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两农家媳》徐徐一诺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0-18 00:40: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破屋偏逢连阴雨 ...

  •   夏婉睁开眼,发现昨个夜里梦到的毛须须的怎么啃都啃不进嘴里的香芋原来是幺妹的脑袋,连忙把睡着了还要搂着她的倒霉孩子往一旁推开,想了想又把人从被窝里捞出来一点。
      
      “说过多少回了,睡觉不要把头埋被窝里,奏是记不住。”
      
      春柳听到她姐嘀咕,迷迷糊糊从被窝里伸出手揉眼睛:“姐,咋的了?”
      
      “没咋的,你再睡一会,我去外头瞅瞅。”
      
      夏婉披上夹袄,下炕穿鞋,听到春柳嘟囔“我头毛怎么湿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地上。
      
      “外头下霜了罢,”夏婉心虚地朝屋外走,“想睡就赶紧睡,睡不着就起。”
      
      “我再眯一会,被窝里可暖和,姐,有事你喊我撒。”春柳揉了揉潮湿一片的头毛,重新缩回被窝里,奇怪她头发潮跟外头下霜有啥关系。
      
      院里,夏婉嫂子白氏坐小马扎上缝衣服,虎子趴在他娘腿上直哼哼,“娘,俺爹啥时候回来?”
      
      白氏没理他,抬头看一眼夏婉:“饭在锅里你瞅瞅可凉了?让春柳赶紧起来吃了,再热还要费柴。”
      
      夏婉去灶上揭开锅盖子,拿长勺搅了搅,一锅底稀汤,飘了几片干野菜叶子外加两块红薯,刚好够她跟春柳一人一碗的。
      
      吃完这顿,下一顿得等太阳下山,一碗稀汤撒泡尿就没了,夏婉叹口气,直接在锅边把自己那份吃了,拿自个碗盛了剩下的端去给春柳,还能少洗一个碗。
      
      “你就惯着她吧,多大人了还搁炕上吃饭,咱娘回来又要揍她。”大嫂白氏见她端着碗出来就嚷她,虎子不老实一个劲往他娘怀里钻,被白氏呼了一巴掌:“娘肚里还带着妹妹,一边去别惹我。”
      
      “俺们昨个刨红薯走过两个村子,春柳脚底板磨起泡了,娘不在就让她多躺会呗,晌午还得出去一趟,”夏婉好脾气的打哈哈,把碗送进屋拍拍春柳被子叫她起来吃饭,走出门随口问白氏:“咱爹呐?”
      
      “下地去了,”白氏手里衣裳往大腿上一撂,就是叹气:“你哥也不知道啥时候回来,眼看到了种麦子的时候,咱家也不知道可能赶得上。”
      
      “咱娘不是找咱舅去了?咱舅他们村子比咱们村好点吧?”夏婉穿来的不是时候,遇上灾年闹饥荒,前身估摸着是饿死了才被她顶上。来到这里半个多月,每天两顿稀汤不说,眼看着挨到种麦子的时候家里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更别提有钱买粮种。
      
      大哥夏春树为了给家里挣口吃的,到百十里地外的镇上打工,工钱两个月一结,讲好了只给粮食不给钱。种粮食要粮种,买种子得有钱,夏家如今穷的叮当响,夏老娘一合计领着春生回娘家借钱去了。
      
      “这年头哪家能比哪家好,听说河东村里头开始卖孩子了,”白氏摸了摸肚子直摇头:“咱们村好歹还没饿死人,可咱这地就不好说了,咱爹每回下地回来都摇头,别说没钱买种子,就是买回来种子还不晓得能不能盘的活庄稼。”
      
      “你瞅就咱妗子那样,别说借钱了,怕是一粒米都借不回来,”白氏边说边摇头,“让你劝劝咱娘,你奏是不听,咱娘傍晚上回来又得生一肚子气。”
      
      夏老娘脾气不好,年轻那会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火爆性子,夏婉刚来那会每天饿的头昏眼花,想躺床上多睡会都能被夏老娘骂的狗血淋头。夏婉吃过两回亏,死活不愿意往夏老娘跟前凑,偏偏白氏有啥话非得撺掇着她去说,也没啥坏心眼子,就想着她当闺女的再怎么顶都没事,反正夏老娘也就嘴上狠,骂过就算过。
      
      白氏算得上聪明媳妇,从来不挑战夏老娘在家中的权威,婆媳相处还算融洽。这一回之所以撺掇夏婉,夏婉冷眼旁观,估摸着是怕夏老娘真从娘家借钱回来,会让白氏依葫芦画瓢,也回娘家去借。白氏娘家那边受灾情况稍微好点,可日子也过的紧巴巴的,白氏有身子都三个月了,那边也就送过一篮玉米面,早就吃的连渣都不剩一粒。
      
      夏婉钻进灶间,挑挑捡捡摸出两个红薯,加一块才赶上一个巴掌大,白氏见了还想拦她:“都够一顿饭的了,让咱娘知道了小心又吵你,那奶喝的让人膈应,就你道道儿多。”
      
      “王二嫂子刚出月子,那奶稠着呐,”夏婉晓得跟她解释不通,只提王二嫂的娃:“你看铁蛋养的多壮实,奏是吃他娘奶吃的。咱虎子还小,你肚里还有个小的,膈应也得捏着鼻子往肚里灌。我看咱家虎子还挺爱喝的。”
      
      虎子从白氏怀里抬头,咧嘴笑:“对,俺喜欢喝奶。”
      
      白氏一巴掌拍他屁股上,“哪都有你,”又撇嘴跟夏婉抱怨:“王二嫂子不是说她奶多的铁蛋喝不了都挤倒了?凭啥给咱家就得拿粮食换啊,想粮食想疯了,忒不地道。”
      
      夏婉掂着手里两个瘦身的红薯只能感慨全是饥荒惹得祸,“两个红薯供十天奶呐,咱不亏,拿粮食换了她们以后也不好再说啥,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大娘那张嘴。”
      
      “都不是省油的灯。”白氏鼻子哼哼着,也没再说啥。
      
      夏婉从隔壁换回一大碗奶,搁在灶上,嘱咐白氏一定要看着虎子喝了,这才拍拍衣裳,去里屋喊春柳起床。
      
      “脚可疼了,还能走么?”
      
      春柳跟春生一对龙凤胎,今年才刚八岁,已经知道帮家里干活,穷人家的孩子都是大的带小的,一带带一串。春生是男孩子,又是老儿子,自然得夏老爹夏老娘看中些。春柳则是她大姐一手带大的,如今也一直跟着夏婉,对夏婉来说,这个懂事又乖巧的小丫头才是她的贴心小棉袄,也是她穿过来这些天没有彻底崩溃一直坚持到现在的理由。
      
      “姐把水泡挑破就不疼了。”春柳扬起脚丫给夏婉看,被夏婉捉住脚腕挠脚底心。
      
      “哈哈哈,俺要笑死了,姐你快别挠了。”春柳咯咯咯的笑,被夏婉挠的彻底精神,飞快地爬下床穿鞋穿衣裳,生怕夏婉再挠她胳肢窝。
      
      小丫头欢快的笑声填满整个农家小院,虎子听了抬头直往屋里瞧,蠢蠢欲动被他娘一把按住,白氏觉得大姑子自从饿晕倒一回之后越来越活泼了,摇摇头催她姐俩:“要出门赶紧的,别等娘到家了还没回来,且等着腚疼吧。”
      
      屋里的姐俩互看一眼,春柳捂嘴巴嘟囔:“咱娘今个回来?”
      
      “住一晚上回来就不错了,我还以为昨个就该回来了。”春柳头发又薄又黄,夏婉利落地给扎了个小啾啾,领着她出门。
      
      春柳挎着篮子边走边问夏婉:“姐,你说咱娘能借到买种子的钱么?”
      
      “不知道呐,”想着夏老娘今天回来,夏婉不打算走太远,领着春柳往村东头的野塘那走,“大人事小伢别操心,想多了个子长不高。”
      
      “大姐你又哄我,长不高才不是想事想的,长不高是饿的,咱啥时候能吃上一顿饱饭啊?”大清早的一碗稀汤早就消化完了,因为脸瘦,更显的春柳一双杏眼大大的,天真又无助的望着她。
      
      “姐不是正想办法呐。”夏婉走到塘边,让春柳边上等着,自己脱了鞋挽起裤脚从浅水的地方往里趟。秋天的塘水已经挺冷,走几步脚丫子就冻麻了,夏婉拿一只脚在前头探路,终于摸到昨个她们下网子的地方。
      
      一截破渔网,春生外头疯玩不知道哪里捡回来的,夏婉让她哥夏春树给补好了,昨天带过来碰碰运气的。
      
      灾荒年,河里塘里的鱼早就被村里会水的人捞绝种了,大哥夏春树没走那会也给家里捞过鱼吃。夏婉也是真的没法子,昨个,她跟春柳走了两个村子十几里地也没捡回来半篮子红薯,总觉得再这样下去,她又得饿死一回。
      
      夏婉没对渔网抱多大希望,否则也不会拿石头棍子直接把网压在浅水坑里,她最怕的还是渔网别被人家给偷了,好歹是样能用的工具。他们家连块破渔网都没钱买去。
      
      入手的感觉同下网时不一样,夏婉心里一喜,搬开压网的石头,收起网口往上拉,先是一节树根挂在网眼上露出头,夏婉收起笑接着拉,一只巴掌大的青蟹钩在网眼上,夏婉一咧嘴,揪下来往岸上扔,“小心别夹着手,这东西也能吃。”
      
      继续拉,又一只青蟹,比刚才的小了一点,是钻进网子里头的。网子快要见底的时候,水面上冒出两个水泡,夏婉抬起手,两条一拃长的鲤鱼扑腾着出现在眼前。
      
      “姐,有鱼呀。”春柳眼尖,指着渔网直蹦。
      
      夏婉抬头往塘对岸瞅了一眼,村里一个游手好闲的赖子听到春柳的声音正往这边瞧。
      
      夏婉这个身子虽然已经是个大姑娘,也才十四而已,想想姐俩的战斗力,夏婉当机立断拎着渔网走上岸,也顾不得洗脚上的泥,撒拉着鞋捞起春柳快步往家里跑。
      
      “姐,咋的啦?”春柳不明所以,拎着篮子跟她姐一起连走带跑。
      
      等到终于能看得到自家院子,夏婉才放慢速度吐出一口浊气:“刚才塘对面,徐老赖看着呢,我怕他抢咱们的。”
      
      小丫头并没对人性的黑暗面有深刻的认识,只高兴今天有鱼汤喝了,见夏婉惊魂未定的往后瞧,还安慰夏婉:“姐你别怕,下回咱带着石头,他要是撵咱,就拿石头砸他。”
      
      夏婉觉得自己还是错估了幺妹的战斗力,拍拍她小啾啾,颇为欣慰。
      
      不管怎么说,这一趟还是有收获的。姐妹两个高高兴兴往家赶,刚进院门就听见大嫂白氏断断续续的哭声。
      
      夏婉心里一突,见院子中间立着个垂头丧气的汉子,仔细一瞧,才发现是她家原本还有一个多月才能回来的大哥夏春树。
      
      原来夏家老大在镇上帮工的那家,最近有一笔生意黄了,那家如今请不起许多帮手,夏家大哥人太老实,又不善言辞,被另外两个来自同一个村的帮工合伙挤兑,被东家辞退了。虽然东家还算仁义,多给了夏大哥半个月的口粮,可这活计原本就是托人托关系找的,如今丢了,再想找一个可难了老鼻子了。
      
      夏老娘买种子的钱还没借回来,夏大哥先把挣口粮的活计给丢了。夏婉觉得,等夏老娘回来,被打的腚开的怕是夏大哥没跑了。
      
      这逼死人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未来新坑的文案先放上一发,喜欢的收藏一下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