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沾了冰雪天的光,今天又是不用上晚自习的一天。
      
      秦与腿长,第一个走出教室,他直奔东侧楼梯。
      昨天第一天转来,他走错了大门,走半天走到了北门,发现路对面没他住的公寓,只好从校园里原路回东门。
      
      今天没走错大门,他大概是班里第一个冲出学校的人。
      
      “秦与!”
      忽然身后有人喊。
      
      陆柏声很快赶上来,他看着手表,说道:“刚下课三分钟你就到了大门口,平时上课不见你这么积极。”
      “我这不是急着回家补英语么。”
      “少来!”
      
      秦与耸肩,那意思,你要不信那我有什么办法。
      
      陆柏声看不惯他这副样子,碍于这是在学校,他为人师表,忍着没抬脚踹他。
      他问:“你妈妈在家吗?”
      
      秦与漫不经心道:“不在,十点前很少回。”
      
      母亲跟父亲合开律所,即便离婚这些年,合作没断,他们俩是利益至上者,特别般配。
      经过近二十年打拼,如今硕与律所是业界最具实力律所之一,他名字也是父母没空取,从律所名字里挑了一个字。
      
      硕与律所总部在北京,全国一共有十五家分所,母亲原先负责上海的分所,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她现在负责苏城分所。
      苏城离上海不远,上海那边的项目母亲也兼顾。
      
      “你晚饭怎么吃?家里有没有请阿姨?”陆柏声关心道。
      
      秦与:“没请,我不喜欢家里有外人。”他下巴冲着对面那条小巷子一扬,“里面都是小吃店,饿不死。”
      
      陆柏声一个人住,来苏城一年半学会自己做饭。
      他跟秦与说:“走吧,去我家吃。”
      
      秦与看着他,一副“我疯了吗放学还要去班主任家”的表情。
      
      陆柏声表态:“放心,只吃饭不谈学习。”
      
      鬼才信。
      
      陆柏声无奈,最后决定:“那就在外面吃,省得我做。”
      
      秦与勉强答应,他的关注点回来,问他:“你还会做饭?”
      
      陆柏声‘嗯’了声。
      
      “真稀奇。”
      
      陆柏声岔开话题:“何二哥中午给我打电话,聊了聊你学习情况,他应该是从你妈妈那听说我是你班主任。”
      
      陆柏声口中的何二哥,是他亲爹何君硕,他随母亲姓秦,父母离婚后,他在姥姥家长大。
      不明情况的外人以为,当初离婚时是母亲仗着秦家的背景欺负父亲,拿到他的抚养权,把他改姓秦。
      然而并不是。
      不存在父母争夺他抚养权问题,他们光顾着赚钱,没空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孩子身上,美名其曰,两人共同抚养。
      
      从四岁到他如今十六岁,都是姥姥和姥爷照料他,爷爷奶奶在国外,他暑假在那边度过。
      这些年父母在他身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不如他们一个大客户来得多。
      
      小学时老师问他理想是什么,他想都没想回答,成为最有钱的人,这样就可以买下父母所有的工作时间来陪他。
      
      “陆老师,咱聊点高兴的行不行?”
      
      话说间,两人过了马路。
      
      陆柏声反问他:“你想聊什么高兴的?”
      
      秦与:“比如,打游...”
      话说一半被陆柏声打断:“你就死了打游戏这条心。”
      
      秦与“呵呵”,还真以为他想带他打游戏。
      
      走进巷子不远,后面有骑车的学生超上来,是九班几个学生,有男生有女生。
      
      “陆老师。”他们纷纷跟陆柏声打招呼。
      
      陆柏声讲课风趣,私下里跟学生的关系不错。
      
      其中有个女生开口说:“陆老师,我们一会儿买关东煮,请你和新同学吃。”
      
      请陆柏声是幌子,主要是想请秦与,借此跟他熟络熟络。
      
      她们几人慢慢悠悠骑车,特意放慢速度等陆柏声和秦与。
      
      陆柏声转头问秦与:“想不想吃关东煮?”
      
      搁在平时秦与不爱吃这些,今天例外,他不想跟陆柏声一道吃饭,保不齐吃饭时就是各种人生大道理轮番上阵。
      话不投机半句多。
      如果打包一份关东煮,他能在最短时间内跟陆柏声分道扬镳。
      
      “行啊,我就爱吃这个。”秦与口是心非道。
      
      陆柏声随着几个学生去了路边卖关东煮那家小门店,他哪会让学生请客,给了老板两百块钱,让她们自己挑选。
      “挑你们爱吃的,不够我再付。”
      
      “足够足够,根本吃不完,我们都减肥呢。”
      
      蒲晨远远地看到围在一起的几个人,有她最熟悉的陆老师,还有秦与,只是这样的热闹她向来格格不入。
      关东煮那家店在路右边,她紧挨着路左边走过去,没人注意到她。
      
      再往前几米是她们家的修车铺,爸爸正忙。
      
      蒲晨像往常一样,把摆门口的那块白板擦干净,给爸爸的保温杯里续上热水,拎着保温桶打算回家写作业。
      刚走到门口,迎面过来一个人。
      “陆老师。”
      她笑着,用嘴型喊出来。
      
      陆柏声递过手里打包的一份关东煮,说:“刚才请那帮孩子们吃东西,给你顺便打包了一份,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我就都拿了一点儿。”
      
      “谢谢陆老师。”蒲晨依旧用嘴型无声说出来。
      
      陆柏声来店里在蒲晨那算是家访,她感激陆柏声对自己这么关心,对爸爸也如此尊重。
      
      蒲晨拿着那袋打包的关东煮回家去,留他们两人在店里聊天。
      
      蒲万里见女儿班主任过来,忙放下手里的活,脱下手套去泡茶。茶叶是新买的,特地为了招待陆柏声准备。
      
      陆柏声常过来,不管是蒲晨还是蒲万里,连周围街坊邻居都习以为常。她们说蒲晨命好,遇到这么负责的好老师。
      
      蒲晨在小学四年级时,一家人遭遇车祸,当时她也在车里,母亲走了,父亲搭进去半条命,她也受了重伤。
      后来,蒲晨的声带发声病变,治不好,自那之后再也无法说话。
      接连的打击,那几年蒲晨基本处于自我封闭状态,除了爸爸和姑姑,她不跟任何人交流。
      
      这半年,蒲晨性格变得开朗不少,脸上也有了笑容,学习上尽管仍然很吃力,但进步不小,也愿意主动去学习,功劳有一大半是陆柏声的。
      
      蒲万里无法表达对陆柏声的感恩,每次陆柏声过来他只有泡一杯茶,聊表心意。
      
      陆柏声坐在门边,热茶放在活动矮几上,他示意蒲万里接着忙。
      他会简单的交流手语,这半年来跟蒲万里学的。
      
      离元旦不远,陆柏声和蒲万里聊完蒲晨这次月考情况,问蒲晨元旦假期有什么安排。
      
      蒲万里:【应该没什么安排,她不爱热闹。】
      
      陆柏声没打算回北京,他不想回陆家,到时随便找个借口应付家里人,说在国外谈项目,没空赶回去。
      他跟蒲万里说:【我假期在苏城,要是蒲晨没事,可以让她视频找我补课。】
      
      陆柏声经常辅导蒲晨,不止英语,数理化也是陆柏声的强项。
      蒲万里哪好意思在假期里打扰,陆柏声看不懂复杂的手语,他在白板上写到:【放假了你好好休息,文心说不定也回来,她读书那会儿成绩好,晨晨不会的问她,不能总麻烦你。】
      
      陆柏声一直看着白板上‘文心’那两个字,思绪飘远。
      
      蒲万里写好又看一遍白板,发现不妥,他在‘文心’这两个字下面划了一道,解释道:【文心是晨晨的姑姑。】
      
      陆柏声回神,点点头。
      
      直到外面天色暗下来,陆柏声才起身告辞。
      
      小巷子里正热闹,熙攘的车流和人潮,拥堵不堪。
      
      蒲晨打开阳台上的一扇窗,趴在窗台上吃着关东煮,凝神看楼下热闹的街市。小时候她最爱站在这里往外看,那时身高不够,要踩在凳子上。
      每晚她都站在窗口等妈妈下班回家,她总能在那么多人里一眼看到妈妈,然后大声欢呼“妈妈!”
      
      妈妈站在楼下仰头看她,声音总是那样温柔:“猜猜妈妈今天给晨宝买了什么好吃的?”
      
      她说:“糖果!”
      
      妈妈说:“不对哦,妈妈给晨宝买了关东煮。”
      
      一杯关东煮吃完,蒲晨回神,擦擦眼泪,关上窗户写作业。
      
      今天作业不多,十点不到全部完成。
      爸爸还没回来。
      
      今天比昨天还低一度,零下九度,苏城从来没这么冷过。
      蒲晨换上厚外套,去店里接爸爸下班。
      
      蒲万里正把白板往屋里搬,打算关门回家,看到女儿出现在面前,他问她这么冷天怎么下楼来了。
      
      蒲晨说不冷,帮着爸爸把所有修车工具收拾进屋。
      
      爸爸拉上卷帘门锁门,她站在门口,无意间朝斜对面那家烧烤店扫了一眼。真是巧,她看到了秦与颀长的身影,他在等烧烤打包。
      看来一份关东煮不够他吃,他又出来觅食。
      不知道他作业写没写完。
      
      蒲万里拍拍女儿的肩头,问她吃不吃烧烤?
      
      蒲晨忙摇头,闻闻味道就好,太晚了吃烧烤发胖。
      她挽着父亲往家走。
      
      路灯下,影子一长一短,紧紧偎依在一起。
      
      蒲晨目视前方,对着空气说道:“班主任的办公室在三楼,第二间。”然而什么声音也没有,只哈出一团白色水雾。
      水雾很快消融在无边夜色里。
      
      要是她能够说话该多好,哪怕就只能说几个字,也好呀。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00个红包,前50,150随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