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9、尾声(三) ...

  •   回去。
      ============================================
      
      办公室内雅雀无声。
      白起绷着脸看着那份极度血腥的视频。
      画面最终定格在那间灯光冷白的实验室内。
      
      他从办公室出来,程七在外面焦急地等待。
      
      她拉住他:“怎么样了?他现在在哪?”
      
      白起想起刚刚那个血腥的画面,一时说不出话,脸色难看。
      
      程七怔了怔,垂下头,看见长廊反光地板上倒映出自己的脸。
      其实她什么心理准备都做好了。
      这一刻,她异常地平静。
      
      “他不好,是不是?”
      
      白起把目光挪开一边,拳头重重地砸在墙上。
      
      程七转身离开:“我要去找他。”
      
      “你不能去!”白起拉住她,眼底沉痛,“程渊要的是你,如果你去了,他不会放过你。”
      “但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在那里。”她回眸看他,语气平静,“如果他无法回来,那么我就去找他。不管是生还是死,我们总归……是要在一起的。”
      
      白起眼底一痛,恍惚松了手。
      “我陪你一起吧。”
      
      女孩对他微笑:“谢谢你,白起。”
      
      她对他打开怀抱:“我们好像还没有拥抱过,我们抱一抱吧。”
      
      白起怔了怔。
      他上前,抱住了女孩。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女孩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神情淡淡:
      “白起,其实我还欠你一个道歉。
      七年前,我被程渊带走,向你开枪的,不是我,是程渊。
      他当时控制了我的意识,所以很抱歉,那些事情,并不是我所希望的。”
      
      白起抱着她,声音喑哑:“我都知道。”
      
      “这些年,你对我的照顾已经足够了,你不需要为我而感到愧疚。换了是任何人,都会那样做的。”她轻声道:
      “谢谢你。”
      
      “傻瓜,我对你,不单只是因为愧疚……”
      他的话音未落,却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侵袭而入,惊愕的眼中是女孩平静的面容:“你……”
      
      女孩依然微笑:“谢谢你,一直承蒙你的照顾,但这一次,我想自己去面对。”
      
      白起晕倒在地上。
      女孩转身离开了警局。
      风拂过她的裙角,在夜里静静摆动。
      
      她的背影越走越远,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丝毫逗留,灯光在她的身后一盏一盏地熄灭,一切都陷入死寂。
      
      手机铃声响起,她皱了皱眉,在这种时候谁会给她打电话?
      
      是一通显示未知归属地和号码的电话。
      接通。
      
      女声通过电流从那边传来,与自己的异常相似:
      
      “恭喜你,已经来到了《恋与制作人》最终关。”
      “……你是?”
      “我是女主角,悠然。”
      “……”妈的,智障。
      “最终关名称为《唤醒沉睡的王子殿下》,通关后,你将获得回到原来世界的通行证一张,是不是很开心?很激动?很惊喜?”
      “……”程七强忍想打人的冲动,“你最好在那边等着别跑,你把我莫名其妙弄过来我还没找你算账!”
      悠然在那头吧唧吧唧地吃着薯片:“是嘛?我看你在那边玩的很开心啊。”
      “开心你个大头鬼!”程七气炸,“说好的恋爱游戏,这都什么剧情?虐的我心肝脾肺肾都疼!”
      悠然笑了:“那你得去找写剧本的算账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写剧本的是谁?我一定给她寄刀片。”
      “程渊啊。”
      “……”
      “对啊,我那个变态哥哥,她就是现实里写剧本的编剧,她这条万年单身狗在三次元空虚寂寞冷,于是把自己玩进游戏了,你找到她把刀片架在她脖子上,让她把结局改了,你们家许墨也就没事了。”
      “等一下,”程七反应过来,“你在那边世界可以看到游戏结尾是不是?许墨呢?”
      悠然很淡定:“不太好,马上就要死了。”
      “我操!”程七飙泪,“我要去杀了程渊!”
      “你冷静一点儿同志。”悠然安抚道,“反正不管结局怎么样,你也还是会回来现实世界的,许墨死不死跟你没关系啊。”
      “那怎么一样!我要他好好的!”程七深吸一口气,谴责:“你这女人的心怎么这么冷漠!不是你让我来攻略他的吗?他……他那么好,你忍心看他去死?”
      “忍心啊。”悠然面无表情,“我爱的又不是他。”
      程七:“……你不爱他你让我去攻略他???”
      悠然:“开什么玩笑,我心里只有我家起子哥,怎么能让你去攻略我爱的男人。至于许墨,我觉得他实在是太傻子了,所以让你去陪陪他。”
      程七:“………………”
      
      再见了,这个腹黑恶毒的女主角。
      
      悠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家起子哥呢?”
      程七:“哦,刚刚被我电晕了,大概快死了吧。”
      “我操!!”这下轮到悠然不淡定了,“你为什么要把他电晕?知道电流控制不好有多危险吗?地板那么凉你忍心让他躺着???”
      程七以牙还牙:“忍心啊,我爱的又不是他。”
      悠然:“……别这样,大不了你回来我送你648首冲钻石100张星河许愿券许墨全套卡片好不好?”
      “不好!”程七冷声道,“除非你把通关方法告诉我,否则我等下就把白起藏到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你要相信我,我身体里有许墨给的一部分空间Evol能量,我也可以打开空间!”
      悠然:“……”她默了一下,说,“好吧,你去华锐找李泽言。”
      “找李泽言干吗?”程七狐疑。
      “去复刻他时间控制的Evol,他的Evol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你可以提前预知结局。”悠然说,“不过,整个游戏只有你能改变故事的结局,而且你将为此付出代价。”
      “只要许墨活着,其他代价我都可以不计较。”
      “嗯,”悠然说,“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
      “我把现实世界的你吃胖了二十斤,还花光了你银行卡所有的钱。”
      “……”去死吧!
      
      电话挂了。
      程七来到华锐。
      
      李泽言从一大堆文件中抬头,皱眉:“程七?你来这里做什么?”
      程七没说话,直径上去,伸手。
      电流滋啦滋啦地传过,老李被电晕在地。
      
      她复制了他的Evol。
      
      眼前平静的空气开始扭曲变形,撕开一道长长的裂口,宛如黑色的旋涡般朝外旋转扩大,旋涡的边缘是绚丽的彩光,旋涡内部深不见底。
      
      “这就是通往时空的通道么……”
      程七看着面前的入口喃喃道,紧了紧拳,走进去。
      
      “我记得你的Evol是火焰操控。”汽车上,许墨被黑布蒙着眼,对驾驶座上的人说,“你是Black Swan最早期的实验体么?”
      赤炎闷声:“是。”
      “为什么要为程渊效力?”
      赤炎不吭声。
      “火焰操控的Evol最早是由King身上复制而来,”许墨淡淡地说,“也就是我父亲。”
      赤炎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震。
      
      他踩了刹车。
      汽车停在路边,周围的风景一片萧索。
      “King当年救过我一命。”赤炎静静地说,拉下了脸上的面罩,“最早Black Swan的研究方向是为了解决现有科学领域上无法解决的缺陷问题,而我就是最早期的那批实验体,接受了实验改造。
      后来Black Swan瓦解,程渊重新重组后,找到了我,他承诺会带给Evolver一个全新的未来。”
      许墨轻讽地笑了:“这样的鬼话你们也信?”
      赤炎苦笑了下:“是啊,我们居然相信了这样的鬼话。是因为我们对他口中构建的那种美好的世界太过渴望了,现在想想,真是愚不可及。”他打开车门,沉下声音对许墨说,“你走吧。”
      许墨没动。
      赤炎:“走啊!”
      许墨淡道:“开车。”
      
      Black Swan总部。
      眼睛上的黑布被撤下,许墨平静地望着面前苍白的男人。
      
      他坐在宽阔的沙发中,手里晃着晶莹透明的红酒,像是血的颜色。
      看见面前的人,淡淡一笑。
      “你来了啊。比我想象中更早一些。”
      
      程渊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我带你去看一些有趣的东西。”
      
      地下五十五层。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基地,里面培养了各种各样的Evolver,他们被困在小小的玻璃房子内,一生都将在这里度过,他们以容器的身份存活,培养着体内的Evol,供给程渊。
      
      那些人在里面痛苦哀嚎着,但程渊却以此为乐。
      
      走到长廊的尽头停下。
      里面关着一个女孩。
      
      听见开门的声音,女孩回过头,那张清丽的脸蛋让许墨眉心一蹙。
      “我真是低估了你变态的程度。”
      
      程渊勾起一丝邪笑:“怎么样,很像吧?把她送给你,如何?”
      “她只有一个。不管这些复制品有么多相似,都不是她。”
      “所以,事到如今,你还要在我面前上演你们那伟大的爱情?”
      
      许墨冷笑了一声。
      玫瑰色的流光乍现,所有实验室的玻璃被瞬间震破,里面的Evolver逃了出来。
      一下子人群四处逃窜,静寂被打破。
      程渊眸光一凛,控制住了他们的意识。
      
      许墨扬手,将所有人都转移出了空间。
      
      一瞬间,偌大的实验室内只剩下他们二人。
      
      “我承认,你很厉害。”程渊说,“也许你的能力,要在King之上。你能够创造一个足以覆盖全恋语市的幻境,为他们拖延时间。”
      “但是你救了所有人,似乎没办法救你自己啊。”
      
      他上前一步,面前的黑发男人早已因为Evol的过度释放而陷入虚弱状态,现在的他,不过是在强撑罢了。
      “Queen知道你来找我了吗?你说,如果她知道你死了,她会不会很难过?”
      “哦不,”程渊笑了笑,“让她看到你生不如死的样子,应该会更难过。”
      
      白光一瞬即发,将黑发男人吞噬,原本柔和的光芒此刻都凝成了凛冽的刀,狠狠地撕碎了他身上的衣物。
      他被锁在了实验台上。
      
      冰冷的刀背拂过他赤.裸的胸膛,程渊冷笑:“如果她亲眼看见你被解剖,一定很难过吧。”
      “她永远不会知道。你想做的事,也不会得逞。”
      “哦,是吗?”他眯起眼睛,寒意闪过,“那我就要试一试了,我就想看看,Queen到底会不会为了你,交出自己的身体。”
      
      程七面色惨白地坐在地上。
      一旁昏迷过去的李泽言还没醒来。
      
      她看见了这个故事的结局。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被解剖死在实验台上。
      
      电话再次响起。
      程七颤抖着手接通,那头依然是悠然的声音:
      “怎么样,见着没?”
      
      程七才缓过神来,猛地吸了几口气,从地上站起:“这个作者有病啊!怎么能写这样的结局!”
      “你冷静一点儿,现在不是还没发生吗?”悠然说,“你要相信以教授顽强的意志力,被拆掉几根肋骨算不了什么的。”
      程七:“……”
      她红着眼眶,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可是我会觉得疼!很疼!”
      “现在凌晨三点,恋与停服维护,一直到明天早上六点钟更新终章内容,你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去救他,等到终章出来了,你就改不了了。”那头淡定地说,“别说我对你不好啊,我钻了系统的BUG,可以和你维持通话,只有你能听见我声音,等会见了程渊,你按我说的做。”
      “你不会坑我吧?”程七有点怀疑她。
      “喂!我坑你有什么好处!我家小白还在你手上呢!”悠然鄙视道,“再说了,那是我哥,我还不了解他?”
      “哦,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变态么?”
      “还好吧。”悠然说,“我比他更变态。”
      程七:“……”
      
      Black Swan总部。
      
      程渊看着面前的女孩,挑起一抹笑:“亲爱的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别说废话,他在哪?”程七厌恶地皱眉。
      “别急,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医生正在拆他第二根肋骨呢。”
      
      程七将拳头死死攥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悠然的声音在她耳边:“别激动,控制你的情绪,我哥的Evol是意识操控,你的情绪越是波动的厉害,越是让他有机可乘,要是被他控制了你就麻烦了。”
      
      她的能力觉醒了,许墨和程渊同样身为精神系Evol的Evolver,他们的精神系Evol对彼此来说都是无效的,许墨当时分了自己一部分的能量给程七,在她身体里起到了一定的抵御作用。
      只要程七的情绪不崩溃,程渊难以占领她的精神。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程七冷声说,“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我恶心?”程渊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最恶心的是让我诞生到这个世界的人。”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冷笑道:“你从小活在象牙塔里,你是Queen,哪怕那个所谓的父亲,他也是照顾你的。后来程扬教授救你奉献出了自己的Evol,你的人生美满得一帆风顺,你怎么可能体会到别人活在黑暗之中的痛苦!”
      
      “因为你经历过,所以你也要把这些痛苦的经历嫁接到别人的身上?”
      
      “我就再跟你说一件事。”程渊冷眼看她,“你以为当初许墨为什么会答应程扬教授照顾你?当年程华杀了他的父母,逼得他走入绝境,你以为他是真心爱护你?不是!他不过是希望得到你身上治愈系的Evol,找到机会,复活他父母!”
      
      程七心里一震。
      
      “他没跟你说过吧?他当然不会跟你说这些事,你说我恶心,难道他就不恶心吗?从头到尾,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如果你身体里不是移植了程扬教授的Evol,你认为他还会照顾你那七年?你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承载了他父母重生希望的容器罢了。”
      
      “你闭嘴……”程七声音颤抖。
      
      “你以为你爱的那个男人有多高尚,有多伟大?你以为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光明的?你以为他永远那么美好?那只不过是他想给你看到的那一面罢了。”程渊冷笑,“你的父亲害死了他全家,你以为他还能真心爱你?你不会知道,在和你相处的那七年,他有多少次想置你于死地——
      事到如今,你认为你还能和他在一起吗?你所相信的那些光明,不过都是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是你的存在让他痛苦,纠结,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还能和以前一样,毫无愧疚地和他在一起吗?”
      
      “你骗我。”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
      
      悠然的警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冷静一点!他要控制你了!”
      
      可她根本听不进去。
      
      程渊缓步走来,那是那夜生日在湖边时的感觉,身体的血液仿佛一点一点凉去,大脑传来钝痛感,四肢仿佛失去了自主控制权,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我亲爱的妹妹啊,你怎么这么傻呢。”他走到她面前,疼惜地捧起她的脸,眼里是怜悯的目光,“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永远不会欺骗你啊。我们都是恶魔的孩子,我能操纵光,却注定只能活在黑暗里,我们身体里流淌着同一种血液,你注定要和我一起,主宰这个世界。”
      “来吧,接受我吧。我们彻底融合的那一刻,将不再有人能阻挡我们的脚步——”
      
      “不要听他说的话!小七!”
      
      低沉的男声从房间的尽头爆发,黑发男人耗尽了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挣脱了枷锁,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那是熟悉的玫瑰色流光,一瞬间照亮了整个森白阴冷的实验室。
      
      在她意识彻底失去的前一刻,她感觉到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
      那个怀抱宽大,温暖,带着与她日夜缠绵的熟悉的味道。
      
      眼泪一瞬而下。
      
      她的意识被彻底掠夺。
      
      女孩的头低垂着,再度抬起的一瞬,眼里是阴冷的光。
      她的脸上咧开一道狰狞的笑:
      “Ares,你又来迟了。”
      
      她推开他,手心寒光一闪,锋利的冷光划过他的双眼,鲜血从他的眼睛顺着他的脸颊淌下,滴落在地上,像一朵妖异的花。
      
      许墨捂着眼睛后退了两步,鲜血溢出他的指尖,他看不见了。
      
      女孩缓缓朝他走近,银色的电光在掌心凝聚,化作一柄长刃。
      “没想到你还能挣脱。不过这样也好,让你死在她的手上,就当做是给你最后的礼物吧。”
      
      银色的光刃穿透他身体的那一刻,他感知到了,却没有躲开。
      
      许墨直直地迎了上去,抱住了女孩。
      剧痛贯彻他全身,他抱着她,声音却一如既往的温柔:
      “小七,别怕,我在这里。”
      
      女孩的身体猛地一颤。
      “你……”
      她的声音变得不可置信。
      
      “你还记得我在幻境里跟你说的话吗?”许墨唇边扬起苍白而虚弱的微笑,柔和如初,“那时我跟你说的故事里的男孩,就是我。是的,我承认,我的确渴望复活我父母,甚至最开始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但是在遇见了你之后,是你让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光明,你让我见证了栀子花的萎谢到花开,是你创造了奇迹。
      治愈系的Evol能够让万物复苏,拯救濒死之人,但却无法让已逝之人死而复生。
      当年我的父母为了保护我,牺牲了自己。他们一生都奉献给了生命科学研究,为的是给人类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我想如果他们有知,知道我以牺牲其他人的生命为代价复活他们,纵使他们真的能活过来,也不会开心。
      Evolver不是实验品,他们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存在。
      是你让我知道了,对生命的基本尊重。”
      
      “黑土子……”
      女孩痛苦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她挣扎着,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强烈地撕扯她的神经,与她顽强地抵抗。
      她颤着手,抱住了他。
      
      她感觉自己的脸上有温热的东西滴落。
      那是血的腥味。
      
      她摸索着,抚上他的脸颊。
      时节缓缓地变得清晰,意识逐渐地恢复——
      她看见了他眼睛深深的伤口,那双漂亮的黑眸,再也看不到任何——
      
      “是我伤害了你……”
      
      许墨浅浅地弯了弯唇,握着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没关系……一点都不疼……小七,你相信我……”
      他说着说着,却从她身体滑了下去。
      
      他早已到了极限。
      
      “许墨!”
      程七想蹲下身抱住他,可大脑那股撕裂的剧痛还在不断传来——
      
      “就是现在!”悠然的声音在耳边尖锐地响,“改写结局,你只有这一个机会!”
      “我要……怎么做?”程七痛苦地出声。
      “拿刀插.进自己的心脏!”
      程七:“……”
      “趁程渊的意识还没彻底从你身体撤离,如果你死了,他也活不成!”
      程七:“我去,你们两兄妹真的一样变态……”
      “快点!”悠然的声音很着急,“再晚你教授就救不回来了!”
      
      程七看着躺在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的许墨,用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脸颊。
      “我不是怕死,我只是不舍得他……
      你答应我,要帮我照顾好他。”
      
      “唉别矫情了你又不会真的死,赶紧的换回来把我起子哥还给我……”
      
      后面悠然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
      
      银色的电光再一次在手中凝聚,她贯穿了自己的心脏。
      
      世界被一片耀眼的白夺去了视线,奇怪的是,她居然感觉不到任何的痛——
      
      璀璨白光过后,是那一片初到来时璀璨的星河,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下坠,那些回忆的碎片在面前闪过,那是他们初遇的模样,是他在树林里背着她的模样,是他睡前坐在她床头为她讲故事的模样,是月色下他懵懂不懂□□的模样——
      那时候的他,真的好笨。
      
      后来他成长成了温柔成熟的男人,只是可惜,中间他们错失了七年的时光。
      记得再一次相遇的时候,他吻了她,她把他当作轻佻的浪子,还狠狠踢了他一脚——
      
      程七恍惚地笑了一下。
      
      这就是人临死前传说中的走马灯吗……
      
      “咚——”
      
      她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短暂的晕眩过后,眼前是曾经熟悉的场景——
      
      舍友推门进来,看见程七哈哈大笑:
      “卧槽你又从床上摔下来了啊,牛逼啊全校就你连续摔两次!”
      
      程七捂着发痛的脑袋站起身——
      
      摸了摸肚子上莫名其妙多出的二十斤肉。
      骂爹的心都有了。
      
      她,回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