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Chapter06 ...

  •   Chapter06
      
      当所有人瞪大眼睛,张大着的嘴巴能塞下鸵鸟蛋,叶淮生悠悠然把肩上的书包甩在教室最后一排角落的桌子上,靠着椅背,施展开两条长腿,一派闲适潇洒的姿态。
      正在这时候,下课铃声响了。
      “下课!”宋婆子瞪了眼叶淮生,气呼呼地走出了教室。
      整个校园再次沸腾开来。
      
      周围一圈女生都过来关心钟瑾,许昕轻轻撞她胳膊,小声道,“去拿还是就这么算了?”
      钟瑾轻咬下唇,犹豫不决,纤细的手指翻折着试卷的页脚,留下一道深深的印痕。
      去还是不去?
      
      去,怕叶淮生找她麻烦;
      不去,那笔是她新买的,就这么白送给他,不舍得。
      
      余光偷偷扫过去,隔两个位置是叶淮生坐的,玩闹的同学们全都避开着,显得他周围特别宽敞,有一种称王称霸的感觉。
      叶淮生背脊笔挺,靠在椅背上低头转着笔。
      而那支笔......
      
      “太过分了!”
      “欺人太甚!”
      女生们愤慨道,但都只轻轻的,怕落入叶淮生耳朵里。
      钟瑾攥紧拳头。
      
      陈梦和许昕给钟瑾打气加油,“钟瑾,去,我们看好你!别给女生丢脸!加油加油加油,GO GO GO!”
      钟瑾轻轻吁出一口气,斜眼两人,“你们两个......”
      话还没说完,陈梦边上的沈园园从正偷玩的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来,幽幽道,“鲁迅大大说过,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钟瑾刷地一下站起来,直挺挺走向叶淮生。
      
      “好好好!钟瑾好样的!”许昕带头浮夸地鼓起掌来,紧接着陈梦和沈园园都鼓起掌来。
      这几声骚动引起全班的注意,有男生吹起口哨来,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钟瑾和叶淮生这边。
      钟瑾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以这种形式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一时之间,进退两难,只能硬着头皮上。
      
      她提着一口气,目光坚定,昂着下巴,抿紧嘴唇,牢牢盯着叶淮生,不让自己露怯,待走到男生桌前,两肩持平,背脊挺直,对他摊开一只手掌,“叶淮生,请你把笔还给我。”
      叶淮生低头看了眼灯光下那只白的晃眼的手,嘴角噙起玩味的笑,缓缓站起来,那只拿着笔的手自然插进裤袋里,一手撑在桌沿上,倾身过去,低头看着钟瑾,轻轻吐出两个字。
      “好啊。”
      
      头顶的灯光被他高大的身形遮挡,忽然逼近的呼吸里淡淡的烟草味道夹杂着薄荷口香糖的清新,这样两种味道在他身上完美融合,带着男生特有的逼仄和侵占,在他说出这两个字之前,钟瑾下意识往后退缩。
      听他松口,钟瑾微微松了口气,沉下两肩。
      
      见她脸上露出松懈的表情,叶淮生眯起眼睛,语调突然一转,“不好意思,改变主意了。”
      “啊?”女生下意识瞪着他,鼓着腮帮子,“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叶淮生从裤兜里摸出那支看了无数遍的笔,轻轻笑了声,“你的笔?”
      不然还是你的?
      叶淮生还是那种慵懒的语调:“叫它一声,应你了,我就给你。”
      钟瑾:“......”神经病。
      
      “要怎样,你才能还给我?”钟瑾舔了舔嘴唇,耐着性子问。
      叶淮生低着头看了她片刻,眼珠一转,目光往窗外掠去,钟瑾随着他看去,钟瑜正从对面快步过来,估计来找她的。
      
      没过几秒,钟瑜到十二班教室门口,发现不太对劲,外面围着的那一圈别班级的同学,里面的阵势似乎搞的有点大,她往洞开的教室门里一望,怔住了。
      她姐竟然真的和叶淮生正面杠上了!
      我擦!
      牛逼啊我的姐姐!
      
      不等钟瑜叫她,钟瑾扔下一干看好戏的人疾步走出教室。
      “姐、姐、姐,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叶淮生是不是欺负你了?”钟瑾激动道。
      钟瑾气鼓鼓的,“他捡了我的笔,不肯还给我。”
      “不就一支笔嘛,有什么大不了?”钟瑜有点不明白了,“你就不怕他以后找你麻烦?”
      “这不是笔不笔的问题,这已经上升到领土问题了,”钟瑾严肃道,“他今天不还我笔,明天就有可能拿我的其他东西,甚至欺负到别的同学,我如果现在缩脖子,以后次次都要缩脖子,我这么就是为了告诉他,不要以为十二班好欺负!”
      
      “学霸不愧是学霸,好、特别好。”不知何时,叶淮生斜靠在门口,听到了姐妹俩的对话,慢慢拍着手。
      流里流气的样子,看着就想吐。
      钟瑾扭着脸,没看他。
      
      “叶淮生!”钟瑜做出维护姐姐的架势,“你是不是特别穷啊,怎么连支笔都要拿?要不要我买二十支笔送你?”
      叶淮生扬眉,“去买。”
      钟瑜睁大双眼,那本就很大的眼睛瞪的像铜锣,“你说什么?”
      “我说,小矮子。”
      “你说谁是小矮子?”钟瑜叉腰。
      
      围观的同学爆发笑声。
      叶淮生手握成拳放嘴边,压了压嘴角。
      饶是钟瑜,被这样笑话,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大声道,“叶淮生,你最好祈祷,别等到落在我手里的那一天!”
      
      叶淮生偏着头看她会儿,“你哪位?”
      钟瑜脸青白相交,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敢保证,叶淮生一定是故意的。
      
      真是精彩。
      围观又是一阵笑,吹口哨,拍手的都有。
      
      钟瑜吸了口气,提高嗓音道,“你记好了,叶淮生,这是我最后一次说我的名字,我叫——”
      钟瑾叹了口气,拉拉钟瑜,“算了钟瑜,你快回去,马上上课了。”
      
      钟瑜走了。
      钟瑾也要回教室去,后门没开,唯一能走的只有叶淮生站着的前门。
      她低着脑袋,打算从他边上擦过去。
      
      才没走几步,叶淮生肩膀一横,歪着身子挡住钟瑾去路。
      她眉目轻拧,隐约透露出轻微的憎恶,轻轻说,“让一让。”
      “小矮子。”
      
      钟瑾抬起头,一双和钟瑜很像的大眼睛,瞪着叶淮生,只不过和妹妹比起来,钟瑾瞪人的时候眉宇间透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叶淮生脑海里又划过那个词。
      
      小可怜。
      
      “你想干嘛?”钟瑾压着喉咙里的颤声,她一生气,说话就容易颤音。
      “去买,二十支一模一样的笔。晚自修结束之前给我。”
      说完,叶淮生丢下怔然的钟瑾走进教室。
      
      二十支一模一样的笔。
      晚自修之前。
      她去哪里买?
      
      钟瑾丧丧地回到座位,再看她的室友们。
      吃着薯片,聊着天,仿佛看一部精彩的电视剧。
      许昕把薯片喂到钟瑾嘴里,“叶淮生是不是脸盲?”
      “是啊,”陈梦接话道,“钟瑜大张旗鼓追了他这么久,他竟然都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耻辱啊。”沈园园幽幽感慨道。
      “我看就是脸盲。”许昕最后下结论。
      钟瑾趴在桌子上,嘴里嚼着许昕喂的薯片,咔嚓咔嚓的。心想:我看不仅脸盲,还脑瘫。
      
      她想了想,对许昕说,“下节下课,你陪我走一趟超市。”
      “干嘛去?楼下小卖部不能买吗,非得跑那么远去超市。”
      钟瑾叹了口气,“二十支一模一样的笔。”
      
      话音刚落,上课铃声响。
      
      宋婆子没有马上过来,教室里窸窸窣窣说话声。
      许昕接着刚没聊完的话题,问钟瑾,“什么二十支一模一样的笔?”
      钟瑾无力地朝最后一排瞥了眼,许昕马上会意,小声道,“他这是有意为难你。”
      “我知道。”
      “不买成么,超市多远啊,赶个来回肯定上课了。”
      钟瑾摇头,“不顺他一回,以后能揪着我的小辫子一年。”
      许昕摸摸钟瑾的手,“姐姐同情你。”
      另一边陈梦分析,“我觉得吧,叶淮生之所以揪着你不放,很大可能是钟瑜。”
      许昕赞同点点头,刚准备再说点什么,余光一瞥到灯光下一道影子打在墙壁上,歪歪扭扭的向教室门口移近,连忙低下脑袋假装认真看书。
      
      机警的不只有许昕一个,同胞们各个练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好本事,宋婆子进来的时候,教室里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再看最后一排的叶淮生,趴在桌子上睡大觉,在一堆埋头苦读的学生之中,可比是万花丛中一点绿,扎眼的很。
      宋婆子故意咳嗽两声,那趴在桌子上的人纹丝未动,倒是把其他学生的视线注意转了过来。
      
      宋婆子道,“大家先停一停,这节课我们把座位调一下。”
      一听说换位置,所有人都激动起来,“宋老师,怎么换?”
      “能自由组合吗?”
      “都高三了,自由度可不可以高一点?”
      ......
      
      宋婆子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提的意见很好,不过这个自由组合,现在还不行,一来是怕影响你们的学习,还有一个.......”宋婆子环视整个教室,神秘笑了笑,“都是年青的少男少女,我怕到时候出什么问题,校长来找我麻烦......”这隐含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
      底下骚动声一片。
      
      宋婆子再次示意大家安静,“以后呢,我们的位置每隔两周调换一次,调换的形式我到时候弄一个表格,让班长贴在后面的公告栏上,如果大家有好的建议或者意见,也可以和我或者班长提。”说着,宋婆子叫了一声班长的名字,“林若白,这事交给你。”
      林若白说了声好。
      
      “还有就是,我们这次排座位,具体怎么排呢,我问过你们原来的班主任蒋老师,他都是按照高矮排的,这个最公平了对不对,那我们今天先到外面去排个队,从高到矮,等等,还是从矮到高吧,你们觉得呢?”
      
      下面一部分低头做题的,譬如钟瑾这样的,没什么互动,一部分低声讨论的,譬如许昕陈梦这样的,参与度稍好一点,还有一部分完全没有想法的,托着脑袋发呆,譬如沈园园这样的,但是全班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叶淮生。
      
      全程,趴在桌子上睡觉。
      
      所有人都在想,叶淮生会和谁成为同桌。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胡汉三肥来啦!!!
    恢复日更。
    还有多少人在等我哇,感觉剩下的不多了呢,举个手让我看到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