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好人 ...

  •   米麒看了地上黑金色的风衣,又看了眼已经开过桥头的摩托车,有些错愕。
      
      他……把风衣也给自己了?这人未免也太好了吧!虽然不太爱搭理人但绝对值得发一张好人卡。
      
      妈妈说的果然没错,笑脸迎人终归没错,爱笑的人运气绝不会太差!
      
      拾取地上的风衣替换了原本的玩偶服,上下打量了一圈屏幕里的游戏人物,米麒心情大好地吹了一声口哨,这皮肤真是太酷了!待会儿游戏结束一定要去商城里买一套。
      
      卧室的门锁一转,米麒的视线从屏幕上离开,就看到了揉着惺忪睡眼的米莉推门进来。
      
      “宝宝,怎么还没睡啊?”
      
       “妈,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别再叫宝宝,我已经马上就十八了。”
      
      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屏幕上,语带不满的抱怨。
      
      米莉揉揉他被耳机压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别说十八了哪怕是八十,在妈妈面前,你也是宝宝啊!”
      
      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没用,米麒干脆放弃挣扎,操作着电脑中的人物过桥。
      
      “诶?宝宝,你什么时候又去染头发了?”
      
      米莉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叹出声。
      
      “嘿嘿,你终于发现了?星空灰,好看吧?”
      
       米莉揪着儿子的头发,凑近了仔细看:“在哪儿做的?看起来效果不错诶!”
      
      米麒炫耀地冲着她挑挑眉:“那必须的!这理发店店可是我在论坛上被种草的,等下周我带你一起去,正好我还想试试亚麻色。”
      
      “为什么要等下周?”米莉有些失望:“后天一起去呗,正好我没事儿。”
      
       “你没事儿可我有事儿啊!”
      
      米麒待在安全区正中心的一个房区,给自己打满能量,看了看右上角35的生存人数,不错,苟一苟就进决赛圈了。
      
      米莉狐疑地看着自家儿子:“你能有什么事?”
      
      “我明早的飞机去三亚。”
      
      “去三亚做什么?你怎么没告诉我?”
      
      米麒送给她一个无情的大白眼:“我亲爱的母亲大人,您半个月前一声不吭地陪男朋友去加拿大度假,手机关机,社交账号不上线,难道我给你托梦啊?要不是你昨天深更半夜突然回来倒头就睡,我都打算下周一去警察局报警了。”
      
      这当然是玩笑话,米莉从来就想一出是一出,经常是头天早上想去加利福利亚海滩晒太阳,第二天就已经沐浴在加州的阳光里了。
      
      从小到大,他经历过无数次对方短暂失联的情况了,不过好在她还算负责,每次都会提前安排好自己的饮食起居。
      
      直到后来米麒稍大些,能够照顾自己了,米莉便也愈发放飞自我。
      
      “嘿嘿。”米莉有些心虚:“还不是怪你王叔,说加拿大那边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可又不想离开我太久,于是就干脆就把我一起打包带过去了。”
      
      “那你的手机也跟着你一起放假了?”
      
      “那不是……在机场不小心弄丢了嘛。”米莉弯腰将脸贴着儿子,抱着他的肩膀晃悠:“宝宝,你还没告诉妈妈,你去三亚做什么呢?”
      
      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他这个妈,明明都已经三十七了,怎么还像个七岁的小女孩儿一样爱撒娇呢?偏偏自己还真就吃这一套。
      
      “Emma告诉我,下周在三亚有一个冲浪比赛,我就报名了。”
      
      “什么?冲浪比赛?”米莉声音陡然拔高:“不许去!”
      
      米麒揉揉被震疼的耳朵:“你小点声,耳朵都快聋了。”
      
      “不行!不可以!不准去!”米莉直起身子,难得地拿出做母亲的尊严 :“你未成年参加什么冲浪比赛?”
      
      “哦。”米麒漫不经心地答道,同时用装有□□的98K击倒了远点的一个人,在对方还未来得及爬进队友封的烟雾里时补掉:“赛委会的年龄要求是十四岁。”
      
      伴随着自己的击杀信息,右上角跳出了一连串击倒击杀信息,一阵刷屏,右边的ID前缀都一样,似乎是一个四人队,而左边的ID却只是简洁明了的同一个,White.
      
      米麒眯了迷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先前在桥头的那个人,如果真是他,或许可以真的如约在决赛圈见了。
      
      “米麒,我跟你说话呢!去年,你因为攀岩摔折了手臂,前年,非要去攀登珠穆朗玛峰,结果还没上去就严重高反,大前年,偷偷去印尼某个森林探险,结果迷路脱水差点死在里边。”
      
      “高反那不是我,是一个同行的朋友。”
      
      米麒无奈辩解,事到如今想想还觉得惋惜,对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而言,谁又不想去征服珠穆朗玛峰呢?
      
      正好遇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认识的某大学登山社一个学长说他们假期活动是登珠峰,央求许久之下对方才同意带上他,不过得让监护人签署相关很多协议。
      
      一开始米莉是不同意的,后来架不住米麒的死缠硬磨,威逼利诱,而且对方大学登山社是专业的社团,还有曾数次登顶成功的老师带队,最终才同意签署协议。
      
      不过在到达喜马拉雅山下时,一位女生就因为感冒引发了强烈的高反,老师当机立断,第二天便乘坐飞机将所有社员加米麒打包带回了上海。
      
      米莉不知道米麒心中的惋惜,反而是以为对方被自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米麒,我知道你从小有主见,如果我管不了你,就只有把你送去你爸那边了,再说,如果你真出什么事了,妈妈该怎么办?”
      
      米莉软硬皆施,只为了让儿子放弃这危险的念头,她这个儿子,打小什么都好,继承了自己完美的脸蛋以及他爸那双深灰色的深邃眼睛,从还在襁褓里的时候,便粉粉嫩嫩的,见人就笑,咿咿呀呀地和对方互动,简直萌化了所有人的心。
      
      稍微长大些,褪去了婴儿时期的粉嫩,儿子变得越来越帅气,一笑就露出脸颊上的酒窝,搭配上那双灰色的大眼睛,不知道让多少阿姨姐姐的心醉了。
      
      不仅如此,那高达150的智商更是让米莉惊喜,从幼稚园开始,他的成绩永远是第一名,学校的老师们都叫他天才,如果致力于某一领域的话,未来一定能有所建树。
      
      可米莉一直想不通,这么优秀的儿子怎么偏偏就喜欢这些惊险刺激的极限运动呢?冲浪滑板这些其他小孩儿也喜欢的就别说了,可像是登山,蹦极,野外求生这些,是一个小孩儿可以玩的吗?他是追寻刺激没错,但每一次挑战的都是她的心脏!
      
      听到妈妈的威胁,米麒在心底叹息一声,看着电脑屏幕刷新的毒圈,NICE!他的直觉果然没错,此刻所呆的房区依旧是安全区的正中心,于是又有了闲心调侃。
      
      “妈妈你不还有王叔叔吗?”
      
      “宝宝这是吃醋了吗?”米莉揪起他的脸颊左摇右晃:“太可爱了,他哪儿能跟我们宝宝比啊?还是那句话,你明天不能去三亚,你爸爸之前已经对这类的行动严令禁止了。”
      
      “你……放……书。”
      
      米麒口齿不清地嚷嚷道,早知道先前就该把自己房间的门给反锁了。
      
      不过米莉却玩上了瘾,愈发用力地摇晃:“宝宝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啊!”
      
      “你……如个……再不放手……我不阔气了!”
      
      “呵,你这是在威胁我?那我倒要看看……”
      
      “啪”地一声,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包括还在游戏界面散发着幽光的显示屏。
      
      “……”
      
      “……”
      
      “停电了!”米莉的声音有些紧张,手上也不由得加重了力道。
      
      “嘶。”脸颊上的疼痛让米麒倒吸一口凉气:“你轻点儿。”
      
      米莉赶忙松手,心虚的,摸摸儿子的脸蛋儿:“对不起!对不起!刚突然停电被吓到了!”
      
      心底无声叹息一声,米麒摸索着找到了手机,摁亮了手电,他知道,米莉一向是怕黑的。
      
      有了光亮,米莉似乎是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有些紧张,仅仅攥着他的衣角,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旁。
      
      “怎么会停电啊?物业都没有通知啊?”
      
      “我还想着待会儿和你王叔视频电话呢。”
      
      “什么时候可以来电啊?”
      
      没有回答他妈喋喋不休的问话,米麒撩开窗帘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小区。
      
      “妈,你今天出门不是说去交电费吗?”
      
      “……”米莉也注意到其他亮着的窗口:“我的确是去过便利店。”
      
      “然后呢?”
      
      “那个……我不惦记着买你爱吃的彩虹糖,忘了嘛。”
      
      “……”
      
      “没关系,我可以在APP上紧急缴费。”
      
      “妈……”
      
      “嗯?怎么了?”
      
      米莉一边掏手机,一边看米麒。
      
      “咱们这已经是第二次断电了。”
      
      “……”
      
      “上次就已经把备用电用光了。”
      
      “所以,不能用紧急缴费,得明天去便利店。”
      
      “啊?”米莉似乎才意识到这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那咱们今晚怎么办?”
      
      “凉拌,睡觉!”
      
      米麒看了眼黑黝黝的电脑屏幕,有些心疼原本的吃鸡局,何况那人匆匆忙忙把衣服给自己了,自己都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呢。
      
      “宝宝,要不咱们现在去你王叔家吧?”
      
      “要去你去,我不去。”
      
      “或者咱们去酒店?”
      
      “不去!”
      
      “去酒店吧,去酒店吧,去酒店吧……”
      
      ……
      
      “这家酒店的大龙虾也太地道了吧!”
      
      王旭标志性的大嗓门传进直播间,还有其他队员们凌乱的脚步声,不知道他们要怎么闹腾,顾易白索性先把直播间的麦给闭了。
      
      “队长!我给你打包了酒店的海参鲍鱼粥,够意思吧!”
      
      王旭咋咋呼呼地跑到顾易白的桌前,献宝式地将一个精致的食品包装袋推到他手边。
      
      “谢谢。”顾易白瞄了一眼食品袋:“放这儿吧,我待会儿吃。”
      
      “队长!你的手怎么了?怎么又起这么多鸡皮疙瘩?”
      
      王旭无意中看到顾易白的手臂,瞬间急了。
      
      林坤听到他的咋乎,如临大敌般凑了上来:“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今天那些粉丝又送什么乱七八糟的礼物了?官博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能送不能送!”
      
      “不关粉丝的事。”顾易白抽回了被那两人来回研究的手臂:“是我自己不小心。”
      
      林坤与王旭对视一眼,在自家经理疯狂暗示下,王旭只得挤出一个笑脸:“要不,队长你再去跟宋老师聊一下?”
      
      宋老师是他们战队聘用的心理咨询师,所有队员赛前赛后或是训练生活中有什么心理问题,都可以找他咨询。
      
      顾易白冷冷地否决了这一提议:“我没病。”
      
      王旭只得作罢,瞥见他桌上整整齐齐摆了一排的瓶子:“我去!队长,你今晚喝了7瓶娃哈哈?你这是要召唤神龙吗?”
      
      “有没有神龙我不知道,反正牙挺疼的。”
      
      “那你明天让老林开车送你去医院看看吧?”王旭定定地看着屏幕里顾易白一枪AWM直接将对面山头的人带走:“这战神套可真他妈的帅!”
      
      “别在我的直播间里说脏话。”
      
      顾易白重新打开直播间的麦克风,扫了眼右上角的剩余生存人数8,很快锁定了隔壁山头的一个三人编队,之前西边也曾经有过两个人交战的枪声。
      
      果然,右上角很快就跳出了一个击杀信息,生存人数变成了7.
      
      至于剩下的未知两个人,则一直没发出动静,唯一的可能,就是安全区最中心的那个只有两座小屋的房区。
      
      寻找到一个石头作为掩体,顾易白打开了自己的八倍镜的AWM看向那小屋的窗口,王旭也注意了顾易白的游戏屏幕。
      
      “靠!这人是傻逼吗?这么漏身位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小剧场:
    某日训练赛,
    落地的六十四个人并没有交战,
    反而闲适地搜索了起来,
    顺便都跟着右上角跳出信息。
    【Flight-Mickey用M416击倒了King-azhe】
    【Flight-Mickey用平底锅击杀了King-azhe】
    各位吃瓜群众纷纷摇头哀叹,回归正常的训练赛节奏,
    “这褚泽究竟怎么得罪米麒了,都追杀五场训练赛了。”
    “好像是昨天褚泽独狼,偷了白神的侧身,米麒直接就炸毛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