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蒲晨夜里没睡好,她关了起床闹铃,在床上多赖了半小时。
      
      爸爸一早起来给她做了寿司,但她来不及在家吃,爸爸将切好的寿司放在保鲜袋里打包,连同一盒温牛奶装在她书包里,又给她洗了几十颗樱桃带上。
      
      蒲晨一路从家跑到学校,跨进学校的大门时,她松了一口气。
      只要在七点钟之前,哪怕是踩着七点钟的整点铃声进校,都不算迟到。
      
      她拿出手机看时间,六点五十五分。
      这个时间点,跟她一样冲进学校的学生不在少数。
      
      刚才跑得急,她慢下脚步平复呼吸。
      
      今天依旧是阴天,前两天的积雪还没完全融化。
      蒲晨挨着路边的灌木层走,拿手指拨弄着灌木丛上的雪渣子玩,走了一路弄了一路。
      
      走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秦与就这样静静地看了她一路,他实在不理解,一块块被冻得跟盐粒一样的冰渣子有什么好玩的。
      
      蒲晨没回头看,并不知道秦与在后面。
      到了教室,人来的差不多,除了倒数第二排的秦与。
      
      今天是秦与转来的第三天,蒲晨发现他是班里走得最早来得最晚的那个,听后排同学说,他上数学课不再睡觉,但也没好好听课。
      有同学说他上课看英文原著小说,看得格外认真。
      她还听班里女同学议论,说秦与一支笔都没有,全靠借笔度日。
      不知真假。
      
      今天的课间操结束后,秦与没随着班里同学上楼,绕路去了学校小卖部买了几盒中性笔。家里的笔多的是,他每次都忘记带。
      
      买了笔回来,秦与从前门踏进教室,一进来就看到蒲晨正拿着一盒牛奶喝,他快走到她桌边时她恰好抬头,毫无防备的,他跟她的目光直直撞在一起。
      
      对视短短一秒钟,她便垂下眼眸。
      
      秦与发现她一个上午都在吃,早读课下课时她吃寿司,第一节课课间她吃水果,现在又在喝牛奶。
      他还没走到自己的座位,坐在他后座的赵姝迎面走来。
      
      赵姝跟他说:“秦与,你和我一组,今天是我们组值日,下午放学你别忘了拖地。”
      
      秦与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赵姝负责擦黑板,她拿着一块湿抹布和一张娱乐报纸走上讲台,嘴里哼着歌。
      
      蒲晨感觉赵姝是班里最乐观的女生,永远不知道烦恼是什么,就算英语是唯二不及格的人,总分在班里倒数第一,也从来不影响她的心情。
      
      “晨晨,我要擦黑板咯。”赵姝称呼她时从来都这么亲切。
      
      赵姝不爱学习,但对值日绝不敷衍,是班里最认真值日的那个,每次挨到她值日,她都会自带一块抹布,再备一张娱乐报纸。
      
      蒲晨的桌子离黑板近,擦下来的粉笔尘总会落一层在桌上。
      每次赵姝值日,总会用报纸盖在她桌上,将所有的书遮得严严实实。
      有了报纸,粉笔灰的小烦恼彻底解决。
      
      赵姝贴心道:“晨晨,你先出去,我擦好了黑板叫你回来。”
      
      蒲晨浅笑,拿上手机和水杯,去茶水间倒水。
      
      这几天秦与成了明星一样的存在,不管到哪都能听到女生讨论他。茶水间有几个女生在排队倒水,话题离不开各种八卦,后来不知谁提到秦与。
      
      “我听我闺蜜说,秦与是北京人,户口在北京。”
      “真假的?”
      “这有什么好骗人的,我闺蜜调位子后坐在彭靖阳前面。”
      
      她们几人瞬间一脸‘我懂了’的表情。
      
      然而她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他干嘛不在北京高考?”
      “谁知道呢,彭靖阳没说。”
      “说不定人家高三就出国,在哪上无所谓。”
      “这个有可能,反正秦与家有钱。”
      “哟,你连这个都知道呀。”
      “听我们班男生说那天送他来学校报到的车最少得七八百万,车牌也值钱。”
      
      她们小声说着,可声再小,茶水间就这么大一点,蒲晨一字不落全部听到。
      
      教室里,赵姝还在擦黑板,粉笔灰扬得到处是,蒲晨接了水回来在走廊上待着。
      
      “赵大爷!”门口有女生往里探头。
      
      蒲晨经常看到这个长得漂亮的女生来找赵姝,好像是六班的学生。
      
      赵大爷是赵姝给自己取的外号,刚开学时有同学调侃她,喊她赵叔,赵姝不乐意,觉得不够霸气,然后改成赵大爷。
      
      赵姝戴着口罩在擦黑板,眼睛微眯,“喊你大爷干什么呢?”
      “你过来。”女生对她勾手指。
      
      随后,蒲晨就听身后那个女生用不算小的声音跟赵姝说:“帮忙问你们班秦与要微信号。”
      
      赵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瞧你那怂样,连要个微信都不敢,你还真打算搞暗恋啊。我告诉你啊,以你大爷十六年丰富的人生经验来看,女生暗恋没几个有好结果的,净浪费时间。喜欢就去表白,不行拉倒,咱再换棵树。”
      六班的漂亮女生撒娇:“哎呀,帮个忙。”
      赵姝:“没看我正在忙事业擦黑板呢吗?”
      
      蒲晨:“......”
      她不是故意要听她们说什么,只是她们毫不避讳地聊着,声太大,不想听到都难。
      
      蒲晨不想听人家的秘密,往后门那边挪了挪,她趴在护栏台上往楼下看。
      
      没两分钟,旁边有个高大的身影过来,她转脸,过来的人是秦与,跟她隔着顶多一米。
      
      秦与整个人慵懒地趴在护栏台上,明目张胆地玩手机。他的手型属于特别漂亮的那类,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秦与两手在打字,手指快速在键盘上移动。
      
      蒲晨只是往那边扫了一眼,很快收回视线。
      
      “秦与。”六班的那个漂亮女生走过来。
      
      蒲晨没听女生是怎样跟秦与要微信号的,她快步离开走廊。
      
      女生看着秦与,心里七上八下,她只能强装镇定:“你好,我是赵姝的朋友,能加个微信吗?”
      说完,女生不由耳廓红,这是她第一次问男生要联系方式,她一直对自己的长相有自信,可站在那么高又有点冷漠的秦与跟前,她突然没了底气。
      
      秦与:“不好意思,我手机里没手机卡。”
      没卡,所以没微信。
      他说:“我家里管得严,只能玩连连看之类的小游戏。”
      
      女生:“......”
      
      在她失神时,秦与已经进教室。
      
      --
      
      第四节课是英语课,第三节课课间,蒲晨去陆柏声办公室拿试卷,昨天下午她们英语又考试了。
      
      陆柏声正跟一位家长交谈,说什么表现凑合,慢慢来。
      
      蒲晨敲门。
      
      陆柏声示意她过去,递给她试卷。
      
      最上面那张试卷是她的,比上次多考4分,122。
      “下节课轮到这几个人讲试卷,让他们准备一下。”话落,陆柏声把一张纸条给她。
      
      是到讲台上讲题目的学生名单,秦与的名字赫然在列。
      
      陆柏声经常让学生讲试卷,讲得不全面的地方,他在旁边给予补充。除了她,班里每个人都有机会上去讲,就连考不及格的赵姝都讲过,陆老师让她挑自己会的题目讲。
      
      陆柏声今天没时间给她单独讲错题,蒲晨抱着试卷离开。
      
      秦明艺的目光从蒲晨进办公室那刻就如影随形,很少能有谁的素颜让她一眼惊艳,这个小姑娘是其中一个。
      柔美中透着一丝冷冽的气质。
      就如同一潭最柔软清澈的湖水,但这湖在雪山上。
      
      等蒲晨走远,秦明艺不吝啬夸赞:“这小姑娘真漂亮,就是性子冷不爱说话。”
      
      陆柏声:“她不是不爱说话,是说不出,她很懂事。”
      
      “啊?”秦明艺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
      
      陆柏声说:“小学时嗓子坏了,彻底出不了声。”
      
      秦明艺错愕不已,感慨小姑娘不容易,更是羡慕:“秦与要像她那么懂事就好了。”
      
      陆柏声看一眼秦明艺,没接话,心道:你跟何二哥这父母当的,连蒲万里十分之一都不如,就别要求那么高。
      
      秦明艺今天上午有一个多小时空档,律所在附近,她趁空过来一趟,下午还有案子要开庭。秦与来报到那天,上海分所有件棘手的案子,她一大早急匆匆赶过去,只好让司机把秦与送来学校。
      今天过来算是弥补一下秦与。
      
      秦明艺对儿子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不知道秦与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跟他说什么他都敷衍。”
      
      陆柏声瞥了眼手表,准备去上课。
      至于秦与到底心里在想什么,他无从得知,没经历过便无法感同身受,“先让他放纵自己吧,等他觉得没意思,他自然能回到正轨。”
      
      但愿。
      秦明艺跟陆柏声一起走出办公室,担心道:“我就怕他彻底自暴自弃。”
      
      两人走到二楼楼梯转台,陆柏声多说了一句:“姐,你多陪陪秦与吧。”
      
      “我哪...”有时间。秦明艺沉默几秒才说:“就算在家,我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说学习上的,他不爱听。”
      有时候她恍惚,儿子都长这么高了呀,赶上他爸高了。
      
      陆柏声没予置评,临了,他拜托秦明艺一件事:“姐,我在苏城的事,别跟其他人说。”
      
      “放心,这个分寸我有。”秦明艺跟陆柏声挥挥手,下楼去。
      
      --
      
      教室里,蒲晨在发试卷,秦与的试卷在最后一张,考了49分。
      赵姝终于不用再倒数第一了。
      
      秦与这个课间没出去,低头在看小说,全英文。
      
      蒲晨轻轻把他的试卷放在桌上。
      
      旁边的身影没有要走的意思,秦与抬头,问:“还有事?”
      
      蒲晨把早就打好的一行字递给秦与看,【陆老师让你下节课到讲台上讲题目。】并附了要讲哪些题。
      
      秦与看完,靠在后排课桌上,盯着她看,他不明白他哪里得罪了她,让她对他成见颇深,话都不愿跟他说。
      
      蒲晨被他看得不知所措,提醒他:【你别忘了准备。】
      
      秦与知道怎么回事了,跟她解释:“我那天扔粉笔不是要故意砸你,后来不是帮你擦掉了吗,也跟你道过歉,你怎么那么小心眼,连句话都不能跟我好好说。”
      
      蒲晨:“......”
      她打字:【我声带坏了,没法说。】
      
      秦与以为她感冒嗓子哑了,纠正道:“那不是坏了,是不舒服。”
      
      蒲晨:【不是不舒服,我的嗓子真的坏掉了,是个哑巴,没法说话。】
      
      秦与无奈地看着她,她这脾气,还真能杠。
      这得有多不想跟他说话,连‘哑巴’两个字都杠出来。明明昨天陆柏声给她送关东煮时,她还张嘴跟陆柏声有说有笑,说的好像是陆老师。
      当时他在关东煮店门口,看得一清二楚。
      
      一开始他不明白陆柏声为什么朝那边走,随后看到蒲晨,原来陆柏声是给她送一份关东煮过去。
      后来蒲晨跟陆柏声聊了多久他不知道,他拿到自己的关东煮就往家走。
      
      秦与无所谓她愿不愿意跟他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不喜欢她说她自己是哑巴,哪怕她只是跟他赌气,他也不想听到。
      莫名地,他就想跟她较劲:“不好意思,我眼睛深度近视,看你手机费劲,以后你有什么话直接跟我说。”
      
      蒲晨抿抿唇,转身回自己位子。
      
      秦与一直看着她,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给他脸色看。
      
      上课铃响,同桌和后座的赵姝从后门慢吞吞进来。
      
      秦与回头问赵姝:“蒲晨是不是对谁都这样?”
      赵姝莫名其妙:“哪样?”
      
      秦与:“不爱跟人说话。”或者说,只是不爱跟他一个人说话。
      
      赵姝:“闹误会了。”
      秦与不知道蒲晨不会说话不奇怪,满打满算,他转来三天,只有刚来那天,他跟同桌打了声招呼,同桌问他以前在哪个高中,他说在北京读书。
      但在北京哪所学校,他没说。
      他同桌是个老实孩子,平时话少,两人没交流,更不会主动跟秦与说班里的事。
      
      她跟秦与说的话加起来也没超过三句,秦与下课不是睡觉就是一个人在外面走廊打游戏,放学第一个走,来得比她还晚。
      
      这两天恰好老师没提问过蒲晨,而蒲晨除了收发英语作业,从不跟班里同学交流。因为蒲晨不会说话,所以没什么重要事,没人打扰她。
      
      赵姝:“晨晨不会说话,小学生时声带就坏了,你没看她一直带着手机啊,只能靠打字跟人交流。”
      
      秦与愣怔。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00个红包,前50,150随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