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大有渊源 ...

  •   
      渭河之西有山,名曰保俶,方圆数十万里,深不可测,有凶兽盘踞,人迹罕至。
      
      保俶山的最高峰上,灵气丰厚,霞光万道。
      
      有一老者,坐在树下,缓缓的下着棋子。
      
      “今年招收新弟子的,应该已经到了吧。”
      
      “是,掌门。”坐在对面的老者笑着道,“计算时日,应该都已经到了。”
      
      在世人的眼中,保俶山大得不可思议,方圆数十万里啊,比一个小国家还大!可在修真者的眼中,却不是这么回事。
      
      保俶山的灵脉,只是中下而已。
      
      占据保俶山的流霞派,在修真界的地位,自然也就只有中下。
      
      灵脉的优劣,决定了能产生多少最强大的顶尖修真者,品质只是中下的保俶山灵脉,撑死了也就只能供一个化神境界的大能吸收灵气,孕养神识。这点小小的灵气,在修真者多如牛毛的世间,实在是不够看。
      
      “可是,我们连化神大能都没有。”流霞派的几个顶层人物之中,时常叹息。
      
      流霞派上万年历史,也曾出过化神大能,但到了如今,已经至少有三千年,没有出过化神大能了。
      
      如今的流霞派,只有几个元婴修为的高手,撑撑门面而已。
      
      “若是百年内,再不出一个化神,只怕我们守不住这份基业了。”掌教叹息。
      
      对面的长老脸皮抖动,却说不出话。
      
      四周其他修真门派,觑觎保俶山这个只有中下品质的灵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和其他更小的修真门派相比,保俶山中下品质的灵脉,以及因为保俶山的灵脉灵气,催生的丰富灵草异兽,已经让他们直流口水了。
      
      “百年内,再有一个化神……绝不可能!”附近闭目的一个老者,忽然开口道。
      
      流霞派只有这么五个元婴高手,谁不知道谁的境界?哪一个不是艰难万分的进了元婴,徘徊不前?想要更进一步,以这五人的天赋,难如上青天。
      
      “不需要化神,再有几个元婴也好啊。”又是一个长老开口道。
      
      要是流霞派有个二三十个元婴,四周哪个门派敢吭一声?
      
      “百年内,你有几个弟子可以进入元婴?”有长老冷笑。
      
      几个?就是有一个,都够这个当师傅的嘚瑟几十年了。
      
      修真的哪一次进阶,不是万中挑一?
      
      “或许还是有那么几个种子的。”有长老道。
      
      各个长老的弟子中,多少有一些天赋异禀的,挑战元婴的资格,还是有的。
      
      仅仅是资格,到底成不成,还要看老天爷的意思。
      
      掌教苦笑,千年前,他被流霞派收为弟子,看着那上万没有灵根,不能修真的普通人嚎哭失望的时候,心里骄傲的不行,只以为从此成为人上人,一步登天,纵横万里,直上九重天。
      
      可惜,在普通人中万中无一的灵根,并不代表就能顺顺利利的踏上修真的顶峰。
      
      一群同样具有灵根的修真者,在踏上修真的道路后,还要面对一次又一次的万中无一的几率,才能艰难的一步一步往上走。
      
      “我去找过鬼谷子。”某个长老忽然道。
      
      其余人心中微微一凛,鬼谷子的占卜是修真界一绝,号称从不失手,但其人难以缥缈无踪,占卜的要价又狠,能出得起价,又找得到他的,少之又少。
      
      “问的是什么?”有长老问道。
      
      “天才弟子。”那长老一字一句的道。
      
      天下太大,人才难得。各门各派都在想尽办法招收优秀的弟子,为门派的未来奠定基础。
      
      但门派覆灭的危机,就在百年间,区区百年,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又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几个长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还不如问个上古法宝上古秘境什么的,还比较实在一点。
      
      掌教却不这么想,要是能有个天才弟子继承流霞派的传承,流霞派也不算灭亡。
      
      “可有答案?”
      
      “有。”
      
      ……
      
      小镇中,人人惊恐的看着胡寒珊。
      
      排队的少年们早已跑到了家人的身边,哭喊着扑进了父母的怀里。
      
      “她杀人了!”
      
      “快抓住她!”
      
      起初,还有人大声的叫嚷,被知县和衙役们严厉的制止后,声音就越来越低,终于闭嘴,只是惊恐的呆立着。
      
      有几个衙役死命的按住观恒的父母,见他们不住的喊叫,深恐打搅了仙人,干脆拿汗巾袜子堵住了他们的嘴。
      
      观恒的父母极力挣扎着,发出沉闷的嘶吼,恶狠狠的盯着胡寒珊。
      
      原身的老子老娘却兴奋的看着,双手激动的发抖。
      
      原身老子低声叮嘱宝贝儿子:“想不到这个赔钱货这次挺机灵的嘛。”
      
      不管怎么看,观恒是这次仙门选弟子的最大热门,只要干掉了观恒,宝贝儿子铁定当选。
      
      原身老子得意无比,赔钱货终于起到了最大的作用,早上的这顿面饼和白粥,没有浪费!
      
      “你立刻站出去,大声的斥责赔钱货,残忍邪恶毫无人性,要求仙人千刀万剐杀了她抵命!记住,要大义凌然,要义正言辞,要口口声声不离仙门的尊严!”
      
      原身兄长兴奋的点头,这个表现的机会,他当然知道。
      
      李师兄淡然的看着胡寒珊,身上陡然爆发出凌厉的威压。
      
      原身兄长正准备跨出一步,厉声斥责胡寒珊的罪行,只觉脚下一软,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
      
      不仅仅是原身兄长,原身父母,以及小镇的数千民众,在李师兄的威压之下,只觉胆颤心惊,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
      
      胡寒珊持刀站定,咬牙苦苦支撑,就是不愿跪下。
      
      李师兄和张师弟看着两条腿都在打颤,额头已经青静凸显的胡寒珊,微微有些惊讶。
      
      虽然因为这些都是凡人,他们并没有施展全力,但是这个小丫头能坚持到这个地步,也……太不知趣了!
      
      真以为这里没有人能抵挡威压?定然是有的。
      
      看那知县,看那几个强壮的衙役,神色从容,丝毫没有威压下的惶恐,但仙人发怒,小小的凡人,自然是要跪下的!
      
      这个小丫头,竟然敢抵抗仙人,这是大不敬!
      
      该杀!
      
      “你为什么要杀他?”李师兄开口道,这个丫头敢在仙门招收弟子的场合放肆,是必须要杀的,不然还有谁会畏惧仙人?
      
      虽然能看了一场小女孩浴血砍死男孩的大戏,还是蛮有趣的。
      
      “因为,既然要成仙,就要斩断俗缘,跳出五行。”
      
      胡寒珊感觉到了李师兄的杀意,下一秒,说不定就被李师兄秒了,胡寒珊再次决定飙演技。
      
      胡寒珊的眼神中充满了对仙道的向往,和决绝,此生既然踏上了仙道,人世间的一切,再也和她无关。
      
      “大道无情,仙道艰难,我欲成仙,唯有斩情!古有杀妻证道,我有杀夫证道。”
      
      麻痹,这眼神,这表情,这声音,这昂首挺胸,把一个中二少女的脑残修仙无情论表演到了极致!
      
      任何一个影帝影后都绝对无法比拟!
      
      能不能忽悠两个修真者,放过自己的一条小命?
      
      胡寒珊毫不在意,她的心思已经飘到了奥斯卡。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该去当演员的!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数千镇民差点破口大骂,胡说八道什么!
      
      杀妻证道听上去确实不明觉厉,但是,你算毛个杀夫证道啊!
      
      你一小丫头,有毛个夫啊!
      
      有些心思诡异的人,却神奇的想到了另一个方面。
      
      年少英俊,风流倜傥的观恒,有没有可能勾引了这个小丫头呢?
      
      12岁的观恒和女人勾勾搭搭,会不会早了点?
      
      不不不,怎么会早?
      
      12岁的男子娶妻虽然早了点,一般都是16岁左右,早点的也不过是十四五岁,但是,也不代表没有。
      
      娶妻都有了,为毛12岁的少男就不能和女人勾勾搭搭呢?
      
      有钱人家的少爷,从小耳濡目染,对丫鬟动手动脚吃口红胭脂,乃至一起沐浴收入房中,几乎是常事。
      
      观恒多半是有对这个小丫头不轨了。
      
      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只是,观恒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丫头。
      
      好几个同样年少,同样风流,同样吃家中丫鬟胭脂口红的少爷,深以为戒,更有几个悄悄躲到了家人身后,惊恐的打量远处的几个少女。
      
      准备听完胡寒珊的解释,就动手杀人的李师兄却怔住了。
      
      张师弟同样怔住了。
      
      两人的神情,陡然变得诡异。
      
      “……斩情……”
      
      张师弟和李师兄互相对视,大道无情,斩却尘缘,这种俗套又荒谬的言词,早就烂大街了,换一日听到这句话,两人毫不犹豫的就杀了这个中二少女。
      
      可是,这次的招收新弟子,有长老万般的叮嘱:“你们定要仔细,有一个和本门大有渊源的人,就在左近。”
      
      大有渊源?
      
      元婴长老的命令,这些负责招收新弟子的流霞派弟子不敢多问,反正不过是几种可能。
      
      比如,这个长老友人的后代,比如,门中的前辈转世或夺舍,比如,这个长老有个私生子,比如,这个长老嗑药嗑多了,神经了。
      
      招收新人的弟子们认为,只要他们多跑几个城镇村落,测试灵根的时候认真一些,也就是了。
      
      否则还能怎么样?
      
      张师弟和李师兄两人有些犹豫,这个女孩,就是长老说得,和本门大有渊源的人?
      
      为毛?
      
      斩情,是那位长老的得意法宝的名字啊。
      
      “莫非,这个女童,就是长老口中的有缘之人?”李师兄低声道。
      
      张师弟皱眉:“长老说的有缘之人,好像是男的。”不是丫头片子!
      
      李师兄也想起了这点,那就不是了。
      
      真是可惜,本来可以讨好长老的。
      
      既然不是,就杀了这个敢无视仙门威严的凡人蝼蚁?
      
      李师兄决定小心谨慎一些,放过这个女童。
      
      要是误杀了长老的有缘之人,多半就被长老化骨扬灰了。
      
      就算这个女童不是长老的有缘之人,放过了她,他们也没什么损失,对不对?何必冒险多事。
      
      仙门的威严?
      
      仙人说杀人就杀人,说不杀人就不杀人,哪个凡人敢多说一句?那个凡人敢因此轻视仙门,杀了满门就是。
      
      “你们过来。”李师兄招手。
      
      张师弟掏出测试灵根的法器。
      
      一切有恢复了以往仙门招收弟子的流程。
      
      镇子中的适龄少年们又一次排好了队伍。
      
      “为什么仙人不生气?”原身兄长非常可惜,少了一个表现正义之心的机会啊,本来可以妥妥的加分的。
      
      “仙人好像看中了赔钱货!”原身老娘眼尖,看出了一些端倪。
      
      “这次保险了!”原身老子舒出一口气,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只要赔钱货被仙门看中,就算这些仙人有眼无珠,没有挑中自家人中龙凤马中赤兔的宝贝儿子,那个赔钱货也会苦苦哀求,以身相替,以命相谏的。
      
      “娘就知道你有出息!”原身老娘柔情无限的抚摸宝儿儿子的脑袋,仿佛看到了一位仙人的诞生。
      
      “记住,进了仙门,一定要好好和诸位仙人打好关系,特别是掌门的女儿,长老的女儿,其次是掌门的夫人,长老的夫人,掌门的小妾,万万不能碰!”原生老子严厉提醒。
      
      娶个好老婆,少奋斗几十年,那是人间颠覆不破的真理。
      
      侯亮平娶了个好老婆,大理寺的包拯都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伺候他们夫妻吃饭,还被夸奖,懂得身份,不忘根本,知道进退。
      
      只要宝贝儿子泡了掌门的女儿、长老的孙女,立刻飞黄腾达。
      
      但就怕少年人倒在美色之上,对掌门的小妾小三下手,那就死的无声无息了。
      
      原身兄长认真点头,他早已记得牢牢的了,绝对不会犯错。
      
      测试灵根的少年们一个个走过,有人惊喜,有人悲嚎,终于轮到了原身兄长。
      
      法器上毫无动静。
      
      “下一个。”张师弟淡定的道,这个孩子没有灵根。
      
      “一定是看错了!”原身兄长不敢置信,脱口而出。
      
      然后,被附近的衙役冷冷的扯开。
      
      每一次仙门招收弟子,都会出现类似的不甘心,不认命的人。
      
      他们都看习惯了。
      
      “这次还算好了。”年长的镇民叹息着,三十年前,有个少年疯狂的大吵大闹,撒泼打滚,结果被仙人随手烧成了灰。
      
      “你过来干嘛?”排队的少年们中,有人惊呼,泪水已经流出来了。
      
      浑身血淋淋,拿着一把崩开了十几个口子的菜刀的胡寒珊,竟然大摇大摆的排到了队伍的后面。
      
      胡寒珊看白痴,还用问,当然是测试灵根了。
      
      “你,到我后面去!”胡寒珊不耐烦长长的队伍,拎着菜刀就指着前面的男孩的鼻子。
      
      “是。”那男孩立刻就蹦到了胡寒珊的后面,只要不砍死他,什么都没有关系。
      
      “你!”胡寒珊又指着下一个人。
      
      “你先请!”
      
      年龄小,不代表就不机灵。
      
      魔王要插队,有问题吗?
      
      只是插队而已,又不是要砍死他,为毛要为了小小的排队的次序,和魔王计较呢?
      
      太不和谐了!
      
      一大群排队的小孩,机灵的哭着喊着跑到了胡寒珊的后面,规规矩矩的排起了长队,整条队伍标准的一条直线,比刚才还要老实整齐十倍。
      
      胡寒珊秒到了最前面。
      
      李师兄和张师兄再次互相对视了一眼,这个女孩真是不一般。
      
      “把手放到法器上。”张师弟温和的道。
      
      胡寒珊大大咧咧的把手放到了法器上。
      
      小镇数千人都死死的看着法器。
      
      原身老子老娘兄长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一定要被选上!”原身老子老娘紧张的无法形容。
      
      这些仙人有眼无珠,竟然看不中他们的宝贝儿子,现在,只有靠这个赔钱货了!
      
      测试灵根的法器,乌黑的表面,开始慢慢的发光。
      
      “被选上了!”原身老子老娘懂,只要发光,就是代表被仙门选中了。
      
      “儿子,你终于可以成仙了!”原身老娘大喜,抱住了宝贝儿子。
      
      “快自杀,快推荐!”原身老子紧紧的盯着胡寒珊,一切就等着最后一步了。
      
      张师弟和李师兄看着发光的法器,法器中,绿色和白色的光芒旋转着。
      
      “唉。”李师兄长叹。
      
      双灵根,也就比单灵根,变异灵根等差了一点点,算是不错了吧?
      
      可惜,是木灵根和水灵根。
      
      这两种灵根就算是单灵根,也毫无价值。
      
      因为这两种灵根不能打。
      
      在竞争激烈,时常需要和异兽厮杀,和其他修真者厮杀的修真世界,不能打,就是最大的缺陷。
      
      攻击法术威力低下,只能欺负小号,遇到大号立刻就跪,就算升级速度再快,又有毛用?
      
      用人间的词语来说,就是同进士。
      
      虽然是进士,但却没几个人当时进士。
      
      同筑基,同金丹,同元婴……终究只是纸老虎。
      
      “哇哈哈哈!这就是报应!”沉默了半天的青霞仙子,在胡寒珊的脑海中,陡然爆发了狂笑。
      
      “你杀了观恒,破坏了我的幸福,老天爷要惩罚你,收回了我的金灵根!”青霞仙子笑得气都接不上了,强悍无比的单属性金灵根,变成了鸡肋,这就是上天对这个夺舍的胡寒珊的最大的惩罚!
      
      这半天时间,青霞仙子已经想明白了,这个胡寒珊,一定是其他修真者,不,是修魔者转世投胎,或者夺舍再生。
      
      这具身体,可是万中无一的单属性金灵根啊!
      
      胡寒珊一定是看上了这点,这才夺舍的。
      
      “天可怜见!天不绝我!”青霞仙子的笑声已经转为了哭泣,没有被夺舍的修魔者夺走强悍的灵根,这是老天爷在帮她。
      
      胡寒珊毫不在意。
      
      “得知,我幸;失之,我命。”
      
      不管是不是优秀的灵根,不管能不能修仙,胡寒珊都决定了要在这个世界,按照自己的心意,任性妄为。
      
      “我有现代科技,我有现代见识,我有手有脚,我还活着,我就要创造世界!”
      
      青霞仙子怔住了,这些词语完全没有听过,难道不是修魔者,但她感觉到了胡寒珊的决绝。
      
      “你究竟是谁?”青霞仙子又一次厉声问道。
      
      “你记性真差,我是胡寒珊。”
      
      ……
      
      李师兄终于放下了心,这个女童不可能是长老的有缘人。
      
      木水双灵根,妥妥的种植园的命,就算勉强要组队开打,也是奶妈的命。
      
      他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胡寒珊沉默。
      
      这具身体姓什么?竟然不知道。
      
      “她叫赵带男。”原身老子急忙远远的叫道。
      
      这个该死的赔钱货,还不跪下磕头,还不自杀!没看见宝贝儿子脖子都伸长了吗?
      
      “带男……”李师兄皱眉,真是粗鄙的名字,果然适合去种植园种地。
      
      等等!
      
      带……男!
      
      “和本门有很深的渊源”——“我要斩情!”
      
      “是个男的”——名字叫带男。
      
      还用问吗,长老的有缘人,一定就是你!
      
      胡寒珊摇头:“既然已经成仙,何必再用尘世的名字,我要换个名字。”
      
      李师兄异常温和的问:“哦?你想叫什么名字?”
      
      胡寒珊想起了地球的父母,想起了那小小的家,想起了电脑手机,想起了身份中户口本,想起了那曾经让她疯狂,恨不得改名,现在却感觉是与以前唯一的牵挂的名字。
      
      “以后,我就叫胡寒珊。”她微笑着。
      
      胡寒珊,胡汉三。
      
      不管有多少同学跟在她的后面,大声的叫,“我胡汉三又打回来了!”
      
      不管有多少同事朋友,诡异的叫:“胡汉三!”
      
      那都是她唯一的名字。
      
      “也好,修仙之后,再与尘世没有瓜葛。”李师兄和张师弟已经断定,这个女孩是长老的亲友夺舍重生。
      
      瞧,不但名字,连姓都彻底改了!这简直是夺舍的铁证!
      
      李师兄和张师弟懂了,为毛长老语焉不详,遮遮掩掩,只说是有缘人,夺舍到底不光彩啊。
      
      

  • 作者有话要说:  PS:实在想不出地名,随手就抓了杭州的真实地名用。后文估计会同样有很多真实的地名。
    杭州保俶山上听说有野猪,但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凶兽,应该是松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