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佛系文好命女配》九月微蓝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20:01: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盛德十九年,阳春三月,春光明媚,草长莺飞。
      
      诚意伯府,澄心园。
      
      早晨,明亮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棂落到阮溪微带一丝苍白的脸上,她安然靠在矮榻的软枕上,乌发如墨,眼眸清澈黑亮,一袭娇嫩的鹅黄色衣裙,衬得她肤白似雪,容色倾城。
      
      阮溪抬手按在心脏处,感受着强而有力的心跳,唇角翘起,老天委实待她不薄,让她拥有了健康的身体。
      
      上辈子她罹患先天性心脏病,出生就被丢弃到孤儿院,好不容易活到了二十岁,一觉醒来,穿到闲暇时看的一本佛系女主文里,成了书中女主羡慕无比的好命女配阮家四娘——阮溪。
      
      一个代替悔婚的穿越女嫡姐嫁给她抛弃的纨绔未婚夫后被丈夫独宠,最后成为一品诰命夫人的人生赢家。
      
      阮溪和阮四娘同名同姓,可惜整本书都是围绕佛系女主来写的,关于阮四娘顺遂如意连女主都羡慕的一生只出现在女主和心腹丫鬟的谈论中。
      
      两人并没有交集。
      
      只在男主登上大位后才在宫宴上和女主有过几面之缘。
      
      这位女主会格外关注阮四娘的一切,只因阮四娘的嫡姐阮三娘是穿越女,与阮四娘的命有着天壤之别。
      
      书中的阮三娘前期悔婚,踹掉了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纨绔未婚夫后,利用治愈系异能冒充医术混的风生水起,最后将自己坑进了老皇帝的后宫,成了老皇帝的妃嫔,最后被老皇帝暗下旨陪葬,结局惨不忍睹。
      
      阮三娘这个高调穿越女的出现让女主警醒,默默的隐藏自己,安安分分在男主的后院低调过自己的小日子。
      
      现在,阮溪穿到了这本书中,原主刚满十四岁的时候,奇怪的是,在原主的记忆里,九天前闹着要悔婚的穿越女阮三娘突然改变主意,现在欢天喜地的备嫁。
      
      原主也在四日前突然和礼部尚书的嫡子温庭洲交换了庚帖,定下了亲事。
      
      温庭洲,书中男主的得力臂膀之一,礼部尚书的嫡子,俊美如玉,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最后却成了手段凌厉狠辣人人敬畏的刑部尚书。
      
      一辈子孑然一身,不曾娶妻,亦不曾定过亲事,后院干干净净。
      
      后来坊间有传闻,温尚书乃断袖。
      
      现在的温庭洲,年纪不过十八九岁,是京城贵女们的佳婿人选之一。
      
      给庶女定下的亲事比嫡女还好,诚意伯夫人的名声更上一层楼,众人敬佩赞叹她的胸襟和气度。
      
      这番改变一看就知道问题出在她的嫡姐阮三娘身上。
      
      真有意思。
      
      阮溪微微一笑。
      
      这时,一个梳着双丫髻的青衣丫鬟利落的打起珠帘,进入了内室,看到坐在榻上发呆的阮四娘轻声道:“小姐,三小姐来探望您了。”
      
      三小姐……
      
      “快请三姐进来。”阮溪敛了敛眉眼,温言道,声音悦耳动听,原主昨日从嫡母处请安回来路过拱桥的时候遇到了调皮捣蛋和人追逐的六岁小少爷意外被他撞下水中,春寒料峭,原主不慎染上了风寒。
      
      这一场风寒来势汹汹,仅一夜,便夺去了原主的性命。
      
      阮溪默默为早逝的原主可惜,暗自决定私下找个时机给原主点长明灯,希望她来世投个好人家。
      
      珠帘响动,一道妙曼的身影娉婷的走来,宛如一朵盛开的荷花般婀娜多姿,举手投足隐隐透出一丝成妩媚的风韵。
      
      她就是阮溪的嫡姐阮三娘——阮宁,一进来就殷切关心的问询:“四妹,我听你的丫鬟素玉说你醒了,今日可感觉好些了?”目光却上下将阮溪打量了一番,心里嘀咕,看来四妹的身子骨还不错,想想也是,身子骨不好怎能给齐越安生三子一女。
      
      “多谢三姐关心,喝了几贴药,身子已好多了,只需修养些时日即可。”阮溪按照原主的语调说话,温声软语的回道,看来她的猜测没错,这位同是穿越女的嫡姐疑似重生了,只是不知她是从什么时候重生回来的。
      
      阮宁目光闪动,脸上似乎松了一口气,语带怜惜道:“这我就放心了,对了,昨日撞你下水的小三被父亲责罚了,林姨娘估计今日会过来探望你,我那里有上好的人参,虽然不足百年,但也是难得的上品,稍后就让人送到四妹这里,留着补补身子。”
      
      旁边的素玉一脸惊喜,别看伯爷看重小姐,但后院的主人是伯爷夫人,掌管府里所有人的吃穿用度,小姐的身家确实不丰厚,还略寒酸,别说上好的药材,就是普通的药材也没有多少。
      
      阮溪面露感激,说了一番感谢的话。
      
      上好的人参谁不喜欢,既然阮三娘这么大方,她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阮宁矜持的笑着:“这是老太太以前给我的,你好好谢谢老太太就是了。”话里隐隐透着一丝炫耀。
      
      其实阮宁手中也没几根上好的人参,她有治愈系异能,上好的药材一点都用不上,哪怕用不上,送出去也肉疼。
      
      尤其是送给阮四娘。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阮宁只能忍痛的割舍。
      
      整个诚意伯府谁不知阮三娘最得老太太宠爱,阮三娘的手里有老太太给的上好人参也不奇怪。
      
      阮溪点头,再次感谢了一番阮三娘和老太太。
      
      “三姐说的是,待我好了后,就去宁寿堂感谢老太太。”
      
      阮宁满意的点头,坐在阮溪身边亲亲热热地拉着她的手,瞅着阮溪那张已经长开的绝色脸蛋,凹凸有致的身段,心里一阵堵心,阮家四姐妹的容貌都不俗,在京城是出了名的美人。
      
      以阮四娘的颜色最好。
      
      哪怕阮四娘只有十四岁,仅在几次宴会露过脸,但她倾城的容貌却传了出去。
      
      因着阮四娘绝色的容貌,据她所知,父亲有意将四妹送到某位皇子的府邸,所以未曾给四妹定下亲事。
      
      几日前,她重生回来后就撺掇母亲给四妹定亲。
      
      人选就是礼部尚书的嫡子温庭洲,诚意伯府的庶出姑娘,嫁给礼部尚书的嫡子当正妻,是高攀了。
      
      父亲就算知道后震怒,也不会太过迁怒母亲。
      
      事实确实如此。
      
      只是阮宁心里悔恨交加,她原本以为礼部尚书夫人和温庭洲会拒绝,毕竟四妹只是一个庶女,还是一个容貌太盛的庶女。
      
      礼部尚书夫人定然不会让四妹当儿媳妇。
      
      这么一来,她就会向母亲提议第二个人选,没想到,四妹的命这么好,母亲只是和礼部尚书夫人暗示了下她的意思,礼部尚书夫人就立即同意,还迅速的交换了庚帖,定下了亲事。
      
      听说温公子未曾反对。
      
      明明上一世温庭洲至死都未曾娶妻,她死后灵魂在皇宫里徘徊几十载,曾听宫里的宫女猜测说官至刑部尚书的温庭洲一直不曾娶妻是因为他好龙阳。
      
      阮宁觉得她们的猜测是对的。
      
      古代的男子各个三妻四妾,温庭洲家世相貌无一不出挑,却一辈子不近女色,后院干干净净,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不是不举就是天生喜好龙阳,有断袖之癖。
      
      谁知这一世,他竟然和四妹定下了亲事。
      
      难不成上一世温庭洲暗恋四妹……四妹却代她嫁给了齐越安,所以才会一辈子不娶妻?
      
      阮宁心里突突冒出这样一个荒唐的念头,更加不舒服了,如果是真的,那四妹的命也太好了吧。
      
      希望是她想多了。
      
      说不定温庭洲是借着有倾城容貌的四妹来掩饰自己的性向,到时偌大的后院只有四妹一个女人却生不出孩子,礼部尚书夫人估计会以为四妹是红颜祸水。
      
      这么一想,阮宁心里隐隐生出一丝罪恶感,想起自己的来意,连忙转移了话题,说起了自己的婚事,说着说着眼眶微微发红,手紧紧的攥着阮溪的袖子:“四妹,我真羡慕你定了一门好亲事,不像我,只能嫁给一个不学无术,只会吃喝玩乐的侯府庶子。”
      
      “四妹,我的命好苦啊!”
      
      阮溪听着阮三娘‘诉苦’,默默看她的表演,脸上适当的流露出一丝不知所措,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三姐,老太太这么喜欢你,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嫁给齐二公子,老太太定会帮你的。”
      
      阮三娘和那位侯府庶出齐二公子的婚事缘于淮阳侯和诚意伯的一场打赌。
      
      这门亲事人尽皆知。
      
      在书中,阮三娘执意悔婚,誓死不嫁,只是诚意伯府和淮阳侯府的婚约不会取消,才会有阮四娘代替阮三娘嫁给那位不学无术的侯府庶子齐越安,对外澄清和齐越安定下亲事的是阮四娘。
      
      这事大家心知肚明,只是表面不说出来罢了。
      
      阮三娘悔婚后,她的名声其实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阮宁声音一滞,微带一丝哽咽道:“我……我不想麻烦老太太,况且悔婚会影响我的名声,没了名声,更寻不到好人家,只能认命。”她才不要走上一世的老路,高调的利用自己的治愈系异能冒充医术,被老皇帝弄进皇宫当了他的妃嫔,最后老皇帝薨了还不放过她,让她陪葬。
      
      想到上一世的悲惨结局,阮宁心有余悸。
      
      这一世,她会安安分分的嫁给齐越安,和齐越安好好的过日子。
      
      认命?
      
      阮溪心里默默无语,若不是她从书中知晓阮三娘上一世的所作所为,她定会相信她的一番说辞。
      
      假如齐越安上一世没有奋发上进考科举,一路青云直上,官至一品,是新皇的左右臂膀,手握大权,阮三娘重生后,会认命吗?
      
      估计恨不得再一次悔婚,让她再代嫁一次。
      
      就是不知这位齐越安齐二公子是扮猪吃虎,还是真的不学无术,只会吃喝玩乐,原主阮溪未曾见过这位书中原主的齐二公子,她也不知是哪一种。
      
      不管是哪一种,以原主的聪慧和绝色的容貌,肯定会将自己的日子过好。
      
      但是阮三娘的话……
      
      

  • 作者有话要说:  新的一年,开新坑啦,求花花,求收藏,求支持,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