的话,或许已经受伤。只不过燕南归接住杨追后,瞪了宁采臣一眼,说:“你到底是给谁喝彩呢?”宁采臣老老实实的,什么话都不说了。
      柳碎说道:“你们就这点本事?。”燕南归一言不发,刀光四闪。他们打的很乱,宁采臣看着犹如雾里看花,不明不白。只不过他们打了会,柳萧条和杨追你来我往,到了燕赤侠他们身边。然后三者同时攻向柳碎。虽然两把剑,一根树枝同时刺穿了柳碎,可是宁采臣从他的脸上看不到疼痛。他仍旧微笑着,说:“我就知道容易的事情总是有鬼的。不过,你的天曲剑法对我没用。”说完,他居然消失了。杨追居然也在微笑着,说:“我就知道这不是你的真身。我找了你们那么久,普天之下又有谁比我更了解你呢?”
      聂小倩忽然一掌拍向宁采臣。可她的手到了途中,已经被树枝缠绕住了。宁采臣吓了一跳,说道:“小倩,你这是怎么了?是我啊。”燕赤霞叹道:“妖上鬼身。这有点难办了。”
      杨追将宁采臣拉在一边。宁采臣一边挣扎一边往聂小倩那边走。燕南归说道:“冷静一点,你这样只会添乱,反而救不了她。难道你只想添乱,不想就她?”宁采臣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你可以无所作为,但是你绝对不能添乱。于是主动退到了后面。宁采臣问道:“小倩这是怎么了?”杨追回道:“她被一个妖怪附身了。”宁采臣说道:“你们能救他吗?”杨追肯定的说道:“能。”转过头去,继续说道:“燕大侠,南归。我在这里守着他,他就看你们的了。”
      聂小倩在死命的挣扎。她打碎了一片,又出来更多的树枝将她缠绕。聂小倩狰狞的说道:“你们这群家伙,我要杀了你们。”杨追说道:“我觉得你谁都杀不了。”
      聂小倩挣扎着,刚要挣脱,无数的符从她四周飞来,立刻将她包裹成了一个粽子。
      燕赤侠和燕南归两人在聂小倩的前后,每个人的右手都伸出剑指,竖着放在嘴边。符咒正在源源不断的从他们的左手飞起,向聂小倩飞去。等聂小倩挣扎的慢了,燕赤霞说道:“是时候了。”燕南归点点头。燕赤霞的左手做虎爪状,燕南归的右手做虎爪状。两人同时印向聂小倩。聂小倩立刻发出凄惨的叫声。宁采臣想挣开杨追,去安慰聂小倩,可他只能忍。
      燕赤霞说道:“天曲剑法没用,那天地镇魔诀呢?”聂小倩开口了,只不过是柳碎的声音:“燕赤霞,我们并没有什么仇怨,我引你来,本是要杀了你给晴儿报仇的。没想到天不遂人意,把自己搭进去了。你们杀了我,以后会麻烦不断。不如你们放了我,大家就当事情没发生过,你看怎么样?”燕赤侠没有理他,说:“我们把他的妖脉定住了,你们把小倩拉出来。”
      杨追的树枝伸到了里面,用力的拉着聂小倩。他的力气并没有那么大,退了两步,再也无法后退。宁采臣见状,连忙上前,像拔河一样往后拉扯树枝。只听两人大喝一声,聂小倩从一堆符咒里冒了出来。
      那堆符咒仍旧在,仍旧维持着人形。
      聂小倩懵懂的说道:“我这是?”杨追上前解释道:“你被他附身。不过现在已无大碍。”聂小倩说道:“谢谢你们帮我。”杨追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们只是在帮自己而已。”
      柳碎的声音自里面发出,他嘿嘿冷笑着说道:“大意的确会让人失败。我仅仅是大意了而已。”杨追叹道:“你不知道情义无价,你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可以用价值来衡量。你今天这样只不过因为你没有情而已。”柳碎说道:“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我还有最后一招。”他的话还没说完,燕赤霞喝道:“我还有事要问你,可不想杀你。现在只要困住你就行了。”符咒慢慢收缩,最后不动了。
      燕赤霞说道:“看你还往哪里跑。”柳碎说道:“别得意的太早。”一股黑烟从符咒里冒出,慢慢凝聚成个人形,正是柳碎。
      燕赤霞说道:“老妖物,有点本事。”柳碎说道:“一年前放过了你,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真本事。”燕赤霞冷冷的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提高了多少。”
      燕赤霞话语刚落,柳碎身不动,手臂忽然伸长,一掌拍向燕赤霞。燕赤霞被一掌拍飞,穿过客栈的墙壁,飞到了客栈里面。燕南归娇叱一声,长刀横斩,刀刚动,柳碎转身侧踢,一脚踢在燕南归身上,燕南归疾飞而出,撞在了一棵树上,随即滑落到了树下,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杨追挥动双手,变成树枝,向柳碎缠了过去。杨追的双手忽然变得跟绸缎一样柔软,挥手间,跟杨追的树枝缠绕在了一起。
      杨追叹道:“别再作恶了!”杨追说道:“你这可怜虫,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还在这里做什么?”这事正戳中了杨追的心事,他不敢跟杨追目光相接,暗暗低下了头。柳碎趁此机会,将杨追轮了起来。在一阵砰砰砰的声音之后,杨追趴在了那里,再也起不来了。
      柳碎叹道:“自不量力。”转身向聂小倩走过去。宁采臣双拳紧握,挡在聂小倩身前。柳碎说道:“有勇气没能力,你又怎么保护心爱之人呢?”宁采臣并不答话,而是上前垮了一步。柳碎嘴角带笑,慢慢走过去。
      一柄长剑急速飞转,然后落在了宁采臣和柳碎之间。眨眼之间,燕赤霞站在那里,伸手抓住了剑柄。
      柳碎后退一步。燕赤霞说道:“这么久没见,我还以为你长进了很多。原来也没多少。”柳碎说道:“你居然没有晕过去。”话语声中,柳碎感觉身后有响声,侧首一看。燕南归和杨追一左一右,分别站在那里。
      燕赤霞说道:“你连个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赢呢?”柳碎说道:“如果自身足够强大,要朋友做什么?”燕赤霞说道:“可惜,你不够强,也不够大。”柳碎说道:“你呢?”燕赤霞说道:“我很弱小,我知道自己很弱小。因此我需要伙伴,来一起对抗那些强大的敌人。”
      柳碎哈哈大笑,笑声中,手臂忽然伸长,向燕赤霞抓去。燕赤霞长剑挥动,柳碎的手臂从中一分为二,越过燕赤霞,抓向他身后的聂小倩和宁采臣。
      燕赤霞暗叫:“不妙。”柳碎的声音已经在他耳边响起:“你们再动一下,我就捏死他们两个。”燕赤霞只好停步。
      柳碎一脚将燕赤霞踹倒,踏在他的胸口,说道:“今天,我……”话还没说完,刀光四起,漫天飞舞。柳碎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双臂已经被燕南归斩成四段。柳碎反映很快,立即一脚跺向燕赤霞,燕赤霞一牵一引,将这一脚引到一边,随即转身而起。柳碎却并不停留,化作一阵青烟而去。
      燕南归说道:“追。”燕赤霞边跑边说道:“他逃不掉的。我在周围设置了八荒剑阵。”燕南归嘿嘿一笑,说道:“你来晚了,就是去弄这个了?这种对敌的方法,是跟顶阳神君学的吧?”燕赤霞说道:“不错,我们快点追吧。”
      三人没跑多远,西边升起一道黄光,形成一道金色光柱,紧接着一道金剑冲天而起,千百柄剑随之落下。金剑落下之时,安平镇的八个方向出现八道金色光柱,每道光柱都直冲九霄,八道光柱形成一道屏障,将安平镇笼罩在里面。
      燕赤霞说道:“走,在那边。”众人连忙向西边而去,不一会到了光柱边上。在这里,千百柄剑形成一个牢笼,里面有一团黑烟在那里左冲右突,却怎么也出不来。
      燕赤霞说道:“不要白费力气了,这个剑阵是我用天地镇魔诀发动的,比你厉害的妖怪也冲不出来,更别说你了。”黑雾逐渐凝聚成个人形,正是柳碎。柳碎说道:“真有你的。现在杀我很容易吧?”燕赤霞说道:“我不想杀你。我只想知道,这里那么多尸体,你都弄去了哪儿?还有那个树妖呢?她怎么没来?”柳碎说道:“树妖啊?你说的是那个女人?我怎么知道她去了哪儿?”
      杨追的右手忽然变成树枝,贯穿了柳碎的身体。柳碎哈哈一笑,说道:“说到她就激动。你得不到她,吃醋了吧?”杨追说道:“你这种人,死不足惜。你不说,我们自己去找。”杨追慢慢倒下,却听不到这些了。
      谁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燕南归说道:“你做什么,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问呢。”杨追说道:“这些事情,总会有找出来的时候。”燕赤霞虽然觉得遗憾,却也没办法,说道:“算了,只是麻烦了点而已。”转头去找宁采臣。
      宁采臣正紧紧的抱着聂小倩,生怕她跑了。看到聂小倩那痛苦的表情,只觉得心如刀割,更想替她去受这种苦。
      杨追叹道:“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了。有些事情却刚刚开始。”燕南归说道:“还不是拜你所赐。”燕赤侠说:“走吧,我们要忙一段时间了。”说完将金票串在剑上,然后扔在旁边,金票和剑在落地的瞬间,变成了一堆灰。燕赤霞对宁采臣说道:“我们后会有期。再见。”宁采臣郑重的说道:“再见。”聂小倩的身体虽然很痛,仍旧回应了他。杨追看着宁采臣,说道:“我留给你个问题。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宁采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见他们慢慢远去,隐约听燕赤侠说:“今天晚上我弄个天罡五雷阵,将这些行尸都收伏了。”只听到这一句,他们走远了,其余的宁采臣也听不见。
      宁采臣和聂小倩连忙离开了这个大镇。在宁采臣的心里,聂小倩的笑容比什么都重要。宁采臣不想再让她受苦了。至于那些行尸,自会有人忙,宁采臣帮不上什么忙,留在这里也是无用。
      宁采臣和聂小倩走后,一人一马一枪,缓缓的走进了这个镇子。燕赤霞和燕南归并没有走,他们要等到晚上,才能弄天罡五雷阵。这个人慢慢的向燕赤霞他们走去。
      宁采臣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呢?两个人相知相遇,是因为什么才在一起的呢?自从杨追问了他之后,他就在思考这个问题,而且思考了很久很久。
      这几年江南的雨水非常多,现在这仍旧下着小雨,外面湿漉漉的,空气中带着湿润的感觉。
      宁采臣坐在凉亭里,看着湖面上。雨水滴入湖中,顿时形成一个个由小变大的圈。宁采臣在这里想着这个问题。他想的出了神,以至于聂小倩来到了他的身后都不知道。
      聂小倩说:“在想什么呢?”宁采臣悠悠的说道:“我在想,晚上吃什么呢!”聂小倩笑道:“小笨蛋,撒谎都不会撒。现在中午都没到,居然想着晚上?”宁采臣叹道:“我总是感觉心神不宁,难道是无事生哀愁?”聂小倩说道:“人的第六感,有时候是很准的。”宁采臣见她的绿色长裙在风中摆动,心里想道:“她穿的这么少,可别冻着她。”随即说道:“不想了。我们回去,继续读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聂小倩笑道:“看你这个样子,我把刚学了一道做豆皮的菜。晚上我做一下,你品尝品尝。”宁采臣叹道:“以后我们一起做饭,你别总是一个人都包揽了。”
      聂小倩笑语盈盈,完全不像三年前的样子。她似乎完全变成了人,还与宁采臣完婚了。宁采臣说完后,站起来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很温暖,也很光滑。聂小倩笑道:“你都牵了三年了,还没够?”宁采臣笑道:“不会的,和你牵手一辈子都不够。”聂小倩笑道:“没想到你居然变的油嘴滑舌了!”他们边说着,边向家中走去。
      他的家离湖边不远,在村子的外面,这个家是宁采臣乡试回来后自己盖的。在这里读书很安静,不容易被打扰。俗话说,静而后定。家中的小路,是由青石板铺成的。虽然是下雨天,可是撑着油纸伞走在上面,别有一番滋味。
      今天他们刚回到家中不久,燕赤霞送给宁采臣的那把剑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宁采臣和聂小倩对望了一眼。这种响声已经持续了四五天。在首次响起的时候,宁采臣就已经知道要有事发生了。当初之所以选在在这里盖个茅草屋,就是为了防备这样的情况。
      为了预防万一,宁采臣还将自己的母亲送到了舅舅家里。
      宁采臣并不想让母亲担惊受怕。他母亲并没有经历过他这么多事情,而宁采臣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这个世界上,人们总是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产生恐惧感。宁采臣把剑拿在手中,剑身在微微抖动。
      这把剑是燕赤霞送给宁采臣的。当初聂小倩受不了这种剑气,宁采臣将它挂在了其他的房子里。聂小倩受了三年阳气之后,已经完全不惧这种剑气了。她将这把剑挂在了宁采臣的书房。此刻聂小倩说:“你□□看看,或许会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呢。”宁采臣将剑交给聂小倩说:“你来吧。”聂小倩笑道:“怎么?害怕?”宁采臣叹道:“还是你来好一些。”
      聂小倩笑吟吟的接过剑,慢慢的拔了出来。宁采臣见到一道五彩光芒自剑内发出,形成五彩祥云。那道五彩祥云盘旋了会,变成一道五彩光芒,瞬间消失不见。宁采臣很奇怪,问道:“这把剑是什么剑?”聂小倩摇摇头,说:“笨蛋,我怎么知道?”说话间,那把剑上仍旧光彩夺目,却没有了动静。宁采臣们看了会,除了五彩斑斓之外,没什么奇怪的,聂小倩将剑重新插入剑鞘。然而刚刚插入剑鞘,却又微微抖动了起来。聂小倩看看宁采臣,宁采臣看看聂小倩。既然不知道那也就不用知道了,宁采臣重新将剑挂了起来。它既然愿意抖,那就让它抖去吧。
      回到书房,聂小倩沏了一壶茶,翠绿的茶叶在茶碗里中飘着。宁采臣看着窗子外面滴落不断的雨滴,听着这些雨掉在地下发出的滴答声,并没有心情读书。或许是宁采臣的心不够专一,也或许是宁采臣读书不够入神吧。窗户外面,几颗竹子随风摇摆,雨水打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看了会,宁采臣决定要专心读书。刚看了几行字,聂小倩忽然问了宁采臣一个问题:“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跟着你吗?”她忽然问出这个问题来。难道是自己更优秀?难道是自己更迷人?肯定不是更有安全感了,跟燕赤霞在一起,比跟宁采臣在一起更有安全感。想了很久,宁采臣还是没想透,索性摇摇头。
      聂小倩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她虽然很多事对我很好,却有一点不好。她总是逼迫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被她威逼了一年多。期间也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当时可以为我去死的,你却是第一个。”宁采臣一呆,手中的书掉在书桌上。宁采臣曾经猜了很多遍这个问题,为什么从兰若寺出来后,她就跟定了宁采臣?她凭什么相信宁采臣可以照顾她一生?想来想去,原来是这个结果。宁采臣当初只不过是看到燕赤霞那轻蔑的表情,又听了他的话,被激怒了,一时口快而已。事后更是不知道后悔了多少遍。
      聂小倩继续说道:“当时我出来后并没有立即走。因为出来后,不完成她交付的任务,回去是要挨训的。我很喜欢月亮,当时又是十四,我就在你们的门口看月亮。”听聂小倩这么说,宁采臣不便道出当年的情况,况且这件事瞒着比说出来更好。
      聂小倩说着,轻轻的抿了口茶,右边腮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酒窝。一阵冷风吹过,将她的衣衫吹的飘动起来。宁采臣这个时候忽然想到,如果此刻让自己为她去死,自己会毫不犹豫而心甘情愿,现在并不是往日。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就可以为对方做任何事。可以为对方付出一切,这里面当然包含着自己的生命。爱是个很奇怪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谁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在哪儿。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东西在每个人的心里。有的人把爱放在了心的上面,压过了其它的东西。有的人用名利把爱压在了深处,而且压的死死的。
      从那把剑的响声来看,它在召唤什么东西?又会引来什么事情?想着这件事宁采臣就睡不着,枕边的聂小倩睡的很香,很甜。宁采臣就这样看着她,连睡意都没了。现在聂小倩在宁采臣心里,就是最好的。即便有比她更美丽,更迷人,更优秀的,那有如何?事实证明,今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难道明天晚上会有事发生?宁采臣在猜测着。然而一连四个晚上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宁采臣感觉自己猜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可是宁采臣不知道,每到天黑,湖面上就有行尸在游动。只是那把剑展开了一张结界,那些行尸进不来而已。
      在家呆了几天,一直读书、练字,总觉得不出去活动活动,骨头好像要生锈了一样。这十几天,雨一直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天上午,宁采臣刚刚读了一会书,就听到了敲门声。他开门一看,居然是杨追。
      宁采臣连忙说道:“杨先生,居然是你。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杨追说道:“我来是送一件礼物给你的。令夫人在吗?”宁采臣说道:“在。快里面请。”连忙把杨追让了进来。
      宁采臣和他边向客厅走,边问道:“上次的救命之恩还没答谢,现在杨先生亲自来此,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杨追笑道:“举手之劳,没什么。我这次来是送一件东西的。”宁采臣原本想问一下是什么的,但是见他目光闪烁,只好住口。
      此时聂小倩忙着端茶倒水。杨追看了看聂小倩,忽然说道:“你觉得宁夫人是最好的吗?”宁采臣说道:“是的,最起码我觉得她是最好的。”杨追说道:“如果有比她更美丽,更迷人,更优秀的人找你,你会抛弃她吗?”宁采臣看了看杨追,又看了看在一边的聂小倩,说道:“不会!我始终觉得,喜欢一个人,最大的考验既不是财富上的,也不是权利上的。而是在平等的条件下,即便是有人比这个人更迷人,更优秀的,也照样喜欢她。这同样也是喜欢一个人最直接的证明。”
      杨追看样子在发呆,过了会才说:“你不会是为了敷衍我,说这些虚伪的话语吧?或者宁夫人在这里,你故意说些好听的?”宁采臣回道:“不是的。自从上次你问了我这个问题后,宁采臣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刚才我又印证了一个问题。”杨追问道:“什么问题?”宁采臣说道:“你想得到真正的爱,必须付出。即便是你付出了,都未必能得到。更何况不付出呢。”杨追说道:“你的口才不错,说的很好。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听他这样说,宁采臣不禁暗想什么样的问题。杨追说道:“宁夫人让你去做包括死亡在内的任何事情,你都会去做吗?”聂小倩插嘴道:“呸呸呸,净说些不吉利的。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老公去死的。”杨追说道:“我说的是比如。”聂小倩说道:“就算是假如,也不会发生的。”宁采臣沉吟了一下,说道:“会的。她让我去做的任何事,我都会去做的。”杨追说道:“你仍旧有些事没弄明白。”
      宁采臣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事,充满疑问的看着他。他看了宁采臣一眼,然后又看着外面的雨,说道:“你什么事都听她的,这样只会害了你和她。其余的什么都帮不到她。如果你真的喜欢对方,那就要把对方向正道上来领,而不是一味的服从。一味的服从并不是为对方着想。俗话说,过犹不及。”
      宁采臣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问道:“难道事事顺从不好吗?”杨追苦笑道:“事事顺从那叫盲从。盲从的后果如何,现在你面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宁采臣说道:“哦?”杨追叹道:“曾经我也和你一样。在我自食其果之后,我终于明白,盲从其实是害了她。”宁采臣见他的眼光之中蕴藏着回忆,不便接下去。
      杨追见他欲言又止,于是说道:“看你这好奇的样子,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宁采臣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样说,于是说道:“先生请讲。”
      在两千年以前,有一颗槐树。因为修炼的太久,他成了精,修成了人形。这个槐树精决定周游天下,看看外面的世界。他在外面游荡了一百年多年,在一个地方遇到一棵白杨树精。那棵白杨树刚刚修炼成人形,对什么事都不懂。她只是本能的觉得,爱就是获取。无限的获取。
      对于自己想要的,就要获得与取得,爱一个人就要竭尽全力的拥有他。在她看来,爱情就是自私的,爱一个人就要拥有对方的全部。
      他的观点却与她相反。他认为爱情就要无悔的付出,哪怕是付出生命都在所不辞。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对方快乐,成全对方又有何妨?
      太极的两仪,极阴与极阳在一起,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太极。他们两个一个想要付出,一个想要获取。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共同扶持了六百年。
      这天他们遇到了另一个妖精,这个妖精对白晴说道:“你为什么不把他抛弃了跟着我?”白晴问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妖精说道:“因为我比他更帅,更年轻,更有钱。更重要的是,我不像他那么软弱。毫无主见,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男人要有骨气。你觉得嫁给一个软蛋,有什么乐趣可言?”白晴幽幽的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要想想。”妖精说:“想什么。你可以试一下他。你可以去问他,在正义和我面前,你选择哪一个?如果他真的爱你,他会抛弃正义,选择你。这样,他虽然懦弱,却非无药可救。你可以选择跟我走,也可以选择留下。如果他自己抛弃了你,选择了正义。你离开他也就没什么怨言了。是吧?”
      她相信了妖精的话,这天晚上她真的这样问了。槐树精坐在那里沉思了很久,才回答说:“我会选择正义。”她什么都没说,第二天,无声无息的跟着那个妖精走了。等他知道的时候,她已经不知去向了。他决定找她回来。他心里很明白,不管怎样,等到真正选择的时候,他选择的永远会是她。他是爱她的,爱一个人既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借口。然而已经做出的事,是无法改变的。已经说出的话,是无法收回的。所以他决定去找她,用一生来补偿她。可是槐树精却并没有想明白,自己并不欠她什么。
      他找了她二百年,游历了尘世二百年。这二百年他经历了很多很多,终于渐渐的明白,不管是无悔的付出,还是无尽的获取,都无关紧要,关键是两个人的心要在一起。如果两个人的心分开了,那么获取和付出都是一样的,没有意义。这个时候,做的越多,伤的越重。只有两个人的心在一起,这才叫爱情。只有两个人的心在一起,两个人才能互相偎依,互相扶持。没有心的爱情,又怎能叫爱情呢?
      杨追静静的说着,宁采臣静静的听着。杨追用的都是化名,宁采臣自然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杨追讲完后,问道:“你明白了什么吗?”宁采臣说道:“她太强势。强势的女人不可取。”杨追却是一愣,说道:“你就看到了这些?”宁采臣点点头,说道:“爱情是相互的,没有谁高谁低。生活也是相互的,没有谁强谁弱。”
      聂小倩说道:“我也知道一个故事,却跟杨先生说的结局不同。”杨追说道:“你说说?”聂小倩说道:“那个白杨树精最后被抛弃了,她在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夜叉鬼。这个夜叉鬼收留了她。”杨追说道:“事情传来传去,总会有误差。”
      聂小倩忽然问道:“杨先生难道因为这个人才来这里的?”杨追摇摇头,说道:“当年我在安平镇做了一件事情,留下了很多祸患。现在,这里又出现了消息。我想,或许可以做个了断,可最主要的原因却并不是这个。我估计已经过了三年,你的魂魄牢固,应该可以还阳了。于是我来送你个礼物。”聂小倩很好奇的看着他。
      杨追伸出右手,右手变成树枝,不断的延伸,生长,最后变成一个人形。杨追额头微微冒汗,树枝继续伸出,那个人形慢慢变精细,最后慢慢变成了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的容貌,跟聂小倩更是一样。只是她紧闭着眼睛,更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杨追轻轻断开自己与人形的连接,说道:“我要送你的,就是这个。”聂小倩说道:“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吧。这是枯树开花的法术啊。杨先生你损伤自己的仙元,为我再造肉身。这让小女子无以为报啊。”杨追说道:“要什么回报啊。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是让人高兴的事吗。”聂小倩顿了顿,叹道:“杨先生,你这是在为她赎罪吗?她是她,你是你。她做的事情,你无须愧疚。”杨追嘿嘿笑了笑,说道:“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做这些事情,于是我就来做了。不过我只能给你塑造肉身,可不能帮你还阳。”
      聂小倩说道:“无妨。只要身边有所爱之人,是人是鬼其实没那么重要。”杨追忽然大喊:“燕赤霞,你这老家伙。如果你不来,就永远不要露面了。”宁采臣听他这么说,向门口看去。门口凌空落下两个人,居然是燕赤霞和燕南归。
      宁采臣连忙把他们请了进来。
      宁采臣说道:“燕大侠,你们怎么也来了?难道你们跟杨先生是一起的?”燕赤霞说道:“不,我感受到了怒雷剑的剑意,于是就来了。”宁采臣说道:“原来如此。”燕赤霞说道:“不说废话。我们做正事。聂姑娘。”聂小倩应声道:“我知道要做什么。”
      聂小倩轻轻躺在肉身上,最后慢慢跟肉身融为一体。
      燕赤霞说道:“蜡烛,七个。”宁采臣连忙找出七个蜡烛。燕赤霞将它们依次点燃,然后在聂小倩的双脚,双手,双肩,以及头顶位置各放一支。宁采臣不明所以,还是担心聂小倩的安慰,正要发问。燕南归说道:“什么都别说,看着就行。”宁采臣只好将话咽了下去。
      燕赤霞却看了看他,说道:“怕疼吗?”宁采臣说道:“绝对不怕疼。”燕赤霞说道:“聂姑娘虽然现在魂魄和□□在一起,却没有合二为一。我要以你的气血为引,让她魂体合一。”宁采臣二话不说,拿起燕赤霞的长剑,划破自己的手掌。鲜血立刻从他手中流了出来。
      燕赤霞叹道:“用不了这么多。其实你只要咬破手指头就行。”宁采臣也叹道:“你怎么不早说。现在说还有什么意义?”燕赤霞说道:“抱歉了。”伸出剑指,沾一下宁采臣的血,轻轻按在聂小倩的额头上,喝道:“赤血为引,七星固体。魂体合一,倩女回魂。”
      说话之间,一股淡蓝色的光自燕赤霞手上传入聂小倩的额头。聂小倩全身不住的抖动,脸上显得很痛苦。宁采臣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只说了一句话:“坚持住,我就在你身边。”聂小倩似乎感觉到了,眉毛渐渐舒展。
      一刻钟过后,燕赤霞慢慢将手移开。聂小倩额头上的鲜血已经不见,身体也并不发抖。不过却仍旧没有睁开眼。
      宁采臣着急的问道:“燕大侠。她这是……”燕赤霞喘了口气,说道:“不要紧张。你叫叫她。”宁采臣依言而行,却想不出说什么话,在那里呆了半天之后,低下头在聂小倩耳边轻轻的说道:“小倩,小倩。起床了。”
      聂小倩缓缓睁开了眼睛,忽然喜极而泣,勾着宁采臣的脖子,说道:“我现在是活生生的人了。我终于还阳了。”宁采臣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燕赤霞说道:“你们先别高兴。事情才刚刚开始呢。”宁采臣说道:“燕大侠?”燕赤霞并没回话,而是拿起那把怒雷剑,想都没想就扔了出去。燕赤霞所用的力道很大,长剑冲破窗户,掉到了外面的湖里。顿时,湖中冒出一个一个的水泡。没等宁采臣反应过来,湖面上露出一个个的人头。此时,天空之上雷霆大作,狂雷连响。原本的绵绵细雨变成了磅礴大雨。此时,无数的树枝从云层伸下,犹如波涛般向宁采臣这边涌来。
      宁采臣看着湖面,没留意上面。树枝极快的飞来,宁采臣发现之后,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可是,树枝到了他的跟前,纷纷落下。燕赤霞挡在他的身前,说道:“你退后。有些事情总要解决的,现在正是解决的时候。”宁采臣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只好退到了后面。杨追说道:“你的剑法还是那么快。”
      燕赤霞说道:“这些行尸归我们,她归你。”说完,翻身跃起,跳到房前的竹子上。竹子因为压力过大,弯成了弓形,燕赤霞双腿弯曲,借着竹子的反弹之力跃起,又是一个翻身,向湖面上冲去。燕南归如法炮制,弹向湖面。人未落地,长刀挥动,刀气四射。燕赤霞和燕南归一左一右,同时向敌人攻去。这时宁采臣才发现,从湖里出来的人,双腿不能弯曲,而是在直着行走。
      杨追说道:“感天结界已经没了。既然你来了,也现身了,何不下来谈谈。”宁采臣听了杨追的话,不免好奇心里想着:“杨先生想要跟那个妖怪说什么?”
      天上雷声响个不停,成千上万根树枝自云层蜿蜒而下,凝聚成个人形,然后缩小,最后变成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相貌甚美的女人。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哼了一声。即便是她没有说话,通过刚才的树枝,宁采臣也知道她是白晴。
      看到白晴,聂小倩的身体微微发抖。宁采臣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怕,别怕。有我呢。”聂小倩说道:“什么别怕。现在不是以前。以前我是个鬼,现在我是个人。”宁采臣只好在内心苦笑了,她说的是实话,不承认也要承认。
      杨追说道:“当初,我对你那么好,最后你为什么还是离开了我?”白晴说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你?他比你更帅,法力更强,对我更好。我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你?自从我离开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早已无话可说。”杨追叹道:“可他还是抛弃了你!”白晴说道:“那又如何?你以为你有希望?我找到了更好的,你就别做梦了!”
      杨追叹了口气,说了四个字:“我成仙了。”白晴正面向着宁采臣,此刻她面上的表情很复杂。宁采臣也不知道是惊讶、悔恨还是妒忌。她说:“你的内丹变成了真元?”杨追点点头,说道:“不错。”白晴忽然笑了起来,她狞笑着说:“成仙了?像你这种胆小,没主见,容貌又丑的妖,即便是成了仙,也不会有妖喜欢你。”燕赤霞说道:“可他从来没有害过人。”白晴似乎没听到这句话,她在那里呆了一会,恶狠狠的说道:“成仙了又怎样?很了不起吗?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来就是要报仇的。当初围攻柳先生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她说完这句话后,右手向杨追抓去。左手幻化成树枝,向宁采臣和聂小倩袭来。宁采臣连忙挡在聂小倩身前,即便这样无济于事,也不能让聂小倩受到伤害。杨追顷刻间变成一株巨大的槐树,将宁采臣和聂小倩包裹在里面,透过空隙,只见他连房子都弄倒了半边。宁采臣心下微微叹了口气,这里看来不能住太久,明天要搬家了。
      宁采臣将聂小倩抱在怀里,虽然知道没用,还是安慰道:“别怕,别怕。”聂小倩道:“你先别发抖了。”宁采臣向她笑了笑,侧首看去,却见白晴的树枝和杨追的树枝缠绕在一起,互相拉扯。
      宁采臣知道一时之间,杨追和白晴分不出胜负。于是和聂小倩透过缝隙,向湖面上看去。
      在湖面上,燕赤霞和燕南归所向披靡。刀剑挥处,犹如割草,行尸纷纷倒下。两人武功虽然高强,却仍旧抵不过行尸的数量。
      燕赤霞说道:“杀来杀去杀不尽。”燕南归说道:“大哥。你想个办法。行尸也太多了吧。”
      燕赤霞冷笑一声,说道:“我好像明白了。”燕南归说道:“明白什么?”
      燕赤霞说道:“这些行尸是那个老妖婆控制的。只要斩断那个老妖婆的树根,这些行尸也就不会动了。只是不知道,她的树根在哪儿。”话音未落,已经向白晴这边奔来。奔到三丈处,猛然跳起,长剑疾挥而出。杨追大喊:“燕大侠,不要。”然而已经晚了,燕赤霞的长剑已经挥了出来。
      燕赤霞的长剑虽然挥出,却没有斩下。燕赤霞跳起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后面一股劲风袭来。此时,燕南归在他身后喊道:“大哥,小心。”燕赤霞想都没想,将长剑倒转,抵在身后。“砰”的一声巨响,一股大力装上了燕赤霞。燕赤霞立刻被撞飞,他飞出十几丈远,才稳住身形。
      等燕赤霞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个身高十几米的巨大怪物。这个怪物长着蝙蝠的身体,却有着鹰的头。
      燕赤霞倒抽了一口凉气,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把鹰头蝙蝠给弄来了。”白晴阴恻恻的说道:“燕赤霞,我早就说不怕你了。我带来的不止是鹰头蝠,更是带来了别的。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都要在这里给柳碎陪葬。”
      宁采臣忽然说道:“既然你不怕燕大侠,为什么在安平镇你不出现?如果你跟那个妖怪联手,这里的人都不是你们的对手。”白晴忽然语塞,呆了一下才说道:“谁说我没去?我只是早走了一步而已。”燕赤霞叹道:“原来你们当初是去收集尸体。他留下来是给你争取逃跑的时间而已。”白晴嘿嘿冷笑着。杨追叹道:“晴儿,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当时根本不知道他留下来做什么,对吧?”白晴冷笑两声,说道:“废物,别多嘴。”
      燕赤霞不理他们,凝神注视着身前的巨兽。鹰头蝠只是在那里挥动着翅膀,居然没有上前攻击。燕赤霞说道:“孽畜,如你速速退去。我可饶你不死。”鹰头蝠怪叫一声,向燕赤霞扑去。燕赤霞挥剑横斩,迎了上去。
      燕南归正在那里挥刀斩行尸,她砍了几个行尸后,高高的跳起来。在她原先站立的水面上,伸出了一根几米长的舌头。这舌头犹如丝带,向燕南归卷来。燕南归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身在半空,长刀已经挥动。刀气犹如连珠炮一样的落下,尽数打在这条舌头上。长舌遇到刀气,立刻被翻滚的刀气搅碎。
      燕南归尚未喘口气,水中一股水柱射出,直取燕南归。燕南归沉着冷静,刀气与水柱碰撞,将水柱尽数击飞。燕南归趁机落下,轻轻的站在湖面上。周围的行尸慢慢游了过来。燕南归心道:“一群废物,再多有什么用?”心中刚刚这样想,湖水翻滚,从水里爬出一只黑色的青蛙,站在水面上。
      这只青蛙虽然有十几米高,燕南归却并不在意,反而转头向燕赤霞看去。燕赤霞与鹰头蝠打的正激烈。鹰头蝠高飞在天,燕赤霞的符咒在身边不断的飞舞,却伤不了鹰头蝠。因为符咒把燕赤霞保护的滴水不漏,鹰头蝠却也不进攻,只是在他头顶上来回盘旋着。
      燕南归稍稍放心,侧头看向宁采臣那边。宁采臣鹅聂小倩被杨追的树枝包裹着,也很安全。燕南归见众人无事,心下略感放心。
      那只青蛙见燕南归如此,似乎发怒了,猛然前冲,向燕南归冲来。在青蛙的拍打之下,一股水柱向燕南归飞来。燕南归长刀挥动,形成一股气墙,将水柱挡下。这只青蛙在水面上行动极快,燕南归刚刚挡住这波攻击,青蛙的前肢已经拍下。燕南归继续挥刀,挡住了青蛙的前肢,一股劲风从她背后袭来。
      燕南归感觉不妙,侧身滑开的同时,回身格挡后面的攻击。她刚刚回身,攻击已到了身前,好在燕南归的长刀已经横在胸前,这个东西碰的一声撞到了燕南归的长刀上。
      攻击力太过巨大,燕南归被这股巨力一撞,从巨蛙的侧面飞了出去,直到十几米后才稳住身形。
      来到后面,才看到这只青蛙的全貌。这只青蛙居然长着尾巴,而尾巴的长度比青蛙的身体更长一些。现在,这条尾巴浮出了水面,尾巴的顶端是个蛇头。
      燕南归擦了擦嘴角的血,握紧的手中的刀,说道:“蛇尾蛙也不过如此。你还有什么小伎俩,尽管使出来吧。”白晴冷笑道:“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那我就再给你们添点佐料。”
      话语声中,岸边的竹林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明显是竹子被什么东西折断了。过了会,出现了一条青蛇,一条高两米多,长十几米的青蛇。
      杨追说道:“晴儿,快住手。现在收手,还来得及。”白晴说道:“哈哈,你以为来得及?别总是抱有这种天真的想法,可以吗?”杨追叹了口气。白晴说道:“有种你就杀了我。”杨追说道:“你明知道我不会杀你的。”白晴说道:“蠢材,你不杀我,那就放我过去。你难道想这样僵持一辈子吗?”杨追叹道:“你我既然旗鼓相当,这样僵着也很好。最起码这样你也不会去害人了。”
      白晴虽然恼怒,却也没办法。她的树枝跟杨追的树枝互相缠绕,越缠越紧,到最后谁也松不开。
      燕赤霞一边跟鹰头蝠打斗,一边吼道:“南归,速战速决。不然怪物越来越多,对我们很不利。”燕南归说道:“知道了。”
      燕赤霞嘴中默念咒语,一把长剑划破水面,从湖里飞出,向燕赤霞飞去。
      白晴说道:“你想拿回怒雷剑?没那么容易!”长剑距离燕赤霞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湖面下伸出十几根树枝,将长剑缠住。这些树枝就像人手一样,紧紧的缠绕着长剑,长剑只是抖动,却再也前进不了一寸。
      燕赤霞正在跟鹰头蝠打斗,无暇回身拿剑。树枝缠绕着长剑,轮了几个圈,将长剑远远的扔到了岸边的草丛里。
      白晴说道:“看你还有什么本事。”鹰头蝠快速的飞过,身上所发出的音波在燕赤霞周围爆炸。燕赤霞在全力应付鹰头蝠,无暇白晴这边。白晴的话更是一句都没有听到。
      巨蛇蜿蜒而至,往杨追身后而去。杨追身后正是宁采臣和聂小倩。
      燕南归大声吼道:“哥,宁公子他们危险了。”燕赤霞还没接话,一个人慢慢的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这个人四十左右的年龄,高且魁梧,肤色就像巧克力一样。这是一个女人,一个魁梧的女人。她扛着一杆□□,骑在一匹瘦马上,来到了宁采臣面前。
      宁采臣拱手道:“姑娘是?”这个女人说道:“我是郑莉。这种小虫子,两下就解决了。”宁采臣不知道郑莉是谁,惊魂未定的看着她。郑莉也不再理会他。
      燕南归说道:“这下不用担心了,六扇门来人了。”燕赤霞说道:“她又来晚了。不过好在赶上了。”两人打斗中难得相距这么近,话没说完,又迎上了各自的敌人。
      郑莉说道:“老巫婆,安平镇的人是你杀的吗?”白晴说道:“是又如何?你能把我怎样?”郑莉说道:“我能把你打的灰飞烟灭。”白晴说道:“就是几万只蝼蚁而已,这就惊动了朝廷?”郑莉说道:“他们不是蝼蚁,他们是人,活生生的人。三万七千六百五十一条生命。”白晴说道:“他们在我眼里,就是蚂蚁。你踩死了蚂蚁,会有什么感觉?恐怕什么感觉都没有吧。既然你觉得自己有本事,那就来拿我的命吧。”
      郑莉轻轻抬起了她的□□,指着向这边移动的青蛇。雨很大,她的枪并没有湿,不仅□□没湿,全身衣服也是干衣服。除了杨追背对着郑莉没看到之外,宁采臣、聂小倩以及白晴都发现了这一点。
      白晴暗暗心道:“又来了一个不好对付的。”白晴自然知道,郑莉之所以全身都是干的,乃是周身气劲缠绕,雨水根本进不去。
      白晴思索之间,青蛇已经到了眼前。青蛇看到有人居然敢挡在它面前,挥动尾巴横扫而来。郑莉跳跃而起,躲过了这一招。青蛇的横扫只是虚招,看到郑莉身在半空之中,避无可避,蛇头立即伸出,咬了上去。郑莉嘴角冷笑一声,身在半空之中,□□已经刺出。□□未至,枪风已到。在郑莉□□的催动之下,身体周围的雨滴全部变成了利刃,向青蛇飞去。
      青蛇的头在半空中,已经被无数的雨滴穿透而过,立即死亡。紧跟着落在地上,拍起片片水花。郑莉紧跟着落在蛇头上,背对着白晴等人。白晴心道:“好强。这个人是从哪儿来的?”郑莉侧头看着她,双目之中,杀机变得很浓。
      远处,燕赤霞喊道:“那里先别管了,快来帮我的忙。”郑莉闻言,说道:“杨追,你不知道我,可我知道你是谁。你先抗着,我一会就回来。”也不管杨追是否回答,双腿弯曲,跳跃而起,往燕赤霞那边而去。
      燕赤霞说道:“郑捕头,劳烦你先把这些行尸弄走。这些家伙攻击力不强,可数量实在太多,让人束手束脚,很多功夫施展不开。”郑莉说道:“行。”□□挥动,一招“横扫千军”在两人面前发出。两人前面的行尸尽数被郑莉震飞,飞出很远之后,复又落入湖面。每个行尸的脚底,都连接着一截树根。
      燕赤霞看到这一幕,好像明白了什么,叹道:“原来树根是从脚下进入的。南归,快点解决掉这只癞□□,我想到阻止这些行尸的方法了。”燕南归一边闪避青蛙的攻击,一边说道:“你们都站稳了。”燕赤霞和郑莉站在水面上已经很勉强了,燕南归居然让他们站稳,两人不由自主的将内力凝聚在了脚下。
      燕南归闪身避开了蛇头的攻击,纵身跳到了高空之上。蛇尾蛙还没反应过来,燕南归已经出刀。淡蓝色的刀气冲天而起,紧接着直劈而下。这招很强,威力很大。不仅蛇尾蛙被一分为二,连整个湖面都被燕南归劈成了两半。湖水变成滔天巨浪,向两边涌来。
      杨追的树枝变成一个大盾牌,抵挡住汹涌而来的浪花。白晴却趁机挣脱了杨追的束缚。杨追想了下,将宁采臣和聂小倩放下,说道:“你们在这里别乱动,我去找她。”叮嘱完后,向白晴奔跑的方向而去。
      燕赤霞将长剑插入湖中,湖水幻化成一把巨剑,向鹰头蝠刺去。鹰头蝠刚刚闪开下面的攻击,天上出现了一个极大的淡蓝色八卦。八卦旋转着落下,直接穿透了鹰头蝠的身体。鹰头蝠连叫都没叫一声,直接变成了颗粒状。
      燕赤霞叹道:“让你走,你却不走。现在不得不杀你们了。”
      三只怪物虽然死了,行尸却没有停下。不仅没有停下,数量却越来越多。燕赤霞大是恼怒,长剑挥动,连斩几十个行尸。
      宁采臣看着众人,苦于无法帮忙,着急的在湖边走来走去。聂小倩叹道:“你着急也没用啊。不如静下心来,想想办法。”宁采臣走了几圈后,脚跟碰到一个物体,低头一看,心中大喜,连忙蹲下去,想要拿起来。
      白晴悄悄的从水里探出头来,四下观察。燕赤霞等三人,正在跟那些行尸战斗,并没有功夫顾及其他。这些行尸虽然攻击力不强,却很黏人。而杨追更是没影了。白晴的本意就是引开杨追,现在目的达到了。
      白晴在思索着下一步。她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她现在不想杀宁采臣了,她现在想杀聂小倩。白晴觉得,聂小倩之所以跟了宁采臣,是因为她变成了人。如果再把聂小倩杀了,毁掉她的肉身,那么聂小倩又会变成以前的乖乖女了。现在如果把宁采臣也杀了,他们或许会做一对鬼鸳鸯,那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白晴想着想着,忽然浅笑起来。现在众人都抽不开身,不正是好时机吗?白晴心中一阵得意,慢慢游到聂小倩不远处,右手的树枝变幻成长刀的形状,猛然跳起,毫不犹豫的往聂小倩胸口插去。
      聂小倩正在看着宁采臣,宁采臣正在弯腰捡东西。两人忽然听到水面响动,然后看到了白晴。两人同时脸上变色。因为太过紧张,聂小倩居然呆在那里,忘记了跑开。
      白晴看到他们惊慌的神色,感觉就要得手了。就在这一瞬间,宁采臣忽然挡在了聂小倩身前,怒道:“她是我媳妇,谁都不能伤害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力,当有人伤害自己妻子的时候,宁采臣忽然爆发了自己的潜力。
      白晴的树枝速度非常快,按照这个速度,宁采臣必死无疑。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树枝到宁采臣的前额两寸处,忽然停住了。宁采臣没有细想,长剑疾刺而出。白晴站在那里,不动不语,任由宁采臣刺入。宁采臣本来是想刺白晴的胸口,却刺到了她的肩头处,而且仅仅是剑尖进入了一点点。宁采臣是个书生,不仅准头不行,力道也小。
      长剑刚刚刺入白晴的身体,一道白色的闪电忽然从剑尖进入了白晴体内。白晴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拿着怒雷剑。”
      宁采臣的这把剑,自然是白晴打飞的那把怒雷剑。当时白晴把这把剑甩到了岸上,她的注意力都在宁采臣和聂小倩身上,也没仔细看掉到了哪儿。而怒雷剑恰恰掉在了杨追身后不远的地方,只要白晴稍微转一下头,就能看到。
      怒雷剑之所以能斩妖伏魔,正是因为里面封印着能造成天劫的天雷之力。现在这股天雷在白晴体内不断的游走,似乎要将白晴撕碎一样。
      见到这种情况,宁采臣手一抖,长剑掉在地上。宁采臣退了两步,才看到白晴的腰上缠着树枝。树枝的尽头正是杨追。宁采臣和白晴就相隔几尺左右,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落下了两行泪水。
      宁采臣不忍看她,转头看杨追。杨追正在快速的飞近这里。他到了白晴的身后,他树枝自白晴腰间慢慢缩回,逐渐恢复成人手的形状。白晴慢慢倒地,杨追却将她一下抱在怀里,抱的很紧。
      就在白晴倒下的时候,所有行尸都像没了魂魄,也倒了下去。燕赤霞看了几眼,快步往宁采臣这边来。
      是雨,还是其它的?宁采臣说道:“杨先生,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只是觉得要保护小倩,就没想别的。”杨追说:“这不关你的事。如果不是我用缚身咒紧紧拉住她,让它不能动的话,你根本伤不到她。”白晴说道:“废物,成事不足一向是你的特点。你觉得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废物?”杨追不说话,只是流泪。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白晴说道:“你这么蠢,这一辈子你还能做成什么事?”杨追哭的更厉害的了,却仍旧没说话。
      宁采臣说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不仅想杀我,还想杀小倩。你就这么喜欢杀人?你这人也太狠了。”白晴忽然笑了,她说:“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小倩迟早会和我一样受到你的伤害。为了小倩不受到伤害,当然要杀了你。我唯一失算的一步,就是在兰若寺的时候,怕牵连到小倩,没有动手。如果我当时就杀了你,就没后来这么多事了。”燕赤霞叹息着,摇了摇头。
      宁采臣心中暗暗想道:“不管怎样,我一定会好好宠爱着她的。”宁采臣看了一眼燕赤霞,问道:“我们的约定什么时候履行?”燕赤霞说道:“永远都不必履行了,因为她不是我杀的。”
      白晴身上的闪电越来越多,不断的从身体里往外溢出。白晴说道:“呵呵,我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我这就去找他了。你却再也不会找到我了。”杨追似乎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了。他嘶哑着嗓子,说道:“不要说了,既然生不能在一起,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白晴没有说话,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杨追将白晴抱了起来,看着前方,慢慢的走着。他完全没留意白晴表情。
      杨追和白晴就这么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郑莉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燕赤霞和燕南归也走了。现在,这里只剩下宁采臣和聂小倩,他们互相依偎着,任凭雨水落在自己身上。
      这里的雨真的很多很多,天上的雨连绵不止,仿佛永不停止。宁采臣看着那只剩一半的房子,以及地上的到处凌乱,撑起了雨伞,叹道:“他们都走了。”聂小倩笑道:“你的小房子都被打烂了。他们不走,难道留下来吃饭吗?”宁采臣说道:“你觉得这里还能住吗?”聂小倩说道:“废话,当然不能了。”宁采臣说道:“既然不能住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家去吧。”聂小倩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这里这么湿,我早就想走了。”
      现在宁采臣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把母亲接回来了,新家虽然没了,还有老家。宁采臣看了看身边的聂小倩。聂小倩说道:“路好泥泞啊。”宁采臣幽幽的说道:“放心吧。再泥泞的路,我也会陪着你走完的。”虽然路很曲折,很长,也很泥泞,但是仍旧要走的。只要身边有喜欢的人,就这样走下去有何不可呢?
      人活着,就要面对走不完的路,不管路多么泥泞,多么难走,都要继续走下去。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不走路,那就是死人。宁采臣看着洒下绵绵细雨的天空。心里想道,苍天现在是不是流下了一些情人的眼泪呢?那是为谁而流的呢?又是什么让苍天如此的伤心呢?
      不管下多久,雨天终究会过去的。现在,雨天已经过去了。太阳出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