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懂?懂! ...

  • 作者有话要说:  PS: 2017.02.11 修改错字。
    改写读者“wengweng”捉虫。
  •   
      “你,过来给我敲背。”胡灵珊指着胡远志说道。
      
      胡远志瞥了胡灵珊一眼,像模像样的长叹:“唉,大伯伯把你娇惯成什么样子了。”女孩子家要有女孩子家的样子,要端庄贤淑,要规规矩矩,就算胡灵珊才6岁,至少也要做到懂得礼仪,随意使唤兄长,也太不懂道理了。
      
      想必是胡老大太宠溺女儿了,胡远志决定承担当大哥的责任,好好教导妹妹。
      
      “记住,只有晚辈给长辈敲背,低贱人给高贵人敲背,没有哥哥给妹妹敲背的道理……”
      
      PIU!
      
      “嘘,什么声音?”胡博超忽然止住了正在讨论的众人。
      
      “……奶奶救命,爷爷救命!爸爸妈妈救命!”是胡远志的哭声。
      
      “出事了!”胡老太太脸都白了,一群大人都挤在屋子里关上门咒骂朝廷大官,都没留个人管着小孩子们。
      
      胡老爷嗖的就蹦了出去,然后就石头一样傻傻的站着。
      
      胡博明夫妇同石化。
      
      唯有胡博超笑得打跌:“好女儿,不愧是我的女儿。”
      
      院子里,胡远志被打翻在地,大声哭喊。
      
      胡灵珊一脚踩着胡远志的脑袋,喝问着:“本大师姐叫你往东,你就往东,叫你打狗,你就打狗,要是敢不听话,直接打死!”
      
      不远处,小小的胡灵嘉茫然的舔着棉花糖,莫名其妙的看着。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小孩子打架而已,还是小的打翻了大的。
      
      胡老太太一边大笑,一边抱起胡灵珊,笑骂道:“远志,没伤着吧。”
      
      胡远志继续大哭,好可怕,好疼。
      
      李曼急忙抱着胡远志仔细查看,倒是没什么伤肿,小孩子打架,惊吓多过了疼痛。
      
      虽然几个男子都觉得小兄妹打架,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谁家兄弟姐妹小时候不是打打闹闹过来的?只要不见血,连打架都算不上,顶多是个打闹,别看老胡家老大老二现在和和气气兄友弟恭的,小时候同样打过架,但作为家长,还是必须出面教训几句的。
      
      胡老爷咳嗽一声,尽量厉声喝问:“谁先动手的?”
      
      “我!”胡灵珊双手叉腰,仰着脖子道。
      
      看结果就知道肯定是这个丫头先动的手,不然哭的就该是她了。几个成年人没人认为11岁的男孩子会打不过6岁的女孩子,多半是当哥哥懂事,忍让妹妹。
      
      胡博明开始夸奖胡远志:“做的对,当哥哥的不能打妹妹。”
      
      胡博超嘴上不说,心里想着,该买个小玩意儿奖励一下忍辱负重的胡远志了。
      
      胡老爷努力板起面孔,问道:“为什么打哥哥?”
      
      胡灵珊理所应当的道:“小P孩敢不听本大师姐的话,一棍子打死。”
      
      一家人笑,要是11岁的胡远志这么说,就该打烂这个小霸王的屁股,但是6岁的萝莉这么说,除了可爱之外,还能有什么表情?
      
      “荷花糕的仇还没和他算,不感谢本大师姐大人大量,居然敢反抗本大师姐的命令,不砍他十八段,本大师姐颜面何存?”胡灵珊认真说道。
      
      一家人不笑了,一齐斜眼看胡博超。小心眼!多大的事情,记这么多年,居然还要教小珊儿报仇,真是奇怪胡博超吃饭没被噎死。
      
      胡博超莫名其妙,认真思索,到底有没有不经意间在胡灵珊面前乱说了什么。
      
      老胡家的人哪里知道,睚眦必报,根本就是华山派的传统。
      
      “兄妹之间,要相亲相爱,要互相包容,体谅。”胡老爷蹲下身体,认真的对胡灵珊说道。
      
      对一个6岁的小孩子,有必要这么认真,像对成年人一样平等交谈吗?
      
      老胡家一直如此。
      
      “别跟我讲大道理,人生在世,就要过得痛快,畏畏缩缩做个毛人!你让我有多痛,我就让你死得有多快!”胡灵珊杀气毕露。
      
      “这话是谁教你的?”胡老爷确定自己那个2货儿子说不出这种让人心里又冷有热的话。
      
      “我言即我意,我意即我心,何须人教。”胡灵珊认真道。
      
      胡老爷沉吟半晌,事情似乎有些不对,这些话不该是一个小孩子说得出来的,方才以为小孩子胡言乱语的“本大师姐”一语,立刻就记了起来。
      
      老胡家三个大男人互相瞅了几眼,胡博明道:“远志,去,和珊儿打一架。”
      
      李曼怒道:“小孩子打架,你还当真了。”叫11岁的男孩子打还一个6岁的女孩子,亏胡博明说得出口。
      
      胡博超道:“珊儿,别怕,和远志哥哥打着玩。”
      
      胡灵珊鄙视:“别试探了,时间宝贵,浪费可耻,我一只手就打翻100个胡远志。”
      
      就是想要知道这个是真是假啊。
      
      胡远志被老胡家三个男人威逼着,畏畏缩缩的走向胡灵珊。
      
      PIU!
      
      过肩摔。
      
      胡远志大哭,好疼!
      
      “记住,以后看见我要叫姐姐!”胡灵珊威胁道,然后用力瞅李曼,你儿子这次挨打,可怨不得我,要怪就怪你老公你公爹去。
      
      事情很明白了,一定是有人教了胡灵珊武功,那些凶残的话,多半也是那人说的。
      
      想想胡灵珊白天就在一家人的眼皮底下,定是有个白胡子老头黑脸大汉瘸腿乞丐什么的,半夜跳墙来教人功夫了。
      
      这种莫名其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老胡家几人脸色一齐就难看了。
      
      街上的武馆教人功夫,是要收钱的,就算看上了胡灵珊百年难遇的习武天才,只想收入门墙发扬武学,又何必半夜三更悄悄的教呢?
      
      这就太让人心寒了。
      
      谁都知道,不问而入,谓之贼也。明明是教武功的大好事,有必要当飞贼吗?
      
      再考虑到老胡家一家人就近在咫尺,这样都没有发现任何动静,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用了迷香什么的。
      
      这就更让人心中发毛了。
      
      胡博超挤出笑容问:“珊儿,你师父多大年纪了?”要是才三四十,就要准备洋枪打采花贼了。
      
      胡灵珊瞪眼:“毛个师父?”
      
      胡博超小心的问:“那个教你功夫的人啊。”不管叫爷爷叫叔叔叫师太叫姐姐,反正是教你功夫的人。
      
      老胡家全家盯着胡灵珊。
      
      “打人要毛个师父教,我想打就打了。”胡灵珊打哈欠。
      
      几个大人窃窃私语,仔细核对了每人每天的入睡时间,确认有外人偷偷潜入的可能极小。
      
      难道真的没有外人传授,全是胡灵珊这个小丫头自己折腾出来的打架本事?
      
      那只能是天赋异禀,天授神力了。
      
      这在评书和戏文里倒是听得多了,都是一个打一百个,一顿吃三十碗饭的牛人,没想到自己家里居然也出了个。
      
      老胡家上下看看这个天天看见,大大咧咧,神气活现的小丫头,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这是祖坟冒青烟,老胡家要发达了?
      
      可惜,不是个带把的,不然,就能做个大将军。
      
      胡博超鄙视,做将军有个毛用,功夫再好,洋枪放倒。
      
      胡老爷大笑:“好,好,好,老胡家也算出了个牛人。”
      
      胡博明笑:“灵珊以后长大了,多半是要做大事的,记得要照顾二叔啊。”
      
      “滚!我家灵珊,平平安安长大,以后嫁个好人家就行,做毛个大事!”胡老太太不同意,做大事就有大风险,儿孙平安,比一切都好。
      
      “老二,你以后要多给远志吃点猪骨头,看他那样子,连6岁的娃都打不过,真怕他以后风吹跌倒啊。”胡博超摇头叹息。
      
      胡博明怒,麻痹!我儿子很正常,是你女儿怪力好不好!
      
      李曼却信了,偷偷找了西洋医生给胡远志检查身体。
      
      医生道,孩子一切正常,比同龄的孩子稍微偏瘦弱了一些,不碍事。
      
      李曼只听见瘦弱二字,心想果然是把儿子养病了,脸就白了几分,立刻买了五斤猪骨头回家,只盼现在弥补还来的及。
      
      ……
      
      胡博明皱着眉,道:“这种样子,只怕去不得湖北。”
      
      胡老太太也道:“去不得,去不得。”
      
      李曼大哭,左右为难。
      
      临到胡博明要去湖北赴任了,胡灵嘉却病倒了,缩着身体趴在李曼的怀里,小脸烧得通红。
      
      就这模样,要是去了湖北,一路舟车劳顿,病情加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之前在家讨论去向,花了太多的时日,再不出发,只怕误了行程。
      
      把孩子留在杭州?
      
      此去湖北,少说待个五年十年,五年十年后,现在才3岁的胡灵嘉,还能记得李曼这个当妈的?
      
      李曼是定要和女儿在一起的。
      
      众人劝,是十年八年见不到女儿重要,还是女儿挂在路上重要?是十年八年后再努力和女儿培养感情容易,还是和女儿坟墓上一人高的稻草培养感情容易?
      
      大道理李曼都懂,可是心里总存着侥幸,说不定,在半路上,胡灵嘉的病就好了呢?
      
      PIU!
      
      李曼晕了过去。
      
      胡灵珊瞪眼:“一群白痴,废话给毛,直接拖走!”
      
      胡博明抱着李曼犹豫道:“怎么能打人呢,有话好好说,要是半路上醒过来,闹腾着要回来见女儿,那可怎么办?”
      
      怎么办?胡灵珊扔过一团绳子。
      
      “懂?”
      
      懂!你丫的上辈子一定是绑人勒索的山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