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巫师之旅 ...

  •   
      蓝天之上,白云之下,一片绿色的树叶飞过。
      
      “哇!那是仙人!”地上的百姓们,羡慕的赞叹着,更有人对着绿色的树叶,虔诚的跪了下来。
      
      某个马车上,有人掀开了帘子,看着天空中远去的树叶,惊讶的张大了嘴:“太快了,太快了!仙人飞的真是太快了!”
      
      只不过瞬息之间,绿色的树叶就从头顶飞过,远不可见。
      
      他叹息着,这个速度,只怕最快的骏马也赶不上,要是坐仙人的法宝,到千里外的京城,怕是一日之内就能到了。
      
      “一日千里啊!”那人惊叹着,实在太了不起了。
      
      颠簸的马车依然慢悠悠的走着,车夫懒洋洋在座位上缩成一团,不时超过一些走路的行人和牛车。
      
      “再快一点!”那人有些愤怒,照这个速度,到别说千里之外,就是到百里之外的省城,只怕也要天黑才能到。【注1】
      
      “是。”车夫大声应着,用力的挥舞这鞭子。
      
      “驾!”
      
      拉车的马立刻小跑了起来,车上的乘客在颠簸的车厢中左摇右摆,又一次想起了天空的绿色树叶。
      
      “坐那树叶,该有多舒服啊,肯定不会颠簸得这么厉害。”他羡慕的出神。
      
      ……
      
      绿色的树叶上。
      
      胡寒珊后悔了。
      
      她快冻死了!
      
      空中强烈的寒风吹得她浑身发抖。
      
      还以为修真者的法宝上,会有什么弦波光罩什么,可以挡风挡雨挡太阳,四季恒温什么的,没想到毛都没有。
      
      这仙家飞行法宝,根本是个敞篷飞机嘛。
      
      胡寒珊尽量缩在张师弟的背后,后悔的要死,真该搞件老棉袄啊!
      
      浪漫主义害死人啊,总以为小说里电视里那些神仙妖怪,飞来飞去,别说太阳晒寒风吹,头发都不带乱的,就把物理学逻辑学全部忘了,飞在天空,怎么可能没有寒风?没有被气流掀飞摔下去,已经是算仙家法宝多少有点能耐了。
      
      另一被选中的少年,眼神呆滞,脸色越来越白,双手紧紧握拳,身体不时的抖动。
      
      “你怎么了?”胡寒珊问道,不会突发疾病吧,不知道这些修真者会不会治病。
      
      那少年勉强转头,看了胡寒珊一眼,有浑身哆嗦着转过了头。
      
      胡寒珊转头看两个修真者,两个修真者的嘴角,隐隐有一丝讥笑。
      
      胡寒珊懂了:“你丫的晕高!”
      
      又是浪漫主义害死人!
      
      胡寒珊深刻反省,必须抛弃一切以为修仙修真就是可以无视人体学物理学化学逻辑学的错误思想,这个世界就算有修真者有灵气灵根,依然是个唯物主义世界。
      
      就算是修真者,也会晕高,也会怕冷,也要吃饭,也要拉屎。
      
      “闭上眼睛,躺下,什么也别想,深呼吸。”胡寒珊只能想出这些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的手段了。
      
      那少年老老实实的听话,躺在树叶上,努力深呼吸。
      
      张师弟淡然的对李师兄道:“怕是没什么大用了。”
      
      修真者晕高,那还有什么用?
      
      不能使用飞行法宝,不能驾驭飞剑,不能飞在天空斗法,连赶路都只能靠11路公交?
      
      遇到敌人,遇到妖兽,妥妥的死路一条。
      
      “只有修炼五行遁法了。”李师兄道,五行遁法中,也有集中不需要飞的,比如土遁什么的。
      
      张师弟点头,心里却知道这其实只是下策中的下策。
      
      土遁法逃命还行,可是,速度慢,还不好掌握方向,时间久了还容易被活埋在土里,几乎就没几个人修炼。
      
      “今年怕是不好交差。”李师兄更忧郁了,已经只招到了两个,结果一个是关系户,一个是步兵,师门肯定不会满意的。
      
      “和其他人汇合后,让他们先回山门,我们再去其他地方转转。”李师兄道。
      
      “只能这样了。”张师弟也无奈。
      
      躺在树叶上的少年,神情终于开始松懈,紧握的拳头也开始放松。
      
      “谢谢。”少年悄悄的对胡寒珊说道。
      
      下一秒,少年又脸色大变。
      
      胡寒珊这次有经验了,指点道:“趴到树叶边缘,吐出来就好。”
      
      少年急忙趴在树叶边缘,大口的呕吐。
      
      胡寒珊淡定,果然是晕车,哦,不,晕机,哦,不,是晕树叶。
      
      习惯了走路的古人,连晕马车晕牛车的都有,这档次高了很多的晕树叶,丝毫不稀奇。
      
      “你怎么一点都没事……”吐了好一会,那少年才想起来。
      
      “习惯了。”正在看着地面出神的胡寒珊不经意的道,“就这乌龟爬一样的速度,嘿嘿。”
      
      张师弟冷笑,别看这身体才8岁,装的可是一个大魔头的魂魄。
      
      作为元婴长老的“大有渊源”之人,多半也是个元婴大能,飞天遁地,翱翔天宇,怎么会在意这区区的筑基修真者的飞行速度呢?
      
      李师兄却深思了,这夺舍的老魔头,一点遮掩都没有,是看出他们是受了长老的委托了?看来长老肯定和这魔头交情颇深,又有特殊的联系方式,否则绝不会这么随意的暴露身份。
      
      他们哪里知道,胡寒珊不是元婴大能,却同样不把这点高度和速度放在眼里。
      
      这绿色的仙家法宝,飞行速度到底有多快?
      
      用古人的说法,是瞬息之间,一日千里。
      
      很了不起吧?
      
      了不起个头!
      
      华夏人从古到今缺乏数据精神,只会用各种浪漫的词语,华丽丽的修饰看到的听到的事情。
      
      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如意金箍棒打石头粉碎,打生铁有痕;蜀山的剑仙化为金光,瞬息万里,结果飞了七天七夜,也就四川到江西;北萧峰不过是马拉松健将的速度;韩老魔换了几张地图,千辛万苦搞了个雷电翅膀,速度也不过每秒百米……
      
      那么,习惯了去掉所有修饰词语,直接看数据,这仙家法宝,到底有多快?
      
      胡寒珊已经拿地面的建筑和行人,反复的测算过绿色树叶的飞行速度,也就在每小时60公里左右。
      
      这种速度,坐过汽车坐过飞机,见识过导弹的现代人,有毛个好在意的?
      
      ……
      
      绿色树叶缓缓从天空降落。
      
      地面上,已经有百来个人在那里等候。
      
      “今年你们的成果还不错嘛。”某个胖胖的人走了过来,他只招到了一个。
      
      其余几个修真者叹气,今年普遍没有招到新弟子,也就人均一个。
      
      李师兄叹气,两个新弟子,放在往常,也不算垫底,怎么都能交差的。
      
      “有个晕高的。”他摇头说道。
      
      其他认理解了,眼神立刻就同情了。
      
      招到个晕高的修真苗子,有个P用,只能搬砖。
      
      这么一来,张师弟和李师兄两个人只能算招到了一个半新弟子,这成绩就差了些。
      
      “恐怕不好过关。”胖子道,最近师门的规矩严厉的很,对这次招生盯得死紧。
      
      “我打算和张师弟,再去其他镇子看看,这两个人,就麻烦王师兄先带回去了。”李师兄道。
      
      王胖子点头,谁都有倒霉的时候。
      
      “怎么还有个一身血的?”王胖子皱眉,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胡寒珊身上的血腥味。
      
      “这个人,是周长老点名要的。”李师兄指着胡寒珊道。
      
      几个修真者点头,必须照顾啊。
      
      李师兄和张师弟急匆匆的又跳上绿色树叶,飞天而去。
      
      有几个修真者犹豫了,大家都出来混日子,你们这么勤快,我们怎么混?
      
      “就算真的被师门责罚,我们也尽力了。”有人一咬牙,也向远处飞去。
      
      “接到这个任务,真是倒霉啊。”王胖子看着越来越多的修真者又踏上了重新招生的道路,叹息着。
      
      “我们先把他们送回去,要是师门责罚,大不了再来一次。”有人提议。
      
      “只能如此了。”有人赞同。
      
      “你们都过来。”王胖子叫道。
      
      四周的年幼新弟子急急的聚拢,老老实实的站在王胖子的身前。
      
      某个修真者挥手,袖子里飞出一个金色的小船模型,浮在空中。
      
      “让你们开开眼。”王胖子对着新弟子们大笑。
      
      金色的小船慢慢变大。
      
      新弟子们配合的惊叫:“哇!好厉害!”
      
      也不知道到底有几分真心。
      
      金色的小船毫不意外的变成了一艘巨大的船。
      
      “每个人找一间住宿,去仙门的道路,远着呢。”王胖子挥手,几个弟子被无形的大力揪住,放到了大船之上。
      
      胡寒珊张大了嘴,不是吧,这画风不太对啊。
      
      尼玛,这是修真还是巫师之旅啊!
      
      要不要在路上搞个其他门派的人偷袭抢弟子,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加入了魔门啊!
      
      胡寒珊风中凌乱了。
      
      “师叔,为什么要坐船啊!”胡寒珊振作精神,嘴甜的喊人。
      
      王胖子很满意,道:“此去仙门,至少有几十万里,接下来的三个月,我们都要在这条船上了。”
      
      几十万里?
      
      这个星球的直径到底是多少?引力是多少?为毛没有把其他星球吸过来?为毛还有月亮?这种物理问题,胡寒珊已经不考虑了。
      
      “为毛不使用传送阵法?”三个月啊,太浪费时间了。
      
      王胖子看看胡寒珊,怪不得是关系户,还是有点见识的。
      
      “太贵。”王胖子老实解释,弄个传送阵法需要多少灵石啊,这种十年才来一次的穷乡僻壤,怎么可能建立传送阵法。
      
      胡寒珊悲愤了,这不就是高铁吗?没人去的小地方,连高铁都没有!
      
      “资本主义害死人!”
      
      ……
      
      “这个房间归我。”某个强壮的男孩指着某个干燥,空间又大的船舱,大声的道。
      
      “这间归我,有谁不服,站出来!”又是一个男孩指着另一间房间,大声的道。
      
      有几个男孩不满了:“这些好房间为什么要归你们?”
      
      随便看看就知道,除了修真者们自己住的屋子,也就几间房间靠近甲板,其余都在深深的舱底,不用看就知道又小有阴冷潮湿。
      
      “我的力量最大,这里我说了算。”某个男孩大声的道,他的年纪有12岁,身材又高大,足足比其他人高出了一个头以上,足以威慑其他小孩子了。
      
      有个男孩冷笑,以为力量大就能做老大?
      
      “我们几个人联合在一起,我们就是最强大的。”他对其他几个人道。
      
      甲板上,立刻就乱糟糟的,男孩们呼朋唤友,拉帮结派。
      
      合纵连横,以多欺少,哪个华夏人不知道。
      
      只有几个年幼的孩子,被孤独的扔在一边,没人理睬。
      
      “我也想和你们在一起。”有个小男孩咬着手指,对一个大男孩恳求道。
      
      “你?我一脚就踢死了你。”大男孩鄙视的道。
      
      十来岁的孩子,和五六岁的孩子,根本是两个世界。
      
      很快,六七十个孩子很快成立了四大帮派,谁也不服谁,对峙着。
      
      四个领头的孩子站了出来,大家势均力敌,没有必要开打。
      
      “吴某佩服各位的统率力。”某个吴姓孩子拱手。
      
      “马某对诸位也是久仰了。”某个马姓孩子冷冷的道。
      
      “我们都是这里最强的人,为何要自相残杀?”某个贾姓孩子道冷静的道。
      
      “不错,我们将要面对的未来,比这里凶险千倍万倍。”某个周姓孩子道。
      
      “不如我们联合起来,资源共享,福祸与共,在残酷的修真界,携手共进。”马姓孩子道。
      
      吴姓孩子和贾姓孩子大力点头。
      
      唯有周姓孩子沉默不语。
      
      “周兄还有什么意见?”马姓孩子问道。
      
      周姓孩子缓缓的从袖子里掏出一本书。
      
      难道是传说中的修仙秘籍?
      
      穿上几十个孩子都盯着这本书。
      
      “在哪里?在哪里……”周姓孩子飞快的翻书,终于找到了。
      
      “好,我们以后就是四大金刚!”周姓孩子认真的读着书本上的字。
      
      “原来是同道中人。”马姓孩子笑了。
      
      “英雄所见略同。”吴姓孩子也笑。
      
      “彼此,彼此。”贾姓孩子点赞。
      
      三人从怀里,从袖子里,都掏出了相同封面的书籍。
      
      阳光下,气流吹得书页唰唰的翻动。
      
      这本书的名字,叫《凡人巫师传》。
      
      胡寒珊开始腿软了,这个世界疯了!
      
      “下一步,我们该要面对其他门派的偷袭了。”马姓孩子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在偷袭中做正确的选择。”几人点头,根据话本的故事发展,被其他修真门派抢走的新人,有的会因祸得福,学到超级无敌牛逼的技能。
      
      “还不知道我们各自的因果是什么。”几人又开始了沉思。
      
      “你们就不管管?”胡寒珊问王胖子。
      
      一群小弟子连仙门的门都没看见,就开始准备叛门了,你们就吃瓜看戏?
      
      王胖子板起脸,认真的道:“那个话本我也看过,其实蛮好看的。”
      
      其他修真者也笑着点头,小孩子胡思乱想,算得了什么。
      
      “也就是说,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不管?”胡寒珊问道。
      
      修真者们摇头,这种有趣的事情,是招收新弟子唯一的福利了,怎么能错过?
      
      坚决不管。
      
      ……
      
      甲板上,只有极少数几个人没有加入四大金刚的队伍,畏缩在角落。
      
      四大金刚笑,这才符合书里的描述嘛,必须有人不识趣,不然欺负谁?
      
      “去!给我拿碗水来!”大孩子们已经开始指挥小孩子了。
      
      有些孩子屁颠屁颠的去船舱中拿水,还机灵的拿了一些肉食糕点。
      
      “老大,这个好吃。”
      
      有些孩子却傻傻的,什么都不会做,只会可怜巴巴的哭。
      
      一眼看去,前者衣衫鲜艳,后者衣衫褴褛。
      
      有钱人家的孩子,和穷人家的孩子,除了体质上有区别,更大的区别,在于处事做人上的见识和经历。
      
      “叫你去拿水,怎么傻站着不动。”有人觉得太没面子了,连个五六岁的小孩子都指挥不动,伸手用力的推着。
      
      被推的小女孩站立不稳,倒在地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PIU!
      
      推人的男孩被一脚踢中下身,跪。
      
      胡寒珊站在了小女孩的身前。
      
      这群孩子是不是脑子都有病啊!
      
      什么学院新生四大金刚,什么船上抢房间,什么拉帮结派,难道不觉得丢人?
      
      看书的时候还觉得蛮有趣的,现在轮到自己身上,竟然觉得LOW到了极点。
      
      “真是不想出头啊。”胡寒珊无精打采,加入了到了这种事情当中,妥妥的黑历史。
      
      “什么人?竟然敢不给我们四大金刚面子。”四大金刚开心死了。
      
      身为头头,最怕的就是没有敌人啊,有个弱小的敌人蹦出来,被碾压,被示威,多长老大的面子啊!
      
      “PIU PIU PIU PIU !”四大金刚下身中招,跪。
      
      四大金刚泪奔,小孩子打架,怎么招招往下身啊,太过分了。
      
      “大家一起上!她只有一个人,又是个女的,打不过我们的!”躺在地上的贾姓孩子忍着剧痛,大叫。
      
      其他四大金刚也大声的下令催促着:“我们人多!打死她!”
      
      一群孩子蠢蠢欲动,几十个人打一个,医好了也是扁的。
      
      “大家一起……”有孩子喊了一半,老实闭嘴。
      
      忒么的谁来告诉我,这个身上都是血的,一看就是难民的女孩子,从哪里刷出一把刀的?
      
      “怕个毛啊!没看见她一个都没砍死吗?”
      
      “我们都是仙门的弟子,都是未来的仙人,都是门派的栋梁,她怎么敢砍死我们?”
      
      “仙人们就在那边看着呢,怎么会任由我们被砍死?”
      
      “死得一定是这个拿刀砍同门的疯婆子!”
      
      躺在地上的四大金刚大声喊着。
      
      一群孩子乖乖的站着不动。
      
      胡寒珊不敢真的砍死人?很有道理,可是,要是胡寒珊脑抽了呢?死得可是自己。
      
      “噗!”某个四大金刚大腿上中了一刀。
      
      “噗!”又是一个四大金刚被砍了一刀。
      
      “你猜对了,我不会砍死你们的。”胡寒珊认真道。
      
      小孩子打架,砍死个毛线啊!
      
      “我只会砍的你浑身都是血!”胡寒珊狞笑。
      
      “仙人救命!”贾姓孩子丝毫不感到恐惧,反而惊喜的大叫,这个女孩子竟然砍了仙门的弟子,一定会被仙人杀了的。
      
      “啊啊啊啊!”贾姓孩子手上脚上被砍了好几刀。
      
      “不要,不要!”吴姓孩子和周姓孩子大哭,□□湿成一片。
      
      “噗!”继续砍。
      
      “以后我就是老大,谁赞成,谁反对?”胡寒珊厉声道,有点想哭。
      
      和小孩子抢夺权利,LOW!
      
      欺负小孩子,LOW!
      
      但到了这一刻,只有继续LOW下去了。
      
      船上没人回答,只有哭声一片,一群孩子看到流血,早已吓死了。
      
      这个女孩怎么有刀?这个女孩怎么敢砍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快来救我!
      
      只有和胡寒珊同一个地方被选中的少年,老老实实的举起手大叫:“胡老大万岁!”
      
      胡寒珊更想哭了,LOW!
      
      “全部跪下,给我唱喜羊羊!”胡寒珊怒喝,不如此,怎么平息亲手刻画黑历史的委屈和愤怒。
      
      喜羊羊是个毛啊!
      
      几十个孩子跪在地上,哭喊着,完全不会唱喜羊羊。
      
      ……
      
      “为什么不让我出手?”某个修真者急的跳脚,他招收的弟子被砍了。
      
      他想出手救人,却被其他修真者拦住。
      
      “第一次出来做招生工作?”其他修真者道。
      
      “嗯。”
      
      几个修真者笑了,意味深长的问:“当年我们进门的时候,仙人们管了吗?”
      
      那个弟子被砍的修真者愕然,忽然惊恐不安:“难道,传说是真的?从进入仙门的第一步开始,就是弱肉强食,你死我活的争夺之旅?”
      
      “啪!”那个修真者脑袋被王胖子重重的拍了一掌。
      
      “传说个毛!那是话本!话本!话本!”王胖子几乎要恨铁不成钢了,“真要弱肉强食,你还有本事活到现在?”
      
      那话本迷修真者想想也对,没见师门内自相残杀的。
      
      “那是为毛?”
      
      “为毛?那个小女孩问话你没听见?连个小孩子都不如!”王胖子怒骂。
      
      还没进门,就想着叛门,改投名师的家伙,有毛必要带回去?师门的资源再多,也不养白眼狼。
      
      “只是把话本当真而已,不用这么严厉吧?”小孩子的白日梦而已,挽救挽救,还是能用的。
      
      “以自我为中心的中二少年,是没得救的。”王胖子冷笑。
      
      “你看了这么多话本,都没看明白!话本中的主角,哪一个为师门血战了?哪一个为师门奉献了?还不是有好处就拿,有危险就逃?这种弟子,全部赶下船。”
      
      其他修真者点头,等到了下一个城镇,就降下船,把这个四个孩子赶走。
      
      话本迷修真者又惶恐了:“可是,我招收的新人少了一个,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立刻下船,再去招一个。”
      
      一群修真者看着话本迷,微笑着,只是为了师门的未来,为了清理门户?
      
      怎么可能!
      
      王胖子没有说真话,真话不能说,必须自己体会。
      

  • 作者有话要说:  PS:之前没有想好,是在传统的修真吃药游戏文上发展,还是另起炉灶,现在想明白了,还是天马行空的胡编乱造吧。
    注1. 百度查到古代马车在硬直路上,通常是每小时15~20公里,这个速度,应该是马匹小跑的速度吧?不能持久,估计一般的马车,也就跑跑停停了。
    2017.11.04 11:35 修改错字。感谢读者“风间苍月”捉虫。
    2017.11.22 17:30 修改语病。感谢读者“以打过”捉虫。
    2020.09.06 11:57 修改错字。感谢读者“黎君”捉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