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Chapter07 ...

  •   大家放下笔去门口排队,从后门往前门,按照个子从高到矮一列排上来。
      教室里人都空了,只剩下叶淮生一个还趴在那里,置若罔闻。
      宋婆子从讲台上下来,高跟鞋踩在瓷砖上清脆作响,在寂静空旷的教室里传出回声,一路传到最后一排叶淮生的座位前停下,宋婆子屈指敲他的桌子。
      
      叶淮生半分没动。
      窸窸窣窣的私语声隔着玻璃窗进来,十二班的同学趴在玻璃窗外面看宋婆子如何下场。
      宋婆子脸上挂不住,一把扭住叶淮生的手臂,使劲往外拽,“你给我起来!”
      叶淮生甩开宋婆子的拉扯,仍趴在胳膊上,动也不动。
      
      宋婆子空有架势,力气大不过叶淮生,被他一甩,趔趄了一下,扶着旁边桌沿才稳住身体。
      外面围观的早已吃吃吃笑成一片,宋婆子管不了那么多,咬牙切齿,“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她拿出拔河才会有的九牛二虎之力,拉住叶淮生的手臂拼命往外拉,叶淮生被她拉离座位。
      那把椅子随着他的离开,晃悠悠的,差点也跟着摔倒,叶淮生彻底恼了,几乎在屁股离开座位的同时,站起来,然后狠狠甩开宋婆子的手,看也不看她一眼,打开后门走出去。
      
      走廊上瞬时变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像队伍最末尾看去。
      原以为叶淮生肯定会离开教室,去哪个僻静的角落抽烟,然,谁都没料想到,他竟乖乖配合宋婆子站在队伍后面。
      确实够叫人大跌眼镜的了。
      不仅宋婆子,全班都舒出一口气。
      
      钟瑾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和班里其他同学一样,转过头看向全班最高的那个男生。
      单手插兜,身姿挺括,脸偏向一侧,灯光打在脸上,投射下淡淡阴影,将脸部轮廓切割成棱角分明的线条。桀骜不驯,冷漠中夹杂着孤寂,灰白墙壁上,一道利落剪影。
      好像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
      
      钟瑾撇回头。
      她第一次在叶淮生身上看到了一些和往常不太一样的东西。
      还未等到想明白,宋婆子开始安排分座位。
      
      宋婆子站在钟瑾前面,感觉到唾沫星子像喷泉一样洒在穿着短袖的手臂上。钟瑾默不作声地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
      
      宋婆子临时有了一个想法:把高个和矮个混搭在一起,从第四排开始坐,往前面或者往后随机选。
      
      话音刚落,大家齐举头看去——
      
      班里最高的男生......
      是叶淮生。
      班里最矮的......
      是钟瑾。
      
      底下细碎笑声。
      
      宋婆子全然没有顾及这些,手一挥,“钟瑾,一组四排;叶淮生,二组四排。”
      “宋老师......”钟瑾犹豫的时候,叶淮生已经从后门进了,最后排的座位里抽出自己的书包,大摇大摆走向第二组第四排过道口的位置。
      
      叶淮生都已经坐下了,她再不肯就显得小气了,而且,她怎么样也得带好这个头,让宋老师顺利做好接下去的工作。
      深呼吸一口气,钟瑾攥紧书包带走向叶淮生。
      
      叶淮生坐在靠走道一边,进座位必须经过他,钟瑾在他旁边站住脚,轻轻说,“让我过去一下。”
      叶淮生抬了抬眼皮,目光轻描淡写地划过她脸,就在钟瑾觉得他可能没这么爽快融通的时候,叶淮生站起身走到一侧。
      
      钟瑾怔然,一双大眼睛透露着疑惑和不敢相信,拉着书包带子,仰头呆呆望着叶淮生。
      小学生。
      叶淮生歪着头看她,轻轻笑了声,“还不进去?”
      
      叶淮生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瞳仁漆黑里闪着点点光芒,亮如星辰,眼尾微挑,带着几分玩世不恭,亦正亦邪。
      眼前这双看着她微微哂意的眼睛,仿佛天生带着吸人的本领。
      钟瑾不自禁地被闪了一下。待到反应过来时,脸慢慢红透,低下脑袋,避开他的注视,下意识磨了磨脚尖,她一紧张就会无意识做这些小动作掩饰内心情绪。
      
      钟瑾背过身去,擦过叶淮生走进自己位置,轻轻呼出一口气来。
      还好,她这个位置旁边不是窗户,而是一道墙壁,外面的同学看不到里面,她拿手背按了按脸颊,有些发烫。
      而且,心跳骤然加快是什么鬼?
      
      钟瑾手按住胸口,平复呼吸,转头看见叶淮生正靠着椅背,一脸要笑不笑看着她。钟瑾不理他,扭过脸去收拾书包。
      她拉开书包链子,把课本、练习册、复习卷子、笔袋拿出来放课桌上,然后弯下身坐在椅子上,把瘪下去不少的书包塞进抽屉洞里。
      塞好书包,她把椅子拉近课桌一点,然后做会儿卷子什么的。同学们陆陆续续进来了,教室里闹哄哄的,宋婆子也顾不得管纪律,先把位置调好再说。
      
      许昕和林若白做同桌,在钟瑾和叶淮生前面一排。许昕刚落座,书包一放下就转过头来拍拍钟瑾的桌子,“抬头抬头抬头。”
      钟瑾抬头一看,见是许昕,高兴道,“你坐这儿?”
      许昕指指钟瑾,又指指林若白,“两大学霸护体,考试我都不在怕的,班长,”许昕笑嘻嘻的,对林若白抱拳道,“以后请多多关照了。”
      钟瑾笑道,“有班长镇场,许昕你收敛点吧。”
      许昕是班里出了名会讲小话的,让各科老师都很头疼的学生之一,但最让人头疼的还是,这家伙虽然纪律不好,偏非成绩优异,在以成绩论的班级里,老师们都拿这样的学生无法。
      许昕依旧笑呵呵的,“林班长是好人,是不是啊班长?以后你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想买的,尽管跟我说,我姑妈家开超市,要什么有什么。”
      钟瑾摇了摇头,这抱大腿的姿势也是没谁了。
      
      没过会儿许昕就觉得无聊了,旁边的林若白根本不跟她聊天,钟瑾坐在旁边的时候许昕能想出各种办法和她讲小话,但钟瑾一旦坐在了后边,根本不理许昕,许昕也不可能总是转头到后边去,这让她很快意识到了,宋婆子这样安排座位的目的,拿班长林若白和钟瑾压住草包叶淮生,同时也在源头上遏制了许昕这个不守纪律的。
      
      好在现下教室里还没有彻底安静下来,许昕转过头去看见叶淮生正托着下巴,也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许昕仿佛一瞬间找到了难兄难弟似的,眸光一亮,椅子往旁边一挪,挨近叶淮生桌子说道,“叶淮生,我们钟瑾以后就靠你照顾了。”说着对叶淮生抱拳作揖。
      
      钟瑾正拧开矿泉水瓶盖喝水,听闻这句,差点喷水,好在凭借顽强定力生生咽回去,不幸水流呛进了气管,钟瑾侧着身子,面向叶淮生,一只胳膊架在桌沿上,弯着腰,撕心裂肺咳嗽,脸都咳红了,眼泪也出来了。
      
      喉咙口酸汪汪的一片,非常难受,许昕拍钟瑾的后背,“好点没有?”
      钟瑾弯着身体,没有声音,她无法开口说话,因为根本出不了声。好半会儿,钟瑾才觉得好一点了,只是喉咙口还是酸酸的,张口清了清嗓子。
      
      忽然意识到,咳嗽的时候一直对着叶淮生这边,虽然她用纸巾捂着嘴巴,但是......
      钟瑾还是很怕看到被他嫌恶的眼神。
      她慢慢直起身子,因为过分用力的咳嗽,一张小脸红红的,眸光水润清澈,长睫毛上沾着泪珠,轻轻皱着眉心的模样可怜又可爱。
      
      预期的嫌恶眼神钟瑾没有看到,叶淮生斜着身子靠在椅背上,两条无处安放的长腿微微屈起,一双墨色明眸肆无忌惮打量着她,“声音挺好听。”
      钟瑾先是一懵,而后,慢慢反应过来,本就红红的小脸,这回连着耳根也一起红了,连着锁骨脖子一片都是淡淡的粉色。钟瑾并不是羞怯,而是感觉,被人吃了豆腐,扭过头去之前狠狠剜了眼叶淮生。
      魂淡、大流.氓!
      
      她决定再也不理会这个人了。
      待她背过身去之后,叶淮生依旧那样闲闲的坐姿,看着女生纤弱的背骨隔着薄薄的衣料,两肩颤动。
      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角。
      
      宋婆子重整纪律,闹哄哄的教室才又安静下来。
      钟瑾眼睛看着那些题目,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她无法想象,宋老师竟然安排叶淮生坐在她旁边。
      就在刚刚,他说那样挑.逗的话,可能别的女生听了会高兴,钟瑾不会,她只会觉得很烦恼,就像现在,她本可以静静的看书温习功课,然而心却乱的一团糟,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看书了。
      
      高中三年,她的目标就是考上理想的大学,为了这个目标她可以保持六根清净,苦心研读,一如父母对她的期望那样,她是他们全家的骄傲,钟瑾不想让他们失望。
      
      可是现在,叶淮生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
      想着,她把脸埋进两臂之间,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扰和无力。
      
      就在这时,安静的教室里,宋婆子正要离开,目光扫过来,一顿。
      
      “钟瑾,来一下我办公室。”
      
      

  • 作者有话要说:  哦~叶同学给钟瑾带来了多大的困扰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