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神忒么的遭遇 ...

  •   
      胡寒珊睁开眼睛的第一秒,就知道事情有点大条了。
      
      黑暗的房间,冰冷的床铺,还有那弥漫房间的奇怪气味,怎么看,都不是她那温暖的床。
      
      被绑架了?
      
      胡寒珊悄悄的打量四周,太黑暗了,什么都看不清。
      
      她小心的翻身下床,这才发现她根本是睡在地上。
      
      眼睛慢慢的适应了黑暗,终于能看清四周的环境。
      
      这里,好像是一间柴房,怪不得有奇怪的气味。
      
      然后,胡寒珊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
      
      小小的,孩童的身体,以及破旧的古代服装。
      
      胡寒珊沉默了,又躺回了地上。
      
      “我一定是在做梦,哈哈哈。”胡寒珊干笑,这是穿越了?
      
      穿越个毛啊!
      
      21世纪多好,谁要到这个没有空调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古代啊!
      
      “碰!”柴房的破门被人推开。
      
      “带男,今天的水还没有打!”一个中年女子背对着亮光,恶狠狠的道。
      
      胡寒珊懂了,原身叫“带男”,很有时代特性乡土特性的名字。
      
      对比了双方的实力,胡寒珊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机灵的没有防抗。
      
      嚎叫几声,我不是带男,我是胡寒珊?
      
      下场就是跳大神后,被一把火烧死。
      
      看看外面天还没有大亮,以及超过她身体的水缸,胡寒珊对目前的处境,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原身是丫鬟,仆役什么的,遇到了黑心的古代老爷。
      
      外面的冷风一吹,胡寒珊打了个抖,看看淡薄破烂的衣服,怪不得她穿了,原身肯定是被冻死的。
      
      等到胡寒珊费力的打完了水,又在中年女子的呵斥下,砍了柴,一家人终于都起来了。
      
      “慧娘,今天怎么这么晚?”老爷好像有点不高兴,现在早饭还没做好,要是误了儿子的学业,负得起责任吗?
      
      “喏,那个赔钱货今天竟然敢偷懒。”中年妇人指着胡寒珊道。
      
      “三天不打,皮痒了?”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不怀好意的道。
      
      胡寒珊急忙挤出谄媚的笑脸,地主家的孩子,果然都是坏胚。
      
      咦,不对!
      
      胡寒珊惊恐了,刚才这个中年女人说什么来着?
      
      赔钱货?
      
      不会吧!
      
      睡柴房,干苦力,极大的可能也没有饭吃,还以为是受压迫的劳动人民小丫鬟呢,没想到竟然是亲女儿啊。
      
      胡寒珊认真打量原身的家人,必须牢牢记住这三张脸。
      
      “今天就放过她一次。”老爷说道。
      
      哦,不是老爷,是原身的老子。
      
      胡寒珊又揭开了一角真相,之前看这么普通的房子,还以为是扣门的地主老爷,有钱也不舍得花,原来是真的普通人家。
      
      地主老爷?差远了。
      
      原身老子继续道:“明天,就是十年一次的登仙节,不能打坏了她。”
      
      登仙节?毛个节日?
      
      原身老娘懂了,一切为了大局。
      
      原身老子温柔的笑着,拿过一只碗,装了半碗粥,又倒出去了一点,递给了胡寒珊。
      
      “带男,明天要是你被仙人选中,知道该怎么做吗?”
      
      胡寒珊保持沉默,努力分析收到的信息。
      
      “被仙人选中”?看来是穿越到了修仙的世界。
      
      原身老子见胡寒珊不出声,有些生气,这个赔钱货,比以前更蠢了。不过,现在不能打她。
      
      “我再说一遍,你记住了。”原身老子板起脸。
      
      “要是你和你哥都被仙人选中,你就要把仙门给的所有东西,全部给你哥。”
      
      仙门选弟子的大事,已经持续了几百年,所有内里的道道,有心人都已经知道。进了仙门,仙门自然会给很多的修仙资源,作为赔钱货,自然要把所有资源奉献给家中的独子。
      
      “三百里外的彭城的老孔家的女儿,和兄长同时被选为弟子,为了家族,为了兄长,给门中的某个筑基做了小妾,兄长有了靠山,一举进入了内门弟子,光宗耀祖。”
      
      小妾?胡寒珊懂行,这是炉鼎吧。
      
      原身老子继续感叹着,这是方圆千里内最让人羡慕妒忌恨的事情了,内门弟子啊,几乎铁定是仙人了,用一个赔钱货换内门弟子,实在是太赚了。
      
      “各处书坊,已经把孔氏女的事情,写入了烈女传,名流千古。”
      
      原身老子原身老娘原身兄长一起佩服的点头,这才是好女子,这才是烈女。
      
      “带男,孔氏女就是你的榜样!身为女子,也不该以为天地只有厨房这么大,大可以做出一番有利于兄长,有利于家族的大事!”原身老子严肃的教导。
      
      胡寒珊用力眨眼,挤出微笑,佩服死了自己的演技,听了这么有见识的教育,竟然还能受教般的微笑,不做影后真是可惜了。
      
      原身老子满意,赔钱货还不算蠢到家,可以教育拯救嘛。
      
      “那么,要是你哥被仙人选中,你没有被选中呢?”原身老子诱导着提问。
      
      胡寒珊再次沉默,答案她知道,可是,她想亲耳听听。
      
      原身老子也没有寄希望蠢货会突然开窍,转身对儿子道:“你来说。”
      
      原身兄长挺胸:“你该跪地祈求,无论如何不能离开我,拼死赖活的要仙人带上你,在仙门做牛做马都可以。
      
      记住,一定要说是你自己想要跟着我,想要沾沾仙气,和我无关。”
      
      原身兄长看着胡寒珊,胡寒珊直直的盯着他。
      
      十岁左右的少年就是幼稚单纯的孩子?嘿嘿嘿。
      
      原身兄长不耐烦了,这个赔钱货一点反应都没有。
      
      “到了仙门,你要拼命的工作,赚到的所有灵石,全部都要给我,听到有用的消息,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发现有人要对我不利,要挡在我前面!”
      
      原身老子老娘赞许的看着儿子,果然是家中的希望。
      
      “要是你被仙人选中,我没有被选中呢?”原身兄长不屑的扯动嘴角,这种结果怎么可能会发生?但是,万事要考虑周到。
      
      胡寒珊继续茫然的眨眼。
      
      原身兄长恨铁不成钢:“你该立刻跪在地上,对仙人道,我的天赋是你的十倍百倍,愿意用你的名额,换我去仙门。”
      
      胡寒珊鬼使神差的问道:“要是仙人不准呢?”
      
      “那你就该立即当场自尽!仙人感你忠义,必然会录取吾儿。”原身老子斩钉截铁的道。
      
      原身老娘慈爱的摸着原身兄长的脑袋,转身恶狠狠的看着胡寒珊:“都记住了?”
      
      胡寒珊点头,记住了,当然记住了,记得清清楚楚。
      
      明天就是登仙节,原身老子老娘开恩,破例允许胡寒珊早点休息。
      
      胡寒珊看看月亮高高在上,原来这还是早早休息。
      
      “记住,只要你哥出息了,你就会过上好日子。”原身老娘反复提醒。
      
      ……
      
      月色之下。
      
      胡寒珊毫无睡意。
      
      明天被选中仙门弟子的机会,会是多少?
      
      要是没有被选中呢?
      
      胡寒珊仰面对着月光,性格决定命运。
      
      忽然,脑中剧痛无比。
      
      “我真的回来了!我没有死!哈哈哈哈哈!天不绝我!”有个尖锐的女声在胡寒珊的脑中叫喊着。
      
      胡寒珊的手脚忽然不听使唤的向着天空伸出双手,状似癫狂。
      
      “咦,你是谁?”脑中的女声陡然道。
      
      胡寒珊冷冷的道:“你又是谁?”
      
      脑中的女声沉默了片刻,又怪异的笑。
      
      “是8岁时候的我?那就为了我,奉献你的身体吧。”
      
      一股巨大的力量陡然向胡寒珊袭来,意识一阵模糊。
      
      麻痹,这是要夺舍?
      
      胡寒珊反应过来了,立刻集中精神。
      
      虽然这身体也不是她的,从严格意义上看,她同样是夺舍,但是,想要灭了她的意识,休想!
      
      浑浑噩噩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胡寒珊站了起来,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
      
      “这具身体是我的,我不会交给任何人。”胡寒珊抚摸着胸口,看着月亮,月光昏黄。
      
      “平手而已!”那个女声愤愤的道,“要不是我元神受损太重,一个手指就捏死了你。”
      
      “那就再来!不死不休!”胡寒珊闭上眼睛,深呼吸,寒冷的空气进入了肺部,灼热的身体,感到了一丝凉意。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何必自相残杀?”女声急忙道,一体双魂,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解释!”胡寒珊道。
      
      女声开始诡异的笑:“我是几百年后的你!”
      
      静静的等着胡寒珊颤抖,疯狂,然后一举而入,灭了胡寒珊的意识。
      
      胡寒珊镇定自若:“继续。”
      
      女声微微的叹息,第一次发现,年幼的自己,意志竟然如此的坚定。
      
      “明天,我,也就是你,会被仙门选中。”女声停顿了好久,仿佛在回想什么。
      
      “以后,我会有个道号,青霞。”女声笑了,“别人都叫我青霞仙子。”
      
      “就是在明天,我见到了我一生的最爱,也是最恨!”
      
      青霞仙子讲述了一个长长的故事,和某个帅哥一起被选进仙门,一起修炼,一起做任务。她非常非常的爱帅哥,所有师门给与的资源,她都毫不犹豫的给了帅哥。
      
      “他的天赋其实不是很好。”青霞仙子解释,声音中竟然还有几分甜蜜,“我天赋好,不用灵石,不用仙药,修炼的速度,也就比他慢了一点点。”
      
      甚至是宝贵的筑基丹,青霞仙子都偷偷的给了帅哥。
      
      帅哥终于筑基成功,有了自己的道号,“观恒”。
      
      在观恒飞到天上,俯视大地的时候,青霞仙子甚至比观恒更加的激动。
      
      很多年后,当青霞仙子终于也筑基成功,打算和观恒双宿双飞的时候,却发现观恒已经有了新的双修伴侣。
      
      “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筑基。”观恒冷冷的道,“很快,我就要成为金丹了。”
      
      青霞仙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观恒,为了观恒,她付出了多少?她把筑基丹给了观恒,谎称筑基失败后,师门诡异的打量她,再也没有给她特别的资源。
      
      青霞仙子之后所给观恒的一切东西,都是她接师门的危险任务,出生入死才得来的。
      
      “为什么?”青霞仙子颤抖的问。
      
      只换来观恒冷冷的眼神。
      
      观恒很快金丹,并且和师门一个金丹长老的后代结为双修,修为飞一般的增长。
      
      青霞仙子疯狂的修炼,抢夺一切资源,天赋极高的她,终于进入金丹,处处和观恒作对。
      
      观恒几次和青霞仙子相斗,却都只是半斤八两。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青霞仙子猖狂大笑。
      
      某个秘境中,青霞仙子和观恒狭路相逢。
      
      “你来迟了。”青霞仙子冷笑,秘宝已经被她先一步得到。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观恒长叹,深情的对她道。
      
      青霞仙子一阵恍惚,甜蜜的把刚得到的秘宝交给了观恒。
      
      观恒笑了笑,长剑刺入了她的身体。
      
      “下辈子,不要这么蠢。”观恒微笑。
      
      然后,青霞仙子就重生了。
      
      “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青霞仙子疯狂的笑。
      
      “我要重回师门,我要疯狂的修炼,我要高高在上,我要把他踩在脚底!”
      
      青霞仙子癫狂了:“我知道未来300年中所有的秘境!我知道哪里会有秘宝,我知道哪里会有仙草,我知道哪里会有灵石矿,我知道谁会成为大能!我可以轻易地利用这些,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金丹!”
      
      青霞仙子忽然又哭泣了。
      
      “我要把他踩在脚底,我要他向我低头,我要他发觉,只有我才是最好的,我要他永远离不开我,然后再甩了他。”
      
      “只要你听我的,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你的!”
      
      胡寒珊眨巴眼睛:“可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妖怪啊!说不定你是骗我的。”
      
      青霞仙子笑了,8岁的自己,果然是老实的可爱啊。
      
      “明天,你就知道我说得是不是真的了。”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要是你说的是真的,明天,我就要成为仙人了。”
      
      胡寒珊兴奋无比,是不是要去仙门了?哇,第一次单独出远门,要准备什么呢?
      
      青霞仙子淡定的看着胡寒珊匆匆忙忙的四处翻找东西。
      
      8岁的时候,她有什么东西?
      
      不记得了,好像除了身上的这身破衣服,一无所有。
      
      胡寒珊努力在柴房中翻捡。
      
      “你拿柴火干嘛?”青霞仙子终于看不下去了,破布条,烂菜叶,小石头,这丫头竟然还努力的在打包柴火。
      
      “出远门,要是没有柴火,怎么做饭啊?”胡寒珊得意的道,“我听教书先生说过的,出远门的时候,有时候会遇到下雨,找不到可以烧的柴火的。”
      
      青霞仙子哈哈大笑,原来她小时候这么有趣。
      
      “仙门不用这些。”太寒碜,铁定被师门笑几百年。
      
      “我才不信你呢,仙人就不用烧饭啊。”胡寒珊警惕性很高。
      
      青霞仙子大笑,算了,让这个小孩子丢丢脸,才会知道她的重要性。
      
      胡寒珊又找了厨房的菜刀。
      
      “你还想自己做菜?”青霞仙子见怪不怪了。
      
      “当然!”胡寒珊看看绑着柴火的碎布条,随手把菜刀塞了进去。
      
      青霞仙子已经懒得理她了,明天就要看到观恒了。
      
      现在,观恒才12岁吧,还是那么的英姿勃发,善良美好,才华横溢,风流倜傥。就是千万人站在他的身边,也无法遮挡他的光芒。
      
      青霞仙子的心里又甜蜜,又心酸。为什么,曾经恩爱的他们,会成为仇敌呢?
      
      不过,能死在爱人的手上,也是一种幸福。
      
      天色终于亮了。
      
      “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被选中的。”青霞仙子淡定的道,她的灵根,是单属性金灵根,属于比较少见的优异灵根,否则,师门又怎么会给她众多的资源呢?她有怎么能用这些资源,终于让灵根平庸的他,成为筑基呢?
      
      胡寒珊缓缓点头,紧张,非常紧张。
      
      “喂,过来,去等仙人了。”原身老娘催促着,眼睛中有些血丝,昨晚,她给宝贝儿子做了好几件衣服和鞋子。
      
      胡寒珊淡定的看看原身老娘,开始吃饭。
      
      “你竟然偷吃家里的东西!”原身老娘愤怒极了,胡寒珊竟然在吃面饼!一个赔钱货,有什么资格吃面饼!
      
      “看我不打死你!”原身老娘怒吼。
      
      原身老子和原身兄长同样愤怒无比,反了天了!
      
      “仙人快来了。”胡寒珊淡定的道,又啃下了一口面饼,喝了一口粥。
      
      原身老子原身老娘原身兄长立刻被定在了当地,仙人快来了,要是在这里闹腾,误了仙人选弟子,那还得了?
      
      胡寒珊慢慢的喝着粥,品味着白粥的香气。
      
      该死的古代,就算是小康之家,竟然也就只有这么点东西。
      
      小笼包,油条,鸡蛋饼,馄饨,饺子,粉丝,鸭血汤,千层饼,薯条,汉堡,蛋糕,荷包蛋,皮蛋粥……
      
      胡寒珊回想着21世纪的美食,惊恐的发现,她开始想念方便面了!
      
      糟了,她流口水了!
      
      原身老子狠狠的盯着胡寒珊,小看了这个赔钱货,竟然知道利用登仙要挟他们。但是,为了宝贝儿子能够成仙,必须忍。
      
      原身老子尽量若无其事的道:“走,去迎接仙人。”
      
      等宝贝儿子成了仙,有的是时间收拾这个(贱)人。
      
      原身兄长凶狠的瞪着胡寒珊,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痰,一世英名,竟然有这么一个不懂礼义廉耻忠孝节义三从四德的妹妹,简直英明尽丧。
      
      等成了仙,非要把她吊起来打。
      
      青霞仙子想起来了,这就是她的家人啊,都已经忘记了,好像她见到了观恒后,再也没有在意过这些人。
      
      ……
      
      镇子的中央,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仙门十年一次选弟子,被选上的,从此踏入仙门,一跃成仙。
      
      这就是小镇最重要的登仙节的由来。
      
      “记住,等会到了仙人面前,一定要好好的回仙人的话。”有人扯着孩子,第100遍的叮嘱。
      
      “你家的孩子才4岁,还不够资格,怎么也来了?”有人问熟人。
      
      仙门选弟子是有规矩的,只收5岁到12岁的孩童。
      
      “呸!我家孩子明明5岁,你不要瞎说!”熟人急了。
      
      其他人鄙夷的笑,他们知道那人为什么要给孩子多算一岁。
      
      十年一次,只选5岁到12岁的,这次4岁的孩子若是没有参加,十年后,就超出了年龄的上限。
      
      不知道有多少人运气不好,两头不达标,终生和登仙无关。
      
      但仙人自然有仙法,从来就没有让人冒牌一次。
      
      午时,天空中出现一点绿色。
      
      “仙人来了!”有人狂喜的叫。
      
      小镇上黑压压的趴下了一片。
      
      绿色逐渐放大,是一片足有一间屋子这么大的叶子。
      
      “仙人的法术,果然厉害。”有人悄悄的嘀咕。
      
      叶子上飞下来两个仙人,手一挥,偌大的叶子慢慢缩小,飞入了仙人的袖中。
      
      “拜见大仙。”小镇上的人齐声道。
      
      “今年的新人都出来。”仙人冷冷的道。
      
      人群中陆续走出百来个孩子,只觉的开始排队。
      
      “看,那个人就是观恒。”青霞仙子忽然甜蜜的说道。
      
      胡寒珊注意到了,小孩子的队列中,有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长袖飘飘,衣带凌风。
      
      “哇!”胡寒珊低声道,“好帅!”
      
      青霞仙子得意:“就是修仙界,也找不到比他更帅的人,喂,你干嘛?”
      
      胡寒珊欢快的背着柴火,向着观恒跑了过去。
      
      “张师弟,这次的人,好像比以往少啊?”某个仙人有些皱眉,十年前的报名人数,好像比现在多得多。
      
      “唉,李师兄,你好久没有出师门了,此地8年前出过一次瘟疫,死了一半的人。”张师弟无奈,人死光了,新生的孩子自然就少了。
      
      “素质更差,一点规矩都不懂。”李师兄看见一个小女孩背着柴火,欢快的乱跑,心里更是无奈,乡下小地方,也就这样了。
      
      观恒也注意到了跑来的胡寒珊。
      
      看着欢笑的胡寒珊,观恒淡定的甩了甩袖子。
      
      人长得帅,就是吸引浅薄的女子。
      
      在其他时候,观恒都会温柔的和爱慕他的少女说几句话,留下一些姻缘,这次,观恒决定坚决不能理会。
      
      这个在仙门选弟子的时候,都不识大体的少女,再怎么漂亮,也不必理会。
      
      而且,这少女背着一大捆柴火,是毛个意思啊!
      
      胡寒珊呼哧呼哧的跑到了观恒面前,星星眼:“你好帅啊。”
      
      观恒决定无视,淡定的看远方。
      
      “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胡寒珊放下柴火,开始掏东西。
      
      观恒眼角抽搐,丫的不会掏出一根粗柴送给他吧?
      
      谁家的白痴丫头,家人快点拉走她啊!
      
      “喂,你要送他什么?你有什么好东西?还不快走开,他会被人笑一辈子的!”青霞仙子急了,要是8岁的自己送了观恒一根烂布条,以后帅哥的道号会不会变成“烂布道人”?
      
      “噗!”胡寒珊抽出菜刀,一刀砍在了观恒的脖子上。
      
      观恒愕然,脖子上血流如注。
      
      “你疯了!快住手!”青霞仙子尖叫,疯狂的抢夺身体的控制权。
      
      胡寒珊忍住脑袋的剧痛,用力的一刀一刀的砍下。
      
      “快,快,快阻止……”小镇的知县惊恐的喊,当着仙人的面,出现了命案,这还得了,必须阻止。可是,知县的声音很快消失了。
      
      知县看到了仙人的表情。
      
      两个仙人满怀兴趣的看着8岁的女孩,用力的一刀一刀的砍12岁的男孩。
      
      知县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个念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仙人,仙人,是仙,不是人。
      
      一步成仙,人类立刻就成了可以肆意打杀的蝼蚁。
      
      “不要动!”知县厉声道。
      
      衙役们急忙阻止了躁动的人群,将观恒的家人死死的按在地上。
      
      只要仙人高兴,死上个把草民,又有什么关系?
      
      “不要,不要!”青霞仙子疯狂的大叫,却无法夺到身体的控制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观恒的眼神由惊恐,痛苦,绝望,慢慢的成为死灰。
      
      “噗!”观恒的脑袋诡异的耷拉到了胸口,瘦弱的小小的胡寒珊,终于砍断了观恒的半个脖子。
      
      “他死了,他死了!”青霞仙子狂叫。
      
      几百年后大名鼎鼎的金丹真人观恒,被一把菜刀砍死在某个小镇上。
      
      胡寒珊猛然跳了起来,用力的一脚踢下,观恒的脑袋终于彻底折断,掉在了地上,滴溜溜的滚着。
      
      四周无数镇民惊恐的尖叫,又可以的压抑,低低的“呵呵”声传遍了四周。
      
      胡寒珊脸上,身上,手上,慢慢的鲜血。
      
      “我终于砍死你了!”胡寒珊纵声大笑。
      
      “为什么!为什么!”青霞仙子悲声大吼,痛不欲生。
      
      “因为我不是你,我不会看着我的仇敌成长,更不会时刻想着和他藕断丝连,破镜重圆,我不会拿我的生命,去赌你的未来。”胡寒珊道。
      
      “观恒还没有背叛我,我有机会改造他,我知道所有他的重要事情,我不会再给他不爱我的机会!”青霞仙子大叫,8岁的自己怎么就不明白呢,她可以获得观恒唯一的爱,获得完美的幸福的。
      
      “被杀了,还痴迷不悟,就因为对方颜值高吗?你的人生观,诡异的让我痛恨。”胡寒珊冷笑,经历过一次绝望,竟然还想着改造渣男,愿意为了万分之一的渣男改造成功率,用生命去赌博,这种女人修为再高,依然是浪费粮食浪费空气。
      
      从知道青霞仙子的故事的那一刻起,胡寒珊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就只有一个目标。
      
      砍死观恒。
      
      要修仙,修的就是决绝。
      
      要么有更好的未来,要么早死早超生。
      
      “你不是我,你绝对不是我!我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你到底是谁?”青霞仙子终于觉悟了,8岁的她,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她了解自己。
      
      就算是修仙几百年,青霞仙子也绝对做不出用菜刀一刀刀的砍死对手,浑身沾满鲜血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说过是你。”胡寒珊笑了。
      
      “我不是你,我是我自己,我是胡寒珊。”
      
      

  • 作者有话要说:  PS: 匆忙赶出来的,还没有大纲!
    文案随时可能变化,临时写的。
    争取在12月31日前,再更一次特殊篇中的快穿。
    --------
    2020.06.13. 22:52 修改写错女主名字,感谢读者“黎明的微光”捉虫。
    2021.05.01. 12:59 修改错字,感谢读者“冰糖银耳莲子峥”捉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