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我要你和我一起死! ...

  •   
      巨船缓缓的降落。
      
      “到了?”小孩们惊喜,这么快?纷纷跑到船舷,向着下方张望。
      
      就连浑身乱七八糟的包裹着伤口的四大金刚,颓废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
      
      从此就是仙人了!
      
      巨船的下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城镇。
      
      注意到天空的巨船,很多人已经跪在了地上,更多人正从远处飞快的跑过来。
      
      王胖子站出来,随手一抓,四大金刚陡然被无形的大手了抓了起来,高高举起。
      
      “你们四个,回家去吧。”王胖子冷冷的道。
      
      “什么!”四大金刚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马姓孩子反应快:“是胡寒珊砍伤我们,我们是受害者,为什么赶走我们?”
      
      “对,对!我们不服!”其他几人急忙跟着大叫,没有驱赶受害者,却把罪犯留在船上的道理。
      
      王胖子嘿嘿的笑。
      
      其余孩子不敢吭声,脸上却同样露出了不满的神情。
      
      小孩子们还没有学会掩饰。
      
      “去吧!”王胖子再次一挥手,四大金刚被扔出了巨船,平稳的落到了地上。
      
      “你们好生送他们回家。”某个修真者站在船舷,对着下方匆匆赶来的官差,厉声道。
      
      “是!”官差们道。
      
      “我们不服!我们不服!我要见掌门!”四大金刚大声的喊,激动之下,身上的浅浅伤口又渗出了鲜血。
      
      巨船缓缓的飞起,直上云霄。
      
      “我们不服……”马姓孩子跪在地上,双手无力的支撑着身体,痛哭流涕。
      
      “仙人呢?”当地的知县终于赶到了。
      
      “已经走了。”官差回答。
      
      知县又是松了口气,又是惊讶,急忙问道:“仙人可有交代?”
      
      官差指着地上的四个孩童:“被仙人赶出山门的。”
      
      赶出山门?知县鄙夷的看着四人,鱼跃龙门,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竟然还有人愚蠢到没有化龙,就得罪仙人。
      
      “按照仙人说的办。”知县都懒得和四个孩童说话,不能成仙,只是四个草民而已。
      
      “你们是何方人士?”官差懒洋洋的问道。
      
      “我不回去!”马姓孩子挣扎着站了起来,眼中精光闪烁。
      
      “我马花藤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羞辱!我要让流霞派为了今天,付出重大的代价!”
      
      其他几个孩子点头,眼中燃起了愤怒的火焰。
      
      能够有钱买话本的,家里都是有点钱财的,从小被家人捧在手心,更是在被仙人取中弟子的时候,达到了人上人的巅峰,怎么能接受被贬落凡尘的耻辱?他们甚至完全可以想象,要是就这么回到家乡,一定会被所有人鄙视终生。
      
      “以我们四大金光的实力,不论在哪里,都会闪烁出耀眼的光芒。”周姓孩子大声道。
      
      官差笑,不用他们千里迢迢的去送人回家,那就太好了。
      
      ……
      
      巨船之上。
      
      胡寒珊背靠着船舷,闭着眼睛。
      
      远处,一群小孩子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为什么只赶走四大金刚?”有人问道,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第一个打人的是胡寒珊,拿刀砍人的是胡寒珊,受伤的是四大金刚,胡寒珊毫发无伤,怎么看都是胡寒珊不讲道理,必须赔偿四大金刚,必须受到惩罚,必须赶走。
      
      什么?胡寒珊是自卫是见义勇为是锄强扶弱?别逗了!华夏土地上,就没有这个道理。
      
      谁受了伤,谁吃了亏,谁就是道理!不然怎么碰瓷的这么嚣张呢?
      
      又有人吞吞吐吐的低声道:“我听说,成仙,不,仙人们叫修真,修真最重要的,就是灵根……”
      
      “灵根是什么?”很多人不明白。
      
      消息领头人士继续解释,灵根就是仙人测试的时候,说的什么金木水火土什么的。
      
      “我记得仙人说我是四灵根。”有人得意,四个啊。
      
      “灵根越少越好。”有其他孩子冷笑了,这都不懂,怎么还来报名修真。
      
      那人立刻感受到了其他人的鄙夷,不服了,从来只有越多越好,怎么会越少越好?
      
      其他孩子瞅瞅四周,从怀里掏出一个话本,扔了过去:“自己看!”
      
      随便找一个话本,凡是提到灵根的,十本当中有九本说越少越好,偶尔有那么一两本,说要五行灵根俱全才好。
      
      四灵根孩子深受打击。
      
      “四大金刚中,有人是双灵根的。”消息灵通人士道,他一直在小心的打听诸人的灵根,绝对不会记错。
      
      这么好的灵根,为什么说放弃就放弃了?难道作为仙门,不应该珍惜每一个灵根优异的弟子吗?
      
      不知道多少话本中,灵根优异,天赋异禀的少男少女主角,不管做了多少坏事,闯了多大的祸,师门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他擦屁股。
      
      “难道,这些仙人带我们回去,不是根据灵根的优劣,领取奖励的吗?”有人又想起了一个话本中常有的情节,找到一个灵根优秀弟子的修真者,得意的像抢了2毛钱红包似的。
      
      各种不符合话本常识的地方,一一被列举了出来,越看越是蹊跷。
      
      “这都不明白?”有人低声的鄙视。
      
      以为道理最大?错!比道理更有用的,是靠山。
      
      那人斩钉截铁,胡寒珊一定在仙门有靠山,所以,不管怎么任性胡为,仙门都只会处罚其他人。
      
      小孩们认真的打量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干嘛的胡寒珊。
      
      那身上红红的鲜血,那放在膝盖上的,几乎要和她人一样高的长刀。
      
      “果然有靠山啊!”一群孩子懂了,这条船上,谁都可以惹,就是不能惹胡寒珊。
      
      ……
      
      “你想吸收灵气?”青霞仙子忽然道。
      
      胡寒珊吓了一跳,青霞仙子这么久不出声,还以为已经消失了。
      
      “是。”一起待在一个身体里,胡寒珊在做什么,瞒不过青霞仙子。
      
      “我教你啊。”青霞仙子道。
      
      胡寒珊拒绝:“不,谢谢。”
      
      青霞仙子冷笑了:“难道你以为靠你随便的呼吸吐纳,就能吸收灵气?我坦白告诉你,没有特殊的功法,就是一百年,你都不会吸到一丝丝的灵气。”
      
      胡寒珊不出声。
      
      青霞仙子又笑了:“我明白了,你是担心我教你的功法,会增加我的神识强度,然后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你想多了,这种温养神识的高级功法,哪里是你这个还没入门的菜鸟能够学的?
      
      等你进了仙门,就知道修真就是一场艰难的战斗,与天斗,与人斗,与自己斗。
      
      修真之路遍地荆棘,提前一步,就能得到更大的机会,更多的资源。
      
      我教你功法,是为了我们大家好,毕竟我们现在共用一个身体,实力强大了,才能避免更多的未知的危险,更快的出人头地。”
      
      有绝世的功法,知道未来的宝藏,这简直就是有个随身老爷爷啊!
      
      胡寒珊认真的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敢。”
      
      “不敢?”青霞仙子惊讶的问道,然后又笑了。
      
      “你是怕我害你?”青霞仙子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害你,就是害我,我会做这种傻事吗?”
      
      “会。”胡寒珊只回答了一个字。
      
      青霞仙子不会伤害共用的身体?这种保证鬼才信。
      
      修真的时候,拿宝贵的丹药法宝倒贴观恒;被观恒抛弃了,疯狂的相爱相杀;被观恒杀了重生,还不时语气甜蜜的回忆;观恒被砍死了,绝望的嘶吼;父母兄长被胡寒珊砍死了,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根本就是典型的爱情疯子。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会不会做傻事?
      
      这种答案小学生都知道。
      
      胡寒珊可以断定,青霞仙子每时每刻都想着怎么杀死胡寒珊,为观恒报仇。
      
      失去的爱人是最好的,死去的爱人是最宝贵的。
      
      胡寒珊和青霞仙子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青霞仙子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报复,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比如,在修真功法中掺假,胡寒珊可不敢赌自己有没有欧阳锋的运气;
      
      比如,给胡寒珊魔门功法,分分钟被流霞派当卧底干掉;
      
      比如,猜到胡寒珊会不信任她,所以在前面的指导中,处处为胡寒珊考虑,尽心竭力,丝毫没有作假,等到胡寒珊习惯成自然,终于松懈了那么一点点,随便把胡寒珊忽悠到必死的绝境;
      
      比如,故意义愤填膺路见不平的砍了某个修真渣渣,其实渣渣是某个化神大能的私生子;
      
      比如,在师门大能面前,故意透露什么不该知道的信息,或者反过来,故意扭曲师门大能的形象……
      
      种种圈套,数不胜数。
      
      一次两次能提防,千次万次,又怎么提防?
      
      胡寒珊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有人的惰性,习惯性,以及依赖性,天长地久,一定会掉进青霞仙子的陷阱。
      
      所以,胡寒珊只有从一开始就拒绝,舍弃随身老爷爷,舍弃金手指,舍弃捷径,老老实实的在流霞派按部就班的修炼。
      
      青霞仙子还在絮絮叨叨着,有殷勤劝告,有冷嘲热讽,胡寒珊全部置之不理。
      
      青霞仙子终于忍不住了,气愤的道:“我现在把流霞派的正宗练气期心法背给你听,爱听不听。”
      
      然后,就开始背诵心法。
      
      胡寒珊笑了,一个字都没有去听,她依然仔细的在思考着灵气。
      
      灵气灵气,应该是在空气中多了什么东西,越靠近流霞派,应该就会越多。
      
      要飞行几个月的航程才能到,那现在的空气中应该不会有灵气。
      
      她决定采用一个最笨的办法,去尝试寻找灵气。
      
      当记忆和身体完全习惯和记住了没有灵气的空气,当第一秒钟感应到灵气的时候,能不能发觉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同?
      
      胡寒珊静下来,开始体会身体的各个感觉,触觉,嗅觉,味觉,视觉,听觉。
      
      会有用吗?要是有用,还要PM2.5干嘛。
      
      “这孩子是在干嘛?”有修真者看着胡寒珊,问同伴。
      
      一群在甲板上打打闹闹的小孩子当中,发呆的胡寒珊非常刺眼。
      
      几天过去,很多修真者都注意到了胡寒珊。
      
      “晒太阳?”有修真者道。
      
      怎么看都不像是打坐调息什么的,何况这里毛灵气都没有。
      
      “一定是装逼。”有修真者不屑的道,现在的孩子啊,就是喜欢看各种修真话本,牢牢记住装逼的各种场面,任何时刻都在特立独行。
      
      其余修真者大笑:“你暴露了。”
      
      ……
      
      某个城池。
      
      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大步的跨进了城门。
      
      “说,你们这里的仙门在哪里?”少年大声的喝问看城门的兵丁。
      
      兵丁们见少年衣衫虽然褴褛,但气势不凡,不敢大意,陪着笑:“就在官巷口。”
      
      少年点头,问清了方向,大步而去。
      
      官巷口,某个高大的楼宇,气派无比。
      
      “映月门”,三个大字发着金光,高高的悬浮在空中。
      
      少年的泪水,缓缓的沿着脸颊滴落。
      
      两个月了,他跋山涉水,历尽千辛,终于到了京城。
      
      他就知道,在京城,一定会有各个修真门派的固定联络点。
      
      “映月门,你将会是我崛起的第一步。”少年对自己道。
      
      “我是马花藤,我有修真的灵根,我要成为映月门的弟子。”马花藤站在高楼前,大声的喊。
      
      马花藤立刻被带进了映月门。
      
      映月门的修真者第一句话就问:“你怎么知道你有灵根?”
      
      难道回答,被流霞派测试过,然后赶出来了?
      
      又不是傻瓜。
      
      马花藤毫不犹豫的道:“小时候,有个修真者给我测试过。”
      
      这种查无实据的事情,想必映月门也不会深究,只要随便重新给他测试一下就知道他有没有灵根。
      
      映月门的修真者果然取出了测试法器。
      
      马花藤好不担心,他是金火双灵根,非常优秀的灵根。
      
      “金火双灵根。”果然,映月门的修真者低声惊呼,这是天上掉馅饼了?
      
      “你老实交代,你是何方人士?”映月门的修真者陡然变脸,巨大的威能压迫的马花藤几乎喘不过气来。
      
      马花藤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能说真话。
      
      “山野之人而已。”马花藤随便报了一个听说过的地名。
      
      映月门的修真者哈哈大笑,威能铺天盖地的集中在马花藤的身上,马花藤心胆俱丧,瘫倒在地。
      
      “竟然敢欺骗我,好大的胆子!”映月门的修真者笑着道,语气中却满满的杀气。
      
      这种蝼蚁一般的凡人,哪里会知道,凡间的所有地区的招生权利,早已被各个仙门瓜分得清清楚楚,根本不存在胡乱报一个地名,就能蒙混过去的事情。
      
      映月门的修真者淡定的掏出传音符,联系附近地区的其他仙门,很快就知道流霞派舍弃了四个有灵根的弟子和原因。
      
      “你们倒是舍得。”映月门的修真者笑着和流霞派的修真者说话,眼睛却冷冷的盯着马花藤。
      
      “这小子跑你那里去了?其实他灵根不错的,你可以考虑。”流霞派的修真者道。
      
      “你当我傻啊。”映月门的修真者笑,结束了谈话。
      
      “滚!”映月门的修真者挥手,一股巨力将马花藤掀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大街上。
      
      “为什么不收我?”马花藤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大声的对着映月门喊。
      
      “我有天赋,我有灵根,我能踏上无上大道,我能振兴门派!我和流霞派有仇,我会对流霞派下死手,我会帮助映月门消灭流霞派!”
      
      映月门中的修真者大笑,这种蠢货,幸好没有收他。
      
      有灵根,就能踏上无上大道?修真最残酷的就是,没有灵根不能修真,有了灵根,却不一定能够成功。
      
      振兴门派?就这种心性,不祸害门派,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消灭流霞派?亲眼看到他和流霞派的人谈笑风生,竟然还敢大喊消灭某某某,这种智商,根本不足以共语。
      
      映月门的修真者冷笑,被某个门派赶出来,然后加入其它门派,干掉老门派出气的话本,最近实在太多了,这种打脸的念头,看着似乎很爽,但是相信是真的,未免就要吃核桃补脑了。
      
      双赢才是出路,对峙没有好下场,这种最基础最真实的东西,看看灯塔没有灭掉北极熊,阿里没有灭掉京东,就能知道了。
      
      ……
      
      某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垫着脚尖,轻轻地走到胡寒珊面前,小心的放下油纸包着的肉片,又小心的走开。
      
      “马屁精!”其余人鄙视,又有些羡慕,众目睽睽下,敢于拍马屁的,其实都要有一颗无耻的心和厚实的脸皮。
      
      五六岁的小女孩睁大眼睛,不明所以,胡寒珊帮她打那些坏孩子,她就该给她拿吃的喝的。
      
      胡寒珊睁开眼睛,瞅了一眼油纸包,大喊:“你们几个,给我拿鸡腿蹄髈,还有水!”
      
      被注视的孩子们不敢反抗,急急忙忙的去拿食水。
      
      胡寒珊对着小女孩道:“做事情,要叫这些大孩……”
      
      陡然,胡寒珊站了起来,用力跳下了船舷。
      
      脚下,白云冉冉,疾风在胡寒珊耳边呼啸。
      
      “哇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青霞仙子控制着身体,大声的欢呼。
      
      “我要你和我一起死!”
      
      

  • 作者有话要说:  PS: 2017.11.04 21:45修改错字,谢谢读者(*>︶<*)捉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