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朴实的杭州百姓 ...

  • 作者有话要说:  2019.07.01 20:08 修改朝代名称,改为架空。
    ---------
    PS:
    2016.12.24 修改章节。略添加文字,剧情没变。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猫骨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潜水号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我、1853385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看,那叶子长得真好。”几个孩子盯着细细的柳树叫着。
      
      阳关下,新发芽的嫩叶子,翠绿的让人想摸上一下。
      
      几个顽皮的男孩已经爬上了树,招呼着:“快上来!快上来!”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咬着手指,犹豫了很久,终于在树上男孩子的拉扯下,爬到了柳树上。
      
      但上去容易,下去就未必了。
      
      “跳下来!快点,跳下来!没事的,快跳下来!”男孩子们大声的叫着。
      
      树上,那个小女孩紧紧抱着树枝,闭着眼睛大哭:“才不要呢!姐姐,快来救我!”
      
      几个小孩子等得不耐烦了,我们都能跳下来,为什么你不行?最烦这样的女孩子了。
      
      “你要是不跳,下次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最大的男孩子威胁道。
      
      树上的小女孩抱住树枝,依旧大哭。
      
      有男孩道:“我们把她扯下来。”
      
      小女孩距离地面的高度其实并不高,也就一米四五,一群小孩子,又能爬多高的树?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又能爬多高?能到这个高度,小女孩已经是勇猛异常了。
      
      男孩子们垫着脚,用力扯小女孩的脚,小女孩恐惧的大叫:“姐姐,快来救我!”
      
      一个人影如旋风般刮过。
      
      树上的小女孩身体一轻,已经被人抱在了怀里。
      
      “姐姐!”小女孩惊喜的叫。
      
      下一秒,几个男孩子们被打翻在地。
      
      “麻痹!灵嘉要是少根汗毛,我砍死你们全家!”抱着小女孩的人继续对躺在地上大哭的男孩子们拳打脚踢。
      
      来者正是毫无廉耻欺凌弱小的胡灵珊。
      
      “笨蛋!爬这么高干嘛,小心摔死你!”胡灵珊怒视怀中的胡灵嘉。
      
      胡灵嘉欢快的摊开小手:“姐姐,这个给你。”小小的手掌中,几片翠绿的叶子。
      
      “给我的?”胡灵珊问着。
      
      胡灵嘉开心的点头:“这片叶子最漂亮了。”伸出手指,小心的在树叶上抚摸着,真的好可爱的叶子啊。
      
      胡灵珊小心的将叶子藏在怀里,一掌拍在胡灵嘉的脑袋上:“我不在一边,绝对不能爬树,玩水,记住没有?”
      
      胡灵嘉抱着脑袋哭:“好疼!”
      
      “还有,刚才做得很好!害怕的事情,管别人说个毛,不做就是不做!你要是敢跳下来,我打死你!”
      
      胡灵嘉用力点头,姐姐好凶。
      
      晚饭时,几个邻居带着孩子上门。
      
      “把我家的孩子打成这样,你说,怎么办?”
      
      胡博超瞅瞅鼻青脸肿的小娃娃们:“多大的事啊,小孩子打架而已,我赔医药费营养费,回头再狠狠抽我家丫头一顿,成不成?”
      
      天底下处理小孩子打架,都是这种处理方式,毫不稀奇。
      
      所谓的小孩子打架找家长,无非是为了教训小孩子,不让自家孩子继续吃亏而已,也没人指望讹诈或者打死对方孩子什么的。
      
      几个邻居互相看看,就这样吧。
      
      “凭毛给他们钱啊,这么多人,打不过我一个,还有脸找上门,呸!还是男人吗?”胡灵珊叫道。
      
      这话太打脸。
      
      一群小子打不过一个丫头,实在是让家长羞耻。
      
      医药费营养费?滚蛋!我家孩子哪里跌倒,就哪里爬起来!
      
      邻居们回家,立刻又痛打了一顿自家的娃。
      
      “这么大个男孩子,打不过一个小丫头,废物!”
      
      有志气高远的。
      
      “有认识洪拳门的张师傅的吗?我家的孩子想拜个师……学费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一定要教真功夫!……多大?哦,他10岁了,不晚吧……”
      
      也有立足当前的。
      
      “你家的小子是铁匠铺学徒吧?应该很有力气吧?帮忙教训个孩子,回头我请喝酒。”
      
      ……
      
      老胡家。
      
      胡博超夹起一只鸡腿给胡灵嘉,夸奖道:“聪明!这么高,绝对不能跳,别人跳是别人跳,我家的娃绝对不能跳!”
      
      胡灵嘉啃着鸡腿,欢乐的点头。
      
      胡博超有夹鸡腿给胡灵珊:“做的好!当姐姐的,就要这样保护妹妹。”
      
      晚上,胡灵嘉钻进胡灵珊的被窝,在胡灵珊的怀里打滚:“姐姐,给我讲故事。”
      
      “好啊。”胡灵珊给胡灵嘉塞紧被角,答应着。
      
      几天后,小巷的一角,十几个孩子围住胡灵珊。
      
      “前几天打我表弟的,就是你吧……”
      
      PIU!
      
      胡灵珊兴高采烈!
      
      胡灵珊泪流满面!
      
      堕落了!太堕落了!堂堂华山派大师姐,居然殴打一群小孩子为乐!要是被石介知道,会一剑砍死她的。
      
      可是,不痛打这些孩子,难道还和他们讲道理嘛?私塾中白胡子老秀才都做不到的事情,同样不过是个小孩子、年龄比他们更小的,而且是个女孩子的胡灵珊,又怎么可能做到以德服人以理服人?
      
      胡灵珊坚定的认为,自古让人老实听话的,见效最快的,一直就是暴力啊。
      
      到这个世界八年了,胡灵珊时刻都在吸收新的知识,一心爬科技树,老老实实的做个乖孩纸,于是,老虎不发威,就被当成HELLO KITTY了。
      
      杀人无数的胡灵珊痛定思痛,决定亡羊补牢,一劳永逸。
      
      “什么?又被那个小丫头打了?”邻居家大惊失色,一群十几岁的,身强力壮,胳膊粗的和成年人有得一比的小子,被一个8岁的小丫头痛打了,大菁朝真是妖孽丛生啊。
      
      “碰!”
      
      大门被踢飞。
      
      “就是你们家看不起本大师姐?”胡灵珊道,“好大的胆子!”
      
      邻居茫然,发生了什么事?
      
      PIU!PIU!PIU!
      
      “你在干什么?”闻讯而至的胡老太太用力抱住胡灵珊。
      
      “别拦着我,我一把火烧死了他们,看谁还敢看不起本大师姐!”胡灵珊举着火折子挣扎。
      
      面对吃瓜群众的无比惊讶和窃窃私语,胡灵珊非常满意。
      
      就不信凶残变态到动不动火烧人全家的程度,还会有人不怕她,还会有人敢打搅她的平静。
      
      第二天,整个杭州城都知道了,武林门有个老胡家的小丫头,一口气干翻了七八户人家几十口人,打得人家断腿断脚不说,还差点放火烧房子。那小丫头才8岁啊,这还是人吗?根本就是天杀星降世啊。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开心啊。”胡灵嘉问着。
      
      胡灵珊道:“没有啊。”嘴角却止不住的裂开。
      
      凶名如斯,终于可以放心的在家看书了,厚颜无耻的欺负小孩,欺负善良百姓,回报还是很丰硕的。
      
      赵媛馨急急忙忙赶到:“怎么闹成这样?快点多赔些汤药钱,一定要把事情压下去,万万不能闹到衙门。”
      
      胡博超冷笑:“衙门?还有人敢去衙门?”瞅瞅满不在乎的胡灵珊,杭州还有三观境界能和胡灵珊比的人?不可能!
      
      胡博超的判断是对的。
      
      1898年的杭州城,有无数的扶老太太的善良青年,有无数的追打小偷的杭铁头,有无数的家长里短的长舌妇,就是没有被一个8岁小丫头打了,会告到衙门的超级勇士。
      
      人要脸,树要皮。杭州的百姓们还处于最原始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认为大人打不过小孩,男人打不过女人,是一件丢脸到足以让祖宗蒙羞,全家白布绑脸跳钱塘江的大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越遮掩越好,越早没人记挂越好。
      
      这种朴实得让南京法官深深鄙视一万年的思路,造成被胡灵珊殴打的人家,没有一个跑去见官,甚至都没有一个要求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的,就连老胡家送过去的礼品都被客套的退了回去。
      
      胡灵珊打了我全家,差点放火烧死我全家?没事,没事,真的没事,完全不计较,小孩子胡闹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报仇?有想过,但是考虑到彼此的武力差距,还是没有必要鸡蛋碰石头了。但是,以后我们两家还是不要往来了。
      
      老胡家幸运的遇到了一群大人大量的邻居们,更幸运的,因此成为了武林门出名的土匪恶霸,断了邻里邻居的所有情分,从此走上了被世人嫌弃的万恶的孤独的道路。
      
      “灵珊,别在意,邻居嘛,没有就没有,我们老胡家不在意!”胡老太太生怕胡灵珊有了深深地内疚感,开导道。
      
      远亲不如近邻?老胡家就不信,哪天衙门找上门,哪天借钱周转,哪天三灾六旺,近邻们会比连着血肉的亲戚好使。
      
      胡灵珊茫然:“啊?你说什么?”刚才全部精神都集中在《明史》了,完全没听清胡老太太说什么。
      
      胡老太太笑:“没什么。”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世间疾苦,不在意,那更好,没有必要让小小年纪的孩子,过早的进入成年人的艰难世界。
      
      三观同样质朴的胡老太太,完全不知道,眼前小小的丫头胡灵珊,人生的境界,早已达到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至高境界,外界的辱骂和否定,早已如清风拂山峦。
      
      没过几日,赵媛馨又风风火火的赶到了老胡家。
      
      “有人谣传,灵珊是妖魔转世。”赵媛馨气愤的道,打不过人,就这样传谣言,真是无耻。
      
      其实这些话倒不是挨打的那几户人家说的,世间自有长舌妇,不传点耸人听闻,似真似假的谣言,怎么度过漫漫的无聊人生?
      
      何况,胡灵珊小小年纪这么能打,不是妖怪还能是什么?
      
      赵媛馨抱住胡灵珊,蹭脸。
      
      “姐姐最喜欢灵珊了,灵珊才不是妖怪呢。”
      
      胡灵珊鄙视:“世俗之言,与我何干?爱怎么说怎么说,别耽误我看书。”
      
      赵媛馨惊讶,慢慢微笑。
      
      “姑婆,我家的灵珊好了不起。”
      
      胡老太太得意的点头,那是。
      
      胡灵珊异于常人,会是妖怪吗?
      
      老胡家没人这么想。
      
      好歹都是有点见识的人,没什么人信神神怪怪的东西。这世上真要有神仙鬼怪,大菁朝能被洋人打成一条狗?观音菩萨如来佛祖吕洞宾孙悟空二郎神,早就吹口气把洋人全灭了。
      
      也只有那些目不识丁,不愿意睁开眼睛看世界的庸人,才会认为神仙总有一天会下凡搭救华夏大地。
      
      老胡家亲眼见证着胡灵珊,从小小的软软的婴儿慢慢长大的,越来越与众不同,始终坚定的认为,流着老胡家血液的胡灵珊,不管是什么,都是老胡家的孩子,不能让人欺负了。
      
      至于为什么胡灵珊会如此,世上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件了。古人常有“生而知之”的大贤大能,与这些出口成章,舌灿莲花的圣人相比,每天啃着书本,写着歪七扭八的毛笔字,时而皱眉苦思,时而看了后面忘了前面的胡灵珊,根本不算什么。
      
      “咦!灵嘉呢?”赵媛馨没看见总是四处乱跑的小小女孩,问道。
      
      “在写大字呢。”胡老太太面色古怪。
      
      赵媛馨惊喜的道:“灵嘉也启蒙了?”太有出息了。
      
      “灵嘉,你好乖,姐姐陪你翻花绳,好不好?”赵媛馨哄着小灵嘉。
      
      胡灵嘉瞅瞅笑容满面的赵媛馨,又瞅瞅低头看书的胡灵珊,宽面条泪:“我没写完大字,不能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