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佛系文好命女配》九月微蓝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31 20:49: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四妹,三姐以后就靠你撑腰了。”阮宁见四妹没有接茬,心里略略有些不渝,她忍不住握紧了阮溪的柔夷,抬起精致秀气的脸蛋,泪光闪闪,目露期盼。
      
      这才是阮宁今日过来探望阮溪的目的。
      
      先是送出一根自己用不上的上好人参得到四妹的感激,再来一番‘诉苦’引起四妹的同情和怜悯,最后顺势要好处。
      
      别看温庭洲的父亲是礼部尚书,他的未来却是一片光明,温家也是名门望族,枝繁叶茂,能人辈出。
      
      齐越安如果能早早得到温家的帮助,未来的官途一定更加顺遂。
      
      她相信聪明的四妹一定明白她的意思。
      
      阮溪一阵明悟,她刚刚还在疑惑阮三娘莫名其妙的‘诉苦’,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她心里微微一沉,阮三娘是重生的,原主在未出嫁前一直默默藏拙,表现的中规中矩,别人只看到她无法隐藏的美貌,但瞒不过有过一世经历的阮三娘,这个时候装傻肯定是不行的。
      
      她从原主的记忆中知晓原主聪慧,精通后宅生存法则,琴棋书画女红都学的极好,只是未曾在教学的夫子面前展现出来。
      
      一个拥有绝色容颜却敛起锋芒才艺平平的女子并不会让人忌惮,可惜这一切都在和温庭洲定下亲事后改变了。
      
      嫡母心里肯定十分膈应。
      
      出嫁前的日子估计无法消停。
      
      阮溪心念流转间,已有了应对之策,她和温庭洲定下了亲事,只要还未出嫁,她依然要在精明的嫡母眼皮下生存,还是不要多生事端。
      
      “母亲和三姐一心待我,如果可以帮助到三姐,我定会义不容辞,可是……可是三姐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庶女,温家门第高,能嫁给温公子怕是已经耗光了这辈子的福分……”
      
      阮溪话里透着一丝丝涩意,精致绝美的脸上适当表露出一丝自己的忐忑不安和对未来的惶惶不安。
      
      这里面有三分真七分假。
      
      上一世,她罹患先天性心脏病,从来不敢想感情的事,更别说嫁人,这一世,一穿来就已经定了亲事。
      
      幸好和她定下亲事的是温庭洲。
      
      书中的温庭洲一生未曾娶妻,她也不用担心会抢了别人的丈夫,这运气还是不错的。
      
      阮宁一听四妹的话,猛地醒悟过来,她怎么忘了古人最看重身份门第,温家门第高,四妹的庶出身份是个硬伤。
      
      这门亲事看似极好,实则问题极大。
      
      四妹果然是个通透聪明的,早早就想到了这一层。
      
      阮宁心里隐隐不舒服,加上这一世,她已经活了三世,却还是比不过四妹,四妹早就看出的问题,她却一点都没有发现。
      
      上一世,四妹替她嫁给不学无术的侯府庶子齐越安,两人都是庶出的身份,一个拥有绝色的容貌资本,一个出身侯府,可以说是地位平等。
      
      这一世她插了一手,四妹怕是要吃不少苦头。
      
      阮宁神色复杂的看着四妹,心里绝对不承认自己貌似真的坑了四妹,可是四妹上辈子的好丈夫,是她拱手让给四妹的。
      
      这辈子她只是抓住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况且,她不是补偿了四妹一个更加好的丈夫人选吗?
      
      哪怕四妹只是温庭洲用来掩饰自己性向的人选,但四妹是个聪明人,肯定知道如何利用温庭洲让自己的日子好过。
      
      吃点苦头罢了,谁没有吃过苦头,她上辈子比四妹惨多了。
      
      这么一想,阮宁心里刚刚升起的愧疚感消失的一干二净,亲热的抱住阮溪,嗔道:“胡说,你的福分大着呢,我们姐妹四个,就属你的未婚夫家世最好。”
      
      “四妹,到时你可别忘了给三姐撑腰啊。”
      
      “我会尽力的。”阮溪看阮三娘不达目的不罢休,她抿了抿唇,终是应了下来,她就是不应,阮三娘也会借势。
      
      “谢谢四妹,有了四妹的支持,我也有了底气。”阮宁得到了四妹的回应,露出了笑容,目的达到,她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便起身告辞,翩然离开。
      
      阮溪敛眉,阮三娘还真是现实啊。
      
      阮三娘离开后,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素玉见小姐的脸色还不错,给小姐倒了杯温茶,询问了一句:“小姐,您今日还练字吗?”
      
      阮溪神色一顿,想起原主是个很自律很勤勉的人,今日正好是原主练字的日子,她接过茶水掩饰性浅呷了一口,摇头道:“我先养身体,等身子养好再说。”
      
      她融合了原主的记忆,但仅仅是记忆,很多原主会的东西,她都必须重新拾起来,私下偷偷练习,不然等原主的奶妈许妈妈回来就会暴露。
      
      诚意伯对四个容貌不俗的女儿教育非常上心,特意请了好几个女夫子教导她们,读书认字,琴棋书画基础知识,女红厨艺鉴赏礼仪等知识都有涉猎。
      
      原主的礼仪极为不错,行起坐卧别有一番姿态,琴棋书画亦学的很不错,尤其是棋艺最为拔尖,应该和原主擅长谋略有关。
      
      其次是书画,有灵气。
      
      最后琴艺,算是中等。
      
      阮溪庆幸原主藏拙,礼仪方面和琴棋书画表现的普普通通,女红也是如此,总之就是普通,不出挑,更加凸显阮三娘的出色。
      
      阮三娘重生回来应该不超过半个月,时间点或许是上一世刚穿来的时候,因为到现在还没有传出阮三娘捣鼓新奇玩意的消息,有了上一世的惨痛教训,阮三娘以后应该不会像书中那样大出风头。
      
      刚看她的仪态比原主记忆中的更好一些。
      
      希望真的是吃一堑长一智。
      
      阮溪心思百转,素玉听到小姐的回答,颇为赞同的点头:“小姐这次的风寒来势汹汹,昨夜更是凶险,差点没吓死奴婢,幸好小姐熬过了最大的难关。”
      
      素玉只要一想到昨夜小姐持续高烧不退差点熬不过去的情形,依然心有余悸,只是她心里生出一丝疑惑:“小姐,恕奴婢直言,您平日里都会私下锻炼身子,以往感染风寒都没有这次这么严重,奴婢感觉这里面有蹊跷。”
      
      阮溪心一凛,素玉的话宛如一道惊雷劈醒了她,是啊,原主向来十分注重身体健康,平日染上风寒只需喝上一两碗姜汤驱寒就没事,但昨日的大夫却给原主开了几贴驱寒药……
      
      原主似乎是喝了驱寒药汤才一命呜呼的。
      
      若不是她突然穿过来……换了个灵魂后迅速退了烧……
      
      “素玉,你悄悄查探一下,昨日我喝的驱寒药汤还有没?”
      
      阮溪面容一片冷凝,立即吩咐道。
      
      素玉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咬牙道:“小姐,你昨日喝的驱寒汤是奴婢亲自熬的,若有问题,应该是那边送来的药材有问题。”
      
      许妈妈才离开几日,小姐就差点没命,素玉只觉自己太没用。
      
      “算了,这事不用查了,我心里有数,估计现在也查不出什么,以后咱们多加小心就是。”阮溪是信任素玉的,看来原主的死不简单,她心里有了怀疑的人选,想到书中女主羡慕原主的好命,她身在其中,却感受到了其中的不易。
      
      原主的生母早已去世,没有生母护着,只能靠着出众的容貌博得父亲重视,还不能膈应或者碍了嫡母的眼,只能谨慎小微的隐藏自己,表现的中规中矩,普通平庸。
      
      可是最后还是丢了性命。
      
      阮溪敛了敛眉眼,心里暗暗警醒,看来原主和温庭洲的亲事对原主来说是祸不是福。
      
      如果原主精通药理……可是嫡母是个精明的,没有让女夫子教导她们三个庶出的姑娘基本的药理,另外两个庶出的姐姐有生母暗地里教导,原主只能靠自己和陈妈妈。
      
      阮溪在心里默默心疼原主。
      
      “小姐,三小姐的贴身丫鬟瑶红求见。”门外响起了粗使婆子的声音。
      
      “让她进来。”阮溪知晓瑶红过来的目的,唇角不自觉的浮现一丝笑意。
      
      阮三娘给她送人参,她心里高兴,这可是纯天然的野生人参。
      
      瑶红是个容貌俏丽的丫鬟,她一进来就奉上一个木匣子,匣子里装了一支不到百年的人参:“四小姐,这是三小姐送给您补身子的人参。”
      
      “三姐有心了。”阮溪微微一笑,示意素玉收起匣子,可能是高兴的缘故,一时忘了收敛自身的魅力,笑容宛如盛开的牡丹花,灼灼其华,夺人心魂。
      
      瑶红惊呆了。
      
      早知四小姐美貌惊人,可是看多了,早已不觉得惊艳,俗话说的好,真正绝世美人的美除了皮相绝美外,还有骨子里透出的美和自身散发的魅力。
      
      四小姐的美仅仅是皮相的美,只会给人一时间的惊艳,其实不耐看。
      
      阮溪注意到了瑶红的异样,立即收敛了笑容,瑶红从惊艳中清醒过来,发现四小姐还是和以往一样。
      
      忍不住在心里懊恼,刚刚她怎么鬼迷心窍看四小姐看呆了。
      
      ”四小姐,三小姐还在等奴婢的回复,奴婢先行告退。”
      
      瑶红正欲离开,外头传来一阵响动,男孩稚嫩委屈的声音传到阮溪的耳中:“娘,我会好好跟四姐道歉。”
      
      阮溪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原主六岁的弟弟阮余敏。
      
      阮余敏是诚意伯府的三少爷,生母是林姨娘,母子二人颇得她爹诚意伯的宠爱。
      
      思索间,一位容貌清秀却气质出众,浑身都充满书卷气的女子牵着一个胖嘟嘟的可爱男孩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几个丫鬟妈妈。
      
      来人正是林姨娘。
      
      林姨娘本是落魄秀才之女,被诚意伯看上后纳回了的贵妾。
      
      这清秀的容貌,通身的气质一点都不像当人家妾室姨娘的样子。
      
      原主的伯爷爹后院比林姨娘年轻鲜嫩,如花似玉的姨娘还有好几个。
      
      林姨娘的地位没有丝毫动摇,依然是最得宠的,是嫡母的眼中钉肉中刺。
      
      原主暗地里偷偷学习过这位林姨娘的仪态举止和手段。
      
      阮溪第一眼看到林姨娘,瞬间有了惊艳之感。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花花,么么,继续求花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