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八卦 ...

  •   他咋咋呼呼的声音在顾易白一个冷眼下偃旗息鼓。
      
      “抱歉,没忍住。”王旭连忙举手告饶,趁队长还没发飙前转头就跑:“老林说,一个小时后作训室开会!”
      
      -哈哈哈哈,这抱头鼠窜的模样,像极了我面对生气时的爸爸。
      
      -小旭也太可爱了,冷漠攻X暴躁受,KSWL.
      
      -楼上别闹了,谁不知道旭旭是咱白神的儿子啊,日常训儿子罢了,各位看官见笑了。
      
      -玩笑归玩笑,王旭这嘴的确得收敛一下了,如果没有白神压着他,他可能把大半个PCL都得罪光了。
      
      -不过,那人就那么一动不动站窗口真的好呆啊!
      
       -我怎么觉得那人身上的衣服那么熟悉?
      
      -我也觉得那人似曾相识。
      
      -米老鼠!那只差点让白神暴走的米老鼠!他现在身上还穿着白神的战神套!
      
      -Emmm.白神就是怕决赛圈再看到他的米老鼠皮肤,所以把战神套扔给他吧?
      -嘤嘤嘤,约定好决赛圈见,就真的赴约了,KSWL.
      
      -可是小可爱肿么了?一动不动掉线了吗?
      
      -老公,你冷静一点,杀掉线的小可爱算什么英雄好汉!
      
      没理会爆炸的弹幕,顾易白举起手里的AWM.这一路进圈,他的击杀人数已经过了两位数,而其中的大多人头,都是他手里这把狙完成的,本就稀少的子弹只剩下两颗,不过应付那颗露在窗口一动不动的头来说,足够了。
      
      瞄准……
      
      正要开枪,就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踩草的声音,听动静已经很近了,那就不急了,反正房区里的那只已经躺在砧板上了,先把外边的解决了再说。
      
      安静地把AWM切成了AK,利落转身,赫然就看到背后十几米远的人影,没给偷袭的人反应瞬间,枪声响起,一条击杀信息跳到了右上角。
      
      可这动静同样引来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对面的三人队似乎也已经点清场上其他人的位置,企图利用人数优势豪取这一鸡,两人坐着吉普车就直接冲了过来。
      
      顾易白没有理会远点架枪的人,利用好自己身旁这石头做天然的掩体,一梭子AK稳准狠地扫在吉普上,驾驶位的人直接爆头倒地,而副驾驶的人则在两秒之后便伴随着引爆的吉普车飞灰湮灭。
      
      要扫车身位必须露出去,这给了远方架枪的人机会,不知是太菜,还是太慌,他的M4沿着顾易白进行了一场人体描边艺术,只将他抽成半血,甚至连打药都不用,AWM就直接送走了他。
      
      还未等他好好补给,又是一阵沉闷的枪声,顾易白感受到子弹入肉的感觉,自己血条在急速降低。
      
      近乎本能的判断位置,来不及切成□□,直接用八倍AWM里最后一颗子弹带走了几米外树后的敌人,而此时自己血条也已经全空了。
      
      以此刻他的血量,就算房间里那人甩出一口平底锅来蹭自己一下就能死,更别说□□□□等伤害性投掷物了。所以他没有打药,直接扑倒在石头后,瞄了瞄窗口的位置,扔出了自己仅剩的一枚手/雷。
      
      雷声响起,游戏结束,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十四杀吃鸡,对于顾易白而言,是再寻常不过的事,直播间的观众们也早已司空见惯,可今晚的弹幕却格外地热闹。
      
      -呸!渣男!捡尸体!恰烂分!不要脸!
      
      -嘤嘤嘤,小可爱太惨了,枉他还要送你药,不仅掉线了,最后连全尸都留不下。
      
      -渣男必死!
      
      -老公,离婚吧!你变了!我爱的不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辣手摧花的人!
      
      -白神最后决赛圈实在是太帅了!丝血反杀真的牛逼!
      
      -靠!看得劳资热血沸腾起来了,走走走,开游戏去!
      
      -楼上的别走,拉我一下,我的IDXXXXXX
      
      飞快闪过的弹幕晃得顾易白眼疼,最后索性不看了。
      
      “待会儿要开会,今天的直播就先到这里,大家晚安!”
      
      顾易白拿过旁边所剩无几的瓶子撕开薄膜仰头滋溜干净,也成功的集齐了八个瓶子。
      
      在他说话间,屏幕右上角已经跳到了十二点。
      
      不知道谁先刷出了“新年快乐”四个字,接下来就是铺天盖地的新年快乐。
      
      顾易白这才想起,今天是元旦,而如今已经来到了2026年。
      
      “新年快乐,再见!”
      
      摘下耳机,关了电脑,把键盘鼠标都摆放整齐,电竞椅推到最里边紧靠桌面,站起身来审视一遍。
      
      之后才拿起被自己反扣在桌面的手机时,意外地瞟到了先前被王旭丢到桌上的粥。
      
      差点把它给忘了,用手指碰了碰,还带着余温,应该是被精心呵护着带回来的,如果自己不说,外人绝对猜不到是心思大条的王旭做的。
      
       “阿嚏!阿嚏!阿嚏!”
      
      正奋战手游的王旭猝不及防,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揉揉发酸的鼻头,拢紧了训练服,这两天降温了,回头得加衣服了。
      
      上月刚进二队的青训队员齐天给他递了张纸巾:“旭哥这是感冒了?新年了,得照顾好身体啊?”
      
      “你哥我身体壮着呢!啥事没有!”
      
      齐天扫了眼战术室各个角落里坐着的七零八落的人,觉得有些无聊。
      
      “旭哥,输了比赛队长是不是特别生气?”
      
      齐天努力压低自己声音。
      
      生气?王旭回想了下之前休息室中顾易白对自己的连番质问,应该是挺生气的吧,不过也可以理解,现在想想自己在赛场上拿陈子源撒气的行为也确实挺傻逼的。
      
      说实话,这次冬季赛flight打得挺顺利的,从常规赛到季后赛,战队积分都名列前茅。
      
      而顾易白的数据更是领跑各项榜单,甚至独占常规赛,季后赛杀人王,可以说,这个联赛,不管是flight战几个队员磨合还是顾易白的状态都是一个巅峰。
      
      不管是战队管理还是队员在季后赛结束后士气都格外高涨,似乎这个联赛冠军已经是flight的囊中之物,自己甚至还夸下海口,说总决赛一定要拿下战神榜第二,第一嘛,自然是队长的。
      
      当时顾易白的智齿已经发炎了,不过还是难得地开玩笑:“你想要的话,杀人王也给你。”
      
      临阵换将,是战队迫不得已的决定,不过纪赟的指挥似乎也开辟了一番新天地,就连初出茅庐的陈子源都打通了任督二脉,总能K到意料之外的分数,更别说还有顾易白兜底呢,flight的积分一路领先,所以在决赛第一天结束后,所有的人松了一口气。
      
      但这其中并不包括他自己,仿佛被施了魔咒一般,王旭老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不是转移途中被一枪爆头从车上打下来,就是被藏在房区里破壶沉舟的独狼一梭子摁到底,甚至还有几次被人徒步摸过来偷了背身。
      
      这两天的比赛,打得他自己都觉得憋屈,比赛结束那一刻终于爆发出来,而陈子源最终局的失误无疑给了自己一个迁怒宣泄的出口,情绪一触即发,再也没能忍住。
      
      王旭越想越过意不去,看向了陈子源,却不料对上了对方的视线,短暂的尴尬后,王旭朝他挤出了一个善意的笑脸,结果那人却仓皇地逃开了。
      
      一时间他有些无语,自己有那么可怕吗?胆子未免也太小了吧?王旭在心底暗自决定这几天找机会和对方聊聊。
      
      “旭哥。”齐天压低自己的声音:“咱们flight都已经三连亚了,队长不会真要走吧?”
      
      王旭像是听到了天荒夜谭,游戏也不打了:“你他妈胡说什么呢?”
      
      “我就随口一说。”本想八卦的齐天有些瑟缩:“就是晚上聚餐是碰到Candy战队的,不小心听到……”
      
      “他们说什么了?”
      
      王旭的眉头皱得更紧,最后要不是Candy跳出来捣乱,他们稳扎稳打,这联赛冠军就是他们的,所以现在提到Candy,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们说,今年的洲际赛,前三名可以直接晋级明年年初的世界赛,所以有洲际赛名额的战队都要补强,没有名额的肯定也要补强打名额,过完年转会期就到了,每一个转会期都会有战队挖白神,他们要先下手……”
      
      眼见王旭越来越青的脸色,齐天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主动挑起了这个话题。
      
      “放他娘的屁!”王旭果然炸了:“也不看看他们都是什么臭鱼烂虾!只会在背后搞偷袭的玩意儿!也好意思去参加世界赛!”
      
      “怎么了?”“谁啊?”"没事吧?"
      
      王旭的声音太大,其他三三两两的队员们都抬起头来,投来了探寻的视线。
      
      “没事没事,玩你们的。”王旭觉得心烦,摆了摆手低声问道:“你还听到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还说,白神当初之所以愿意来打职业就是为了……钱,只要钱到位了……”
      
       “放屁!是王特那个王八蛋说的吗?老子现在就找他去!”
      
      王旭简直是气炸了,甚至超过了比赛因为对方丢了冠军的气愤。
      
      “王旭,你干什么呢?”纪赟几步走了过来,拽住已经准备冲出去的人:“做事能不能别这么冲动,长点脑子行不行?”
      
      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纪赟知道当前首要问题是压住王旭。
      
      旁边的齐天已经快哭了,本来就是太无聊想要八卦一下,哪知道这么轻易点燃了炸/药桶啊,如果被经理知道了,受罚是肯定免不了的,于是赶忙笑着安抚。
      
      “对啊,旭哥,没准就是玩笑话呢,毕竟PCL谁不知道flight战队本来就是大小姐为白神特意建的嘛,挖谁也不可能挖得动白神。”
      
      话音刚落,齐天就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凝固了,所有人视线齐刷刷地聚在自己身上,让他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
      
      王旭的目光更像是要吃人一般。
      
      “你他妈有本事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队长!米麒他又抢了我的三级头!”
    flight战队的TS语音里,
    王旭委屈巴巴地向顾易白告状。
    米麒的游戏人物蹦跶着跑向顾易白
    “切,凭自己本事舔的包,怎么能说抢呢?”
    王旭第N次气恼自己不争气的手速
    “咱们明明说好的!你要甲我要头。”
    “那是你自己一个人说好的!”
    米麒把自己的头甲都顾易白面前,
    顾易白轻声道:“我不要,你自己戴。”
    “队长?”王旭彻底懵了。
    顾易白终于想起王旭:“嗯?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狗血小说诚不欺我,有了后妈肯定就有后爹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